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八月

大小登科

作者 : 雅帆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每年七月,數以千計來自香港留學海外的大學本科和研究生學成畢業,他們的家長都會啟程遠赴當地,興高采烈地參加子女的畢業典禮,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話說從宋朝開始在民間流行的詩句,指出「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環顧現代社會,首先是工商業城市較少人務農,在旱季對雨水的期待不再重視;繼而科技進步拉近身處不同地域人們的距離,可透過視像電話和電郵聯絡,令久別重逢的快慰經已遜色;祇留下新婚與大學畢業兩件喜事,仍為現代人帶來歡欣無限。

中國古語為標榜這兩件人生大喜事,又云:「大登科金榜題名;小登科洞房花燭。」再者,元朝「李唐賓」元雜劇《李雲英風送梧桐葉》第三折【耍孩兒】,細意描寫當事人簪花掛紅,穿紫戴金,大富大貴,道盡「大小登科」的隆重和歡欣:

「歡聲鼎沸長安道,得志當今貴豪。小登科接著大登科,播榮名喧滿皇朝。始知學乃身之寶,惟有讀書人最高。宮花斜插烏紗帽,紫袍稱體,金帶垂腰。」

「登科」是指登上「科舉」考試榜,科舉高中,金榜題名;「小登科」是指娶妻結婚,新婚之時,新郎穿紅袍,戴桂冠,裝束與中第登科時相似,同樣容光煥發,春分得意,因此又有諺語說:「新婚勝如小登科,披紅戴花煞似狀元郎」。然而,若將新婚和「登科」相比,還是稍覺遜色,故此結婚被稱為「小登科」。

中國諺語又有「五子登科」,源於民間故事,話說五代後周時期,燕山府有一人名「竇禹鈞」,其五名兒子都品學兼優,先後登科及第,故稱「五子登科」之美譽。竇禹鈞本人也享八十二歲高壽,無疾而終。當朝太師「馮道」為他賦詩云:「燕山竇十郎,教子有義方;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技芳。」《三字經》亦有「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的句子,歌頌此段美事,教導青少年要努力讀書,父親也要教子有方。「五子登科」後來成為吉祥圖案,寄語一般人家期望子女都能像竇禹鈞五子一樣,獲得科考成功。

「科舉」是中國古代用以選拔官員的考試制度,始於隋朝大業元年(公元605年),直至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結束,歷時1千3百年。參加科舉是當年讀書人晉身士途的唯一門徑,正如古語所說:「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舉者,科舉也。)1895年,清朝甲午戰敗,觸發康有為、梁啟超等發表《公車上書》,倡議改革科舉,興辦新學。1905年9月2日,袁世凱奏請慈禧,以光緒帝名義下詔書,正式廢除科舉。

科舉制度設計完善,讀書人要通過六重關卡:首先參加「縣試」及「府試」,考得「童生」;接着參加「院試」,得中有功名的「生員」(俗稱「秀才」);繼而參加「鄉試」,考獲「舉人」,首名稱為「解元」;再上京師參加「會試」,公佈成績的名單稱為「杏榜」,獲中「貢士」,首名稱為「會元」;最後參加多由皇帝出題和主考的「殿試」,以評定名次,公佈成績的名單稱為「金榜」,也就是「金榜題名」一詞的由來,首名「狀元」、次名「榜眼」、第三名「探花」,其他則為「進士」;能一身兼中解元、會元及狀元者,合稱「三元及第」。中國自設科舉制度以來,共考取約7700名狀元、11萬名進士、及數百萬名舉人,秀才更是不計其數,能考獲三元及第者則祇有14名。

昔日兼具學業評核與選拔官員功能的科舉制度,已廢除百多年;現今之世,雖然還設有公務員考試制度,但祇要獲得報名的「入場券」,例如大學畢業或中學畢業等資歷,便可應試。公務員考試純粹為選取官員而設,祇問是否適合指定政府職位的取錄,卻與評核學問高低沒有真接關係,也沒有名次之爭,更遑論昔日「金榜題名時」的光景。

相對地,大學本科和研究生畢業典禮,還是對修業完滿和學業評核的肯定,為大學、學生及家長所重視,仍具「大登科金榜題名」的喜悅氣氛。大學生邀請家長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也是理所當然。

誠然,現今的中華新世代,必須經歷自幼兒班至大學的二十載苦讀生涯;其家長則從旁提供一切物質和精神支持,才能有幸踏足大學畢業典禮。假若選擇赴笈他邦,則這些留學生必須付出雙倍努力,包括適應海外的獨立生活和異地文化;其家長亦要更多額外負擔,包括隔洋的經濟援助和牽腸掛肚。雅帆曾經於數年前12月中旅遊劍橋期間,目睹一對母子前赴英國劍橋參加大學入學面試,從外貌估計來自香港基層,坐在路旁長椅,共嚐一份三文治和一瓶礦泉水,場面感人,令人酸鼻。

故此,雅帆認同大學生和家長出席畢業典禮的喜悅心情,尤其是到外地參加留學生的畢業典禮,因為在人生路上能夠走完這一階段並不容易,亦絕非倖致。雅帆更鼓勵學生和家長一同出席不論在本地或外國舉行的畢業典禮,分享這份喜悅。因為堪值學生和家長慶賀,並非淺薄的從自我角度出發 — 並非學生慶賀自己的學業成就,亦並非家長慶賀自己榮登大學畢業生雙親的身分;卻是深層的面向對方出發 — 學生感謝父母的長期栽培,棉乾絮濕;家長讚賞子女的不懈努力,焚膏繼晷。這種表示,切勿誤解為純屬多餘的舉措,或抱寃是繁文縟節的覊絆,因為雙方都靜待已久這個情緒表達的時刻:學生對父母的感謝;家長對子女的讚賞。透過共同出席大學畢業典禮,更加鞏固和維繫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護和感激,或許這就是「金榜題名時」深層意義的最佳現代演繹。

同樣地,新人和家長同時出席結婚典禮,也是雙方情緒表達的時刻:新人向翁姑敬茶,感謝父母的養育深恩;家長向兒媳派紅包,讚賞子女的成家立室,更能鞏固和維繫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愛護和感激,亦就是「洞房花燭夜」深層意義的最佳現代延續。

時代的巨輪雖然晝夜不停地轉動,但對於「洞房花燭夜」與「金榜題名時」這兩件人生大喜事,中華兒女可會仍然保存這份固有傳統,守護其深層意義;繼續維持父母子女的情緒表達,發揚這份優良的道德教育?又可曾知悉,道德教育,早已隱藏於日常生活中!

雅帆寄語青年人,務必懂得感恩,亦應該珍惜與家人共享情緒表達的寶貴時刻!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八月 1st, 2012 12:24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