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十二月

圓明園的盗竊畫卷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空間、時間和人物的匯聚,發展出錯縱複雜的相互關係,構成地理與歷史。雅帆在本文講述的歷史,卻從一張畫卷開始。

話說《女史箴圖》(Admonitions of the Instructress to the Court Ladies;英文簡稱Admonitions Scroll) 長卷,傳聞是東晉畫家「顧愷之」(Gu Kaizhi) 約於公元400年的作品,真本經已全部散失,現存一幅唐代(寫於約6至8世紀)絹面臨摹本,原為清宮藏畫,在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被搶劫,其後輾轉傳到英國,珍藏於「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亦是本文的討論焦點。另外一幅宋代紙面臨摹本(一說為徽宗御筆),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Palace Museum)。

顧愷之(約344年–405年),字長康,晉陵無錫(今江蘇無錫)人,是中國東晉時代的著名畫家。約於公元364年,在南京為「石棺寺」畫《維摩詰像》,引起轟動。366年,出任大司馬參軍,392年為殷仲堪參軍,405年升為散騎常侍。顧愷之多才藝,工詩賦,擅書畫,被時人稱為「才絕、畫絕、痴絕」。他的畫風格獨特,被稱為「顧家樣」,畫中人物清瘦俊秀,號稱「秀骨清像」,其線條流暢,譽為「春蠶吐絲」。他著有《畫論》、《魏晉勝流畫贊》和《畫雲台山記》三本繪畫理論書籍,主張表現人物的精神狀態和性格特徵,重視體驗和觀察繪畫對象,掌握對象的內在本質,在形似的基礎上表現人物的形態神情,提出「以形寫神」的傳神理論。顧愷之的畫和其理論,在中國美術史上佔重要地位。

話說魏晉時代,大文學家「張華」(Zhang Hua;約232年–300年) 作《女史箴》一文,諷刺西晉惠帝的皇后「賈南風」專權善妒,並藉此教育宮廷婦女。所謂「女史」,是宮廷中侍奉皇后左右、專門記載言行和制定宮廷嬪妃應遵守制度的女官。「箴」是規勸、告誡的意思。《女史箴》就是教導宮中的女官如何修養自己生活規範的教科書。

張華,字茂先,范陽方城(今河北固安縣)人,西晉文學家、詩人、政治家。曹魏末期,因憤世嫉俗而作《鷦鷯賦》,通過對鳥禽的褒貶,抒發其政治觀點,由於《鷦鷯賦》引起巨大反響,張華自此聲名鵲起。其後在范陽郡太守「鮮於嗣」推薦下,任職太常博士,又屢遷佐著作郎、長史兼中書郎等職。西晉取代曹魏後,又屢遷黃門侍郎,封廣武縣侯,官至司空。晉惠帝時,遭司馬倫殺害。張華詩現存32首,除描寫個人壯志和對貴族豪門的不滿外,也有《情詩》5首,描寫夫婦離別思念的心情;還編纂有《博物志》。《隋書•經籍志》錄《張華集》10卷,經已散失,明代張溥則在《漢魏六朝百三家集》收有《張茂先集》。

顧愷之根據張華《女史箴》的主要內容作畫,描繪婦女應該遵守的清規戒律。畫卷原作共十二段,每段包含一個古代宮廷女子的「模範」故事,並在每段抄錄一節相關賦文,簡述如下:

第一段畫景:導言 (Scene 1:Introduction)
畫中描繪一男一女相對,訴說「伏羲氏」釐定夫婦君臣制度的故事,暗諭畫卷主題:女性在封建社會的角色和男女之間的恰當關係。
插題箴文–
「茫茫造化,二儀既分。散氣流形,既陶既甄。
在帝庖羲,肇經天人。爰始夫婦,以及君臣。
家道以正,王猷有倫。婦德尚柔,含章貞吉。
婉嫕淑慎,正位居室。施衿結褵,虔恭中饋。
肅慎爾儀,式瞻清懿。」

第二段畫景:樊姬禁葷 (Scene 2:Lady Fan)
畫中描繪春秋時代楚莊王夫人「樊姬」跪在空桌前,三年禁食任何葷肉,藉此勸諫楚莊王不要沉溺於狩獵殺戮,並應放棄奢華飲宴的故事。
插題箴文–
「樊姬感莊,不食鮮禽。」

第三段畫景:衛女忘音 (Scene 3:The Lady of Wei)
畫中描繪春秋時代齊景公夫人「衛姬」不聽鄭衛之音,以感化齊景公捨棄淫樂的故事。
插題箴文–
「衛女矯桓,耳忘和音。志厲義高,而二主易心。」

第四段畫景:馮媛擋熊 (Scene 4:Lady Feng and the bear)
畫中描繪漢元帝的婕妤(即帝王妃子)「馮媛」以身阻熊,護衛漢元帝的故事。話說元帝遊園時,一隻大熊突然從圍欄裏跑出來,馮媛情急之下,不顧個人安危,衝到大熊跟前以己身保護元帝。
插題箴文–
「玄熊攀檻,馮媛趍進。夫豈無畏?知死不恡!」

第五段畫景:班姬辭輦 (Scene 5:Lady Ban refuses to ride in the imperial litter)
畫中描繪漢成帝婕妤「班姬」推辭與成帝同輦出遊的故事。(輦:漢朝皇帝在宮苑巡遊時乘坐的一種豪華車子,以綾羅為帷幕,錦褥為坐墊,由兩個人在前面拖著走。)班姬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才女,成帝非常寵愛。一次成帝遊興大發,要班姬同輦一游,班姬推辭說:「古代賢君出遊都有名臣在側,祇有夏商周三代亡國之君才由侍妾陪同,今天你要學亡國之君嗎?」
插題箴文–
「班妾有辭,割驩同輦。夫豈不懷?防微慮遠!」

第六段畫景:世事盛衰 (Scene 6:The mountain and hunter)
畫中描繪岡巒重疊,一蹲虎伺一野馬,從山後轉出山獐、兔,山上日月左右相向,山下一人跪而張弩。寓意日月有常,天下萬物莫不盛極而衰,維持中庸平和是明哲保身之舉,也是一種美德。勸誡女史們得意時莫輕狂,得寵時不傲慢。
插題箴文–
「道罔隆而不殺,物無盛而不衰。
日中則昃,月滿則微。崇猶塵積,替若駭機。」

第七段畫景:修容飾性 (Scene 7:The toilette scene)
畫中描繪兩位后妃修飾妝容。寓意人們祇知修飾容貌,卻忽略修心養性的更為重要。
插題箴文–
「人咸知飾其容,而莫知飾其性。
性之不飾,或愆禮正。斧之藻之,克念作聖。」

第八段畫景:同衾以疑 (Scene 8:The bedroom scene)
畫中描繪床幃間夫婦相背,彷彿發生了爭執,男子揭幃作倉猝而起狀。規勸女子對夫君應善言相待,否則即使同床就寢,也會互相猜疑。
插題箴文–
「出其言善,千里應之。苟違斯義,則同衾以疑。」

第九段畫景:微言榮辱 (Scene 9:The family scene)
畫中描繪夫婦並坐,妾侍圍攏,群嬰羅膝。意指日常生活中的一方一行,都與自己的榮辱有關,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假如富貴了,也要不驕不躁;後妃不妒忌,則子孫繁多。
插題箴文–
「夫出言如微,而榮辱由茲。
勿謂幽昧,靈監無象。勿謂玄漠,神聽無響。
無矜爾榮,天道惡盈。無恃爾貴,隆隆者墜。
鑒於小星,戒彼攸遂。比心螽斯,則繁爾類。」

第十段畫景:專寵黷歡 (Scene 10:The rejection scene)
畫中描繪男女二人相向對立,男的打算離開,對女子舉手示意相拒,面露蔑視,關係惡劣,情況與上一段畫景顯示的和諧成強烈對比。規勸女子不能刻意爭寵,專寵必生傲慢,寵到極點之時便是被拋棄之始。
插題箴文–
「驩不可以黷,寵不可以專。
專實生慢,愛極則遷。致盈必損,理有固然。
美者自美,翩以取尤。冶容求好,君子所讎。
結恩而絕,職此之由。」

第十一段畫景:峭恭自思 (Scene 11:A lady reflects upon her conduct)
畫中描繪一妃端坐,有貞靜之態。寓意女子若想尊貴榮譽,必須謹言慎行,尤其要「慎獨」。
插題箴文–
「故曰:翼翼矜矜,福所以興。靖恭自思,榮顯所期。」

第十二段畫景:女史司箴 (Scene 12:The instructress)
畫中描繪一女史端立,執筆而書,前有兩姬偕伴同行,相顧言語。宮廷女官在勸導嬪妃們慎言善行,普天下女子也可以此為鑒。
插題箴文–
「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若將畫卷的插題箴文從第一段至第十二段順序寫出,也就是張華所撰的《女史箴》全文。

話分兩頭,《女史箴圖》畫卷的創作來源,卻訴說着西晉賈后「卑劣德行、專權禍國」的另篇歷史故事。賈后原名「賈南風」,其貌不揚,晉武帝「司馬炎」稱她「醜而短黑」,不宜做太子妃。但因賈氏父親是西晉的開國元勳「賈充」,在西晉政權中地位穩固,權勢顯赫,最後她成為太子「司馬衷」的妃子。賈南風為人十分殘酷,晉武帝一度曾想將她廢掉,但因外戚干預,遂使廢妃之事不了了之。

晉武帝駕崩,太子司馬衷即位,是為晉惠帝,賈南風被冊立為皇后。她極妒忌,多權詐,荒淫放恣,挑選美男子進宮淫亂享樂,為世人所不恥。由於惠帝無能,國家政事,皆由賈南風干預。她雖是女流,但善於鑽營,精于權術,將朝廷完全置於自己的控制之下,並且大肆委用親信、黨羽,派他們擔任重要官職,更徹底地掌握了政權,惠帝完全成為她任意擺佈的一個傀儡。賈南風的暴戾、專制及廢黜太子奸謀,引起司馬氏宗室諸王的強烈不滿和反對。

從賈南風被立為皇后起,西晉政局便動盪不安,她濫殺無辜,誅滅異己,從宮廷內權力鬥爭的誅殺外戚楊駿開始,因而引發連年戰爭,史稱「八王之亂」(包括:汝南王司馬亮、楚王司馬瑋、趙王司馬倫、齊王司馬冏、成都王司馬穎、河間王司馬顒、長沙王司馬乂、東海王司馬越)。從公元291年(元康元年)至306年(光熙元年),中國經歷了晉惠帝在位全期九個年號、持續16年的八王之亂,削弱了西晉政權在地方上的影響,各地方勢力逐漸抬頭,稱王獨立,中國進入長期戰亂及最分裂動盪的「五胡十六國」時期。

張華的《女史箴》,用韻文形式,從女史角度,以歷代賢能事蹟為鑒戒,寫成宮廷規箴,勸誡教育宮廷婦女遵循封建道德,宣揚:「對君主忠誠、對神明尊敬、對丈夫服從」的女性箴條。同時,也列舉歷史故事來諷諫放蕩墮落的賈后,被當時奉為「苦口陳箴、莊言警世」的名篇。

顧愷之的《女史箴圖》,就以這篇文章作畫題,除展現他的卓越繪畫藝術外,並成功塑造不同身份的宮廷婦女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所處時代的婦女生活情景。畫中圖文並茂,相互說明,明顯地表達勸誡的目標,再加上畫面生動,曾被譽為「後宮教科書」,給此圖增添更多含義。

晉以前的中國畫家技法上受篆書影響,善用細線勾勒人物,這種線條圓轉均勻有節奏,像春蠶吐絲一般連綿纏繞,而顧愷之則將這一技法推向巔峰,後人讚譽為「春蠶吐絲」,亦稱「高古游絲描」。

《女史箴圖》每一段的主題人物,都根據不同的內容,被賦予各種動作;畫中的線條迴圈婉轉,均勻優美,呈現了沉靜柔和的畫面。女史們身穿下擺寬大的衣裙,修長婀娜,每款衣裙配以形態各異、顏色豔麗的飄帶,飄飄欲仙,雍容華貴。在勾取人物的面容時,尤能於細處求工,筆意如春雲浮空,流水行雲,出於自然。在整個人物構圖上,均以細線勾勒,祇在頭髮,裙邊或飄帶等處傅染濃色,微加點綴,不求暈飾,整個畫面典雅寧靜,又不失亮麗活潑,其卓越高妙的繪畫語言,無懈可擊。綜合來說,畫卷古樸的氣氛,用筆的功力,線條的質量,後世畫家難望其項脊。

畫卷現存的絹面臨募本高24.37厘米,闊343.75厘米,祇包括原十二段中剩餘的後九段,前三段已失去。畫卷曾被許多文人墨客、皇室貴族收藏,更是清朝乾隆皇帝「愛新覺羅弘曆」的心愛,故此原作上蓋滿了從8世紀起歷代收藏家和皇帝的印章。最早的印章來自唐代弘文館(8世紀翰林院分院)的「弘文之印」,畫身及裝裱部分壓有宋、金、明、清內府藏印,及明清歷代收藏者的私人鑒藏印;畫後亦有金章宗「完顏璟」和乾隆皇帝的印章,以及其他人的題跋和乾隆皇帝親自題字及描繪一束蘭花,還有宋徽宗趙佶瘦金書《女史箴》詞句11行。畫後有顧愷之簽字,使這幅畫可能是世界上最早有的畫家簽字畫。

《女史箴圖》的唐代臨摹本,於1900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時,被服役於「東印度公司」(East Asia Company) 的英印騎兵隊大尉「基勇松」(1870–1937;Captain Clarence Johnson of the 1st Bengal Lancers) 所取得,據說因為當時他在北京保護一名貴婦及其家庭成員的安全而獲餽贈,但基勇松對該畫卷的價值毫不知情。他於1902年回到倫敦,將畫卷拿到大英博物館,為畫卷上的一個玉畫扣 (jade toggle) 估值,當時館中繪畫部門負責人「Sidney Colvin」和助手「Laurence Binyon」已認知該畫卷的真正價值,最後基勇松於1903年僅以25英鎊賣給大英博物館。其後,大英博物館曾邀請日本專家修復畫卷,但日本人並不精通國畫的修復技術,修復後畫卷無法再卷上,祇能攤平展覽。

這件中華瑰寶,雖然祇是臨摹本,已有超過1千2百甚至1千4百年歷史,大英博物館非常重視,歷年邀請很多東方藝術的著名學者研究,倫敦大學東非學院藝術歷史與考古學系中國藝術歷史副教授「馬嘯鴻博士」(Dr Shane McCausland) 就是其中表表者。大英博物館並於2003年出版兩本書籍詳細介紹《女史箴圖》,都是由馬嘯鴻博士編撰,包括:《First Masterpiece of Chinese Painting:The Admonitions Scroll》及《Gu Kaizhi and the Admonitions Scroll》。

2010年,大英博物館揀選了「展現世界歷史的100件代表文物」(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館長「尼爾.麥格雷戈」(Neil MacGregor) 並於同年親自主持英國廣播公司第4電台文化推廣節目,逐一講解這100件代表文物。其後,大英博物館還出版專書詳細介紹:《A History of the World in 100 Objects》,By Neil MacGregor,Published by the Penguin Group。《女史箴圖》亦位列其中第39號文物,而在該100件代表文物中,祇有四件屬繪畫藝術,《女史箴圖》不單是四件其中之一,亦是其中具最古舊歷史的一件繪畫。由此再證《女史箴圖》在大英博物館佔極其重要位置。

可惜的是,《女史箴圖》的絹質畫面容易損耗,不能抵受燈光長期照射,目前密藏在大英博物館特別建造的「東亞繪畫保存館」(East Asia painting conservation studio),祇在特殊場合才安排展覽,能夠直接欣賞此畫卷的觀衆少之又少。故此,大英博物館在北翼二至三樓梯間休息座椅旁邊的牆角處,特別運用先進科技,為《女史箴圖》畫卷安裝一具「手觸螢幕數碼格式展示複本」(touch–screen digital format display copy),供訪客細意欣賞(見附圖一至五),尚算寥勝於無。〔請參閱下列廻響3的更新資料。〕

一張中國古代畫卷,穿引起三個層次、全部以女性為中心的歷史故事。循時光倒流,首先,清朝慈禧太后的垂簾聽政、「傾國傾城」,導致八國聯軍入北京、列強瓜分中國,效應是從圓明園將盗竊畫卷運離中國。其次,西晉賈后的攬權禍國、誅殺異己,觸發八王之亂、五胡亂華,影響是從撰寫勸諫的箴文帶到繪成畫卷。其三,春秋戰國樊姬、衛姬和西漢馮媛、班姫的「忠君、從夫」行為,顯現畫卷中充滿儒家思想的婦女高尚品德和溫柔性格,結果是寫下婦女應該遵守的清規戒律。這些戒律,放諸現今社會,審情度勢,一些已是不合時宜,理應放棄;另一些卻又是歷久常新,可作保留,如何取捨,頗值人們深思。

簡而言之,前有西晉賈后,促使畫卷的製成;後有清西太后,導致畫卷的喪失。兩位歷史人物的共同點,卻是嚴重影響着兩個不同朝代的治亂衰亡。這張古舊《女史箴圖》畫卷,既有藝術成就;亦具歷史價值。各位讀者下次遊覽大英博物館時,不妨探訪畫卷的數碼複本;假若適逢其會,巧遇大英博物館罕見安排該畫卷的絹面臨摹本展覽,則更不容錯過。毋庸置疑,這張畫卷深具意義,是每位中華兒女必讀的一堂歷史課;亦是每位到英國修習歷史與藝術的中國留學生必研之文化教材。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大英博物館網頁》、《英國廣播公司網頁》及《維基百科網頁》,僅此鳴謝。另外,本文附圖拍攝自大英博物館《女史箴圖》的「手觸螢幕數碼格式展示複本」,亦僅此鳴謝。

附圖一:清乾隆皇帝外加的保護包裝,上書「顧愷之畫女史箴並書真蹟內府珍玩神品」

附圖二:清乾隆皇帝在標題頁加上「彤管芳」三字橫幅

附圖三:畫景「馮媛擋熊」

附圖四:畫景「班姬辭輦」

附圖五:清乾隆皇帝在尾頁親自題字及描繪一株蘭花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二月 26th, 2011 6:53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4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根據「大英博物館」最新發佈的資料,該館將於本年(2014年)4月3日至8月31日,在北翼四階第91號展覽室舉辦中國畫展覽,題為《Gems of Chinese Painting :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旨在透過從七世紀至十九世紀的一些繪畫,探索中國東南部的美麗和文化,展品包括大英博物館珍藏著名的《女史箴圖》現存一幅唐代(寫於約6至8世紀)絹面臨摹本(Discover the beauty and culture of south-east China as depicted in a selection of paintings dating from the 7th to the 19th centuries. The display includes the famous Admonitions Scroll and examples of rare porcelain from the region.)。

該幅《女史箴圖》絹面臨摹本的重要地位,不必贅述。上次的公開露面,可要追溯到2001年6月16日至8月12日為期三個月的專題展覽(詳見網誌261〈圓明園的盗竊畫卷(續篇)〉)。一別十三載,今次展期長達五個月,並且橫跨復活節與暑假兩個黃金檔期,有興趣的倫敦旅客,若能適逢其會,豈容失諸交臂?

二月 22nd, 2014 at 9:30 上午
雅帆
 2 

根據最新消息,雅帆於本年2月廻響1所言該幅《女史箴圖》的公開展示,現確定祇會在上述展覽的其中一段短時期,即本年6月5日至7月16日展出,有興趣的倫敦旅客,必須密切留意。《Gems of Chinese Painting: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展覽的最新資料,可到訪「大英博物館」的相關網頁,網址是–
“www.britishmuseum.org/whats_on/exhibitions/gems_of_chinese_painting.aspx”。

四月 6th, 2014 at 1:36 上午
雅帆
 3 

正如上文所述,大英博物館對《女史箴圖》非常珍視;然而,由於其絹質畫面容易損耗,不能抵受燈光長期照射,過往長期密藏在大英博物館特別建造的「東亞繪畫保存館」,祇在特殊場合才安排展覽。最近的一次公開露面,卻是參與去年(2014年)夏天在北翼四階第91號展覽室舉辦的中國畫展覽,題為《Gems of Chinese Painting :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但亦祇從去年6月5日至7月16日的部份展期展出。

誠然,大英博物館一直期望在不損壞畫面的情況下,增加公眾欣賞《女史箴圖》的機會。故此,特別將去年中國畫展覽場地的 第91a號展覽室,闢劃為永久「書畫展覽館」(地圖顯示為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展館中央設置木櫃,提供安放於每年指定時段展覽的《女史箴圖》;在其它非展覽時段,則《女史箴圖》仍舊密藏於「東亞繪畫保存館」,而木櫃保留空置,虛位以待下次展期。根據展覽室門口展示板資料,《女史箴圖》近期的指定展覽時段如下:

2015年–
(1) 2月12日至2月25日;
(2) 7月23日至8月12日;
(3) 11月5日至11月25日;

2016年–
(1) 2月4日至2月18日;
(2) 7月21日至8月10日。

讀者可到訪大英博物館的相關網頁,查閱其指定展覽時段的資料,網址是–
“www.britishmuseum.org/explore/highlights/highlight_objects/asia/t/admonitions_scroll.aspx” 。

再者,為《女史箴圖》畫卷安裝的一具「手觸螢幕數碼格式展示複本」(touch–screen digital format display copy),亦固定裝置於此館內,向訪客提供參考資料。

另一方面,館內亦同時放置一輻北宋「張擇端」(Zhang Zeduan;1085年–1145年) 繪畫《清明上河圖》(Along the River during the Qingming Festival) 的清朝臨摹本,此本約於1644年至1912年間完成,也在館內展示,讓訪客欣賞。

大英博物館為《女史箴圖》的悉心安排,既重視圖畫的密藏保護;亦關注訪客的公開欣賞,已是最佳的抉擇,夫復何言!

四月 27th, 2015 at 4:55 下午
雅帆
 4 

《女史箴圖》是大英博物館鎮館館藏之一,昔日由於需要避免燈光長期照射而導致損耗,故此較少露面,鮮為人認識。自從2014年以來,館方安排每年公開展覽八週,該畫卷亦逐漸多人認識,參觀者尤其華人遊客日眾,為雅帆所樂見。2017年該畫卷在第91a號展覽室的公開展覽日期如下:

2017年–
(1) 1月26日至1月29日;
(2) 2月23日至3月15日;
(3) 7月20日至8月16日。

再者,除了原來的英文名稱《Admonitions of the Instructress to the Court Ladies;英文簡稱 The Admonitions Scroll》外,大英博物館最近為該畫卷增加一個以普通話音譯的英文名稱:《Nüshi zhen tu》,各讀者若要在互聯網搜尋相關資料,可以留意。

一月 21st, 2017 at 11:02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