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十一月

中國式的悲劇(三)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海遠說過,中國式的悲劇,主要成因是權力和利益的過份集中,其實這是人的本性問題,無論中外文化都曾遇過。西諺曾說:「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 (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 Lord Acton)」。「腐化」不單指物質上,還包括人性的墮落;也就是說,人會為追求權力利益,而不擇手段的使用權謀和暴力。西方文明其實更能直接面對問題的核心,經過數百年理論和實踐的交鋒,發展出一套「現代」的政治理念,這套理念的核心要義,就是要儘量分散權力和利益。

第一步:就是將「從政」和「從商」的利益嚴格區分出來,並受到「人民」和「新聞」的嚴密監察。「從商」的物質回報可以遠較「從政」的大;雖然如此,「現代政治」會為從商者訂下許多規條,例如:「反攏斷」、「反內幕交易」、「防止賄賂」、「累進稅制」、「社會保障」等措施,以促進工商業的公平競爭,及減低貧富之間的極度差距。從政者的物質回報雖遠較從商者低,但卻有另類的回報 — 名譽。舉例來說,一百年後,歷史仍會記載誰人曾是英國首相∕美國總統;但有誰還會記起何人曾是英∕美首富?當然,從政者的功過,歷史亦會記載下來。最重要的是,「從政」和「從商」的身分需要嚴格的區別;畢竟,「金權結合」是腐敗的溫床。

第二步:就是儘量分散和嚴密監管從政者的權力。舉例來說,「三權分立」 — 行政、立法、司法權力分開 — 就是「分權」的基礎;然後是「新聞記者」對所有「從政者」的監察。畢竟,從商者利益可以是公開的;從政者利益卻往往可以是隱藏於無形的,需要有「專業人士」的不斷刺探和監察。因此,在西方政治學上,「新聞自由」被視為「第四權」,記者是極受尊敬的行業。

第三步:是定期的公平和公開選舉。西方人很務實,他們並不認為選舉可以「選賢與能」,選舉最重要的是能「定期清除壞人」,使壞事不會過份累積。西方文化相信「人性本惡」,「政治人」也不例外,都有私心。既然社會在日常運作上有「授權」的需要,就必須要對這權力「時時設限;處處置防」。每次選舉,其實就是一次小型的、和平的政變。定期的小政變,就能疏解各階層人民的積壓,避免一次過破壞力極強的流血大革命。一次大革命,足以把多年和平努力建設的成果破壞無遺。

第四步:一人一票的選舉;不分貧富、賢愚、男女,都有平等的一票。在實際的政治運作上,無論從政或從商者,都有成功或失敗的結果。「既得利益階層」總想保持現狀;「失意階層」總求改變現有制度,而「失意者」永遠是佔人羣的大多數。「一人一票」選舉制度能保持「得意∕失意」階層之間對流渠道的和平暢通,減少怨憤的積聚。因此,在「現代政治」中,「右翼」和「左翼」的位罝可以隨時對調。

總括來說,中國人是樂觀的,總希望上天會賜與他們一個可以「附託終身」、「既賢且能」的領袖;西方人是悲觀的,對人性和權力都自選投以極不信任的一票,不祈求一個「完人」的領袖。但上天其實是在開一個大玩笑:樂觀的人在上演悲劇;悲觀的人在上演喜劇。畢竟,西方社會確實能夠跳出「小康」的框架束縛,更可接近「大同」的理想國度。其實,「大同小康」的定位,不在於「人均收入」,而在於「社會價值觀」。

中國的政治運作,自「秦始皇統一六國」以後,便採用「勝者全取」(Winner takes all) 的遊戲規則 (rules of games),這是中國「治亂循環」的基本因素;「西方文明」則祇在體育運動 ( sport games ) 才採用「勝者全取」的遊戲規則,在「實際政治」 (real-politics) 的層面上,卻反其道而行。這是悲劇?喜劇?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十一月 11th, 2007 8:28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