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帆在回應網誌269〈何謂「紫氣東來」〉一文時,引述《論語.陽貨》第十八篇,說到「子曰:惡紫奪朱…」,印證對「紫色價值」的負面觀點。

海遠素喜辯論,於是搜索枯腸,尋找對應語句,最後想到「姹紫嫣紅」一辭,語出明代「湯顯祖」戲曲《牡丹亭》第十齣〈驚夢〉:

〝【醉扶歸】「‥‥〔旦〕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

【皂羅袍】「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在此段戲曲中,「姹、嫣」都是形容各種花朵嬌艷美麗。海遠幾可肯定,在先秦時代,「紫色」是「惡」;在宋明以後,「紫色」則是「讚」。

海遠並沒有看過《牡丹亭》,卻是從《紅樓夢》中拾回記憶。《紅樓夢》第23回〈西廂記妙詞通戲語 牡丹亭艷曲警芳心〉的末段,提及《牡丹亭》第十齣〈驚夢〉【皂羅袍】其中幾句曲詞: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紅樓夢》是海遠最喜歡的小說,海遠固然欣賞現代少男少女「陽光、活潑、健康」的心態;卻也同情《紅樓夢》主角「林黛玉」的處境 — 「林家孤女入住賈府,傷春悲秋,自怨自憐」—充斥着多愁善感的心情;同時也感受到古時封建禮教對中國人性的桎梏。由「姹紫嫣紅」卻聯想到「斷井頹垣」,心態是多麽的消極,或許這是受了佛教「無常」哲學的影響。

又或許這幾句曲詞是「小姐」與「丫嬛」的對唱,如果「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這幾句是由「丫嬛」唱出,則甚可以理解。畢竟,「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姹紫嫣紅‥‥」都是擁有閒情逸緻的心境才可體會,對於一名營營役役、身不由己的奴婢來說,「良辰美景」祇能問「奈何天」;「賞心樂事」也祇能問「誰家院」,都是自己遙不可及、無法享受的情境。

走筆至此,海遠慶幸自己生活在一個相對自由和平等的香港社會,因此雖然是白髮漁樵,仍然能笑談「秋月春風」。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七月 27th, 2012 6:08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4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明代戲曲大師湯顯祖創作四大著名戲曲,除了《牡丹亭》外,另一傑作就是《紫釵記》,憑藉女主角的一支「紫玉燕釵」,穿引起男女主角霍小玉和李益一段感人的愛情倫理故事。何以是紫玉釵而不是碧玉釵?為何湯顯祖在其兩大戲曲都特別提用紫色?這豈不就是進一步證明海遠的正確推斷:「紫色」在明代或之前已由「惡」轉「讚」!

七月 29th, 2012 at 8:39 上午
K M Lam
 2 

作者海遠借題笑談「秋月春風」,引證推斷,極為「賞心樂事」。

朱熹(南宋)於《春日》詩句中當時亦有歌頌紅色紫色。「……. 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七月 30th, 2012 at 10:31 下午
海遠
 3 

多謝讀者K M Lam 君的回應,討論「紅色紫色」。

海遠提到「紫禁城」和《牡丹亭》,雅帆提到《紫釵記》,都是明代的故事。K M Lam 君的回應,提到南宋朱熹於《春日》詩句「……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卻將故事提早幾百年,境界又更高。

海遠再推想,不知「唐詩」有沒有提到「紅色紫色」?願讀者有以教我。

七月 31st, 2012 at 7:28 下午
雅帆
 4 

跟進海遠的推想,雅帆急忙到互聯網和家中書櫃搜尋,發現唐詩中同時出現紅色和紫色有以下一首:

郭震《古劍篇》
「君不見
昆吾鐵冶飛炎煙,紅光紫氣俱赫然。
良工鍛煉凡幾年,鑄得寶劍名龍泉。
龍泉顏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嘆奇絕。
琉璃玉匣吐蓮花,錯鏤金環映明月。
正逢天下無風塵,幸得周防君子身。
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綠龜鱗。
非直接交遊俠子,亦曾親近英雄人。
何言中路遭棄捐,零落飄淪古獄邊。
雖復沉埋無所用,猶能夜夜氣衝天。」

這首咏物言志詩,詩句中的「紅光紫氣」,正是海遠在網誌279《五行顏色 vs 惡紫奪朱》一文中所言:「微帶紫藍色光芒、可以用來煉刀劍、卻不宜家用」的「超高温火焰」。

另一方面,紫色亦已經單獨出現在不少唐詩佳句,例如以下李白和杜甫各一首:

李白《望廬山瀑布》
「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杜甫《詠懷古迹五首之三》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
畫圖省識春風面,環佩空歸月夜魂。
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不論李白詩中的「紫煙」,與杜甫詩中的「紫台」,都可證明唐朝已運用紫色作正面的描寫。

再者,唐詩亦有讚賞用紫色來正面命名美好風景的詩句,例如西安的「紫閣山」,可見於李白《君子有所思行》:「紫閣連終南,青冥天倪色。‥‥」;杜甫《秋興八首其八》:「昆吾御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白居易《宿紫閣山北村》:「晨遊紫閣峰,幕宿山下村。‥‥」

綜合來說,從上述唐詩所證,紫色在唐朝已是「正色」之一,也可「稱王」,這或許如海遠所說,是因為紫色顏料在唐朝已從外國輸入中國,故此由「惡」轉「讚」!

八月 8th, 2012 at 6:58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