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五月

柏林故事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話說海遠的中歐之旅(見網誌271〈萊茵河的故事〉),第一天晚上在「法蘭克福」(Frankfurt) 指定的旅館集合,會見領隊,聽取簡報。第二天早餐後,便跳上旅遊車直奔「柏林」(Berlin),全程約需八小時。

中午時分,在中途的一個城市「威瑪」(Weimar) 停留兩小時,可自由活動並自費午餐。海遠下車後,第一時間跑到當地的「遊客諮詢中心」(tourist information centre) 取得一些當地地圖及名勝簡介,接著到最近的「麥當勞」快食午餐,然後「按圖索驥」,前往附近的景點「到此一遊」。

按介紹,「威瑪」的主要歷史故事有三:

(1) 這裡曾是德國的「文藝中心」,是著名文藝家「哥德」(Goethe)、「李斯特」(Liszt)、「巴哈」(Bach) 等的居住地;

(2) 這裡是德國「簡約設計」(The Bauhaus Movement) 的發源地;

(3) 這裡曾是「威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 的首府,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之後德皇退位,民主政府在此成立,然而「希特勒」(Adolf Hitler) 掌政之後,把首都遷回柏林。

「走馬看花」之後,海遠準時回到旅遊車,繼續行程。沿途車內的電視畫面,都在播放當年「柏林圍牆」倒下時的情景。抵達柏林已近黄昏,即到旅館投宿,吃過晚飯後,再乘旅遊車一小時在市內觀賞「柏林夜景」。

第二天早上,旅行團安排了半日「市內觀光」(city tour),旅遊車在東西柏林之間來往穿梭,「柏林圍牆」的故事也是觀光重點。「柏林故事」有三大主題:

(一) 「柏林」在第二次大戰時作為希特勒「納粹德意志–第三帝國」(Nazi Germany–The Third Reich) 的首都,這段歷史基本上已被淡化。

(二) 「柏林圍牆」的建立,既被視為二次大戰之後「美蘇冷戰」的代表,亦被視作「封閉鐵幕國家」的代表。

(三) 「柏林圍牆」的倒下,代表自蘇聯開始的共產主義運動失敗,因此本篇所述「柏林故事」,也就是「柏林圍牆的故事」。

話說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和柏林被蘇聯、美國、英國和法國分成四區。1949年,蘇聯佔領區包括東柏林在內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簡稱東德或民主德國),首都定於「東柏林」(East Berlin;德語:Ost-Berlin);而美英法佔領區則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簡稱西德或聯邦德國),首都設在「波恩」(Bonn),直至兩德統一為止。統一後,「柏林」再次成為德國首都。

20世紀50年代早期,蘇聯加強對東歐各國的控制,要求其限制國民逃往西方的情況。直到1952年,大多數東西德的邊境仍可自由通過,逃離東德的人有很大部分是年輕人和接受良好教育的人,這引起東德官員的擔心。東德青年人的逃離,大概造成225億馬克投資教育的損失;教授和其他知識分子的逃離,為東德的經濟建設增添困難,直至1961年,已大約有250萬東德人冒着被東德邊防射殺的危險,逃入「西柏林」。

東德沒有在早先封鎖西柏林邊境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因為這樣會切斷東德的大部分鐵路交通。自1951年起,東德開始修築繞過西柏林地區的柏林鐵路外環線,並在1961年完工,在此之後才封鎖邊境,顯得更為實際。

圍牆修建

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東德領導人簽署指令,封鎖邊界並開始修築圍牆,當天午夜開始直到星期天早上,東德軍隊和警察封鎖了大部分邊境。8月13日,西柏林的邊界被完全封鎖,東德軍隊和工人開始破壞道路,使車輛無法通行,並安裝帶刺的鐵絲網和圍牆。8月17日,開始放置混凝土構件,修建成真正的圍牆。在修建期間,國家人民軍和工人階級戰鬥隊接到命令,射擊任何試圖穿越邊界的人。之後安裝了圍欄、地雷和其他障礙,從而開闢一個巨大的無人禁區,來分辨逃亡者。

由於封鎖邊界從決定到執行祇有數小時,又沒有向外公佈,因此許多家庭一夜之間被分隔兩國,此後幾十年音訊全無,造成許多悲劇。在該牆建立後,有人採用跳樓、挖地道、游泳等方式翻越柏林圍牆,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傷。東西柏林間有9個檢查站,允許西柏林人、西德人、西方遊客和盟軍人員進入東柏林,也同樣允許持有效證明文件的東德居民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居民進入西柏林。不同的檢查站,按允許通過的人員類型劃分,最著名的檢查站是「查理檢查哨」(Checkpoint Charlie),這是僅向盟軍人員和外國人開放的檢查站。

1963年6月25日,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 曾在西柏林市政廳柏林圍牆前發表《我是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 演說,其中的名句包括:「自由有許多困難,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們從未建造一堵牆把我們的人民關在裡面,不准他們離開我們」。

圍牆倒塌

1989年8月,鐵幕國家「匈牙利」放寬與隣國「奧地利」的邊界管制。同年9月,1萬3千名東德遊客越境到駐維也納的西德大使館尋求庇護,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另一個鐵幕國家「捷克」。10月,東德境內多處地方發生大型的群眾示威抗議運動,東德長期統治者「埃里希.昂納克」(Erich Honecker) 尋求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援助,但蘇共總書記「戈巴卓夫」(Mikhail Gorbachev) 拒絕插手。10月18日,昂納克辭職,新政府成立,管治卻漸趨混亂。

1989年11月9日,新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寬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但由於當時東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Günter Schabowski) 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佈柏林圍牆即時開放,導致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拆毀圍牆,整個德國陷入極度興奮狀態。此事件也稱爲「柏林圍牆倒塌」,其實圍牆並非結構倒塌,而是被人為拆除。當時的柏林人爬上柏林圍牆,並且在上面塗鴉,拆下建材作為紀念品。11個月後,兩德終於統一,將「柏林圍牆倒塌」推至最高潮。

兩德的文化差異

柏林圍牆的倒塌,被歷史學家認為是「東西方冷戰終結」和「東西德統一」的標誌。1990年10月3日,「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加入「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德國和柏林完成統一。東西柏林的道路、鐵道及橋樑,在圍牆倒塌後迅速接連一起。兩德自統一後,雖然柏林圍牆不再存在,但仍有其他無形的障礙存在,西德的資本主義席捲東德企業,導致數百萬東德人失業,東德人認為西德人貪得無厭,西德人覺得東德人好吃懶做,此一現象並反映在德東與德西地區之間的社會及經濟現象。

海遠遊柏林時,也曾詢問當地領隊,有關這個「文化差異」(cultural difference) 的問題。領隊回答說,問題的確存在,於東西德合併初期,許多年紀稍大的東德人都對前景感到不安,東德人說:「過去的幾十年,政府都不准我們作選擇,祇准我們跟隨政府的決定,現在『統一』了,新政府卻甚麼事都要我們自己選擇,並承擔後果,我們如何能夠與西德人競爭?」但年輕一輩卻喜歡「多選擇」,亦容易適應新制度,不喜歡以前的「家長制」。

西德政府為了減低「統一」的震盪,決定承擔大部分的落差,例如以一比一的價格兌換東西德的貨幣 –「馬克」,雖然以實際購買力來計算,西德馬克比東德馬克高好幾倍。西德政府亦保持東德工人的實質工資和福利不變;可以說,西德政府計劃「養起」當代的東德人。為此,西德人民要繳交高昂的稅率,並且在很多方面都要節衣縮食來達成這任務,許多人都口出怨言,但他們亦同時明白,「統一」的時機稍縱即逝,因此亦祇有咬緊牙關硬捱過去。

二十年經已過去,老一輩的東德人相繼退休,新一代的東德人已融入西方的經濟模式,因此現時「東西德」的分歧經已磨合;反之,「南北德」的隔膜仍然存在(見網誌271〈萊茵河的故事〉)。現在德國又遇到「歐盟離心」的問題,它是否願意再捱二十年來「統一」歐洲?

再看一個問題,1989年6月4日,中國北京以流血結束一場市民的抗議運動;1989年9月8日,柏林圍牆倒下,兩件歷史事件的時間如此接近,可以說是遭受同一個國際大氣候所影響。中國的「鄧小平」,與蘇聯的「戈巴卓夫」,在1980年代的「改革」大旗下,摧毀了二十世紀初風靡世界的「共產主義運動」。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五月 16th, 2012 8:43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