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五月

德國水陸自由行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海遠在網誌271〈萊茵河的故事〉文章中介紹一個中歐五國十五天巴士團,確屬令雅帆嚮往不已的一道歷史旅程,亦使雅帆回想十多年前兩段難忘的德國之旅:陸上的「浪漫大道」(Romantic Road;德語:Romantische Straße) 巴士遊;和水上的「萊茵河」(德語:Rhein) 船河遊。

「浪漫大道」是指自1950年代開發的一條旅遊路線,位處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州」(Bavaria) 和「巴登–符騰堡州」(Baden-Württemberg) 境內,以「符茲堡」(Wurzburg) 為起點至「富森」(Fussen) 為終點,於中世紀年代卻是連接德國中部和南部的一條貿易路線,沿途文化景觀豐富多彩。

浪漫大道的名稱由來有兩種說法。一說是這裡在古代曾經被羅馬人侵佔,並且作為阿爾卑斯山 (The Alps) 通往羅馬的捷徑,所以稱做Romantic Road,有「到達羅馬」的意思。另一說則是用來紀念十八世紀盛行的歐洲「浪漫主義」(Romanticism),將這裡充滿童話、傳奇、酒莊和城堡的地方稱做浪漫大道。不論那種說法,浪漫大道保存了德國鄉鎮的古典特色和歷史傳統,充滿着德國地方的美麗景觀及淳厚風情,使人們嚮往。路程全長約350公里,包括下列共28個站:

(1) Würzburg (符茲堡);
(2) Tauberbischofsheim (陶伯畢修夫斯海姆);
(3) Lauda-Königshofen (勞達柯尼希斯霍芬);
(4) Bad Mergentheim (巴特梅根特海姆);
(5) Weikersheim (懷克爾斯海姆);
(6) Röttingen (羅庭根);
(7) Creglingen (克雷格林恩);
(8) Rothenburg ob der Tauber (羅騰堡);
(9) Schillingsfürst (施靈斯福斯特);
(10) Feuchtwangen (福伊希特旺根);
(11) Dinkelsbühl (丁克爾斯比爾);
(12) Wallerstein (瓦勒斯坦);
(13) Nördlingen (諾德林根);
(14) Harburg (哈爾堡);
(15) Donauwörth (多瑙沃爾特);
(16) Augsburg (奧古斯堡) ;
(17) Friedberg (富利德堡);
(18) Kaufering (考弗靈);
(19) Landsberg am Lech (蘭斯貝爾格);
(20) Hohenfurch (荷恩富爾希);
(21) Schongau (舍恩高);
(22) Peiting (派丁);
(23) Rottenbuch (羅騰布赫);
(24) Wildsteig (畢爾施泰希);
(25) Steingaden (施坦加登) and Wieskirche (維斯聖地教堂);
(26) Halblech (哈爾夫雷赫);
(27) Schwangau (施旺高), Neuschwanstein (新天鵝堡) and Hohenschwangau (高天鵝堡);
(28) Füssen (富森)。

上述各站以符茲堡、羅騰堡、丁肯斯布爾、諾丁根、奧古斯堡、施旺高和富森最為人熟悉,路線亦穿越許多城堡,例如著名的新天鵝堡。旅客於早段可看到鄉村的葡萄園景緻,聯想起令人垂涎的德國白酒,之後慢慢進入廣闊平原,綠茵遍野;經過平原後再進入阿爾卑斯山領域,地勢逐漸從低而高,路旁景色也從平原轉變為山丘和湖泊,沿路風景秀麗,美不勝收,一年四季的自然景緻更別具不同風味,令人目眩神弛。

沿途城鎮中,羅騰堡更是聞名遐邇,被稱譽為「中世紀之寶」的古舊城市,亦是「浪漫大道」旅客定必駐足遊覽的重要景點,它的城牆、城門、稜堡、鐘塔、鵝卵石板街道等建築,保存着中世紀德國的最原始風貌(見附圖一至五),例如:

「Rodertor」–在Redertor Gate周圍保存最佳的古城牆,於14世紀建成;

「Galgentor」–中世紀時期一個行刑地方,是面向「Wurzburger」(維爾茨堡) 的城門,故又名Wurzburger Tor。

其中「市集廣場」(Marktplatz;見附圖六) 上重要建築物有「市政廳」(Rathaus) 與「市議會議員飲酒廳」(The City Councillors’ Tavern;德語:Ratstrinkstube)。市政廳的建築分兩部份:後面是完成於13世紀的一座哥德式結構連高塔;及前面是完成於16世紀的一座文藝復興時期巴羅克風格建築。市議會議員飲酒廳則是另一座1446年的建築,其外牆安裝一個1683年時鐘,左右兩旁各有一扇窗戶,自1910年開始,每天早上11時至下午3時及晚上8時至10時,每隔一小時打開窗戶一次,向旅客展示一個有關羅騰堡的傳奇故事,別緻有趣。

話說羅騰堡自古以來即為「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 的自由城市,擁有獨立的防禦和司法權,貿易活動鼎盛。十六世紀時,歐洲發生「三十年戰爭」(The Thirty Years’ War;1618–1648),由最初神聖羅馬帝國的內戰,演變而成為全歐參與的一次大規模國際戰爭,歷時三十載,既是歐洲歷史上最長及損害最大的戰爭之一,亦是現代歷史上最長的戰爭。戰爭的原因非常複雜,最初起源於神聖羅馬帝國天主教和新教的宗教糾紛,蔓延至「波希米亞」人民反抗奧國「哈布斯堡皇室」統治,及後牽涉歐洲各國的政治及權力鬥爭,最後以哈布斯堡皇室戰敗並簽訂《西發里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 而告結束,由於主要戰場在現今的德國境內,故此以德國的損害最大。

1631年,即「三十年戰爭」中期,「天主教聯盟」(Catholic League) 統帥「提利伯爵–約亨.捷克雷斯」(Johann Tserclaes, Count of Tilly) 領軍攻破支持新教的羅騰堡,正欲焚城之際,退休市長「喬治.努休」(Burgomaster George Nusch) 為保護城內市民,接受與伯爵打賭,立下君子協定,若他能一口氣喝完3.25公升(約一加侖)「弗蘭肯葡萄酒」(Frankenwein),提利伯爵即帶領天主教聯盟軍隊無條件撤退。努休市長豪氣干雲,一飲而盡;提利伯爵驚歎之餘,雖然心有不甘,也祇好守約撤軍。市長隨即大醉三天三夜不省人事,可幸卻能使整個城市免受「三十年戰爭」的摧殘,亦為羅騰堡寫下一段俠義傳奇。「三十年戰爭」固然殘酷,但仍可見中世紀時期的一些公義行為:市長的義薄雲天;伯爵的信守承諾,為後世樹立楷模。

此後,羅騰堡市民為紀念這段歷史,每年五月份一連四天的從星期五開始至聖靈降臨節後第一個星期一(Whit Monday) 結束,舉辦「羅騰堡豪飲節」(Master Draught;德語:der Meistertrunk)。再者,上文所述市議會議員飲酒廳外牆時鐘兩旁窗戶定時打開,左旁的是提利伯爵,右旁的是努休市長,繼續向後世訴說這段歷史。

然而,盛極一時的羅騰堡其後卻遭逢黑死病而沒落,風光不再。不過,這長達200年的荒蕪,卻換來文化古蹟的保留,成為保存德國中世紀建築最完善的城市,亦令羅騰堡日後再度受到世人的矚目!

綜合來說,「浪漫大道」的自然景緻和中世紀古鎮風情,實在令人一見傾情,難以忘懷。

從陸路走到水上,話說「萊茵河」發源於「瑞士格勞賓登州」(Graubünden, Switzerland) 內阿爾卑斯山麓的「勾特哈爾高原」(Gotthardmassiv),流經「列支敦士登」、「奧地利」、「德國」和「法國」,最終於「荷蘭」流入北海。全長約1,320公里,僅次於「窩瓦河」(Wolga) 和「多瑙河」(Donau) 而屬歐洲第三長河,通航區段883公里,流域覆蓋面積約17萬平方公里。在歷史上,萊茵河與多瑙河共同構成羅馬帝國北界,擔任貿易交通的用途。在地理上,萊茵河三角洲交通便利,形成歐洲早期許多的商業城市,如「布魯日」(Bruges)、「安特衛普」(Antwerp)、「鹿特丹」(Rotterdam) 等。

萊茵河土地肥沃,沿岸種植許多葡萄園,建築不少古堡和聚集衆多田園村鎮,其間有862公里流經德國境內,雖然發源地及入海口都不在德國,但最精華河段卻在德國,對德國的人文歷史發展有源遠流長的影響,德國人對此得天獨厚引以為傲,視之為德國之河,因此萊茵河又有「Father Rhine」(萊茵河–德意志之父) 的稱號。

萊茵河中上游河谷地於2002年入選為聯合國文教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堪值旅遊。數天的萊茵河豪華遊固然獲得休閒一族垂青,即日的萊茵河精華遊亦廣受一般旅客歡迎,可謂各適其式,豐儉長短皆宜。

德國境內從「緬恩斯」(Mainz) 到「科布倫茨」(Koblenz) 的一段萊茵河(見附圖七),位處「萊茵蘭-普法爾茨」(Rhineland-Palatinate;德語:Rheinland-Pfalz),長約90餘公里,沒有架設任何橋樑,全靠接駁船擺渡過河,這項特色,與倫敦泰晤士河及巴黎塞納河迥然有別,令萊茵河能洗盡都市塵囂的人工雕鑿,保存鄉郊樸素的自然風貌。

全程兩岸懸崖絕壁,山谷陡峭,滿排壯觀的葡萄園,星羅棋佈的古蹟城堡,還有古典歐陸建築風格的地道教堂和村莊,風景優美,仿如童話世界般的一幅美麗圖畫,更是精華的遊船路線,順流而下的船河路線約需5小時30分;逆流而上則約需8小時30分。雅帆曾乘坐遊覽船順流而下從南至北的一段,經歷共21站或景點,詳列如下:

(1) Mainz (緬恩斯) ;
(2) Wiesbaden-Biebrich (威斯巴登-比布里希) ;
(3) Eltville (埃特維勒) ;
(4) Rüdesheim (呂德斯海姆) ;
(5) Bingen (賓根) ;
(6) Assmannshausen (阿斯曼斯豪森) ;
(7) Lorch (洛爾希) ;
(8) Bacharach (巴哈拉赫) ;
(9) Kaub (考布) ;
(10) Oberwesel (歐本威舍) ;
(11) Passing through Loreley Rock (穿越羅蕾萊之崖) ;
(12) St. Goar (聖高爾) ;
(13) St. Goarhausen (聖戈阿斯豪森) ;
(14) Bad Salzig (巴特薩爾齊格) ;
(15) Kamp-Bornhofen (坎普博恩霍芬) ;
(16) Boppard (博帕德) ;
(17) Braubach (布勞巴赫) ;
(18) Rhens (雷恩斯) ;
(19) Oberlahnstein (上拉恩斯坦) ;
(20) Niederlahnstein (下拉恩斯坦) ;
(21) Koblenz (科布倫茨) 。

上述各站,除了恬靜幽雅的自然風光外,許多還流傳著不少年代久遠、地方色彩濃厚的傳奇故事,為後世所津津樂道,包括:

賓根–《The Mouse Tower》,緬恩斯主教哈托二世殘暴吝嗇、貪婪斂財、欺壓百姓、不得善終的警世故事。

考布–《Castle Gutenfels》,Richard of Cornwall與 Guta英雄邂逅美人、海誓山盟、信守承諾、贏得美人歸的愛情故事。

聖高爾–《Loreley》,這是年青人追尋崖上美女沉船遇溺的傷感故事。相傳少女因為愛人變心,跳進萊茵河自盡,為報復化身為金髮少女,坐在羅蕾萊岩壁上,一邊梳理長髮一邊唱歌,船夫們經過被動人歌聲和美麗外貌迷惑,造成觸礁甚至沉沒。德國著名詩人「海因里希.海涅」(Heinrich Heine) 為這傳說創作了膾炙人口的浪漫詩歌《羅蕾萊》,之後德國作曲家「弗里德里希.西歇爾」(Friedrich Silcher) 又根據海涅的詩歌,譜成德國非常著名的民謠《The song of the Loreley》。現實中羅蕾萊卻是萊茵河最深最窄的河段,險峻的岩壁、急湍的河流及河底的暗礁,導致很多經過的船隻發生事故遇難。

博帕德–《Sterrenberg and Liebenstein:The Brothers》,兩名兄弟同時愛上一名美女,兄弟鬩牆,悲劇收場的故事。

綜合來說,在萊茵河上暢遊,既可盡賞兩岸綺麗的原野景色和古堡風情,亦可細聽浪漫感人的古典傳說,實在令人身心陶醉。

誠然,浪漫溫馨的德國水陸旅程,與德國人的冷静、機動性、高效率、嚴守紀律性格,相映成趣。若要真確認識一個國家及其國民,豈能依靠片面印象和道聽途說?

附圖一:羅騰堡城牆

附圖二:羅騰堡城門及鐘塔

附圖三:羅騰堡街景之一

附圖四:羅騰堡街景之二

附圖五:羅騰堡街景之三

附圖六:羅騰堡市集廣場,左邊是「市政廳」,右邊是「市議會議員飲酒廳」

附圖七:萊茵河沿岸一景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五月 21st, 2012 12:39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