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七月

漢字和日語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日本早期的統治者引入「漢字」(Kanji),作為制定「律法」和頒佈「政令」的紀錄基礎。「文字化」大程度地提高了統治效率,並促使日本由「部落」轉型為「統一」的國家。

然而,「漢字」畢竟是從外地傳入的書寫「符號」,和日本的本土「口語」格格不入。祇有少數貴族子弟透過投資多年的時間和努力,熟讀中國古典書籍,才能準確及純熟運用「漢字」;一旦掌握這門技能,就可在朝廷做官。因此,投資的回報亦相當高,但大部份平民仍是「文盲」。

自從社會富裕以後,有些學者想在「朝廷公文」以外,把民間的歌謠、故事等用文字記錄下來。然而,許多用本土音韻口語來表達的感情,卻難以用「漢字」去演譯。他們想出一個方法,就是借用漢字的「音」來記載日本口語。這些「用其音而去其義」的漢字,日本人稱之為「假名」。

香港人用「巴士」兩個漢字音譯英文「bus」一字;用「士多」音譯「store」,是「假名」的香港版本。

逐漸地,指定的數十個漢字便被簡化為日語的「注音符號」。這些「假名」亦分兩大類:「平假名」(Hiragana) 是漢字草書的簡化,包括:あいうえお ……等;「片假名」(Katakana) 是取符合聲音的漢字楷書字形中一部份的簡化,包括:アイウエオ ……等。「假名」成為日語的「字母」,功用有如英文的abcd;這樣的表音文字在九世紀已相當普及,到了十世紀便逐漸定型。

在假名文學的發展中,宮廷婦女產生極大作用。清少納言寫的《枕草子》;紫式部寫的《源氏物語》,都是當代文學的經典著作,亦都是用「平假名」寫成。繼續發展下來,「漢字加平假名」、「漢字加片假名」等「和漢混血」的文字文體,成為日本語文的特色。

在「明治維新」以前,「漢字文體」仍是日本的「官方語文」;「假名文體」被視為低下通俗,是「大男人」所不為。「維新」以後,「脫亞入歐」論興起,開始有「廢除漢字」的爭議。事實上,在中國以外的「漢語地區」,例如越南和朝鮮,都完全改用「拼音系統」作為本國語文。在日本,因考慮到純用「假名文體」可能令句子結構上造成混淆,故此未有完全廢除「漢字」;但報刊雜誌的文章或公衆地方的廣告,使用「漢字」較前減少。現代日本人喜歡把西方文字的名詞用「片假名」直接音譯,使日本語文更形「活潑化」;但「人名」和「地名」,卻仍沿用「漢字」。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七月 26th, 2007 6:05 下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