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九月

何謂「小康」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海遠不知道《禮記》〈禮運大同篇〉是誰人所寫?何時所寫?但這是一篇重要的古代政治宣言,也可以說是「儒家」的真正理念。

這篇文章開宗明義推崇遠古時代帝堯帝舜的「禪讓政治」,認為這時代是「天下為公」的大同境界。

然而,自大禹把帝位傳給兒子「啓」之後,繼而子又傳子,就開始了「家天下」的制度;也就是說,大禹家族把天下「私有化」了。所謂上行下傚,在上位者既擁私心,則在下位者亦必懷己慾;人人為己,勢所難免,就失去「天下為公」的大同大道。自此之後,所有帝皇都祇着眼「家天下」;大同隱沒,大道沉淪,即使是最好的君主,亦祇能做到「小康之治」。

《禮記》〈禮運大同篇〉可說是中國(或全世界)最早的一篇「無政府主義宣言」,是對「君皇統治」的最大反諷。此篇文章認為,一切「法律道德、典章制度」等,都是在「人有私心」底下的產物;在大同世界裏,這些規範都沒有需要。

「三代之英」的大同社會,是否真有其事?這點不必深究。人人都沒有私心?這是違反常理、基本上近乎不可能發生的事。「三代之英」的傳說,可以說祇是後人對「理想」的投射。這段歷史描述是虛擬的,甚至是虛假的,我們不要用「追尋歷史真相」的心態去看這篇文章;因為這文章是一篇「政治宣言」,主題是批判「家天下」的思想。作者的論點是在「家天下」的框架內,最好的統治者都祇能達到「小康」,其他的帝皇,祇能把天下搞成「爛場」;作者是用一個美麗的「大同理想」,襯托出一個醜惡的「小康建制」。

海遠嘗試把「大同」與「小康」兩境界作一比較:

大同 – 小康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 – 大道既隱,天下為家;
選賢與能 – 大人世及以為禮;
講信修睦 – 禮義以為紀;
謀閉不興 – 謀用是作;
外户不閉 – 城郭溝池以為固;
盜竊亂賊而不作 – 兵由此起;
三代之英 – 六君子。

且看文章如何描述「小康」:

「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里,以賢勇知,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六君子)由此(謀、兵)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勢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整篇文章中,最有趣的是這幾句:「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都是中國歷史教科書上的賢君,但海遠從這幾句的上文下理,卻可解釋為:「六君子」都是用「兵、謀」奪取天下,而且把天下據為一家一姓所擁有,他們都是竊國的大賊。歷史書上的治水英雄大禹,是「六君子」之首,他是第一個把帝位傳給兒子,子又傳子,把天下「私有化」,遺害中國幾千年。而「六君子」已是賊中較有道理者,其他的帝皇,則是更殘暴的大賊。「六君子」所講求的「禮義 — 以正君臣 …… 以功為己」,都是為了維持家天下的制度 ……。

海遠認為,〈禮運大同〉是一篇「反建制、反皇權、反家天下」的論文。但幾千年來,中國人都是生活在皇權底下,這些「反動」的觀點,祇能用隱誨曖昧的文字表達出來;而且為了突顯現實「建制」的荒謬,也祇好塑造出一段完美無瑕的「三代之英,大同境界」的神話歷史。就像陶淵明的「世外桃源」故事一樣,幾千年來,「大同境界」成為中國人文精神的支柱。

作為「現代中國人」,我們不必再憑一篇古文去尋找「反建制」的論點;我們大可借鑒西方的歷史,例如法國的「啓蒙思想」;英國的「君主立憲」;美國的「獨立運動」;蘇俄的「馬列主義」等,以取得形形式式的「理論根據」。畢竟,「堯舜炎黄」等人物的歷史依據非常脆弱;據說炎帝和黃帝之間,還打過一場大戰。

無論如何,〈禮運大同〉作為一篇流傳了幾千年的「反建制」文章,卻可顯示中國古代人物的思想是何等「先進」。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九月 28th, 2007 4:07 下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