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一月

六朝金粉 春夢留痕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現今中國的三大都會,北京是莊嚴肅穆的政治中心,可求加官晉爵;上海是繁華喧鬧的商貿中心,可謀豐盈厚利;南京是傷感失落的文藝中心,可發思古幽情。

南京,亦稱「金陵」,於魏晉南北朝時期為「東吳、東晉、宋、齊、梁、陳」的國都,故有「六朝古都」之美譽;其後,亦曾為「南唐、明朝、太平天國、中華民國」的首都,加上之前的六朝,也被稱為「十朝古都」。另外,並與「北京、長安、洛陽」,合稱「中國四大古都」。南京貴為國都所身處的上述年代,卻是中國最動盪不安、甚或四分五裂的年代。

南京市簡稱「寧」,是江蘇省省會,位處江蘇省西南部,長江南京段長約95公里自西南向東北橫跨流過,屬長江下游中部地區,北連江淮平原,東接長江三角洲,與本省的鎮江市、揚州市、常州市及安徽省的滁州市、馬鞍山市、宣城市接壤。南京市面積約6597平方千米,主城區的東、南、北三面皆被鐘山山脈環繞,西面臨江,市中又有秦淮河、金川河、玄武湖、莫愁湖等。南京四周山巒起伏,河川湖泊滿佈,湖光山色,風景亮麗,鍾靈毓秀。南京旅遊名勝衆多,包括:明孝陵、中山陵、鐘山、玄武湖、莫愁湖、雨花臺、瞻園、秦淮河畔等,旅遊書籍和網頁已多有介紹,在此不贅。

除了名勝古跡外,南京的歷史文化,最能縈牽雅帆的情懷。建都南京的王朝大多短祚,試看下列的六朝國祚資料,最短的祇有23年,最長的也是103年,六朝合共亦不過332年:

(一) 東吳(公元220–280年):共60年;第一位君主是大帝孫權,歷四帝,最後一位皇帝為末帝孫皓;

(二) 東晉(公元317–420年):共103年;第一位君主是元帝司馬睿,歷十一帝,最後一位皇帝為恭帝司馬德文;

(三) 宋(公元420–479年):共59年;第一位君主是武帝劉裕,歷八帝,最後一位皇帝為順帝劉準;

(四) 齊(公元479–502年):共23年;第一位君主是高帝蕭道成,歷七帝,最後一位皇帝為和帝蕭寶融;

(五) 梁(公元502–557年):共55年;第一位君主是武帝蕭衍,歷五帝,最後一位皇帝為敬帝蕭方智;

(六) 陳(公元557–589年):共32年;第一位君主是武帝陳霸先,歷五帝,最後一位皇帝為後主陳叔寶。

六朝之後,另外建都南京的「四朝 / 國」,亦是「短祚」,資料列舉如下:

(七) 南唐(公元937–975年):五代十國時代的十國之一,共38年;第一位君主是烈祖李昪,歷三帝,最後一位皇帝為後主李煜,被宋太祖趙匡胤所滅,也是粵劇《李後主去國歸降》的故事;

(八) 明朝(公元1368–1420年):朱元璋滅元,建立明朝,歷太祖、惠帝、成祖三代定都南京52年,成祖於永樂十九年(公元1421年)遷都北京;

(九) 太平天國(公元1853–1864年):共11年;1853年3月19日太平軍定都南京(稱為天京),1864年6月1日天王洪秀全病逝,7月19日清朝湘軍攻破天京,太平天國滅亡;

(十) 中華民國(公元1912–1949年):建都南京共37年;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滿清,建立中華民國,1912年1月1日孫中山在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1949年4月23日中國共產黨佔領南京,民國政府播遷臺灣,當時總統為蔣介石,最後一任南京市長為滕杰,最後一名守軍總指揮為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

綜合來說,建都南京的朝代,國祚短暫,治績平凡,卻又屢遭戰亂和屠城等浩劫,因此,南京留給當代及後世的人們,祇有「偏安、恥辱、憂鬱、傷感、哀怨、悲情」的負面印象。回想當年,雅帆中學階段修習六朝歷史,課本記載的筆墨固然不多,老師課堂的講述亦祇輕輕帶過,故此對六朝的認識,可算是稀薄朦朧。六朝的歷史文化,果真乏善足陳?

分裂動盪的政局,鬱結悲觀的心境,既形成南京的奇獨氣質和特色,亦創造六朝文化的別樹一幟。

首先,六朝帶來南北兩地中華民族的「文化大融合」。話說自漢末以來,合稱五胡的「匈奴、鮮卑、羯、羌、氐」和其他少數民族不斷向中原內遷;西晉初年,已有「西北諸郡皆為戎居」之歎。「八王之亂」以後,晉室分裂,胡人趁機起兵,「五胡亂華」開始,晉懷帝及晉愍帝時期,中原地區大規模戰爭不斷,帶來種族屠殺和文化倒退。公元311年,晉懷帝淪為匈奴人俘虜;5年後,長安陷落,西晉王朝不復存在。

東晉元帝率領華夏文明最主流、最精英的中原士族和漢族百姓,離開長安洛陽,涉險橫渡長江天塹,播遷南京,依靠江流河隔和高墻堅壁抵禦胡人南犯。這是中原漢人第一次大規模南遷,南京亦因而成為挽救華夏文明於江左的雄關堡壘,一向以漢文化為主體的華夏文明重心,也跟隨轉移江南,與南方土著文明融匯結合,史稱「永嘉之亂、衣冠南渡」的故事。所謂「衣冠」,是指晉朝士族峨冠博帶,風度翩翩,衣冠楚楚,相對於普通人蓬頭短襖。由於普通百姓無力負擔搬遷費用,追隨晉室南遷的儘是富家大戶,官宦士紳,故此稱為「衣冠南渡」;又云「衣冠」代表文明,衣冠南渡即是中原文明南遷。

其二,六朝帶來「玄學」的時代思想。自漢武帝獨專儒術後,「儒學名教」的「倫理綱常」在思想上佔據統治地位。及至晉代,繼續提倡儒教,拒與司馬氏合作的人,以嵇康、阮籍為代表,起來反對,主張「越名教而任自然」,認為名教壓抑人類的天性,阻礙人類發揮個性自由,鼓吹人類應該自由自在地生活,不受任何約束,形成當代新興玄學的理論基礎。

玄學是指對三玄 —《老子》、《莊子》、《周易》— 的研究與解說。兩漢經學盛極而衰,玄學家便援引老莊思想來闡釋儒家經義,對宇宙的本源進行思辨的探索,深入討論「有與無、本與末、體與用、一與多、動與靜、言與意、才與性」等形而上學抽象命題。六朝是一個思想相對解放的時代,造就玄學的出現,玄學家不拘一格,不尊一家,立論高下的衡量標準是抽象思維能力的高低,因此能獨抒己見。與漢朝神學化的經學講究天人感應等相比,玄學家熱心探討、反復辯難問題,具高度的思辨價值。

其三,六朝帶來「清談」的社會風尚。六朝極度動盪的社會現實,瞬息萬變的政治風雲,讓人們感到一切陷入無秩序的混亂狀態,生命缺乏保障。於是,人生短促、及時行樂、追求超脫的處世念頭縈繞心間;曠達放誕、寄情山水、崇尚自然的人生態度蔚為時尚,造就了當代清談的出現。清談家發言玄遠,以顯示清高,目的卻在廻避政治,但求安逸。為求長生與享樂,魏晉人有服藥之風,濫食五石散(又名寒食散);魏晉名士又喜酗酒,以表現曠達放任、不為禮教束縛的精神狀態。玄學與清談,造就了「竹林七賢」(嵇康、阮籍、山濤、向秀、王戎、劉伶、阮咸)的風流韻事。

其四,六朝帶來「佛教」的經義東傳。佛教起源於印度,兩漢時代開始傳入中國。六朝時代,積極發展佛經漢譯,當時參與繙譯人數之衆,完成譯本數量之多,經籍譯文質素之高,譯經佛教流派之廣,均屬空前盛況,整個南朝的譯經已有五百多部。此外,佛教在建設寺廟、造像、壁畫等方面,也取得可觀的成就。

由於佛經的大量繙譯和佛義的深入民心,佛教於六朝時代在中國迅速傳播,通俗普及的佛教信仰在民間廣泛流傳,並曾一度成為國教,對當時的國家政治、社會生活和文化思想產生重要影響,成為意識形態領域中的一個主要組成部分。

其五,六朝帶來「道教」的信仰孕育。道教是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脱胎於巫術,成形於東漢末年,開始時流行於民間,往往被用作發動反政府起事。六朝以來,一部份道教徒與上層統治者結合,為道教的發展開霹新途徑。另外,又改造南北方的道教教義與修煉方法,系統地闡發道術與理論,全面整理儀式與典籍,令道教變為成熟定型、具中國特色的宗教。道教的影響因而擴大,信徒上至皇帝、下至平民,人數急劇增加。

道家與道教雖然在理論和實踐上相互影響,卻又包涵明顯的區別。道家學說屬哲學範疇,以老莊思想為代表,崇尚自然,主張無為,提倡清心寡慾,並無求仙之說。道教教義追求長生不老,白日飛仙,上天成仙,成為羣衆接受的世俗信仰。再者,道教追求現實解脫而並非來世超生,既有導人向善的一面;亦有迷信荒誕、安於現狀的成分。

基於上述的特殊社會背境,六朝既培育南京在開墾土地、興修水利、改進農業、商業貿易、交通往來、創建手工業等方面的經濟活動,亦發展並留下一大堆優質的文化遺產。

首先,南京是「詩賦之都」。三國時期,東吳百姓創作的民歌,對後代五言絕句的形成,發揮重要影響。東晉時期,產生著名田園詩人陶淵明。南朝時代,講求平仄、對仗和押韻的近體詩興起,一舉取代古體詩,文運昌隆,名家輩出,包括山水詩人謝靈運(大謝)、鮑照、顏延之、庾信、謝朓(小謝)、沈約等。梁武帝長子蕭統主編的《昭明文選》,則是中國現存的最早一部詩文總集。

若論六朝文學,怎能不談辭賦與駢文?「駢文」是魏晉以來產生一種特有的文言文文體,又稱駢儷文,南北朝是駢文的全盛時期。其主要特點是句式以「四六」爲主,兩兩相對,猶如兩馬並駕齊驅,故被稱爲駢體。全篇以雙句(儷句、偶句)爲主,講究字句雕琢、對仗工整和聲律鏗鏘。駢文在聲韻上講究運用平仄,韻律和諧;在修辭上則注重藻飾,徵引典故。

再者,駢文和散文是對立的兩種文體。散文是一種比口語精煉、又不受形式約束的自由文章;駢文則是一種以對偶句法為主、大受形式限制的規範化文章。由於駢文重視形式技巧,故内容的表達往往受到束縛,但若運用恰當,也能增強文章的藝術效果。畢竟,文章可以載道,但缺乏修辭,淡若開水,如何能吸引閱讀興趣?然而,駢文後期趨向華而不實,適於寫景而不適於敘事,嚴重影響其在文學史上的評價。

另一方面,「辭賦」是介乎詩歌與散文之間的文體,具駢文要點而有押韻者稱「駢賦」。簡單地區分:有韻者為駢賦,屬「詩」類;無韻者為駢文,屬「文」類。六朝駢賦名家輩出,傳世作品多若繁星,包括:潘岳的《西征賦》、陸機的《文賦》、左思的《三都賦》、孫綽的《遊天台山賦》、陶潛的《閑情賦》、鮑照的《蕪城賦》、謝莊的《月賦》、江淹的《別賦》、蕭子暉的《冬草賦》、庾信的《哀江南賦》等。其中左思《三都賦》,更造就「洛陽紙貴」的故事,傳誦古今。

其次,南京亦是一座「書畫之苑」。東晉時期,書法家王羲之、王獻之父子所創新定型的楷書、行書、草書,為後世萬代歸宗。畫家顧愷之的《洛神賦圖》、《女史箴圖》等畫作,也為後世工筆畫典範。雕塑大師戴逵,善鑄佛像及雕刻,改革漢魏以來佛像形製粗樸、不足瞻敬的風格,亦為後世雕塑典範。

其三,南京也是一座「文學名著之城」。在南京誕生或與其息息相關的典籍、小說、理論作品,比比皆是。《世說新語》描述知識分子的衆生態,讓後世文人追慕不已。南朝文學批評巨著《文心雕龍》、《詩品》的誕生,標誌著中國文學創作,從原始的自由隨意格式,走向法度森嚴和成熟理性。

其四,南京還是一座「佛教之都」。公元247年,孫權為印度僧人康僧會在江南地區修建了最早的佛教寺廟「建初寺」,標誌着佛教在中國南方的興起。520年,印度僧人達摩來到南京,一葦渡江,在浦口定山寺面壁修行,此時梁武帝蕭衍奉佛教為國教,身體力行。杜牧《江南春》詩句有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就是六朝佛教鼎盛的最貼切寫照。

漢傳佛教主要有八個大乘宗派,其中法眼宗,源於南京的清涼山;三論宗的祖庭,在南京郊區的棲霞寺;牛頭宗的發祥地,是南京雨花臺外的牛首山;天臺宗的創始也與南京息息相關。南京也是中國最早、最多瘞藏聖物的地方,南京「長干寺地宮」的考古發現,其中阿育王塔供奉著佛頂骨舍利。從東吳到南朝,一代代譯經大師繙譯了大小乘佛教經典約500部、2000多卷,使南京成為全國重要的譯經中心、義學基地。

其五,南京是中國「教育科技史上的樞紐」。三國時期,學者王蕃寫出了中國天文學重要著作《渾天說》,陳卓創建了全天恒星體系。南朝時代,數學家及天文學家祖衝之編制《大明曆》,計算出了圓周率,甚至複製了指南車。

六朝金粉,為金陵留下多少春夢痕跡;在中國文化史上,南京擔任着承先啟後的重要角色。它累積了六朝的文化精粹,提供後人寶貴的參考資料,這就是承先;它又隱藏了六朝的歷史傷痛,觸發後人豐富的創作靈感,這就是啟後。六朝和南京,對後世文化影響深遠。

自隋唐以降,南京開始呈現文化樞紐的氣象。除了催生中國古典詩詞的大量傳世名作,南京本身亦成為被反復抒寫的重要主題。詩仙李白傳世的八百多首唐詩,與南京相關的就有近二百首;南唐中後二主描寫南京的絕美詞章,早已被公認為不朽之作。

五代南唐間,顧閎中繪成著名的《韓熙載夜宴圖》,描神摹態,登峰造極。同時,南唐畫苑催生了徐熙、董源、趙千、巨然、周文矩和王齊翰等一大批才華橫溢的畫家,開啟北宋畫壇300年的興盛。清康雍乾三代期間,南京產生了以龔賢為首八位畫家的「金陵畫派」。在中國畫壇上施惠無涯的教科書《芥子園畫譜》,也出自南京。近代以來,南京畫界依然大師輩出,諸如徐悲鴻、傅抱石、劉海粟、錢松喦、亞明、宋文治、魏紫熙等。

明初,兩萬多卷世界上最大的百科全書《永樂大典》,在南京編撰而成。明末清代,南京產生了許多知名文學家和一流文學作品,其中《桃花扇》、《儒林外史》、《紅樓夢》等,都以南京的歷史為背景,以金陵的景物民情為素材。此外,清初學者黃太鴻《西遊記證道書跋》,就考證《西遊記》篇中多金陵方言;而《三國演義》裏龍蟠虎踞的石頭城,更是家喻戶曉。四大名著中,就有三部和南京有關。現代文學家朱自清的多篇著名散文,亦以南京為背景,包括:《背影》敍述的父子送別;《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描寫的旅遊風光。

佛教方面,明初在南京興建的「大報恩寺塔」,近80米純以琉璃燒製而成,位列世界七大奇跡。近代佛教復興之父楊仁山創立「金陵刻經處」,則一直是世界性的漢文木刻佛經出版中心,最近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科舉史方面,南京具舉足輕重的地位。明清兩朝,六百年來江南才士輩出,其中清朝一半的狀元、一半的國家官員,都是出自金陵的鄉試。曾國藩生平引以為傲的,不是率湘軍子弟剋復金陵,也不是以漢人身分獲封一等侯爵,而是能夠座主南闈,在金陵開科取士,看天下英才盡入其彀!

戰爭的成王敗寇,同歸塵土;文化的豐厚遺產,永垂千秋。疆土的征服,朝代的興替,祇屬歷史的變幻部份;文明的創造,文化的承傳,才是人類的永恒主題。細閱南京,自可領悟這座傷感失落的文藝中心,在中國文化史上,散發着中華文化的優雅氣質;彰顯着中華文明的聰慧才華。

筆走至此,雅帆載錄前人詠懷六朝和南京的幾首詩詞佳句如下,讓讀者細味。

劉禹錫《西塞山懷古》

「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旛出石頭。
人世幾回傷心事,山形依舊枕寒流;從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劉禹錫《金陵五題》〈烏衣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杜牧《江南春》

「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

王安石《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祇隔數重山;
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納蘭勝德《金陵》

「勝絕江南望,依然圖畫中;六朝幾興廢,滅沒但歸鴻。
王氣攸雲盡,霸圖誰複雄;尚疑鐘隱在,回首月明空。」

張昇《離亭燕》

「一帶江山如畫,風物向秋瀟灑。水浸碧天何處斷?霽色冷光相射。蓼嶼荻花洲,掩映竹籬茅舍。雲際客帆高掛,煙外酒旗低亞。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困話。悵望倚層樓,寒日無言西下。」

王安石《桂枝香 金陵懷古》

「登臨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歸帆去棹斜陽裏,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雲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往昔,繁華競逐,歎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憑高,對此漫嗟榮辱。六朝舊事如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後庭》遺曲。」

周邦彥《西河 金陵懷古》

「佳麗地,南朝盛事誰記?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

斷崖樹,猶倒倚,莫愁艇子誰繫?空餘舊迹鬱蒼蒼,霧沉半壘。夜深月過女牆來,傷心東望淮水。

酒旗戲鼓甚處市,想依稀,王謝鄰里。燕子不知何世,向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裏。」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一月 11th, 2012 12:32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好一篇歴史內容廣泛、分析充實和豐富的文章。小弟已細閱多次。獲益良多。

其中印象深刻的有王安石之《桂枝香》「 …..六朝舊事如流水,但寒煙、衰草凝綠。…..」。謝謝!

二月 23rd, 2012 at 10:18 下午
雅帆
 2 

感謝 KM Lam 君的回應和支持。雅帆慚愧的是,因為從未踏足這個十朝古都,祇憑對南京之歷史與文化一份難以言諭的情懷和鍾愛,構思一段時間,翻閱幾頁書,毅然寫下數句心底話。可惜的是,上文的內容,祇談到清代及以前的南京歷史與文化,自辛亥革命後至播遷臺灣前的一段期間,南京走過動盪三十年的中華民國歷史,也曾經歷不少溫文優雅的生活片段和秀麗瀟灑的文藝創作,值得中華新世代學習。然而,雅帆學識膚淺,民國文化的印象朦朧,缺乏連貫資料,惟望本章能拋磚引玉,有識之士惠文賜教。

二月 28th, 2012 at 6:12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