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一月

杭州西湖與水滸故事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海遠看過雅帆在網誌257〈六朝金粉 春夢留痕〉中寫有關南京的典故,也在本文接續撰寫一篇杭州西湖的見聞。

話說2010年6月,在中國的長江流域可以看到一次「日全蝕」,於是海遠參加了一個六日五夜的「華東旅行團」,觀賞日蝕地點是錢塘江邊的「海寧地區」,當日亦有一次「錢塘大潮」,同日同一地點觀賞兩個天文現象,真是物超所值。可惜當日天不造美,烏雲密佈,未能盡窺日全蝕的過程,但總算能感受到那幾分鐘「白日變黑夜」的震撼力。

此次旅程,杭州入,上海出;由於早機到,可有半天時間遊玩西湖。西湖對許多讀者相信都非常熟悉,因此海遠祇就兩個冷門的另類題材說說。

(1) 「西湖」的來歷

海遠在「蘇堤」上漫步,欣賞風景之餘,卻心生一個疑問:西湖風景固然秀麗,但有明顯的人工斧鑿痕跡,不似純粹天然,但又沒有聽說過中國歷史上有那位人物開鑿西湖。海遠在互聯網上搜尋,於《百度百科網頁》獲得資訊如下:
(網址是–http://baike.baidu.com/view/1525.htm)

〝西湖是一個潟湖。根據史書記載:遠在秦朝時,西湖還是一個和錢塘江相連的海灣。聳峙在西湖南北的吳山和寶石山,是當時環抱著這個小海灣的兩個岬角。後來由於潮汐的衝擊,泥沙在兩個岬角淤積起來,逐漸變成沙洲。此後日積月累,沙洲不斷向東、南、北三個方向擴展,終於把吳山和寶石山的沙洲連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沖積平原,把海灣和錢塘江分隔了開來,原來的海灣變成了一個內湖,西湖就由此而誕生了。

關於「西湖」這個名稱,最早開始於唐朝。在唐以前,西湖有武林水、明聖湖、金牛湖、龍川、錢源、錢塘湖、上湖等名稱。到了宋朝,蘇東坡守杭時,他詠詩讚美西湖說:「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詩人別出心裁地把西湖比作我國古代傳說中的美人西施,於是,西湖又多了一個「西子湖」的雅號。〞

海遠對這說法仍覺得有些不足,於是在旅遊西湖時,把這問題向當地領隊查詢,得到一個頗為另類的答案。他說西湖的來歷,與隋煬帝興建「京杭大運河」有關,開鑿大運河挖掘出來的泥土,傾倒在潟湖之上,監管工程的官員,可能得到文人雅士的建議,有意無意之間規劃出一個「西湖」。如果此說屬實,則可解釋這句:「關於『西湖』這個名稱,最早開始於唐朝。」

「京杭大運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長、工程最大、歷史最古老的運河之一,與長城並稱為中國古代的兩項偉大工程。「大運河」北起北京(涿郡),南到杭州(餘杭),途經北京、天津兩市及河北、山東、江蘇、浙江四省,貫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長約1794公里,是蘇伊士運河的16倍,巴拿馬運河的33倍。開鑿「大運河」工程浩大,隋煬帝為求速成,不惜大量奴役人民,激起民變,以至隋朝國祚短促,但卻為唐朝的富強盛世打下基礎。

「黃河流域」既是中國較早大規模發展農耕文明的地方,也是中國歷代帝都 —「長安、洛陽、開封、北京」— 的所在地,亦是「群雄逐鹿」的目標。多年的農業耕作和戰爭破壞,土壤都貧瘠了,「長江流域」逐漸取而代之,成為中國的新糧倉。於是,「大運河」負起了「南糧北運」的責任,維持「黃河」可繼續作為中國政治權力核心的地位。「大運河」路經的鄉鎮都富裕起來,「揚州」就是一座唐宋以後因「大運河」而興起的名城。唐朝杜牧《遣懷》詩句有云:「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直到清朝末年以後,鐵路運輸興起,「大運河」的重要性才減低。

(2) 西湖與《水滸》故事

海遠在西湖「蘇堤、白堤」上閒逛,不期遇到一景點標名為「湧金門」(見附圖一),覺得可以在此一談。「湧金門」位於杭州西湖西岸南山路,是古代杭州西城門之一,始建於五代吳越國。清泰三年(公元936年),文穆王錢元瓘開鑿湧金池,引西湖水入城,故建湧金門。池在城內,根據宋人《雲麓漫鈔》記載,此處古代曾有金牛湧出,因而得名。現與「柳浪聞鶯公園」連成一片。

《水滸傳》第114回〈寧海軍宋江吊孝 湧金門張順歸神〉描敍發生在湧金門的故事,簡述如下:

〝宋江領詔征討方臘,半個月裡,毫無進展。水軍將領張順立功心切,想潛泅西湖,經湧金水門暗入城去,按掠城劫舍的慣技,到敵人後方去,縱一把火,城外的軍隊伺機攻入。張順不等李俊上報宋江,藏一把蓼葉尖刀,飽吃一頓酒食,當晚來到西冷橋邊,下了湖,橫穿到了湧金門邊。

這時,更鼓正打一更四點。張順伏在水里,見城牆上不見一人,便潛入湧金水門。他上下一摸,水門全是鐵窗,裡面有水簾護定,上有繩索,縛一串銅鈴。張順伸手去扯水簾,一時繩動鈴響。城上的兵勇聞聲下來,以為是條大魚。張順在水中又伏到三更,再潛向城邊,爬上岸,摸一土塊擲了上去。守城的兵勇又下來看了,說:「怪了,定是個鬼!睡去,休要睬他!」說這話的人倒真是個鬼,暗中囑咐眾人伏在雉堞後面。

張順又把土石拋擲上去,不見動靜,便手執城牆石縫,爬了上去。爬到一半,只聽一聲梆響,城上眾人發起喊來。張順情急,躍身跳入牆外水池,城上強弩硬弓、苦竹箭、鵝卵石一齊射打下來。可憐,玩了一世水的好漢,就這麼暴死在了水中。〞

海遠順帶一提這個《水滸》故事的背景。話說現時流行的《水滸傳》有兩個版本,分別為70回和120回,在70回的版本中,祇說到108個好漢齊聚「梁山泊」後,便匆匆以「宋江一夢」作結;但在120回的版本中,卻敘述梁山泊人馬的悲慘結局。

話說梁山108個好漢齊聚後,本可以割據一方,但宋江卻堅持要接受朝庭的招安,以換回「良民」的身分及一官半職。朝庭命宋江率眾征討另一幫強盜「方臘」,帶罪立功。然而,「方臘」亦是一代豪傑,宋江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平伏他,梁山泊人馬在雙方對戰中,亦折損過半。許多梁山兄弟不願歸附朝庭,為宋江打完勝仗後,都離隊他去。宋江帶領殘部回京師,準備接受封賞,卻被朝庭下毒暗殺了,至此梁山故事煙消雲散。毛澤東曾多次評論《水滸傳》這個故事,大罵宋江是「投降派」。

《水滸傳》是一部「章回小說」,可信程度大打折扣,但也並非完全虛構。《水滸傳》原是一系列的民間故事,統稱為《大宋宣和遺事》,時代背景是北宋末年「哲宗、徽宗」的年代。梁山故事結束不久,金兵就攻破汴京,俘虜了「徽欽二帝」及衆王族,祇有一個堂兄弟成功逃出京城,到南方杭州(臨安)繼續做「南宋高宗皇帝」。「杭州」在這幾年間的地位,真是大起大落:幾年前才是大盜「方臘」的賊窩;幾年後卻又成為皇帝的都城。由此可見,北宋末年,國內政治貪污腐敗,盜賊四起,是其亡國的主要原因之一。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及圖片,取材自《百度百科網頁》及《水滸傳》,謹此鳴謝。

附圖一:湧金門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一月 19th, 2012 8:28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