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帆認為,旅遊倫敦,戶外景點以「泰晤士河南岸漫步」(River Thames south bank walk) 位列第一;室內參觀則算「大英博物館文物欣賞」(British Museum artefacts appreciation) 獨佔首選。雅帆喜愛大英博物館,除了多次到訪參觀仍樂此不疲外,亦經常向旅遊倫敦的朋友大力推薦,供諸同好。

當雅帆每次踏足大英博物館,都會看見許多旅行團成員或自由行散客的中華兒女正在館內參觀,可證該館確實是中國旅客必到的主要景點。然而,在兩個月前的聖誕假期,當雅帆再到該館欣賞時,卻聽聞來自香港兩名二十多歲的青年男旅客,以廣東話交談,互相表明對歷史文化毫無興趣,對館中文物展品提不起勁,抱怨自己為甚麽要到該館?這段對白,可謂代表了不少來自兩岸四地之中華旅客的真實情況,他們祇不過慕名而來,人到我到,旅遊倫敦,缺乏吃喝玩樂,來來去去都是古老博物館,但覺沉悶不堪,完全談不上欣賞和享受博物館文化!

上述情況觸發雅帆思考,究竟大英博物館可有甚麼優點,值得旅客到訪?旅客怎樣安排參觀,才可盡享這些優點?首先談談大英博物館的優點,就是建構其博物館文化的「國際視野;博大精深」。

大英博物館創建於1753年,至今已有二百五十九年的歷史,是世界上首家國立公共博物館,與「法國巴黎羅浮宮」(Musee du Louvre, Paris, France;1793)、「俄羅斯聖彼得堡埃米塔什博物館」(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Russia;1863) 和「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1880),合稱世界四大博物館。再者,該館每年的訪客人數,在藝術博物館中,緊隨世界首席的羅浮宮而佔領第二位,可證其受國際旅客的歡迎程度。

話說大英博物館的始創人「漢斯.斯隆爵士」(Sir Hans Sloane;1660–1753) 是一名愛爾蘭内科醫生、博物學家和收藏家(當時愛爾蘭仍受英國統治),曾出任牙買加總督的私人醫生,開始發展收集古物的興趣,於1687年回到倫敦。他一生共收藏7萬1千多件物品,希望自己去世後它們還可完好地繼續保存。他為了國家利益,將全部收藏送贈給國王喬治二世,祇換取給其繼承人2萬英鎊。國家接受了他的餽贈,於1753年6月7日,國會通過《大英博物館法案1753》(British Museum Act 1753),批准成立「大英博物館信託委員會」(the Board of British Museum Trustees;以下簡稱信託委員會;現有25名委員) 和建立大英博物館,負責管理該批文物。

信託委員會隨即以1萬英鎊購買座落於倫敦「布魯斯貝利羅素廣場區」(Russell Square , Bloomsbury) 的一座十七世紀建築物 —「蒙塔古大樓」(Montague Building),經大規模裝修改建後,大英博物館於1759年1月15日正式對公衆開放。其後,通過英國人在各地的各種活動,繼續攫取了大批珍貴藏品。早期的大英博物館,傾向收集自然歷史標本,但也有大量文物、書籍,因此吸引了大批訪客。

及至十九世紀初,由於藏品不斷增加,蒙塔古大樓已經不敷使用;1824年,博物館決定在蒙塔古大樓北面建造一座新館,並於1840年代完成。新館建成後,不久又在院內興建對公眾開放的「圓形閱覽室」(Round Reading Room)。其後,再陸續經歷一連串拆卸、更新和改建,當年的蒙塔古大樓已盪然無存。

現今的大英博物館,卻是座落原址的一座十九世紀建築,於1823年由「羅伯特.斯默克爵士」(Sir Robert Smirke;1780–1867) 設計,採用「希臘文藝復興風格」(Greek Revival style),包括東、南、西、北館的一座「四翼大樓」(quadrangle building;見附圖一),1852年建築完成,其南面前門鐵欄仍標緻着當年舊大樓外牆的土地邊界。

從羅素廣場區「大羅素街」(Great Russell Street) 進入鐵閘,再走過寬敞的露天「前庭」(forecourt),便可抵達位處南館的博物館正門入口(見附圖二)。正門前排矗立8支「愛奥尼柱式」(Ionic Order;希臘古典建築的三種柱式之一)圓型石柱,每支高14米,纖細秀美,柱身有24條凹槽,柱頂有一對向下的「渦卷裝飾」(volute)。後排兩旁平衡建置共有14支同類型圓柱;而左右接連的兩座建築物,圍繞其外牆曲尺形再排列各有11支同類型圓柱,前門總計共有44支圓柱,形成一道宏偉的「柱廊」(colonnade),別具希臘建築特色。

正門8支圓柱上端,覆蓋一個「三角楣飾」(pediment),上面雕刻一幅巨大浮雕,於1852年由英國著名雕塑家「理查.韋斯特馬科特」(Sir Richard Westmacott;1775–1856) 創作,名為「文明的進展」(Progress of Civilisation;見附圖三),展示15個寓言人物 (allegorical figures),涵蓋從原始人 (primitive man) 到代表藝術、科學和自然歷史的人物和動物,包括:立身中央位置拿着手扙、地球儀和渾天儀的天文學者;身穿古典希臘長袍手持武器、工具或樂器的其他人物;及旁邊位置的鱷魚、熊、豹等動物,旨在闡明大英博物館之豐富藏品,蘊涵歷代人類文明的進展里程。

綜合來說,組成正門外貌的「柱廊」與「浮雕」,莊重高雅,氣象萬千,充滿古典希臘文藝復興外觀特色,本身已是一件堪值欣賞的偉大文明藝術品,更能襯托整個博物館建築的雄偉氣魄和藝術氣氛,蔚為壯觀。

1880年,由於空間的限制,大英博物館將自然歷史標本與考古文物分開,大英博物館繼續專門收集考古文物;自然歷史類收藏品則被轉移到位處「南肯辛頓區」(South Kensington) 新建的「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esum)。1900年,博物館再次重新劃分,將書籍、手稿等內容分離組成新的「大英圖書館」(British Library)。

踏入二十一世紀新千禧紀元,在原來圖書館的位置,亦即大英博物館中心,興建了一座「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大中庭」(Queen Elizabeth II Great Court;簡稱大中庭),佔地二英畝,於2000年12月建成開放,目前是歐洲最大的有蓋廣場。廣場中央為重建後的閱覽室,現在用作經常舉辦大型專題展覽的場地,包括2007年舉辦為期207天超過八十五萬人次參觀的英國首次秦俑展覽(見網誌58〈秦俑外交〉),哄動一時。

「大中庭」由英國現代著名建築師「霍朗明」(Norman Foster) 設計,廣場頂蓋採用3312塊三角形玻璃片和5200條鋼枝銲接的框架組合建成。當訪客在一個晴空燦爛的日子,佇立於大中庭廣場仰望,既可隔着玻璃片觀看上空雲霞縹緲的浮動美態;亦可直接欣賞陽光穿透玻璃片映照到牆上頂蓋框架的靜默倒影,構成一幅天然美麗圖畫,令人胸襟擴闊,目眩神馳(見附圖四至五)。

戶外的古典希臘理念建築;室內的現代藝術構思建設,各擅勝場,互相輝映。前者愛好保育古舊之餘,後者不忘主催突破創新,這就是英國人堅持「連繫古今、新舊合璧」的固有傳統,直接影響着英國人的生活和文化。當訪客從博物館的「前庭」跨進「大中庭」,彷彿經歷了一道人類文明的時光穿梭,預先感受了一次人類文明的睿智洗練,都是刻意為接踵而來的世界文物欣賞之旅做足熱身,怎能不傾心領悟主管單位的巧妙安排?

大英博物館的內外建築,已是一件藝術精品,若要深切認識其內涵,豈能缺少豐富資料搜集和正確心態應對的準備工夫?透過培育國際視野的三項技術 —「接觸、剖析、內化」(contact;analysis;internalisation;詳見網誌166〈國際視野三部曲〉),或許可以協助訪客享受一次滿意和喜悅的博物館文化之旅!

建築之外,大英博物館的珍藏還有甚麼可觀之處?滲透着怎樣的國際視野?本文暫且擱下,留待續篇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大英博物館網頁》;及《The Museum:Behind the Scenes at the British Museum》一書,Rupert Smith著,BBC Books出版;謹此鳴謝。

附圖一:俯瞰大英博物館「四翼大樓」全景,拍攝自《The Museum:Behind the Scenes at the British Museum》一書封面內頁照片

附圖二:大英博物館正門前庭及入口古典希臘建築

附圖三:大英博物館正門柱頂古典希臘三角楣飾浮雕「文明的進展」,包括15個寓言人物

附圖四:隔着大中庭頂蓋三角形玻璃片的雲霞縹緲

附圖五:陽光穿透大中庭頂蓋玻璃片映照到牆上三角形框架的倒影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二月 27th, 2012 12:33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