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問雅帆:「為甚麼學士畢業後還需修讀碩士?工作一段時間後再回大學修讀碩士可行嗎?」雅帆在網誌168〈勸學篇(一):英雄與時勢〉一文中,曾解釋「學習」與「學問」的分別,引述如下:

〝‥‥在初上中小學階段,「學習」的知識水平是「傳授資訊」,每個學生都是被動地從課本中接觸有限、相同的資訊,祇需通過不斷簡單背誦的「模仿練習」,便可以輕易掌握;相反地,當踏進大學門檻,「學問」的範圍焦點是「培育理性」,每個學生也是主動地從社會上接觸廣泛、不同的資訊,卻必須透過反覆獨立思考的「尋根問底」,才可以聚沙成塔。‥‥

‥‥大學生憑藉理性思維,對社會各種現象進行剖析;更進一步透過內化過程,分析和接受身處社羣所認定某些社會規範,包括:學習社會規範的內容;理解這些社會規範的目的;及最後接受這些社會規範成為自己的信念、態度和價值,建立個人的價值系統和人生觀。根據這些基本價值 (basic values),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並主導個人經歷和創建歷史。

簡而言之,中小學階段集中「傳授資訊」,大學階段聚焦「培育理性」和「內化價值」,大學教育是個人追尋知識和人生經歷的一項嚴肅挑戰、一道重要分水嶺!‥‥〞

雅帆認為,求學過程三部曲包括:「學習」(practice)、「學問」(inquiry) 和「學研」(research)。中小學生從事「學習」;大學本科生 (undergraduate;學士) 從事「學問」;大學研究生 (postgraduate;碩士、博士) 從事「學研」。

上文引述網誌168解釋,修業中小學涵蓋「學習」的特徵,也就是「學懂練習」的功夫,焦點是為個人提供基本知識,包括語文能力 (literacy) 和數學能力 (numeracy) 的訓練。中學畢業生面臨人生路上第一個分岔口,升學或就業?基於個人努力的「英雄」和命運安排的「時勢」(詳見網誌168),影響着這項重要抉擇。回望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大學學額有限,許多中學畢業生被摒諸大學門外,無奈祇有選擇就業,為了提昇個人競爭能力,初生之犢大多師承一門技術或手藝傍身。

話說當年除了打字員、速記員、謄寫員外,具備中學學歷還可投身統計員、調查員、簿記員、會計文員等,祇要不斷練習,熟能生巧,無須太多邏輯思考與理性思維功夫,也可應付日常的工作。雅帆亦敬重這些中學學歷的朋友,在當年的時勢下,克勤克儉,緊守工作崗位,最終成為今天的中產人士,有些更是中小企業的成功經營人。

然而,隨着現今社會的複雜化、現代化和全球化,對個人「學識要求」 (knowledge requirements) 不斷提昇,單憑中學學歷的知識已乏競爭能力,祇靠熟練技巧的工作亦缺生存空間,許多以中學程度入職的工種遭遇自然流失,學生們千方百計擠身大學門檻,畢業後還要不斷尋求自我增值,免受社會淘汰。這項世界大潮流,指出了中小學階段「學習」的不足,必須轉變以大學階段的「學問」和「學研」為最新求學目標。

不論是三年或四年的大學制度,本科課程一般包括課堂講授、課後研討和小組導修;每個科目要做兩、三個小功課和一次期考(或以一個長功課取代);最後一年除了科目修業外,還須完成一篇「研究項目報告」(research project report),類似研究生論文 (dissertation) 的雛型,規模則較小。

整體來說,大學本科除了主修學科的核心及選修課程 (core and elective modules) 外,還要求學生涉獵其他學系的基本課程,旨在提供通識教育,避免知識的偏頗。在修業各個課程中,學生可接觸許多概念理論和研究資料;同時透過個人或小組習作,學生對浩翰資訊必須提出質疑、分析和篩選,運用邏輯暢順 (logical fluency)、先後有序的文字鋪排,撰寫合理答案。在整個過程中,除了攫取知識外,學生還獲得不少技巧 (skills),包括:邏輯思考、理性思維、語文溝通、組織合作、領導才能、人際關係等;這些技巧,既屬協助大學進德修業的工具,亦是適合社會謀生處世的裝備。

修業大學本科涵蓋「學問」的特徵,也就是「學懂疑問」的功夫,焦點是「知識的查根問底」和「思考的培育理性」。一個成功的本科畢業生,收穫的是一紙文憑和一身技巧,尤其是理性思維的技巧;然而,究竟祇是手執一紙文憑,抑或兩者兼得?卻要認真考驗本科生抱持的修業態度和所付出的努力。面對現今社會的複雜化、現代化和全球化,一紙本科文憑配備進身職業的百合鑰匙;一身理性思維提供應付日常職業運作的最佳武器。簡而言之,大學本科教育為學生「增強競爭優勢」(increase in competitive advantage)。

青年人問得好,既已考取本科文憑,亦已學懂理性思維,也增強了個人競爭優勢,為何還要修業大學研究生的自討苦吃(廣東話所說的攞苦嚟辛)?誠然,大學本科生和大學研究生之間的差距,若與中小學生和大學本科生之間的差距相比,確實收窄許多。青年人必須明白的是,大學本科生邏輯思考和理性思維的培育,大部份情況都是在導師的提示和指引下完成,大小功課及導修討論如是,至於研究項目報告的撰寫,從項目命題、經收集資料、至分析結果,導師大多已提供報告內容的範圍和框架,其參與亦較多。

雖然大學研究生與本科生的課程相近,也離不開課堂講授、課後研討、小組導修、小功課和期考,最大分別不過是以論文代替研究項目報告。但是相對地,大學研究生的修業自由度較大,獨立思考的機會亦大增,論文的撰寫過程近符全部自主,導師祇在有需要時從傍提供意見,參與較少。最重要的是,大學研究生必須完全獨立構思論文的中心理念、論據重點、變數關係;再提出假設、落實概念、設定實驗,收集資料、驗證假設;最後分析結果、作出研究總結和前瞻。論文的完成過程一絲不苟,一份副本更要放置於大學圖書館,讓公衆人士參閱。大學研究生的論文,其嚴格程度及對獨立思考和理性思維的要求,又豈是大學本科生的研究項目報告可以同日而語?

修業大學研究院涵蓋「學研」的特徵,也就是「學懂研究」的功夫,焦點是「專業學術的鑽研,嶄新知識的探索,理性思維的運用,獨立思考的掌握」。同樣地,一紙研究院文憑也是配備進身職業的百合鑰匙;一身理性思維和獨立思考亦是提供應付日常職業運作的最佳武器。然而,卻又如何分別「學問」和「學研」?

大學本科生的焦點是理性思維的成功培育,他對社會各種現象進行剖析;更進一步透過內化過程,分析和接受身處社羣所認定某些社會規範,包括:學習社會規範的內容;理解這些社會規範的目的;及最後接受這些社會規範成為自己的信念、態度和價值,建立個人的價值系統和人生觀。他根據這些基本價值 (basic values),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從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現實世界的事物。

大學研究生的焦點是理性思維的廣泛應用,他堅持根據一些基本價值所形成一種審察事物的認知觀點,適當地運用其認知觀點和獨立思考,繼續批判性地檢視、質疑與反思在現實世界中日常遭遇的事物,提供符合邏輯和理性的解決方法,並憑此主導個人經歷和創建歷史。再者,基於實踐的經驗,他會反覆檢視其基本價值和認知觀點的可行性,如有需要時作出修正。

大學研究生的論文撰寫經驗,就是提出個人言論、反覆檢視基本價值和認知觀點的磨鍊。司馬遷在《報任少卿書》表明編纂《史記》的心跡時說:「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套諸現今求學之道,「憑理性思維、創獨立思考、成一家言論」,或許就是成功大學研究生的最佳註腳。

綜合而言,雅帆認為,大學本科培育理性思維的基礎訓練,大學研究院實踐理性思維的廣泛應用;大學本科與大學研究院的差別確實不大,除了增多另一紙文憑外,能否「成一家言論」,或許就是兩者其中一項重要的分野。

雅帆試舉一例,假設在一個工作環境,有五名銷售員,其上層現有一名業務經理的空缺,如何從內部甄選晉升?再假設該五名銷售員當中,有乙、丙兩人的工作表現較其他人優勝,是最後兩名競爭人選,在兩人的其他因素相同,祇餘下考慮兩人的工作表現和學歷這兩項决定性因素,兼且這兩項决定性因素擁有同樣比重,則如何取捨可以出現的以下幾種情況:

(1) 乙君的工作表現較丙君出色,兼且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丙君祇有學士學位 — 選擇晉升乙君;

(2) 乙君的工作表現較丙君出色,但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乙君祇有學士學位 — 未能作出選擇;

(3) 丙君的工作表現較乙君出色,兼且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乙君祇有學士學位 — 選擇晉升丙君;

(4) 丙君的工作表現較乙君出色,但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丙君祇有學士學位 — 未能作出選擇;

(5) 乙、丙兩人的工作表現同樣出色,但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丙君祇有學士學位 — 選擇晉升乙君;

(6) 乙、丙兩人的工作表現同樣出色,但丙君擁有較高學歷的碩士學位,而乙君祇有學士學位 — 選擇晉升丙君;

(7) 乙、丙兩人擁有相同學歷的碩士學位,但乙君的工作表現較丙君出色 — 選擇晉升乙君;

(8) 乙、丙兩人擁有相同學歷的碩士學位,但丙君的工作表現較乙君出色 — 選擇晉升丙君;

(9) 乙、丙兩人擁有相同學歷的碩士學位,兼且兩人的工作表現同樣出色 — 未能作出選擇。

從上述的分析,可見當一名大學研究生的工作表現較其他人出色的時候,他的碩士資歷為他如虎添翼;當一名大學研究生的工作表現與其他人同樣出色的時候,他的碩士資歷為他突圍而出;當一名大學研究生的工作表現較其他人遜色的時候,他的碩士資歷或許為他保存潛質、再接再礪,免遭即時淘汰。誠然,以上所指的是一般情況,間中亦難免發生例外。

回想當年,中學畢業已是就業保證;及後其地位卻被大學畢業所取代。同樣地,當在社會上大學本科的學士資歷比比皆是,則大學研究院的碩士資歷便產生關鍵作用,因為除了學識較豐外,理性思維與獨立思考的進一步嚴格磨鍊,也使人們對大學研究生另眼相看。簡而言之,當其他人單手把持一件兵器 — 學士資歷,青年人雙手掌握兩件兵器 — 學士與碩士資歷,則兩者的優劣形勢,立竿見影。

誠然,世界上沒有省油的燈,青年人必須付出努力,完成研究生課程,才可有望更增強競爭優勢。再者,某些學科,例如工程,必須獲得碩士畢業,加上所需工作年資,才符合資格報考為註册專業人士。假若祇是修讀該等學科學士畢業,就此止步,放棄成為註册專業人士,則為山九仞,功虧一簣,未免可惜。

然而,青年人何時修業研究生課程最為適當?可否工作一段時間後再重回大學?雅帆記起一名家長曾說,青年人工作一段時間後再重回大學,必須是對讀書存有莫大興趣,能夠克服人類的墮性,否則的話,重拾書本的機會幾近符零。再者,青年人如何可預測甚麼時候會被上司考慮升級?可否請上司將高級職位凍結,留待其大學研究生修業期滿,才考慮晉升?祇有青年人預先裝備妥當,靜候機會出現,那有機會等待青年人充分裝備後才出現的道理?這就是英雄可待時勢,時勢卻不待英雄;等待英雄的,可還是時勢?

無論如何,求學不能勉強,還必須考慮個人的能力、興趣、態度‥‥等,學士既是如此;碩士亦復如是。本篇所述,叨嘮不休,全部都是老生常談,不過,卻是接二連三,已成功遊說幾名青年人繼續並完成研究生課程,當然也曾遭遇失敗的例子。既然尚存一點遊說奏效機會,雅帆亦何妨寫下一些經驗和看法,供有志向學的青年人多一份參考。

雅帆但願多幾個中華兒女能夠成為知識人,中國的平均民智可以提昇,則中國的前途便有希望。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四月 23rd, 2012 5:47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I just finished reading your article and wanted to tell you how much I enjoyed it. The distinctions between education in the various levels, viz primiary/secondary, bachelor and post-graduate are clearly demarcated. I will show this article to my son and am sure he will benefit a lot from reading it.

七月 20th, 2012 at 3:06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