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十一月

追求自由(首篇)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英國廣播公司 (BBC) 自1948年開始主辦「里斯講座」(Reith Lectures),起源詳見網誌93,至今已是第64屆;本年度的「里斯講座2011」邀請兩位女士主講一系列五輯以「追求自由」(Securing Freedom) 為題的演講。首先由緬甸民主運動領袖「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 主講兩輯,分別在6月28日及7月5日的兩個星期二早上九時於 BBC 第四電台播出;隨後由英國軍情5處前保安事務主管「曼寧翰布勒」(Eliza Manningham-Buller, Former Director-General of Security Service, MI5) 主講三輯,分別在9月6日、9月13日及9月20日的三個星期二早上九時於 BBC 第四電台播出。

雅帆於本文介紹昂山素姬第一輯以「自由」(Liberty) 為題的演講,並將於另文譯述第二輯以「異見」(Dissent) 為題的演講,在談論昂山素姬對自由的理念與經驗之前,必先瞭解她的生平和政治生涯。「里斯講座」主持人「蘇.羅莉」(Sue Lawley) 在講座中以「素女士」(Daw Suu) 稱呼昂山素姬,本文及續篇亦以同樣稱呼她。

昂山素姬於1945年6月19日在緬甸首都仰光出生,父親「昂山將軍」(General Aung San) 是40年代爭取緬甸獨立的民族英雄。1947年,正是緬甸從殖民地過渡至獨立的時期,昂山將軍卻在7月遭遇暗殺,當時素女士祇有兩歲,對父親的印象模糊,而他死後6個月緬甸成功獨立。1960年,素女士的母親被緬甸政府任命為駐印度大使,素女士跟隨母親前赴印度。在印度中學畢業後,素女士進入英國牛津大學聖休學院 (St Hugh’s College, Oxford Univeristy) 修習政治、經濟和哲學,獲得文學學士學位。她在此認識了亞洲學學者「阿里斯」(Michael Aris),1972年,27歲的素女士與阿里斯結婚,婚後育有兩名兒子。及後,她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修畢博士課程。

1980年代,素女士在日本和不丹工作一段時間;其後留居在英國牛津聖安東尼學院 (At. Antony’s College) 附近的寓所,與丈夫及兒子共享歡樂家庭生活。1988年,母親中風,素女士兼程趕回仰光,探望病榻中的母親。當時緬甸的局勢非常動蕩,數以千計的學生、辦公人員和僧侶走上街頭,要求實行民主改革。

1988年8月26日,素女士在仰光向接近一百萬名集會的羣衆發表演講時表示:「作為我父親的女兒,我不能對這裡發生的事情無動於衷,緬甸正在發生的民族危機,完全可以被看作是緬甸正在爭取第二次獨立。」素女士在緬甸很快贏得人民的尊敬和擁戴,成為緬甸最大政治反對派組織「全國民主聯盟」(the 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NLD) 的總書記,開始在緬甸巡迴演講,宣傳民主。她深受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和印度聖雄「甘地」非暴力理論的影響,在全國各地組織集會,呼籲以和平方式實現民主改革和自由選舉。

1988年9月18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群眾示威遭到軍隊的血腥鎮壓。同年,素女士被緬甸「軍政府」(Junta) 軟禁家中。1990年5月,緬甸舉行大選,軍政府在不允許素女士參加選舉的情況下讓全國民主聯盟參加選舉。結果全國民主聯盟獲得議會百分之八十的議席,亦同時獲得籌組政府的資格。面對選舉的失敗,軍政府卻不願交出管治權力,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並將許多反對黨領導人關進監獄。

1990年,素女士獲「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 頒發「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The 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表揚她對捍衛人權和思想自由的貢獻。1991年,她為緬甸實現民主的努力不懈,獲頒「諾貝爾和平獎」(Nobel Peace Prize)。

1995年7月,素女士獲釋。1999年,她的丈夫阿里斯因癌病去世,緬甸軍政府同意素女士前往英國奔喪。但由於擔心當局借機拒絕她返回緬甸,迫使其流亡國外,素女士決定留在緬甸,未能見丈夫最後一面。

2000年9月,素女士不顧當局禁令,試圖前往北部城市曼德勒,再次遭受軟禁。她在2002年5月無條件獲釋,但是一年之後,她的支持者與政府的支持者發生衝突,她再次被逮捕入獄。2003年9月,素女士接受婦科手術後,被允許返回住所,但實際仍遭軟禁。在被軟禁期間,她堅持開展研究,並積極鍛煉身體。

從1988年至2010年的22年期間,素女士被軍政府斷斷續續地軟禁在其寓所中長達15年,終於在2010年11月13日獲釋。總括來說,素女士是緬甸民主運動的領導人,面對當局的嚴厲鎮壓全無畏懼,以「非暴力抵抗方式」(non-violent resistance) 挑戰軍政府的獨裁統治和爭取民主自由,對緬甸民主運動具有強烈象徵意義,亦是國際關注的人物。

目前素女士雖已獲釋,她的行動卻絕非完全自由。諷刺的是,講座以「追求自由」為主題,她卻仍然失去親臨現場主講及答問的自由,祇能在緬甸預早將主講內容祕密錄音,經英國廣播公司工作人員偷運出境,再於現場播出;觀衆提問環節,亦祇可透過電話與現場對話。第一場講座上半部主講內容的重點,扼要譯述如下:

素女士首先指出,能透過BBC向聽衆說話,尤具意義。回想當年,她被軟禁家中,一直收聽BBC的廣播,能享受伸展及接觸他人心靈的自由,這並不止於「個人交流」(personal exchange);更是「人類接觸」(human contact) 的一種形式。人類接觸的自由,包括分享思想、期望、歡樂、怒氣和憤慨的權利,不容干預。她表示雖然未能親臨現場,但仍可藉此機會行使人類接觸的權利,與聽衆分享她對自由的一些想法,包括自由對她及世界各地其他「不自由的人」之意義,因此感到非常高興。

素女士引述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 所言,政治家必須具備三項重要條件:「激情」(passion)、「責任感」(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和「分寸感」(a sense of proportion)。激情意指對一項目標的熱烈投入,這對投身「異見政治」(politics of dissent) 的人們尤為重要,信仰既是異見人士的武器;激情也就是他們的盔甲。她引用捷克思想家「瓦茨拉夫.哈維爾」(Vaclav Havel) 對「異見人士」(dissident) 基本工作的定義,解釋人們必須全情投入,捍衛爭取個人自由與真實生活的權利 (the defence of the right of individuals to free and truthful life)。換言之,異見人士的激情在於爭取自由。

素女士繼續分析,激情可演繹為忍受痛苦 (passion translates as suffering),隱諭異見人士自願選擇忍受痛苦,皆因激情目標的崇高價值,故此經深思熟慮後選擇忍受痛苦的決定。自由對於民主運動的參與者和支持者來說,意味着必須通過艱苦努力,甚至犧牲自由和生命,從實際經驗中爭取堅實真確的權益,而並非流於抽象概念的哲學辯論。

她表示從家中軟禁中獲釋,其意義對她來說差異不大,因為她的心靈在任何情境亦經常處於自由狀態。雖然接受「精神自由」(spiritual freedom) 代替其他形式的自由,存在着某程度上之危機,可導致爭取自由的被動和退隱;但是「自由的內在性」(inner sense of freedom),卻又可增強一股「實際動力」(practical drive),爭取以人權和法治等形式去體現的基本自由。故此,精神自由並非對基本人權及自由的實際需要漠不關心。

素女士高度評價「脫離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是一項基本人權。從緬甸開始民主運動以來,異見人士一直需要抗衡滲透整個社會的恐懼感;緬甸人民給予外國訪客熱情好客的印象,但亦怯於討論政治。面對當局的殘暴和打壓,所有人都會感到恐懼,但為民主奮鬥的人必須具備巨大及足夠勇氣去克服恐懼,掩飾自己的恐懼,明知戰友也在掩飾恐懼,卻假裝沒有察覺,這並不是虛偽,而是勇氣。

素女士比較了緬甸民主運動與突尼斯、北非及中東近期民主運動的異同,認為主要的區別有二,亦是成敗分野的關鍵。首先,突尼斯的軍隊沒有如緬甸軍隊一樣朝示威者開槍。其次,現代通訊科技和設備在近期阿拉伯民主運動中發揮重要作用,而緬甸的現代通訊科技和設備卻仍然落後。通訊帶來接觸,在中東近期民主運動中,通訊成為自由的接觸。

她繼續補充說,突尼斯與埃及迅速、和平的政治變遷,除了帶來羨妒目光,更可導致緬甸人民的凝聚力,並為爭取人類尊嚴與自由的工作重新定位和投入。在追求自由的過程中,緬甸人民同時學習、相信並實踐自由的真諦。緬甸人民根據個人的自由意願去執行日常任務,完全無懼於這些行為在身處一個不自由國家所可能產生的危險。緬甸人民自由選擇去做他們認為正確的事,可能導致削減某些自由,但他們相信最終必能成功獲得更多自由。

素女士總結說,異見人士必須抱持着激情、責任感和分寸感,繼續追求自由,努力不懈,最終可將自由的美夢,轉化成真。

素女士在講座下半部回答觀衆提問的重點,簡述如下:

緬甸民主運動長期鬥爭而未成功的原因:素女士分析,緬甸軍隊向異見人士開槍鎮壓,及缺乏鮮明形象去引起全世界關注,都是窒礙緬甸民主運動發展的主因。

緬甸民主運動應否放棄非暴力的抗爭形式:素女士解釋,緬甸民主運動採取非暴力的抗爭形式,並非祇為道德理由,卻包括政治及實踐理由,且以國家的最佳利益為依歸。她引述聖雄甘地曾說,在怯懦與暴力之間,他在任何時間將選擇暴力。

緬甸青年應該採取甚麽實際行動去改變緬甸:素女士指出,身處海外的緬甸青年,必須時刻保持對緬甸事務的覺醒;身處國內的緬甸青年,則必須在理論及實踐方面不斷學習如何教育自己及其他國人,並帶領他們為民主共同奮鬥。

外國如何協助推展緬甸民主運動:素女士回應,外國力量可積極參與發展緬甸的民主網絡,及制裁軍政府。再者,亦可協助緬甸人民增強其力量,減低依賴軍政府,將有利緬甸民主運動循新方向蓬勃發展。

反對運動如何處理內部異見和派系矛盾:素女士解釋,人類生活困苦,必須掙扎求存,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開始產生不同意見,因此異見人士當中存在不同意見是最正常和自然的事,而依賴一位或少數領袖亦屬平常,這些現象尤其常見於歷史尚淺的民主運動。緬甸民主運動祇是一個歷史尚淺的民主運動,仍須不斷學習。

國際社會應如何協助推動緬甸民主化:素女士分析,緬甸北部克欽族就中國投資工程與政府軍武裝對峙和交火事件,已經促使中國對緬甸政權的態度有所改變,亦令中國對緬甸北部局勢不穩表示關注,要求緬甸政府盡力恢復局勢穩定,希望這有助中國認識緬甸的獨裁政權無法透過鎮壓實現和維持穩定,需要和平解決問題。另外,印度作為亞洲最大的民主政體國家,確實應該堅持民主原則,更多支持緬甸的民主運動,而並非着力跟專制政權爭取貿易和策略利益。素女士期望,聯合國安理會應該迅速投入更大努力,例如將緬甸加入聯合國版圖,推進緬甸民主化進程;國際社會應該與緬甸當局保持批判的接觸,以便有效推動變革。

讀者如有興趣細閱講座的內容,可到訪BBC相關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12402s

綜合素女士所述,沒有艱深難懂的抽象概念,祇有簡單易明的實踐經驗,許多經歷彷彿似曾相識,都可在中華大地找到熟悉的影子。當中華兒女們借鑑素女士對二十多年緬甸民主運動的分析,印證於中國民主運動的百年歷史,包括八九民運的失敗原因;再推敲素女士對「國外僑民」及「本土同胞」在發展國內民主運動所擔當角色的建議、應付異見人士內部分歧及派系矛盾的策略,必可獲得不少思想啟蒙。

簡而言之,人民的覺醒與教育、人民的勇氣與堅毅;民族智慧的開啟、民族質素的提昇;實屬追求自由和發展民主的關鍵所在。祇要善用通訊與互聯網科技,本土同胞可將國內實況通報海外,喚起國外僑民對中國事務的覺醒;反向地,國外僑民則可將海外經驗輸送國內,提高本土同胞對國際視野的教育;追溯人類歷史,鑑古知今,都是身處不同地域之中華兒女共同努力、發展中國自由民主的不二法門。

素女士在第二輯講座的內容,又有甚麼堪值借鏡之處?且看續篇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譯述自BBC《里斯講座2011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一月 21st, 2011 6:4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