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十一月

追求自由(續篇)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本年度一系列五輯的「里斯講座2011」,以「追求自由」(Securing Freedom) 為主題,首先兩輯由緬甸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 主講,隨後三輯則由英國軍情5處前保安事務主管「曼寧翰布勒」(Eliza Manningham-Buller, Former Director-General of Security Service, MI5) 主講。

雅帆於網誌250介紹昂山素姬第一輯以「自由」(Liberty) 為題的演講,現於本文再簡述第二輯以「異見」(Dissent) 為題的演講。主持人「蘇.羅莉」(Sue Lawley) 在講座中以「素女士」(Daw Suu) 稱呼昂山素姬,本文亦以同樣稱呼她。第二輯講座上半部主講內容的重點,扼要譯述如下:

素女士首先指出,她所隸屬的緬甸最大政治反對派組織「全國民主聯盟」(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NLD),雖然已為緬甸爭取民立奮鬥超過二十年,卻仍須繼續摸索其身分和角色。

素女士分析緬甸的政治現狀,超過百分之九十的選民傾向支持設立新憲法,在國家利益的前題下,給與軍方可控制政府所有權力的權利。新舊政治團體必須向選舉委員會註册,才可參與普及選舉;亦必須承諾保護和捍衛兩年前制定的新憲法;及驅逐任何身陷牢獄和已獲判刑靜待上訴結果的成員。全國民主聯盟當年選擇保留遭受居所禁錮的素女士之會籍,因而拒絕註册,在不情願下捨棄參與選舉;但為爭取政治團體的權利,無奈祇有向缺乏司法獨立的法庭進行訴訟。

面對全國民主聯盟的合法地位和政治角色之質疑,素女士認為,既然全國民主聯盟沒有觸犯非法組織的法例,則不應將其定性為非法組織。另一方面,由於全國民主聯盟未能在國會中佔據任何議席,故此尚未扮演正式反對黨的角色。然而,其活動卻被一系列法例和規則所嚴重窒礙,每項行動亦被軍方情報局所密切監視,名義上雖非反對黨,但實質上已被視為反對黨看待。

素女士繼續解釋,現有規管緬甸的法律和秩序,是一套靜態、畏縮、對人民實施高壓及摧殘的制度,正是全國民主聯盟所貫徹反對。在軍方極權統治下,全國民主聯盟掙扎求存,積極面對挑戰,其組織及理念開始略具規模。創意和靈感來自集思廣益,涵蓋:本國的文化和歷史;其他國家革命變遷的鬥爭經驗;哲學家的思想;觀察家和學者的意見;時事評論員的言辭;及朋友和支持者的忠告。在軍政府的限制下,即使未能完全發揮反對黨的功能,亦努力尋找有效的日常運作方法,並同時力求開拓前線抗爭模式。

全國民主聯盟獲得本土及海外的強力支持,確認其政黨身分及責任,卻並未因此而獲得一個民主工作團體應有的權益,和一個合法政治組識應有的最基本權利。

全國民主聯盟曾為兩次獨立而奮鬥:第一次在上世紀為緬甸人民從殖民統治中帶來自由;第二次則期望在不久將來為緬甸人民從軍法獨裁統治中帶來自由。兩次鬥爭的差異很大,首先,前者的抗爭對象是外國人;後者的抗爭對象卻是同種族、同膚色、同宗教的本國人。其次,前者的殖民政府雖然專制 (authoritarian),卻仍較後者於1988年獲得政權的軍政府明顯少些極權主義 (less totalitarian)。

素女士強調,全國民主聯盟可以借鑑先輩在第一次鬥爭的成功經驗,但必須超越過往與殖民主義鬥爭的經驗,不應祇局限於從本國歷史中,為第二次鬥爭尋找創意和戰術。另一方面,現政權對過往的經歷仍然未能忘懷,時常將國家一切弊端,諉過於昔日殖民主義的殘餘影響,並將全國民主聯盟及其支持者標韱為新殖民主義者。相反地,全國民主聯盟應該放眼世界,仔細搜尋創意和靈感,譬如鑽研「印度獨立運動」(Indi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的戰術和策略,及其領袖們的思想和哲學,以便考慮和借鏡。

聖雄甘地的「非暴力公民抗爭」(non-violent civil resistance) 學說,及如何將理論轉化為實踐,經已被那些期望透過和平方式改變「專制管治」(authoritarian administration) 的追隨者,納入為其工作手册之部分內容。素女士指出,她選擇這種非暴力抗爭方法,並非因為道德原因,卻祇為實踐政治理由。

許多於1988年緬甸革命運動中遭受軍隊開槍鎮壓的學生和活躍分子認為,依賴槍桿生存的人,唯有使用槍桿才可將其打敗,故此他們決定組織爭取民主的學生軍隊。素女士尊重他們爭取民主的方法,但自己卻拒絕採取相同途徑,因為她相信這種方式未能帶領國家到達她心目中的理想境界。

「自由鬥士們」(freedom fighters) 選擇武裝起來,既為從不公正統治中釋放自己;亦秉持愛國主義和思想,為全國人民,或不同種族、不同族裔、不同宗教的人民,竭力爭取平等與人權,他們全部都是為自由而奮鬥。另一方面,未經武裝的活動份子則為政治理由而奮鬥,他們包括:公民權利活動份子;反種族隔離活動份子;人權活動份子;民主活動份子。素女士認為,全國民主聯盟的抗爭目標,不應祇限制於人權與民主的政治活動,卻要涵蓋為社會公民爭取合理的空間。

素女士補充說,反對黨的工作既非祇為更換政府,亦非局限於活動分子的激發改變現存體系,卻是和世界各地的政治團體一樣,為全國人民的理想而共同奮鬥。全國民主聯盟在抗爭路上並不孤獨,皆因反抗專制與壓迫的活動,正在跨越人類社會的政治和文化層面,不斷在世界各地同時發生。

素女士引述捷克思想家「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曾說,異見運動的基本工作,就是為人類生活的真正目標而服務,及為每個個人保障其自由和真實生活的權利,發展一個防衛系統,保障人權和尊重法治。她確認這也是全國民主聯盟作為異見人士的追求目標,並以此為主講內容作結。

素女士在講座下半部回答觀衆提問的重點,簡述如下:

全國民主聯盟將重新加入國會:素女士回答,她正在與現政府的三名代表坦率對話,希望能達成一些共識。

國際社會在近期的中東政治運動可汲取甚麽教訓,並為緬甸的政治運動作出適當行動:素女士認為,世界對中東政治發展較緬甸政治發展更感興趣,可能基於對前者的情況更為瞭解,亦可能由於埃及與緬甸在國際政治中所佔策略性位置的分野。然而,素女士期望國際社會能對世界上每個角落的基本人類需要,給予同等程度的關注。

可會審慎考慮採用暴力以達爭取目標:素女士指出,她雖然對年青人寄予厚望,但不會因為他們要求採用暴力,便輕率給予支持。她祇會在有必要阻止更惡劣的事情長期發生的情況下,才會支持短期使用暴力。

何以一場虛假民主的把戲,較赤裸裸的專制更為危險:素女士表示,人們可能太過渴求改變,於是開始訴說已獲得改變,這祇是自己欺騙自己。其實並沒有獲得真實的改變,祇是一大堆漂亮的空話,人們的要求豈止於此。

走出仰光,與羣衆對話,瞭解羣衆想法的重要:素女士同意與羣衆接觸非常重要,從事政治活動,不能單靠跑到街上進行羣衆運動,必須與羣衆並肩工作,她表示以「接觸行程」(contact trip) 代替「運動行程」(campaign trip)。

國際社會在牽涉外國政治改革時,應如何平衡道德責任與國家利益,當面對緬甸的政治發展,採取較強烈的支持態度:素女士對國際社會在緬甸政治發展的表現感到失望。她進一步闡釋,當某些國際社會組織還在進行民主運動和人權運動時,他們對緬甸政治發展採取支持的態度,但當他們一旦進入其政府的管治階層後,卻變得不甚支持了。唯獨捷克總統在進入其政府管治階層的前後,他對緬甸政治發展的取態,貫徹支持如一。另一方面,南非圖圖大主教的支持態度亦是一樣。素女士期望更多國家和領袖,可繼續維護他們的真正價值觀,在本國鬥爭成功後,不要遺忘於其他地方仍在鬥爭的同路人。

素女士是否為民主鬥爭付出沉重代價:素女士確認,她的許多同僚為堅守其信念,比她自已付出更多及更高昂的代價。

如何改變緬甸領袖和軍隊的世界觀,並接受異見分子的原則和價值觀:素女士認為,執政者必須抱持更多接觸人民的想法。然而,目前他們卻刻意脫離羣衆;而其他方面亦未有盡力讓他們全面認識事實,致令他們對異見分子產生不少誤解。

如何向國際社會解釋,支持緬甸民主運動實際是維護其國家利益的重要行動:素女士解釋,除了緬甸民主運動外,維持全世界的公平和公義,亦需要更多的行動支持。緬甸是世界的一部份,故此當國際社會協助緬甸發展民主運動,並非單祇協助緬甸發展,卻實是同時協助整個世界獲得公平、公義、安全和自由。素女士期望人們能理解,其工作不應祇囿於協助某幾個國家,而是為追求全世界獲得公平、公義、安全和自由。

讀者如有興趣細閱講座的內容,可到訪BBC相關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126d70

綜合來說,素女士分析了異見人士在爭取國家自由民主的過程中,難免勢孤力弱、路途崎嶇。本土國內既要應付執政當局的鎮壓逼害,亦要團結不同派系的革命力量;國際境外也要吸引國際輿論的關注報導,又要爭取國際社會的連繫支援。再者,當站立於暴力與非暴力抗爭不同方式發展自由民主的分岔口,還要面對明智抉擇的嚴峻考驗。素女士憑藉二十多年爭取自由民主的奮鬥經驗,現身說法,字字珠璣,句句箴言;注重實踐,不尚空談;確實是其他國家異見人士的珍貴參考。緬甸異見人士的遭遇,是否亦在香港似曾相識?肩負香港異見人士角色的泛民主派成員、八九十後青年,堪值深思。

另一方面,根據傳媒近期(11月18日)報導,昂山素姬領導緬甸反對派的全國民主聯盟,高層開會後一致通過,重新註冊為政黨,將參與國會補選。去年前軍政府為阻止素女士參與大選,拒絕全國民主聯盟重新註冊,但在新政府上台後解除有關限制。緬甸國會目前有四十八個議席懸空,需要補選。法例規定,註冊政黨需競逐至少三席,但昂山素姬希望,全國民主聯盟在四十八席都參與角逐,傳媒估計昂山素姬亦可能參選。若依照目前發展,則緬甸民主前途已露一線曙光,亦可算是昂山素姬多年艱苦奮鬥的些微回報。

與此同時,電影《The Lady》描寫昂山素姬的一生不朽傳奇事蹟,由法國導演洛比桑 (Luc Besson) 執導,英籍作家弗雷恩 (Rebecca Frayn) 編劇,馬籍華裔著名影星楊紫瓊 (Michelle Yeoh) 擔綱主演昂山素姬一角,本年9月12日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Toronto Film Festival) 舉行全球首映,並開始在其他多個國際電影節(包括釜山、羅馬、斯德哥爾摩、印度)及世界各地公映,英國則安排於本年12月30日上映。

然而,中國大陸網友轉發國家廣電總局通知,宣稱該電影因內容部份涉及違規,「提醒大家關於該片的新聞、片花(預告、宣傳片)、影片等,均不得做任何形式推廣和宣傳。」有境外媒體向廣電總局求證,卻不得要領。網友指出,該影片很容易令觀眾與現時中國社會比較,中國政府對異見人士的打壓,與緬甸如出一轍,影片歌頌昂山素姬抗衡專制政權,將令中國民眾產生聯想,因而觸動中國政府的神經。電影最後能否在中國上映?頗成疑問。香港人經常自詡為言論自由的地方,在這事情上是否需要跟隨中國的指示?電影《The Lady》能否在香港上映?將會是香港言論與表達自由的試金石,不妨拭目以待。

在拍攝電影期間,楊紫瓊曾於去年12月到仰光會見獲釋後的昂山素姬,但當她於本年6月22日再次抵達仰光國際機場入境緬甸時,立即被當局攔阻,並遞解出境。根據國際傳媒報導,緬甸政府已將楊紫瓊列入黑名單,禁止再進入緬甸。另一方面,由於楊紫瓊主演電影《The Lady》,側聞中國當局亦有微言,或會影響楊紫瓊日後進入中國,未知傳言可信否?無論如何,相信一切早已在楊紫瓊計算之內,她的豁然演出,也就義無反顧。

政治舞台上的昂山素姬,既贏盡舉世的欽佩;水銀燈影下的楊紫瓊,亦博得世人的尊重。回望香港的自由民主發展路上,政壇內長官議員辦事的顢頇卸責;影圈外藝人歌星行為的謟媚附和,則明顯給昂山素姬與楊紫瓊比下去了。

讀者如有興趣深入瞭解昂山素姬的事蹟,可參閱一本新近出版素女士的傳記:《The Lady And The Peacock: The Life of Aung San Suu Kyi》By Peter Popham;Rider Books。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譯述自《里斯講座2011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一月 28th, 2011 6:03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本年11月30日至12月2日,美國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 一連三天訪問緬甸的「破冰之旅」,是50年來首位訪問緬甸的美國國務卿,意義重大。希拉莉這次訪問有兩個主題,首先,她在首都「內比都」(Naypyidaw) 與現任總統「登盛」(Thein Sein) 進行閉門會談,表明美國願意放寬對緬甸的一些金融制裁、增加對緬甸的援助、考慮將兩國外交關係升級;亦同時要求緬甸政府必須進一步釋放所有政治犯、解決跟少數民族的武裝衝突、讓所有政黨在全國開設辦事處,並在自由、公正和有公信力的選舉中競爭。

其次,希拉莉轉飛仰光,於12月1日晚上在美國駐緬甸代辦官邸,設宴款待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姬,兩人長談達三小時。之後,她再於翌日(12月2日)親到昂山素姬在仰光的湖畔住所會晤。兩人會談90分鐘後共同會見記者,聲言會合力為緬甸推動民主,呼籲緬甸政府盡快釋放所有政治犯,並平息緬甸歷時數十年的種族衝突。

希拉莉訪問緬甸期間,兩次高調與昂山素姬會晤,更有甚於和總統的會談;兼且特意悉心裝扮,與昂山素姬一樣的服飾配襯,此舉已同時代表美國向緬甸政府、中國及全世界發出一項強烈政治訊息,就是支持昂山素姬及她所帶領的緬甸民主運動。昂山素姬為緬甸民主運動艱苦奮鬥二十多年,付出多少自由和親情,今天總算可以初嘗勝果。她在BBC「里斯講座2011」所發表有關追求自由的理念,也就是她的成功之道,更堪值人們細味。

十二月 3rd, 2011 at 9:59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