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八月

秦漢故事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我們自稱「漢人」、「漢族」,這是因為中國歷史上漢朝 (Han Dynasty) 强大的原故。然而,高祖劉邦又何以改國號為「漢」(Han)?這可要述說一些秦末的故事。

秦始皇消滅六國,統一天下,結束了中國自古以來「部族、功臣」分地共治的管理手法,改為絕對集權中央的郡縣制度。始皇用暴烈的手段改變千年的傳統,人心並未歸服;始皇一死,天下即大亂。自陳勝、吳廣「揭竿而起」開始,各地都有豪傑造反;其中楚國貴族的後人「項羽」和平民出身的「劉邦」,發展力量較大。

項羽勇武,率楚軍與秦軍多次決戰,都能以少勝多,「破釜沉舟」成為經典故事。劉邦率領的軍隊,卻趁秦楚大戰時,繞路攻入關中,破秦都咸陽,並與秦民「約法三章」,除秦苛政。項羽隨後入咸陽,殺戮秦宗室,焚燒「阿房宮」。劉邦勢弱,率兵退入漢中,避開項羽;項羽亦不再窮追,順勢封劉邦為「漢中王」,簡稱「漢王」。

「漢中」與「關中」相隔不遠,都在今天的「陝西省」南部;但兩地卻為一段險峻山脈 —「秦嶺」— 所分隔。秦嶺是青藏高原向東延伸部份,亦是「黄河」與「長江」兩大水系的分水嶺。秦嶺以北,「渭水」流過「關中」而入黄河;秦嶺以南,「漢水」流過「漢中」而入長江。秦嶺能夠成為兩大水系的分水嶺,其高和險可以想像。「三國演義」的著名故事中,有「諸葛亮六出祁山」,其戰場就是孔明幾次翻越秦嶺,由「漢中」北攻「關中」的故事。唐李白詩:「蜀道難,難於上青天」;與及韓愈詩:「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都說盡了秦嶺的險峻。

「關中」和「巴蜀」雖被秦嶺分隔,但兩地都是物產富饒,人民有往來通商的需要;古代的工程師便在秦嶺崖壁上,用木塊木條架構出狹窄的「棧道」,跨越天險,供商旅通行。劉邦的軍隊,亦是循這些「棧道」由關中退到漢中。

項羽率「破秦」的軍隊進入關中之際;劉邦卻沿「棧道」逃入漢中,並隨即把棧道燒燬。 所謂「明燒棧道」,一方面是阻截楚軍的追擊;另一方面是向項羽示好,表示接受「漢中王」的封號,剖白没有出山爭天下的意向。

項羽奪取秦都「咸陽」後,躊躇滿志;他封劉邦為「漢中王」,大殺秦宗室,並盡奪秦國財富,之後領兵東歸。他說:「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他並沒有如秦始皇「一統天下」的雄心,卻更似恢復周朝的「封建制度」;他沒有稱「皇」,祇自封為「西楚霸王」,又封其他將領為王侯,之後便一心一意去享樂。

劉邦採用韓信的建議:「暗渡陳倉」。「陳倉」有一條迂迴曲折、高險、卻可翻越秦嶺的古道;但自「棧道」建成後,這條「古道」已被荒廢遺忘。韓信用兵,熟知地理,曾親行此古道;故趁項羽無心戀戰並引兵東歸之時,建議劉邦領漢軍從陳倉古道奇襲關中,直攻項羽後方大本營。劉邦盡用韓信的智和勇,最終逼使項羽在烏江自刎。

劉邦消滅項羽後,自封為「皇」,仍用「漢」為國號,一切都是從「漢中王」的封號而來。此後,劉邦又用了幾年時間,逐一消滅分封各地的功臣大將,建立統一皇朝,正式結束自春秋戰國以來的幾百年戰亂,並開創其後幾百年的太平盛世。漢朝的幾百年統治,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典章制度和價值觀,可稱為「漢文化」;認同這段歷史和文化的人,故亦可稱為「漢人」。

漢朝時,和西域的絲綢貿易大盛。然而,西域的商旅並不太清楚中土政權的變更,仍然按傳統把絲綢的產地稱為「秦國 — Chin-a」。因此,雖然我們自稱「漢人」,西方人仍稱我們為「秦人 — Chin-ese」;中外稱呼的差異,成為海遠這篇「秦漢故事」的題材。

還有一則題外話,漢朝的官員雖已知道遙遠的西方出現了一個新興大國,成為中國絲綢的大買家,但卻沒有人知道這個新興民族來自何方。漢初有一個傳說:項羽入秦都咸陽時,大殺秦宗室,秦民則「不知所踪」。漢官員相信這個新興大國,就是秦遺民西逃後所建立,因而稱之為「大秦」。我們現在知道,當代所謂「大秦」就是指「羅馬帝國」。從世界歷史的角度看,「大漢皇朝」和「羅馬帝國」幾乎是同時崛起;而「秦」就成為彼此的傳說和誤解,歷史真有趣。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07 7:19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