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十二月

最後的武士與明治維新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雅帆在網誌53文中提及荷理活西片《最後的武士》(The Last Samurai),片中主要角色借喻的「西鄉隆盛」(Saigo Takamori;1828–1877),是幕末的鹿兒島薩摩藩武士,更是「明治維新」(Meiji Restoration) 時期的重要人物;他的歷史,亦是日本「現代化」初期歷史的縮影。

戰國時期,武士是一項淘汰率高、新陳代謝快的行業;到了「德川幕府」的和平時代,武士都要棄武從文,成了不事生產的「讀書人」。他們的人口日多,所吃的「公糧」總體卻沒有增加;下級武士的薪酬日趨微薄,但又沒有一套「科舉」制度,讓他們有晉升機會。因此,在下級武士階層之中,逐漸蘊釀要求「改革」的呼聲,但日本社會的保守觀念根深蒂固,改革談何容易。

另一方面,幕府對外採取「鎖國」政策,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商旅,由於附帶傳播天主教的任務而被拒入境;荷蘭人祇是在商言商,故此特別獲得禮待,並指定開放「長崎」(Nagasaki) 為對「荷蘭」通商的貿易港,因此長崎有「豪斯登堡」(Huis Ten Bosch) 的「荷蘭村」。日本人重視西洋槍炮之術,亦有研究西洋的其他知識,稱為「蘭學」;雖然如此,「漢學」仍是主流。

1842年,「鴉片戰爭」爆發,英國祇派遣幾十艘船艦及數千名士兵,遠航萬里,卻輕易擊敗了大清帝國的幾十萬軍隊;此事突顯了中西文化實力的重大差距,日本朝野亦大為震驚。1854年,美國、英國的艦隻先後駛入日本,幕府迅速與西方各國簽下許多不平等的商貿條約,避過了西方列强開戰的藉口。

對於幕府的決定,一般農民都是無動於衷;但「知識分子」則分為「支持」、「反對」兩派。支持者稱為「佐幕派」,多是希望維持現狀的建制派;反對者則稱為「討幕派」,多是希望改變現狀的低級武士。「討幕」又分兩支派,一派主張强力抵抗西洋,稱為「攘夷」;一派主張快速西化,脫亞入歐,是為「維新」。「維新」派認為,對西方列强的横行霸道必須忍受,且更必須虛心學習西學。他們著眼於强鄰朝鮮和中國,並且預計祇要日本在「西化」的道路上先行幾步,則日本面對西方所失去的,將可以幾拾倍的從鄰國搾取歸還。

日本歷來都有兩個權力中心:天皇是虛君;幕府握實權,於是,反對幕府的人士都聚集到天皇名下。「佐幕」與「討幕」兩派終於發生戰爭,「討幕軍」的指揮官正是「西鄉隆盛」,經歷幾年斷斷續續的打鬥(1864–1868),幕府最後倒台。

1868年,天皇改元「明治」;次年(1869),把都城由「京都」遷移至「東京」(江戶)。

明治親政後,「討幕派」內部又發生爭鬥:「復古派」想恢復往昔的「貴族議政」;「維新派」則主張「君主立憲」。最後維新派取得主導權,明治政府逐步在日本各地「廢藩置縣」,地方管治權直歸中央。

「廢藩置縣」的最直接後果,是削除了地方和中央之間的「武士階層」,這當然引起反抗。但明治逐步改革,而且又動用大量金錢來收購武士的特權,許多武士都接受了安撫條件,少數更成為日後的大財閥;餘下的士族反抗,祇能引起零星的叛亂,不足為患。

1877年,「西鄉隆盛」領導西南士族作最後掙扎,結果兵敗自殺。因此,用《最後的武士》來形容西鄉隆盛,亦是恰當。日本人為紀念西鄉隆盛,雖然他的故鄉遠在西南鹿兒島,亦特別於東京上野恩賜公園 (Ueno Onshi Park) 為其設立銅像,供後人景仰。

此後,明治定下日本新國策:「尊王、維新、欺鄰」,並取得重大成績。

尊王 — 明治改變了天皇的地位,由「幕府的傀儡」,形化成為「日本的國神」; 著名的「靖國神社」(Yasukuni Shrine),就是例證。「靖國神社」原名「東京招魂社」,是明治於明治二年(1869年)所建,明治十二年(1879年)改名靖國神社,用以紀念為他戰死的士兵。在明治以前,日本的士兵祇會效忠於「幕府、藩主」;明治以後,天皇成為士兵唯一的效忠對像,明治亦自封為「神」,並建立「神社」。天皇既是「君」,亦是「神」;日本其實是「政教合一」,由明治到裕仁,都是如此,直到二次大戰戰敗,天皇才由神界跌回人間。「神社」本是日本的「家事」,但當「國際戰犯」亦被薦入神社供奉,參拜神社遂變成爭抝不斷的「外交事件」。

「西鄉隆盛」是日本式的悲劇人物,他本是扶助明治的「討幕軍」領袖,是建立維新政府的大功臣之一。功成之後,卻因為不滿皇權的過份擴張,在明治六年(1872年),由於「征韓論」的和戰爭議,被屈打成「叛逆」。明治征討「西鄉」,發生「西南戰爭」(1877年),其中戰死的明治軍人,就成了第二批薦入靖國的軍魂;第一批是在戊辰戰爭(1868–69年)中為恢復明治天皇權力犧牲,而被薦入原名東京招魂社的軍魂。

維新 — 日本採取「全盤西化」的急劇改革,派出大量學者到歐美留學;又繙譯大量西洋書籍,引進日本。國內大力興辦教育,印發報刋等,積極推廣新知識。並且提倡「四民平等」,廢除貴族的特權,禁止武士帶刀。平民中不論出身門第,祇要學有所成,或具一技之長,都得到社會的尊重。各類改革,為日本人帶來一種「新國民」的身分認同,創造日本進入「現代化國家」的先決條件。在國民的積極參與下,日本在商業、工業、教育、科技、城鄉建設、軍事力量等方面,都徹底地實踐「現代化」。

欺鄰 — 正如早期的「維新派」所預言,他們必須容忍西方人在日本横行霸道,更要低聲下氣向西洋學習。他們認為,祇有「西化」才能富國强兵,而兵强以後,他們面對西方之損失,卻可以幾十倍的從中國身上搾取回來。可以說,從初開始「維新論」便帶有軍國主義的基因,以後的歷史事件,都是按這個基因圖譜發展出來:

1894–1895 日清(甲午)戰争,吞併台灣。

1904–1905 日俄戰爭,吞併韓國。

1915 逼袁世凱簽〈二十一條條約〉。

1931 「九一八事變」,攻佔中國東北三省。

1932 强佔上海閘北,「一二八事件」,十九路軍抗戰。

1937 「七七蘆溝橋事件」,中國全面抗戰。

1941 偷襲珍珠港,美國參戰。

1942 佔領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等,奪取南洋資源。

1945 美國以原子彈轟炸廣島、長崎,日本投降。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改以經濟和文化攻畧全球;例如:電器、汽車、電子遊戲、漫畫、壽司、刺身等。日本戰後六十年來的經驗說明,經濟文化的軟攻畧能力,原來更是遠超於硬武力。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二月 11th, 2007 9:55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