四年一屆的「夏季奥林匹克運動會」(Summer Olympic Games,簡稱「奧運」),主辦城市都為開幕禮包括「燃點聖火儀式」(lighting the Olympic cauldron) 巧盡心思,希望能別樹一幟,彰顯國家實力;分佈世界各地的觀衆則引領以待,期望能欣賞人類精美的設計,思考的運用。今屆的「第三十屆倫敦2012奧運」(The 30th London 2012 Olympic Games;簡稱「倫奧」) 亦不例外,觀衆都寄與厚望。

《倫奧開幕禮》(London 2012 Opening Ceremony) 於本年7月29日當地時間晚上九時在「倫敦奧林匹克體育場」(Olympic Stadium, London;俗稱「倫敦碗」)舉行,由英國著名電影導演「丹尼.波爾」(Danny Boyle) 策劃,耗資2千7百萬英鎊,表演部份名為《Isles of Wonders》(奇幻之島),主要可分七幕,包括:《Green and Pleasant Land》(綠色樂土);《Pandemonium》(烏煙瘴氣);《Happy and Glorious》(喜悅與光榮);《Second to the right, and straight on till morning》(右手第二條路,一直向前,直到天明);《Interlude》(插曲);《Frankie and June say…thanks Tim》(法蘭奇與珍說…多謝蒂姆);《Abide with Me》(求主同住)‥‥ 等;詳情可瀏覽 YouTube 的錄播和參閱《維基網頁》的陳述。

綜合來說,其內容豐富,涵蓋:農村社會的田園雅趣;工業社會的烏煙瘴氣;商業社會的奴隸剝削;男女平權的血淚抗爭;童話世界的天真爛漫;文藝領域的創意多元;健康範疇的安全保障;科技網絡的資訊流通;將數百年貫徹充實的整部英國歷史,不論美醜,完全展現在世人面前。同時配襯英國特色的古典與流行音樂演奏、歌曲唱詠、音樂劇表演,再加上女王與特務的粉墨登場、戇豆先生的諧趣演出,充分反映英國人的創意、豐盛、和善可親。整個開幕禮表演彌漫著英國人「自豪與自嘲」的性格,成功演出達到了預期的雙重製作目標:既為提供極視聽之娛的表演;亦為振奮國民士氣和歸屬感。

開幕禮完成後,全英國上下都要驚歎一句:「This is truly British!It did us proud!」(這是真正的英國文化!令我們感到自豪!) 世界各地大部份的觀衆和傳媒,亦對開幕禮的表演項目讚賞不已。然而,其中的「燃點聖火儀式」,卻沒有帶來驚喜,令人感覺淡若開水,雅帆在電視螢幕前欣賞之餘,亦不忘從英國傳媒瞭解燃點聖火儀式背後的製作過程和所代表的深層意義,學習倫奧的第一課。

話說開幕禮舉行至晚上約10時30分,身為「倫奧大使」(London 2012 Ambassador) 的英國足球明星「碧咸」(David Beckham),在一名隸屬倫敦球會阿仙奴的年青女子足球員「積地.貝利」(Jade Bailey) 陪同下,駕駛快艇載運聖火從倫敦塔 (Tower of London) 出發,沿泰晤士河東行進入 Limehouse Cut Canal,再經附近水域到達倫敦奧林匹克體育場外,將聖火傳送至站立岸邊英國連奪五屆奧運賽艇金牌的前划艇運動員「雷德克雷夫」(Sir Steve Redgrave),燃點其手持的另一火炬。

雷德克雷夫手持火炬跑進會場,再將聖火傳送至場中一名年青運動員,燃點其手持的火炬。與此同時,場內另外六名年青運動員,亦從身為資深傑出運動員的其提名人手上接過每人一支火炬,並透過第一位年青運動員將他們手上的火炬燃點。這七位年青運動員包括:Callum Airlie;Jordan Duckitt;Desiree Henry;Katie Kirk;Cameron MacRitchie;Aidan Reynolds;及 Adelle Tracey,全部都是16至19歲的年青運動員。

接着,這七位年青運動員手持火炬跑步繞場一圈,然後燃點由205個「銅製花瓣」(copper petal) 組成的「奧運聖火盤」(the Olympic Cauldron)。與之前幾屆包括京奥2008比較,本屆的燃點過程確實簡單,皆因重點卻聚焦在奧運聖火盤製作所代表的象徵意義,從設計到製作經歷兩年時間,嚴守秘密,祇有五名人士包括首相金馬倫知悉詳情。

話分兩頭,當各個國家或地區的倫奧代表隊抵達倫敦時,每隊獲贈一塊約1呎長的「銅製花瓣」,雕刻有其國家或地區的名字及「XXX Olympiad London 2012」的字樣。當開幕禮「各國運動員列隊進場」(the Athletes’ Parade) 環節時,走在隊伍之前除了國家持旗手和名字持牌手外,還有一名小童手捧該塊銅製花瓣帶進會場,交與大會。

工作人員隨即將代表每個參賽國家或地區的總數共205塊銅製花瓣,分別銲接在同等數目每支長約28呎的黑色鋼管上,每支鋼管內接駁有煤氣供應,205支鋼管呈放射性分佈自裏至外圍作10層圓圈,形成本屆「奧運聖火盤」,平放在場中草地上,用黑布遮蓋。現場工作人員必須在運動員列隊進場的兩小時內,將205塊銅製花瓣銲接完成。

話說回來,七位年青運動員利用手上火炬每人負責燃點一塊銅製花瓣,接着其餘的銅製花瓣便會自動被燃點,全個燃點過程必須在45秒內完成。隨即在另外45秒內再將10層圓圈共205支鋼管從內至外逐層緩緩升起,全程兩個部份祇共耗時90秒,最後形成一個28呎高的聖火盤,寓意倫奧正式開始。開幕禮之後,奧運聖火盤將移至場內一側展出,祇供場內人士才可觀賞;而一個聖火盤設計模型則從翌日開始,在「維多利亞及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展出,讓公衆人士參觀。倫奧結束後,奧運聖火盤將被拆卸,205塊銅製花瓣將贈送與每個所屬國家或地區,留為紀念。

倫奧的主題是:「Inspire a generation」(激勵新一代),與中國成語的「薪火相傳」雷同。雅帆認為,主辦單位在「燃點聖火儀式」過程中,動員由資深傑出運動員提名的七位年青運動員負責燃點聖火,又將形成聖火盤火焰的205塊銅製花瓣贈送每個所屬參與國家或地區,已充分表達了一項重要訊息,就是將奧運精神透過「薪火相傳」送遞到世界每個角落,祇為激勵全球新一代。本屆開幕禮不重金錢和外觀,卻偏重心思與內涵;故此「燃點聖火儀式」在外觀上並沒有驚喜之作,但卻內涵豐富,諫果回甘,兼且絕對貼題,寓意深遠,堪值細味。

「薪火相傳」亦稱「薪盡火傳」,意指前薪不滅而傳火與後薪。語出《莊子.養生主》:「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指」即「脂」,就是燭油,意謂「油脂做成的燭薪,雖然會有燒完的時候,但火種卻可以一直傳燒下去,永不熄滅,沒有窮盡的時刻。」譬喻有形萬物軀殼,在數十寒暑以後,也終必幻滅;但凜然的精神,如火般的持續燃燒,是永遠不會消滅。學問、技術、文化的世代傳承,正如「傳火於薪,前薪燒完,火到後薪,柴薪不絕,火燒不斷」。

奧運火炬接力傳遞 (Olympic Torch Relay),也取薪火相傳的概念。在傳遞過程中,「上一個火炬手」握持正在燃燒的奧運火炬,於交接點用自己的火炬,燃點「下一個火炬手」握持的奧運火炬,之後才將上一個火炬手的奧運火炬熄滅,如此類推,將奧運聖火傳遞開去。

「薪火相傳」是中國一個舊概念,自春秋戰國至今已有二千多年的歷史;「激勵新一代」亦不過新瓶舊酒,但英國人卻能善用無限創意,將舊理念從新包裝,便把奧運精神發揮得淋漓盡緻。中英對概念運用的分野,就是在自由思想和無窮創意。

自1936年德國柏林夏季奧運會第一次舉行了奧運火炬傳遞後,歷屆奧運會都有持續舉辦此項活動,及至上屆京奧2008已是第十七次。奧運火炬傳遞是奧運會的前奏,透過傳遞活動傳播蘊涵「相互瞭解、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傳遞和平的信息、燃點人們對奧運會的激情。奧運火炬傳遞亦是奧運會主辦國組織委員會提升公衆對奧運會認知度和創造宣傳點最有力的傳播活動,它使主辦國人民有機會全面感受奧運會的力量,亦同時為主辦國家和城市提供了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機會。

然而,上屆奧運火炬的境外傳遞,卻惹來不少混亂和爭拗,詳見網誌82《奧運火炬傳遞與表達自由》。雅帆在該文章中,曾提出包括以下的討論–

〝‥‥於2008年4月7日,即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翌日,《泰晤士報》首席體育專欄作家班尼斯 (Simon Barnes;Chief Sportswriter) 撰寫題為〈Sport is never pure and rarely simple〉(體育活動從未純粹並罕有簡單地祇談體育) 的特稿文章,尖銳批評中國不能單憑自己的模式去舉辦奧運會;而安排奧運火炬大規模在境外傳遞,不但未能為中國帶來榮耀,卻替支持藏獨人士和人權運動分子提供一個展示反對中國的表演機會。

香港一名資深傳媒人在一份報紙撰文批評奧運火炬倫敦傳遞時,特別選錄了班尼斯特稿文章的首兩段譯文:

「即使中國以前不知道,但現在北京當局一定知道,中國不可能按自己的模式舉辦奧運會。奧運聖火接力是各種權力的展示,但不是為了榮耀中國,而是為親西藏示威抗議者,甚至是為一個成熟社會展現對失控、動盪與混亂的容忍。」

這段譯文卻立即帶來香港另一名資深傳媒人在一個電台峰煙節目作出激烈回應,指責班尼斯特稿文章祇單獨批評北京奧運的偏頗和不公,並反擊質疑為何沒有批評四年後倫敦主辦奧運及安排火炬傳遞,同樣會招倈反對英國入侵伊朗的示威。

班尼斯的特稿文章其實有這樣一段:

「對政治家和大型商業機構來說,奧運火炬歷年來都是難以抗拒的有效宣傳品,各國包括我們的國家都會利用奧運火炬作自我宣傳。然而當四年後倫敦舉辦奧運之時,英國亦必須面對其示威者,尤其是當英國軍隊仍然參與伊朗戰爭。」

據此可證班尼斯在批判中國今天奧運宣傳行為的同時,亦公平地評論英國明日可能發生的「倫敦重蹈北京覆轍」。‥‥〞

本屆倫奧主辦單位,取消了奧運火炬的「境外傳遞」,祇在「國內傳遞」,是否原於上屆境外傳遞的混亂和爭抝影響,雅帆不得而知,但英國放棄在境外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機會,卻是客觀的事實。

倫奧主辦單位的迎接聖火代表團,由身兼「英國奧林匹克協會會長」(President, British Olympic Association) 的「安妮公主」(HRH the Princess Royal) 擔任團長,成員包括:倫奧委員會主席高爾 (LOCOG Chair Sebastian Coe)、體育及奧運部長羅拔遜 (Minister for Sport and the Olympics Hugh Robertson)、倫敦市長約翰遜 (Mayor of London Boris Johnson) 及倫奧大使碧咸 (London 2012 Ambassador David Beckham) 等。代表團抵達希臘雅典 (Athens, Greece),於2012年5月17日出席在「帕那辛納克體育場」(Panathenaic Stadium;1896年舉辦第一屆奧運會的場地) 舉行的「奧運火種移交典禮」(Olympic Flame Handover Ceremony),隨即於翌日(5月18日)乘搭命名為「The Firefly」的英航專機將奧運火種運回英國。

奧運火種 (Olympic Flame) 於晚上約7時25分抵達位處「康沃爾郡赫爾斯頓鎮」(Helston, Cornwall) 附近的「卡德羅斯英國海軍空軍基地」(Royal Naval Air Station Culdrose),「副首相紀立德」 (Deputy Prime Minister, Nick Clegg) 代表政府在機場迎接火種。安妮公主手提火種下機,隨即舉行聖火歡迎典禮,包括由碧咸在英國土地上為倫奧首次燃點聖火盤,慶祝聖火抵達英國。

5月19日,Lieutenant Commander Richard Full乘坐隸屬皇家海軍搜索拯救隊一架771型海皇直昇機,於早上七時將奧運火種送抵奧運火炬傳遞開始的第一站 —英格蘭西南部「地角」(Land’s End),三屆奧運單人帆船比賽金牌運動員「班.安斯利」(Ben Ainslie;倫奧亦贏取第四面金牌) 已在靜候,他透過火種燃點手上的火炬,開始第一棒的奧運火炬國內傳遞。

奧運火炬傳遞的經費由三個商業機構贊助,其策劃和執行則由一個製作公司一支364人團隊負責。奧運火炬傳遞由5月19日至7月27日舉行,為期70天,火炬手總數共八千名,路線全長八千哩,涵蓋總數達1,021個鄉村、城鎮和都市,當中包括「倫敦市」(London city) 和32個「倫敦自治市」(London boroughs),期望能達到火炬傳遞路線與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民住處不超過1小時路程距離的目標,方便市民接觸火炬和積極參與傳遞活動。

除了跑步外,主辦機構動員了海陸空68種不同交通模式來傳遞火炬,包括:飛機、直昇機、滑雪纜車 (ski-lift)、熱氣球 (balloon)、窄身船 (narrowboat)、獨木舟 (canoe)、長櫓船 (punt)、騎馬、地下鐵‥‥等等,載運聖火上山下河、跨湖渡海;經過自然景區、人文景點、名勝古蹟、皇宮堡壘、教堂商廈、廣場花園,無遠弗屆,務求深入地將整個英國風貌,透過電視和互聯網的轉播,傳送到世界上每個角落。換句話說,現實中的奧運火炬國內傳遞,卻也透過電波將英國的深切形象送到境外,已無須拘泥於境外傳遞的實質安排。

主辦機構挑選「火炬手」(torchbearer) 非常嚴謹,禁止任何政客參加;相反地,卻鼓勵地方團體及居民提名在當地獻身體育活動和社區服務的地區人士報名。經過篩選後,每天的傳遞路線安排110名火炬手參與,包括約65男45女,每人負責約1哩(約300米)路程的火炬接力。

這些火炬手都是「極不平凡的普通人」(extraordinary ordinary people),包羅奧運獎牌得主、傑出運動員、比賽訓練導師、體育活動愛好者;也涵蓋志願工作者、慈善服務員、熱心公益人士;更不能缺少的,就是那些遭受遺傳或意外導致身體傷殘而仍然百折不撓的生命鬥士‥‥等等。他們的行為令人肅然起敬,當中令人最難忘懷則包括以下三位火炬手的「平凡」故事–

個案一的主人翁是「班.栢堅信」(Ben Parkinson),他是一名28歲軍人,於2006年在阿富汗服役時遭受「塔利班」炸彈襲擊,失掉雙腿,腦部、背部、肋骨、盤骨等接近40處嚴重受傷,命懸一線,在醫院昏迷了三個月,才逐漸開始康復,傷殘身軀上卻已留下不可磨滅的戰爭痕跡。本年6月26日(火炬傳遞第39天),「栢堅信」堅持信念,勉力從輪椅站立起來,放棄使用拐仗,毅然裝上義肢 (prosthetic legs),在一名人士摻扶和整隊軍中同袍陪伴下,一步一步地用26分36秒的時間,行畢經過英格蘭北部南端鮮為人知「南約克郡唐卡斯特市」(Doncaster, South Yorkshire) 其家鄉一段三百米路程的火炬接力。

奧運火炬的火焰因為步行時間過長而熄滅了,卻又再次被燃亮。他沒有優美的跑步英姿,卻慢慢地盡心用力行出每一艱苦步;圍觀的羣衆就為他喝采打氣每一豪邁步;傷感的親友還為他觸動灑下每滴熱情淚;直至他行畢全程為止,場面絕對令人動容。他是一個真英雄!一個勇氣可嘉的生命鬥士!他以無窮的生存意志,戰勝了傷殘的身軀,全英國人都為他奮然而起,站立喝釆!雅帆誠意推薦讀者細閱這段感人故事,可到網上YouTube瀏覽,或參考「英國廣播公司」新聞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news/uk-18644660。

個案二的主人翁是「Mia Rathband」,她是一名13歲女孩,代替亡父出任火炬手。她的父親「David Rathband」生前是一名交通警員,2010年當值時在警車上被兇徒向其頭上開槍,導致雙目失明。他自此創立「藍燈基金」(Blue Lamp Foundation),為急救行動出勤而因工受傷的公職人員提供經濟援助,直至目前已籌募三十五萬英鎊的經費。他因此被提名擔任倫奧火炬手,卻不幸於本年2月29日在英格蘭北部「諾森伯蘭郡布萊斯鎮」(Blyth, Northumberland) 的家中自縊,結束自己寶貴的生命。他的女兒於6月16日(火炬傳遞第29天)取代其位置,蒙上雙目擔任火炬手,負責「紐卡素市」(Newcastle) 附近「惠特本鎮」(Whitburn) 的一段路程。

個案三的主人翁是「Jean Bishop」,她是英格蘭東部「侯城」(Kingston-Upon-Hull) 一名90歲的長者,被稱為「侯城蜜蜂小姐」(Bee Lady of Hull),皆因她作蜜蜂打扮,每隔兩星期的一個週五,便整天站立在侯城兩個商場門外為慈善機構「Age UK」籌款,幾年來的努力不懈結果籌獲九萬英鎊,是三名「侯城女性標緻人物」(female icons of Hull) 之一。她以此高齡仍然熱心公益事務,實屬難能可貴,被提名6月18日(火炬傳遞第31天)擔任侯城一段路程的火炬手,確實當之無愧。

主辦機構又安排王室成員在傳遞途中親迎聖火及旁觀,包括:女王及王夫愛丁堡公爵於7月10日(第53天)在溫莎城堡門外歡迎;查理斯王子及太太康沃爾公爵夫人於7月25日(第68天)在北倫敦托定咸區街道歡迎;威廉王子、太太劍橋公爵夫人及哈里王子於7月26日(第69天)在白金漢宮門外歡迎。另外,首相金馬倫及夫人於7月26日(第69天)則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門外歡迎。必須指出的是,這批王室高官,祇以低調的旁觀者身分參與火炬傳遞,沒有和平民爭奪出任火炬手的榮耀;就是這點修養,也值得當年爭相出任京奧2008香港區奧運火炬手的香港官商巨賈學習。

倫奧火炬傳遞的另一主人翁就是普羅大衆的旁觀者,根據綜合統計,英國五分之一人口 — 即總共約1千3百萬人 — 曾參觀國內火炬傳遞。火炬深入全國每個地區,不論貧富階層,也不論膚色種族,充分彰顯英國包容多元的特色。倫奧火炬途經之處,數以千計熱情的圍觀羣衆夾道歡迎,為他們所熟悉出任火炬手的地區人士拍掌打氣、歡呼喝采,又同時舉辦街頭派對、音樂表演、歡迎典禮、嘉年華會等助興活動。

火炬傳遞並沒有發生保安問題,騷擾活動和破壞行為更是絕無僅有。男女護衛員負責所有火炬傳遞的執行工作,包括燃點火炬和維持秩序,他們身穿灰色短袖普通運動服裝,與一般運動員無異,彬彬有禮,友善可親。再者,火炬傳遞路線上當地羣衆的熱烈支持、歡樂同享和全情投入,或許已將滋事分子騷擾火炬傳遞的企圖消弭於無形,亦是火炬傳遞能夠順利完成的重要原因之一。

透過火炬手的倫奧火炬傳遞活動和燃點聖火盆儀式,將倫奧和英國國民緊密聯繫一起,不但增加國民對奧運精神的透徹認識,亦平添國民對欣賞奧運競賽的豐富樂趣。倫奧的主題 —「激勵新一代」,透過奧運火炬傳遞獲得實踐和彰顯;而倫奧火炬傳遞的精神體現,卻又是從國際視野角度對「薪火相傳」的嶄新演繹。倫奧火炬國內傳遞的情況,若與四年前京奧火炬境外傳遞的遭遇相比,可謂判若雲泥。何以如此?中華兒女可要細心咀嚼倫奥的第一課。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九月 1st, 2012 6:17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Snorri
 1 

「倫奧火炬國內傳遞的情況,若與四年前京奧火炬境外傳遞的遭遇相比,可謂判若雲泥。何以如此?中華兒女可要細心咀嚼倫奥的第一課。」

何以如此,答案可在文中找到。文中已提到倫敦主辦方取消了境外傳遞的部份,最後卻將京奧的境外傳遞部份和倫奧的境內傳遞相比,有何意義?讀者自可意會。而至於京奧聖火境外傳遞時甚囂塵上的納粹聖火論、各種示威、搶奪火炬的幕後推手是誰,經歷過倫敦傳遞部份的華人同胞想必心中清楚。倫奧直接取消境外部份,不知是否是上屆有些人做得太過頭,以至於「功高震主」,變成了「錯誤示範」呢?聯想到倫奧44億英鎊的安保費用,似乎可以窺到蛛絲馬跡。

十一月 14th, 2012 at 1:24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