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三月

日本浮世繪(二)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浮世繪」的英文直譯為「Painting of a Floating World」,Floating 一字,最能表達這門藝術的本意,海遠聯想到唐代詩人李白《春夜宴從弟桃花園序》的一段文字如下: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

浮世繪的初期,其實是帶有「玩世不恭」的態度,海遠再從《維基百科網頁》(Wikipedia) 引述一段文字:

【引述開始】

〝 浮世繪是日本的一種繪畫藝術形式,起源於17世紀,主要描繪人們日常生活、風景、和戲劇。浮世繪常被認為專指彩色印刷的木版畫(日語稱為錦繪),但事實上也有手繪的作品。‥‥

‥‥ 17世紀後半,後世尊為「浮世繪之祖」的「菱川師宣」繪製了許多人氣繪本及浮世草子,其中《見返り美人図》(回眸美人圖之意)為其代表作。

在井原西鶴所撰的《好色一代男》(1682年刊行)中,有一段關於浮世繪繪在有12根扇骨的摺扇上的描述,是目前(2005年)已知的資料中最早出現浮世繪一詞的文獻。‥‥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鳥居派與歌舞伎業緊密合作,為歌舞伎設計、繪製看板,直至今日,現代歌舞伎的看板仍保有當時流傳下來的風格。

‥‥由於多色印刷法需反覆上色,因此開發出印刷時如何標記「見当(記號之意)」的技巧和方法,並且開始採用能夠承受多次印刷的高品質紙張,例如以楮為原料的越前奉書紙、伊予柾紙、西野內紙等。另外在產能及成本的考量下,原畫師(版下繪師)、雕版師(彫師)、刷版師(刷師,或寫做摺師)的專業分工體制也在此時期確立。‥‥

‥‥但是由於西學東漸,照相技術傳入,浮世繪受到嚴苛的挑戰。雖然很多畫師以更精細的筆法繪製浮世繪,但大勢所趨,終究無法力抗歷史的潮流。〞

【引述完畢】

海遠覺得,浮世繪近乎一種「商品」多於一門「藝術」,與其他地區的「藝術繪畫」不同,浮世繪有自己的特色和功用:

(一) 一幅彩色印刷的木版畫,可能是由幾個專業技師分工合作而成,難度相當高。這種精雕細刻的工序,與傳統的「個人主義藝術」有很大分別。

(二) 「木版畫」可以「量產」(mass production),出品是以賺錢為目的,採取「市場導向;取悅讀者」策略,並不存在「藝術傳世;孤芳自賞」的心態,因此題材可以很通俗,功能可以很廣泛,例如作宣傳廣告(看板)、圖畫故事(漫畫)等。

(三) 由於以賺錢為目的,秉承「市場導向;取悅讀者」,因此浮世繪不帶「說教」味度,反之更帶出「玩世不恭」的心態;而正是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最令西洋畫師擊節稱賞。

這種「玩世不恭」的態度,源自「德川幕府時代」的社會風氣。話說德川統一天下之前,日本經歷了幾百年的「戰國時期」,戰爭使武士成為一種「貴族階級」。但「德川家康」(Tokugawa Ieyasu) 統一天下之後,為了鞏固「家天下」,迫令武士「偃武修文」,禁止打鬥,改以詩酒自娛。武士階層雖仍保有貴族門第的身份,但薪俸卻相對微薄,心理有點不平衡,趨向於尋歡作樂,見網誌59〈評論「武士道」〉。

德川家康統一天下後,在他的軍事根據地 —「江戶」(Edo) — 建立「幕府」,自封為「征夷大將軍」,成為日本的最高領導人(天皇祇有虛名卻無實權)。故此,德川家又稱為「將軍」(Shogun);「江戶」成了日本的最高權力中心,故又稱為「東京」(Tokyo),遙控天皇居住的「京都」(Kyoto;西京)。

為了加強對各地「大名」(藩主)的控制,德川家逼令各地大名都要在江戶置業,並留下部份家人作人質;同時,又命令各地大名都要定期到江戶參拜覲見。「大名」的時間和金錢都花費在旅途上,無力作反,卻造就「江戶–東京」成為一個超級繁華大都市。各地的商人都蜂湧到江戶做生意,本來位處日本社會地位最低的商人階層,很多都能積聚一點錢財,見網誌62〈関東関西〉。

隨著人口和財富的急劇增加,江戶城周邊出現了很多「風月場所」,德川幕府把這些風月場所劃定在「城下町」(城外平民區)的指定區域,著名的有「新宿歌舞伎町」;以及「上野、淺草」附近的「吉原」(Yoshihara)。長期以來,「吉原遊廓」(即吉原紅燈區)是獨領風騷的「風月場所」,最盛時聚居數千名「吉原遊女」。初期的浮世繪,主要是描繪這些「風月場所」(見附圖一),「歌川国貞」(Utagawa Kunisada;1786–1864) 繪《星の霜 当世風俗 行灯》是描寫遊女生活的絕佳作品之一(見附圖二)。海遠從《維基百科網頁》引述一些有關「吉原遊廓」的介紹如下:

【引述開始】

〝吉原遊廓(よしわらゆうかく)是江戶幕府公認的遊廓,起先在日本橋附近(現日本橋人形町)。明曆大火之後,搬到淺草寺後面的日本堤,前者稱爲元吉原,後者稱爲新吉原。‥‥

‥‥幕府起初提供的土地在現在東京站南側當時海岸附近的葦屋町,是蘆葦(葦、吉日語發音都是YOSHI)茂盛的平地(平地日語是原HARA),本來屬於江戶偏僻的地方,這就是「吉原」名字的由來。可是江戶不斷擴大,大名的「江戶屋敷」也逐漸造到吉原附近。明曆2年(1656年)10月幕府命令吉原遷到淺草寺後面的日本堤、本所一帶。‥‥

‥‥戰後,日本國憲法規定了男女同權,吉原遊廓作爲男尊女卑差別主義的象徵而受到批判。昭和31年(1956年)5月21日通過了《賣春防止法》,昭和32年(1957年)4月1日正式執行,吉原遊廓落下了歷史的帷幕。‥‥

江戶時代以前到《賣春防止法》施行爲止,除了江戶,大阪、京都、長崎也有大規模的遊廓,地方城市的小遊廓更是數不勝數。其中吉原遊廓是規模最大的,佔地面積達2萬坪,最盛期有數千名遊女,也是江戶最繁華的地方,吉原、芝居町的猿若町、日本橋並稱爲江戶一擲千金的地方。

江戶時代的吉原遊廓是男人們最大的社交場所,吉原遊廓也有競爭對手。元吉原的時候,有稱爲湯女的妓女在冒充為澡堂的地方提供性服務。江戶是富士山的火山灰堆積起來的土地,江戶的早期城市開發很多是很髒很累的工作,澡堂因此興盛,其中不少是有提供性服務的也被稱爲丹前風呂。

明治時期以後吉原遊廓規模縮小,到昭和32年(1957年)4月1日的《賣春防止法》施行爲止,吉原一直營業了340年。‥‥

‥‥遊女分為很多等級,才貌兼備受到男人歡迎的遊女有很高的等級。遊女中的最高等級稱爲「太夫、花魁」,江戶時代要想和高級別見世(遊女屋、妓院)的遊女玩必須通過待合茶屋(吉原稱爲「引手茶屋」),在這裏設宴招待遊女,然後由茶屋裏的茶博士引薦。茶屋要席料,料理屋要料理代,見世要揚代(見遊女的錢)。在吉原遊廓有如果和一名遊女混熟就不能和其他遊女有來往的不成文規定,如果去其他遊女那裏,相熟的遊女會去對方遊女那裏投訴,對方遊女有可能讓自己的振袖新造們懲罰負心男,據説有負心男的髮髻被剃掉。女人在這個過程中最大限度的榨取男人的錢財是遊廓全體的工作。‥‥

‥‥吉原遊廓還是新潮文化的發源地。女性的髮式、服裝,吉原遊廓都是當時社會的流行源頭。同時這裏也和歌舞伎相互作用,對歌舞伎的音曲、舞踴、和其他曲藝產生影響。這是因爲男女間的情事交織的悲歡離合比較容易吸引人的視聽。無論是有趣的,還是悲傷的,通過戲劇和淨瑠璃被世人傳唱。 〞

【引述完畢】

在網誌262〈日本浮世繪(一)〉中說到,海遠曾參觀日本松本市的「日本浮世繪博物館」。從館內的介紹中,海遠獲得一個印象,就是早期的「浮世繪」與江戶時代的「風月文化」有很大關係。這關係可印証在本文開始時曾引述《維基百科網頁》有關「浮世繪」的一段介紹如下:

【引述開始】

〝 後世尊為「浮世繪之祖」的菱川師宣繪製了許多人氣繪本及浮世草子,其中《見返り美人図》(回眸美人圖之意)為其代表作。

在井原西鶴所撰的《好色一代男》(1682年刊行)中,有一段關於浮世繪繪在有12根扇骨的摺扇上的描述,是目前(2005年)已知的資料中最早出現浮世繪一詞的文獻。〞

【引述完畢】

根據上段所述,讀者應可意會到「色」與「浮世」的關連。誠然,許多著名浮世繪的主題,都和「女色」有關,既有含蓄端莊的「美女圖」;亦有誇張露骨的「春宮畫」,例如:前者有「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1753–1806)繪《寛政三美人》(見附圖三);後者有「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1760–1849)的代表春畫《蛸と海女の図》(採珠女與章魚;見附圖四)。因此,「浮世」可以有以下幾個解釋:

(1) 「吉原」是建立於沼澤地帶之上的木棚建築,因此是「浮世」(floating world) 。

(2) 「吉原」是建立在一個用大量金錢換回來短暫歡娛的浮華世界,因此是「浮世」。

(3) 就「吉原遊女」而言,年輕貌美時可以呼風喚雨:「五陵少年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白居易《琵琶行》)。但好景不常:「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曹雪芹《葬花吟》)。遊女生涯原是夢,因此是「浮世」。

(4) 「武士」和「商人」在日常社會分別是「高貴」和「下賤」的階層,平時沒有接觸交流。但在風月場所中卻受到平等的待遇,因為風月場所祇問金錢,不問門第;而「武士」和「商人」在此都不用真實姓名而改用「筆名」相認,相對於場外現實社會的嚴苛規範、個性拘緊,場內則是一個極其寬容、感官享樂的「浮世」。

浮世繪作為一種彩色印刷的木版畫,最大特色是可以「量產」,適合作為「宣傳單張」(publicity leaflet) 之用,對娛樂場所的推銷有很大幫助。因此浮世繪有市場的功用,而並非著眼於藝術。但「宣傳單張」也有另一特色:「過期即棄」;因此許多過期的浮世繪被用作貨品的包裝紙運到外地。如此這般,因緣際會,有些浮世繪落在歐洲的畫家手中。

這時代,歐洲的畫壇正在嘗試風格的大轉變,由古典題材嚴肅的「宗教畫」,轉移為較具個人風格的「現代畫」,例如「印象派、抽象派、野獸派」等。日本「浮世繪」的「離經叛道」題材手法,正好給予這些新派歐洲畫家一些重大的啟發,例如梵谷 (Van Gogh) 所繪的《唐基老爹》(1887年) 畫中就有許多浮世繪畫作(見附圖五)。日本「明治維新」以後,大量引入西學,才突然發覺自己的「市井作品」,竟然是歐洲大師的學習對象。可惜浮世繪雖然是「量產作品」,但大部份都成為「包裝紙」處理,能夠保存的,都成為展覽館內的珍品。

走筆至此,海遠聯想到香港政府投下巨資建立「西九龍文化藝術區」。然而,浮世繪的故事告訴我們,「文化藝術」自有其生命力與歷史因由,未必能用金錢刻意栽培。投入大量金錢,祇引出一個疑似「利益輸送」的「西九門」疑案;「西九」最終祇會淪為一個「地產項目」,就像「數碼港」一樣,這是香港的宿命。

海遠再從《維基百科網頁》引述浮世繪對西方的影響如下:

【引述開始】

〝19世紀中期開始,歐洲由日本進口茶葉,因日本茶葉的包裝紙印有浮世繪版畫圖案,其風格也開始影響了當時的印象派畫家。

1865年法國畫家布拉克蒙(Felix Bracquemond)將陶器外包裝上繪的《北齋漫畫》介紹給印象派的友人,引起了許多迴響。

梵谷可能是著名畫家中受浮世繪影響最深的人。1885年梵谷到安特衛普時開始接觸浮世繪,1886年到巴黎時與印象派畫家有往來,其中馬奈、羅特列克也都對浮世繪情有獨鍾,例如馬奈的名作《吹笛少年》即運用了浮世繪的技法。同樣地,梵谷也臨摹過多幅浮世繪,並將浮世繪的元素融入他之後的作品中,例如名作《星夜》中的渦卷圖案即被認為參考了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

無獨有偶,在音樂方面,古典音樂的印象派作曲家克勞德•德彪西亦受到《神奈川沖浪裏》的啟發,創作了交響詩《海》(La Mer)。

浮世繪的藝術風格讓當時的歐洲社會颳起了和風熱潮 (日本主義),浮世繪的風格對19世紀末興起的新藝術運動 (Art Nouveau) 也多有啟迪。〞

【引述完畢】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輯錄自《維基百科 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Wikipedia);本文圖片取材自《維基百科 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及拍攝自大英博物館日本展館的浮世繪展品;謹此鳴謝。

附圖一:吉原的遊女(明治時代)

附圖二:歌川国貞繪《星の霜 当世風俗 行灯》,1810年代作品,描繪一名遊女夜深起牀清理油燈污漬,漆盆上放着兩隻清酒酒杯,一件男裝和服搭在屏風上,屏風後明顯有一名客人正等候遊女服侍。本圖拍攝自大英博物館日本展館的浮世繪展品

附圖三:喜多川歌麿繪《寛政三美人》

附圖四:葛飾北齋的代表春畫《蛸と海女の図》(採珠女與章魚)

附圖五:梵谷 (Van Gogh) 所繪的《唐基老爹》(1887年)中有許多浮世繪畫作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19th, 2012 7:38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oliver
 1 

好文章分享

三月 12th, 2014 at 4:48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