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十一月

茶葉與鴉片(二)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海遠在網誌248〈茶葉與鴉片(一)〉文中說到,1800年代初期,中國有大宗茶葉貿易出超到英國,英國承受了極嚴重的「貿易逆差」;稍後,英國卻以「賣鴉片」扭轉這形勢。以下幾段文字摘錄自《維基百科 自由的百科全書》(Wikipedia) 網頁,扼要的說明這貿易形勢:

「Low Chinese demand for European goods, and high European demand for Chinese goods, including tea, silk, and porcelain, forced European merchants to purchase these goods with silver, the only commodity the Chinese would accept. In modern economic terms the Chinese were demanding hard currency or specie (gold or silver coinage) as the medium of exchange for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in their goods. From the mid-17th century around 28 million kilograms of silver was received by China, principally from European powers, in exchange for Chinese goods.

In the 18th century, despite ardent protest from the Qing government, British traders began importing opium from India. Because of its strong mass appeal and addictive nature, opium was an effective solution to the trade problem. An instant consumer market for the drug was secured by the addiction of thousands of Chinese, and the flow of silver was reversed.

British merchants carrying no opium would buy tea in Canton on credit, and would balance their debts by selling opium at auction in Calcutta. From there, the opium would reach the Chinese coast hidden aboard British ships then smuggled into China by native merchants. 」

1838年底,清朝道光帝頒佈禁煙令,並派欽差大臣兩廣總督「林則徐」前往廣州負責執行,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虎門銷煙」。1839年3月,林則徐抵達廣州後,派兵包圍「十三行」,斷洋人糧水,勒令外國煙販交出所有鴉片,並承諾不再販賣,保證「嗣後來船永不敢夾帶鴉片,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盡沒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並於6月3日至6月25日,將大部分法律上屬於英國人的鴉片庫存全部銷毀。

大英被斷財路,亦急謀對策,經濟問題的最後解決辦法多是「戰爭」,英國政府遂命軍部評估中英戰爭形勢,軍部認定英方必勝。英政府再將此議題提交國會作政治評估,有許多議員認為因「鴉片」而開戰,即使勝利,也會使英國負上歷史污名,但有更多議員祇著眼於即時的利益。1840年4月,英國國會對此議題進行激烈辯論,在「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 的影響下,最終以271票對262票通過軍事行動,英政府始終未有正式宣戰,認為軍事行動祇是一種「報復」(reprisal),而非戰爭。

1840年6月,「懿律」(George Elliot) 率領英國艦船40餘艘及士兵4000人的機動艦隊,從印度出發,到達中國廣東海面,標誌着「第一次鴉片戰爭」正式開始。

戰爭前的雙方軍隊形勢

戰爭前中國名義上有22萬八旗及66萬綠營軍隊,而清朝上一次主要用兵,已是1804年,當時不過鎮壓手持原始武器的「川楚白蓮教起義」,自此經歷35年不曾作戰,軍隊戰鬥力嚴重衰退。

相對地,英軍參加的上一次重要戰爭,卻是1815年截止抗擊法國的「拿破崙戰爭」,英軍獲勝。

戰爭經過

第一階段

1840年6月,英軍統帥兼全權代表懿律領兵到達廣州海面,林則徐堅守虎門。英軍初戰失利,之後轉而攻擊廈門,亦被閩浙總督「鄧廷楨」擊敗,英軍再北上進攻浙江舟山。7月5日,英軍開始進攻戰略要地定海縣城,鴉片戰爭正式爆發。7月6日,定海淪陷;8月,英艦抵達天津大沽口外,本來主張戰爭的道光帝,眼見英艦迫近,開始動搖。8月20日,道光帝批答英國書,令「琦善」轉告英人,允許通商和懲辦林則徐,以此求得英艦撤至廣州,並派琦善南下廣州談判。10月,琦善署理兩廣總督,林則徐、鄧廷楨被革職。12月,琦善通過私人翻譯鮑鵬與「義律」(Charles Elliot;懿律堂弟) 談判,拖延時間。義律失去耐心,決定戰後再商議。1841年1月7日,英軍突然攻佔虎門的大角、沙角炮台,清守軍死傷700餘人,師船、拖船沉毀11艘。琦善被迫讓步,與義律簽訂《穿鼻草約》,林則徐被發配新疆。不過《穿鼻草約》由始至終並未經中國皇帝批准,而琦善也沒有蓋用關防印,因此該條約不具法律效力。

第二階段

由於英國提出的條件過於苛刻,以及琦善擅自簽訂,使道光帝大為不滿;道光帝便把琦善抄家革職,派「奕山」、「隆文」和「楊芳」赴廣東指揮作戰。但義律先下手為強,於1841年2月23日進攻虎門炮台,雖然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率靖遠炮台將士奮力抵抗,但不敵英軍,虎門炮台最終失陷。5月21日,奕山令水陸軍1700餘人,於黑夜分乘快船出動,挈火箭、噴筒,夜襲英船,擲火焚燒。次日早晨英軍2400人反攻,清軍潰退。四天之內,廣州附近要地全失,1萬8千多清軍盡退城內,秩序大亂,奕山豎掛白旗求和,簽訂《廣州和約》,不但率部撤離廣州,還勒索廣州商家,向英軍支付六百萬銀元贖城費。英軍收錢後也撤出廣州,而奕山為了逃避皇帝懲罰,便虛報戰功,甚至將該戰役的慘敗說成大勝。

第三階段

英國政府認為《穿鼻草約》所獲權益太少,撤換義律,改派「璞鼎查」(Henry Pottinger) 來華,為全權代表,擴大侵略。1841年8月27日,英軍再次北上,攻陷鼓浪嶼、廈門、定海、鎮海(今寧波)及乍浦(浙江平湖)。其中定海是第二次被攻破,總兵「葛雲飛」及四千將士戰死,英軍也損失慘重;該戰平息後,英軍短暫休兵。

1842年1月,英軍轉攻台灣中部,遭台灣道「姚瑩」及台灣鎮總兵「達洪阿」擊退。不過,英軍再度重裝集結,攻打長江門戶吳淞,江南提督「陳化成」率軍堅守西炮台,兩江總督「牛鑑」逃走,陳化成與部下孤軍作戰至死。吳淞的失利,使英軍軍艦開入長江。

7月21日,英軍6600餘人擊敗鎮江城外綠營守軍,越城而入,與1500蒙古八旗兵巷戰,英軍死37人,傷129人,旗兵死約600人,副都統「海齡」自殺,全城慘遭焚掠,廢墟一片。鎮江對岸的揚州紳商,惶恐萬分,向英軍交納五十萬兩贖城費,免受軍事佔領。8月4日,英軍直逼南京,奪取京杭大運河與長江交匯處的鎮江,封鎖漕運,清廷處於不利位置,迫使道光皇帝迅速作出求和的決定。

和約簽訂

清軍節節敗退,道光帝派「耆英」和「伊里布」為欽差大臣,與英軍交涉議和。1842年8月4日,英國軍艦駛抵南京下關江面,璞鼎查威脅限日定議,否則發炮攻城,耆英和伊里布被迫全面接受英方提出的條款。1842年8月29日,中英雙方簽訂《南京條約》,戰爭結束。

戰爭結果

清政府被迫在「南京靜海寺」與英國政府議約,雙方在寺內共議約四次。8月29日,中國清政府全部接受英國提出的議和條款,在英軍旗艦「汗華號」(HMS Cornwallis;亦譯康華麗)上正式簽訂中國近代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 中英《南京條約》,滿足了英國大多數的要求。香港島因而被割讓給英國,上海、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五大口岸,被迫開放給英國人貿易和居住。

列強不欲英國坐大,紛紛與中國簽訂更多不平等條約:1844年7月3日,中美簽訂《中美望廈條約》;1844年10月24日,法國與中國簽訂《黃埔條約》,享有領事裁判權和傳教權等;1843年10月8日,中英再簽署《虎門條約》,重新規定了英國所享有的最惠國待遇和領事裁判權。

戰爭檢討

(一) 知己知彼

1793年,英使「馬戛爾尼」(Earl George Macartney) 曾以祝賀「乾隆帝」八十大壽為名,要求覲見大清皇帝,請求准予兩國平等互利通商。清廷卻堅持以「藩屬國朝貢」(tributary system) 方式進行,又要對方以「跪拜禮」進見,但西方文化祇容許人對「上帝」跪拜。因此「馬戛爾尼」拒絕對乾隆行跪拜禮,無功而返,中華文化二千年來「天朝大國」的傲慢心態,表露無遺。

這「傲慢」亦表示中國對世界大勢的無知,在「鴉片戰爭」之前,中國似乎從未派遣使節或商旅到歐美考察;反之,歐洲國家自「達加瑪、哥倫布」等人開創「航海年代」以來,便不斷派「傳教士、商人」到中國嘗試接觸。可以說,在「鴉片戰爭」發生時,英國掌握了相當詳盡的中國情報;而中國對英國一無所知。《孫子兵法》早已說過,「知己知彼」的情報戰,是戰爭勝敗的重要原因之一。英國在開戰時能迅速鎖定攻擊目標,在談判時又迅速鎖定「戰利品」,一座在中國毫不在意的荒島 — 「香港」,可見英國早已詳盡勘探了中國的海岸形勢。

(二) 科技落差

由英國到中國的航程近萬哩,當時還未有「蘇伊士運河」,艦隊必須繞過「好望角」。「勞師襲遠」是兵家大忌,士兵的「體力、補給」等問題,其困難度與距離成正比;幾千英軍對戰幾十萬清兵,也難以想像。然而開戰前英國軍部仍評估有必勝之信心,這是因為他們計算到中英之間的「科技落差」。

1800年,英國發明家研製出「高壓蒸汽機」(high pressure steam engine),這是一個將燒煤所產生的熱能量轉化為受控工作的動力介體,從而節省很多人力。自此之後,西方文明進入「工業革命」(Industrial Revolution) 的年代,生產力大為提高。起初祇是在工廠裏運用,更有創意的人們,再把蒸汽機應用到推動交通工具,如「火車」、「輪船」等。

傳統的帆船,因為要靠風力推動,船身必須輕巧;但靠燃料推動的船隻,祇要蒸汽機馬力足夠,載重量幾乎沒有上限。因此,「機動船」對海軍帶來革命性的影響:船身可以裝甲;大炮可以造得更大;逆風也可照常航行。「裝甲機動船」與傳統帆船對戰,簡直有如虎入羊群。「船堅炮利」的背後,其實是累積了很多科技的知識,藍海的戰爭,從來都是高科技的對決,不能祇靠「堅強意志」或「船海戰術」取勝。

當時「裝甲機動船」是新發明,產量不多,英國海軍仍在「轉型」階段。1840年鴉片戰爭時,英國派到遠東區的四十多艘船艦中,祇有四艘是新式「裝甲機動船」。僅四艘戰艦,就能夠把大清海軍打到落花流水,其餘的船艦,可成為英兵的流動平台,隨意攻擊中國的沿海城市,對大清的經濟造成重大損失。清軍亦無法估計英軍的動向和路線,為免損失擴大,急於求和。英軍長途跋涉,征戰三年,亦已疲憊,於取得「香港」這個前沿基地之後,同意收兵。畢竟,中英之間巨大的科技落差,隨時都可再找開戰的藉口,於是鴉片戰爭以《南京條約》結束,亦埋下「英法聯軍」的伏筆。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錄述自《維基百科 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一月 14th, 2011 4:57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Mr K M Lam
 1 

很多謝作者海遠詳述有關戰爭的前因後果。

文章中,於近末的「戰爭檢討」內有談及中國除了科技落差外,主因「傲慢」和缺乏「知己知彼」的策略而戰敗。

同時,英國一早已看中香港這個極具利用價值的荒島;無論在營商上(接近廣州)和航運上(通往印度)。

所以有人認為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後,獲益較多者當然是英國。然而香港人亦不愧受英國人的栽培吧!

十一月 29th, 2011 at 10:12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