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六月

羅生門下門常開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常言道:「這是一個羅生門的故事。」源出日本電影《羅生門》(Rashomon),比喻不同人訴說同一個故事的不同版本,任何一個版本都不能令人置信,亦即中國古語所云的「言人人殊」。

話說《羅生門》是日本電影史和世界電影史上一部不可多得的偉大電影,於1950年拍攝完成,由日本大映株式會社製作,殿堂級導演黑澤明 (Akira Kurosawa;1910年3月23日-1998年9月6日) 執導,三船敏郎 (Toshirō Mifune)、京町子 (Machiko Kyō)、森雅之 (Masayuki Mori)、志村喬 (Takashi Shimura) 等著名演員擔綱演出,影片獲得1951年威尼斯國際電影節金獅獎、意大利電影評論獎,奧斯卡榮譽獎(相當於今天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等眾多獎項。

「羅生門」在日文漢字中是「羅城門」,原來意指「京城門」,是7世紀日本皇都所在「平城京」(奈良;Nara) 及「平安京」(京都;Kyoto) 的首都城正門。

這部電影所指的羅城門,就是平安京的正門,位處古代朱雀大路(今千本通)與平安京南端九條大路的交匯點,即現今京都南區唐橋羅城門町,近鉄東寺駅沿九條通向西步行約十五分鐘,當年其左右分擁西寺(現已不存在)與東寺的寺院建築。向南前進有一條「鳥羽新道」,是在建設京城時所開闢,直通外港的「鳥羽港」,是當年外國使節和日本各地旅客登陸的地方。羅城門沒有防禦功能,祇為扮演迎送外賓和迎接軍隊凱旋的角色。

羅城門本為一棟擁有複式樓閣的中國式建築,寬七間,長二間,有五扇門的「重簷母屋造」樓門(見附圖一),白牆紅柱支撐着「本瓦葺屋頂」(筒瓦與板瓦交錯鋪疊的屋頂),屋脊兩端安置了綠釉飾瓦「鴟尾」(古代宮殿屋脊兩端的瓦製吻獸裝飾;又名鴟吻)。目前,東寺金堂安祀1.89米高的「兜跋毘沙門天神像」,據說過去安置在羅城門城樓,監守往來的羣衆。

羅城門其後被颱風吹毁,再加上日本皇室衰落,天災內亂頻仍,羅城門年久失修,成為一個殘破不堪的城門。時至今日,城門已不復見,在東寺西邊約五百米的兒童廣場,祇留下一石柱刻有「羅城門遺址」作標記。

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Ryūnosuke Akutagawa;1892年3月1日-1927年7月24日) 引用日本平安時代末期的民間故事集《今昔物語集》中「羅城門登上層見死人盜人語第十八」,寫成一部短篇小說《羅生門》,正是以京都羅城門為這篇小說的背景地點,而電影《羅生門》也是以京都羅城門為敍述故事的背景場地,亦成為電影名稱的由來。然而,小說《羅生門》與電影《羅生門》的故事內容,卻全無關連。

電影故事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發表於《新潮月刊》1922年一月號的另一短篇小說作品《竹林中》(日文原名:《藪の中》),該小說取材自《今昔物語集》卷二十九第二十三話「具妻行丹波國男於大江山被縛語」一文的說話內容。

故事的主要情節敘述一個武士(森雅之飾)和其妻子(京町子飾)在遠行途中被強盜(三船敏郎飾)攔截並捆綁,其妻被強盜強姦,之後武士又不明原因地死去。電影通過多人對這一事件的不同描述,表達了人言之不可輕信。

故事開始時下著一場大雨,三個人物包括乞丐、樵夫與和尚不約而同來到一座破舊不堪的城門 — 羅城門 — 前避雨,因樵夫一句自言自語「不懂,真是不懂」,引起乞丐的好奇心,在乞丐的再三追問下,樵夫道出一個駭人聽聞的故事。

三天前,樵夫進山砍柴,在山裡看到草叢間有一頂女帽與一頂武士帽,旁邊有一具武士屍體。樵夫趕緊到糾察署去報官,差役抓住殺死武士的強盜「多襄丸」。在公堂上,強盜承認因見武士妻子美貌,頓生賊心,向她施暴。他說武士妻子堅決要他倆決鬥,以定妾身誰屬,在打鬥23回合後,他雖殺死武士,但武士妻子卻逃走了,強盜以此誇耀自己的武藝高強。

武士妻子卻說,她遭受強盜侮辱後,撲到丈夫身上哭訴,而丈夫卻以鄙視目光看着她,毫無憐惜之意,她就此悲傷昏倒,手中短刀因而誤殺武士。這時公堂上讓女巫將武士的靈魂招來審問,武士卻說,他的妻子教唆強盜殺他,讓他感到十分絕望,便拿起妻子留下的短刀自殺。

另一方面,樵夫曾目睹強盜與武士兩人決鬥,卻因害怕惹上麻煩而不敢在官府說出真相。事實上,在妻子被玷污後,武士竟嫌棄妻子;原先想將武士妻子佔為己有的強盜,見此狀便覺索然無味;武士妻子見兩人皆不願為自己而戰,感到丟面,進而挑撥離間。強盜在胡亂的打鬥中,僥倖殺死了武士。

乞丐、樵夫與和尚三人談論至尾聲時,忽然聽到嬰兒啼哭,乞丐找到被遺棄的嬰兒,立即剝去棄嬰的外衣打算變賣,被樵夫阻止,而乞丐卻道出人們都很自私,包括樵夫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乞丐猜中樵夫因貪婪而私下偷走武士妻子的名貴短刀,所以才不敢向官府說出事件的真相。最終乞丐還是搶走了孩子的衣服。

樵夫想去抱嬰兒,和尚誤會他還想剝除嬰兒的貼身衣裳,引起爭吵。最後樵夫說,我已有六個孩子,不在乎養第七個,就讓我領養此嬰兒吧。和尚才知道是誤會他的好意,將嬰兒交給樵夫。原本因人性自私邪惡而萬念俱灰的和尚,最終仍相信世界上還有可以相信的人存在。電影完結時,滂沱大雨終於停止,夕陽照耀着樵夫離去的身影。

總結來說,武士的說辭,意在顯示他想保持自己「士族高貴」的形象,與被殺相比,自殺更能表現出武士道行為。女人的說辭,意在顯示自己「貞操純潔」的形象,因為不甘被姦受辱,把丈夫殺死再打算自殺,表現出被污辱的祇是肉體,其靈魂仍是貞潔。強盜的說辭,則希望表現自己「武藝高強」的形象,在汰弱留強的決鬥下,武士祇是不敵的被殺者。

由於三名事主每人各執一詞,無法找出事件真相。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人藉着說謊,都為展示理想中自己的强大;並為掩飾現實中自己的軟弱。這就是芥川龍之介希望透過《竹林中》的故事,帶出「人類的軟弱何在,其謊言就何在」的訊息和哲理。在電影中,黑澤明運用高超的表現技巧,將這項訊息的深層意義,清楚透徹地演繹過來。再者,黑澤明在漫不經意之間,經常流露悲天憫人的性格,在鞭撻人性醜惡的同時,不忘補上一點溫情與善良,給人類留下一線希望的曙光。

回望香港,特區政府也有一組「門常開」建築。話說香港自開埠以來,「政府總部」座鎮的中區政府合署 (Central Government Offices),長期位處中環政府山,並曾於1957年在原址進行重建。2002年,香港政府提出,將政府總部連同位處舊最高法院大樓的香港立法會及位處禮賓府的行政長官辦公室,一併搬到前添馬艦海軍基地。這項計劃曾於2003年一度擱置,後於2005年重新提出,並於2006年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新大樓於2008年動工,2011年8月落成。同年8月18日,由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主持揭幕儀式。在2011年8月至12月期間,各政府部門陸續遷入新政府總部大樓。

新政府總部位於香港島金鐘添馬艦添美道2號,分為政府總部東翼及政府總部西翼,是添馬艦發展工程的三組建築之一,其次於東北為立法會綜合大樓;其三於西北則為行政長官辦公大樓;三組建築之間的綠化帶闢作添馬公園。

添馬艦發展工程的三座建築物,總建築面積約136,000平方米。第一座是政府總部大樓高座,包括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財政司司長辦公室及12個決策局的辦公室,樓高29至40層。第二座是政府總部大樓低座,包括行政長官辦公室、行政會議辦公室及多用途會議廳等設施,樓高10層。兩座政府總部大樓總建築面積約110,000平方米。第三座是立法會綜合大樓,包括立法會會議廳及立法會議員辦公室等設施,樓高10層,總建築面積26,000平方米。此外,工程亦包括約2公頃的公眾休憩用地,而政府總部和公眾休憩用地以約10米闊的水體作分隔。

工程設計以門為主題,口號是「門常開、地常綠、天復藍、民永繫」。政府總部大樓高座採用「開敞的大門」為設計,中間位置留有一條直達海邊的草坪,象徵通達和開放。低座為「伸展的立方」,象徵端莊、持恆與前瞻。立法會大樓就是「玻璃圍合的圓錐」,象徵透明、包容及充滿創意動力。環保設計方面,建築物採用綠色屋頂、雙層隔熱屋頂、太陽能光伏板、及冷熱空氣自然置換通風系統,並配合自然通風的高樓底設計。

然而,建築設計雖以門常開為主題,卻全無門常開之事實。首先,政府總部自啟用以來,設立重重關卡,佈置森嚴戒備,將政府官員與示威羣衆及採訪記者遠距離完全分隔,若與舊政府總部的示威及採訪安排相比,非但沒有進步;卻祇見大幅倒退。

其次,新立法會大樓內,不同黨派議員代表着不同利益集團,祇顧爭奪其個別利益的情況,愈見明顯;在同一議題下,往往言人人誅,各說各話,沒有為辯明事實和真理而發言,盡是謊話連篇。泛民主派議員既屬不濟;建制派議員更為不堪;政府官員簡直恬不知恥。祇要市民留心重溫議員與官員的演辭和說項,就可察見他們在「門常開」內,每天都在編寫和合演一幕幕羅生門故事。

可怒的是,香港市民沒有資格一人一票選擇自己的特區首長和問責官員,令他們可以厚顏無恥,犯錯之後無須承認過失和請求從輕發落,卻還要求市民包容!雅帆無法理解,包容的不祇是異見,卻還包括錯失?包容錯失不再是姑息養奸?那究竟是甚麼?

可哀的是,擔任保駕護航和橡皮圖章的建制派議員,在本屆區議會選舉中,獲得大多數市民的支持當選,香港市民還有何話可與誰人說?

往昔日本京都,「羅城門」下門常開,旅人來往穿梭,遮風擋雨;今天中國香港,羅生門下「門常開」,政客巧言偽辯,庇惡護短。1950年電影《羅生門》所表達的訊息,今天仍然放諸四海而皆準!若要在門常開下破解羅生門的故事,則改善市民的睿智,培育市民的操守,卻是必須重視的首要任務,理應與爭取全面普選,並行不悖!

備註:本文附錄圖片,取材自《京都千二百年(上):從平安京到庶民之城》一書,西川幸治、高橋徹著,穗積和夫插圖,高嘉蓮譯,馬可孛羅出版,謹此鳴謝。

附圖一:京都羅城門設計圖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六月 16th, 2012 9:2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