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九月

漢朝與儒家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在春秋戰國年代,儒家 (Confucian; 儒學 — Confucianism) 祇是「諸子百家」衆多學說之一,並沒有特別的地位。然而,到了漢武帝,卻突然推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政策。此後的二千年,儒家成了中國封建社會的正統思想,歷代皇朝雖有興替,但儒家地位未受動摇;除了元朝的短暫統治卻是唯一例外,當時蒙古人把漢人分為十等,包括「九儒、十丐」,儒者僅較乞丐高一等級。

孔子 (Confucius) 成了「至聖先師」,就連皇帝也不敢和他比拼。然而,孔子在生時並沒有受到重用,他是春秋時代的魯國人,祇曾出任魯國的小官。他也曾週遊列國,推銷他的理想,但卻幾乎餓死途中。晚年他回到魯國,尊心教學,有「弟子三千」,開普及教育之先河。他的學生衆多,但不見得受到重用,雖亦有「孟子見梁惠王」,卻未曾說服過任何王候;「儒家」何以承傳?實在難明。

無論如何,漢武帝時,採用董仲舒的建議「獨尊儒術」,儒家自此在中國獨大了二千年。漢武為何選擇儒家?海遠推想,這是因為漢武利用儒家那套「君臣父子」的倫理思想,並重視「君臣」之道,有利君權統治。但何以孔子在春秋時代不獲重用?這是因為孔子所說的「君」,是指當時的周王室,而各諸侯都想稱霸,又那肯稱臣?春秋戰國時代,最終被採用「法家」的秦國所統一而作結。

法家的統治術其實最有效,但秦國短祚,法家被指為暴政的幫兇;因此秦以後再沒有君皇膽敢名正言順的採用法家。劉邦建立漢朝,用的是靈活善變的無賴手段,心胸中並沒有甚麽「策畧主義」。繼承他的「文、景」二帝,在大亂之後,亦採用「與民休息」的無為而治,兼且用了多年時間,才能徹底清除地方勢力。漢武登位時,國庫已足,權力集中,此時正名「君臣」之論,更收實效。按照儒家理念,「君臣父子」的從屬關係都是「天意」,不得違背,亦不須問「為甚麽」。權力的極高度集中,亦使中國的宮庭鬥爭極趨向殘酷,失敗一方要承受「大逆不道」的超極刑罰。漢武之後的二千年,中國人都是生活在這些極權觀點底下。

一個全面的儒者,是要講求「仁、義、禮、智、信」。然而,君皇的權術都是「仁、棄義、反智、背信」,唯獨單論「君臣之禮」。法家的治術,是祇求實效,不講仁義,更合君皇之道。歷史學家早已指出,中國君皇的治術,是「明儒實法」、「儒表法裏」。漢武帝本身是一個殘暴的君主,殺害大臣無數,他是第一個把儒家擺上神枱,亦是第一個在枱底下把儒家閹割了。

然而,儒家能在中國歷史上獨大,亦確實因為得到皇權的祝福;皇權既倒,儒家亦要承擔其歷史過失。「五四運動」時,儒家便被駡為「吃人的禮教」,這是歷史的無耐。畢竟,由「絕對皇權」而延伸出來的「父權」、「夫權」等儒家倫常觀,同樣要接受「現代」及「西方」世界中「人皆平等」的思維所批判。

在下一篇網誌,海遠要說一個「儒臣」與「君皇」對抗的悲慘故事。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九月 14th, 2007 5:31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