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十月

滕王閣的青年傳奇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若論能集地理、歷史、傳奇與文學一身的中國建築,江西南昌的「滕王閣」必屬其中表表者,它與湖北武漢的「黃鶴樓」和湖南岳陽的「岳陽樓」,地理上成品字形鼎足而立,合稱「江南三大名樓」;再加上山東蓬萊的「蓬萊閣」,雙樓雙閣則合稱「中國四大名樓」。

滕王閣雄踞南昌撫河北大道,坐落贛江與撫河故道交匯處,素有「西江第一樓」的美譽。依城臨江,瑰偉奇特,更因「初唐四傑」之首的王勃一篇《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別序》(簡稱《滕王閣序》),名傳古今,譽滿全國,現為國際知名旅遊勝地。

根據史書記載,唐高宗永徽三年(652年),唐高祖李淵第22子「李元嬰」離職蘇州刺史,調任洪州都督時,從蘇州帶來一班歌舞樂伎,終日在都督府盛宴歌舞。李元嬰出生於帝王家,自幼受宮廷生活薰陶,被指「工書畫,妙音律,喜蝴蝶,選芳渚遊,乘青雀舸,極亭榭歌舞之盛。」永徽四年(653年),李元嬰臨江創建滕王閣爲別居,實乃舞榭歌臺,因他在貞觀年間曾被封爲「滕王」,故冠名為「滕王閣」。

南昌位處中國南北交通要道,自古以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慣常遭遇戰火劫難;滕王閣歷宋、元、明、清四朝超過1千3百年,亦蒙受多次興廢,先後修葺達28次。1926年,滕王閣最後一次被毁於北洋軍閥江西督辦兼贛軍總司令「鄧如琢」手中,其部屬南昌守將贛軍師長「岳思寅」為北伐軍所敗,下令火燒南昌,大火連續三日,街巷房屋盡成焦土,滕王閣亦被波及,此後50多年一直沒有重修。

1942年,古典主義建築大師「梁思成」(1902–1972;梁啟超次子)偕同弟子「莫宗江」根據「天籟閣」舊藏宋畫繪制八幅《重建滕王閣計劃草圖》。在滕王閣第29次重建之時,建築師們以此作爲依據,並參照宋代李明仲的《營造法式》(此書相當於現在的建築規範),設計這座仿宋樓閣。唐宋建築一脈相承,宋代樓閣建築窈窕多姿,建築藝術造型成就極高。1983年10月1日舉行奠基,1985年10月22日正式動工,並於1989年10月8日落成,開放與中外遊人參觀。

滕王閣主體建築淨高57.5米,建築面積1萬3千平方米,下層部分爲象徵古城牆的高台座。台座以上的主閣取「明三暗七」格式,即從外面看是三層帶回廊建築,而內部卻有七層。新閣的瓦件全部採用宜興生産碧色琉璃瓦,其南北兩翼有碧瓦長廊,長廊北端爲四角重檐「挹翠」亭,長廊南端爲四角重檐「壓江」亭。從正面迎看,南北兩亭與主閣形成一個倚天聳立的「山」字;從空中俯瞰,滕王閣則仿如一隻平展兩翅、意欲騰飛的巨大鲲鵬。台座之下,有南北相通的兩個瓢形人工湖,北湖之上建有九曲風雨橋,雲光樓影,倒照湖水,相映成趣。

滕王閣是一座名副其實的高雅文藝殿堂,其陳列具高尚文化品位,既展示了中華民族悠久燦爛的文化精粹;亦反映了豫章地方古代瑰麗的文明特色。閣內陳設豐富多采,有青銅寶鼎、白玉浮雕、楹聯字畫、丙烯壁畫、青銅浮雕、大型磨漆畫、唐三彩壁畫等多種藝術精品。讀者如有興趣,可到互聯網上找尋滕王閣建築與館藏的詳細資料,在此不贅。

然而堪值一提的是,在滕王閣二樓大廳內還有一副長卷丙烯壁畫《人傑圖 — 江西歷代名圖卷》,高2.55米,長43.9米。整個畫卷氣勢磅礴,描繪了從先秦戰國至清代末期各領風騷的八十位江西籍人物,閱讀此畫卷,彷彿走完一次江西歷史文化之旅。這些顯赫人物包括:

秦漢時代–天文學家唐檀,著名學者徐孺子,道教創始者張道陵;

魏晉南北朝時代–田園大詩人陶淵明,佛教凈土宗始祖慧遠,水利專家許遜;

隋唐時代–大畫家董源、徐熙;

宋代–唐宋八大家的歐陽修、王安石、曾鞏,江西詩派鼻祖黃庭堅,號稱宋代杜甫的楊萬里,理學教育家朱熹,大音樂家姜夔,民族英雄文天祥,文學家晏殊等;

元代–音樂家周德清,航海家汪大淵,史學家危素;

明代–大戲劇家湯顯祖,大科學家宋應星,援朝抗倭名將鄧子龍;

清代–開創近代鳥畫大寫意的八大山人,戲劇作家蔣士銓,建築學家雷發達,著名鐵路工程師詹天佑等。

談論滕王閣的風雲人物,豈能遺漏初唐四傑之首的「王勃」,他的一篇駢文《滕王閣序》,與滕王閣的建築齊名;時至今日,王勃的奔放才情,仍然在滕王閣內廻旋飄盪;王勃的出眾才思,依然在人們心裏品評讚嘆。滕王閣主閣一樓大廳,就有一副高2.8米,長5.4米的漢白玉大型浮雕《馬當神風送滕王閣》,依據明朝馮夢龍《醒世恒言》〈第四十卷:馬當神風送滕王閣〉的故事所創造。這副浮雕之主體部分,表現了王勃藉神力「日趨百里、趕臨江左」的英姿。畫面的左下角為作序場景,採用時空合成現代觀念,將不同時間、人物、地點、故事綜合在一個平面,並以傳統的雕塑手法,通過朦朧的燈光處理,把讀者帶回一個深遠迷離的境界。

王勃(650年-676年),字子安,絳州龍門(今中國山西河津)人,唐初詩人,與楊炯、盧照鄰、駱賓王合稱「初唐四傑」。王勃出身望族,是隋末大儒王通的孫子、王績的侄孫。他聰慧過人,從小就能寫詩作賦,被稱為神童。唐高宗麟德元年(664年),他上書右相劉祥道,曰:「所以慷慨於君侯者,有氣存乎心耳」,獲劉祥道讚賞,向朝廷舉薦,麟德三年(666年),被授予朝散郎之職。王勃恃才傲物,經常得罪人,後任虢州參軍,不久因事罷官,父親也因此降官調任交趾縣令。王勃前赴交趾探望父親時,渡海溺斃,時年祇二十七歲。

王勃的詩多描寫個人生活、抒發個人情志,也有一些抨擊時弊,少數則抒發政治感慨、隱喻對豪門貴族的不滿,其中寫離別懷鄉則較為著名。他工於五律、五絕,明代胡應麟《詩藪•內編》評論他的五律說:「興象婉然,氣骨蒼然,實首啟盛、中妙境。五言絕亦舒寫悲涼,洗削流調。究其才力,自是唐人開山祖。」他的文學主張崇尚實用,對唐初文壇的風氣轉變,亦發揮很大作用。

如上所述,明朝馮夢龍《醒世恒言》〈第四十卷:馬當神風送滕王閣〉既繪影繪聲地描述了王勃的青年傳奇故事;也是成語「時來風送滕王閣」的經典由來。書中話說十三歲詩人王勃(據各家考證為唐高宗上元二年,即公曆675年,王勃當年二十六歲),深秋時節從山西到海南交趾去探望為官被貶的父親,跋涉萬水千山。他從山西乘船沿長江逆流而上,過了許多天,當行舟至江西與安徽交界九江彭澤縣東北馬當山下時,突然狂風亂作,暴雨傾盆,長江巨浪滔天,船將傾覆,危在旦夕。

全船人盡皆惶恐,祇有王勃端坐船上毫無懼色,朗朗讀書。舟人奇怪問道:「滿船人死在須臾,為何你全無懼色?」王勃笑道:「生死在天,有何可避?大家勿慌,我當救此數人之命!」語畢寫詩一首擲於水中,傾刻雲收霧散,風平浪靜。其詩云:「唐聖非狂楚,江淵異汨羅;平生仗忠節,今日任風波。」此時滿船人相賀道:「少年真奇才,能動江神,解衆人水危之災。」

稍後船暫泊馬當山,衆人皆登岸。王勃在路旁見一古廟,上書:「敕賜中原水君府行宮」,他進入廟內焚香祝告,忽然看見石磯上坐着一位鶴髮童顏的老人,與王勃打招呼後說:「我早來聞你有救人之善念,且詩作義理可觀,你何不去趕考?」王勃答道:「可惜家窮缺乏盤費。」老人說:「明日重九滕王閣閻府君有高會求賢文,你若能赴宴作文,定當名垂後世,並兼得路費。」王勃說:「此處距離滕王閣數百里,明天怎能趕到?」老人答道:「我助你清風一帆,明日準到。」

王勃登船,但覺祥雲縹緲,瑞氣升騰,腳底下的船如箭離弦,直往鄱陽湖方向飛射而去,眨眼已走百里。當王勃抵達洪都時,正是重九早上,他走進滕王閣,看見洪都府閻都督與濃牧學士宇文鈞,進士劉祥道、張禹錫等江南名儒,分尊卑列坐,王勃年幼,被安排敬陪末席。太守閻公說:「今求大才作《滕王閣記》,刻石為碑,留萬世佳名。」原來閻公認為其女婿吳子章才高過人,特意就此安排準備為其揚名。賓客知他意圖,假裝謙虛推讓,王勃不知底蘊,執筆直書。

各人見王勃面孔生疏,兼且年幼,卻運筆如風,暗暗吃驚。王勃寫畢將文稿呈上閻公,並請各人賜教,衆名儒不敢擬議一字。這時吳子章高聲說:「三尺童稚將先儒遺文偽言自己新作,瞞昧左右!」王勃聞言大驚,閻公問:「何以知之?」吳子章說:「恐諸儒不信,我試念一遍。」當下從頭至尾背誦一遍,無一錯漏,衆人皆疑。

王勃聽後說:「觀公之記問,不讓楊修之學,張松之一覽。但你知道文後有詩嗎?」吳子章說:「無詩。」王勃拂紙如飛,寫詩一首云: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吳子章非常慚愧,王勃說:「公之記性確實非凡。」兩人相視而笑。衆賓客同向閻公說:「王子之作性,令婿之記性,皆天下罕有,真可謂雙璧矣!」衆人盡歡,閻公命人將王勃《滕王閣序》刻於碑上,並賜金帛,送至馬當山下。

王勃攜金帛至廟中,陳於中源水君之前,叩頭稱謝。步出南門,想買牲牢酒禮敬獻。忽然祥雲瑞霧,籠罩廟堂,見一老人坐在石磯上,正是中源水君。王勃向前拜謝道:「早前蒙上聖助一帆之風,使我成功作文。我看殿上金錢堆積,想備牲牢酒禮至廟下,拜謝尊神。」

老人聽後笑語:「我豈可以一帆風,而受你之禮獻乎!我水府以好生為德,殺生以祀,吾不敢享也,更不必費子措置。‥‥你但力行善事,而自有天曹注福,窮通壽夭,皆不足計矣!你切記之!‥‥你不知殿上金錢,皆是貪利酷求之人,害物私心之輩,損人益己,克衆成家。偶一過此,妄求非禍,神不危而心自免之,所以求獻於廟。此乃枉物,譬如吾之贓矣,焉敢用哉!」王勃再拜受教,老人即化清風而去。‥‥‥‥

傳說講述王勃這篇《滕王閣序》,既屬神來之筆,卻能成為千古鴻文,殊非過譽。《影響中國散文100》(李麗玉編著,好讀出版)一書的賞析說:「內容充實,感情濃郁,音調鏗鏘,韻律流暢,文采豐華,詞藻富麗,充分展現駢體文的特色。從洪州的山明水秀、人文薈萃寫起,次述閻公廣致嘉賓,自己躬逢盛宴的緣由,再把沿途所見的勝景描繪出來,接着寫滕王閣的宏麗築構,然後描繪登臨遠望的美景,再轉寫閣中盛宴,賢主嘉賓齊聚一堂,及因遊觀之樂而生身世之感。又以君子知命,老壯益堅,與在座賓主共勉,然後作自我介紹,最後說明作序之由,拋磚引玉,願諸君共襄盛舉。佈局靈巧,錦詞繡句層出疊見,深受當代及後世文人推崇。」可算是十分貼切的評價。

《中文百科在線》網頁在評論《滕王閣序》的文學藝術價值時指出,王勃一生連番挫折,不免產生人生無常、命途蹇滯的怨歎,但文章中卻流露更多正面態度:投身用世的抱負和自強不息的意志。希望與失望兼備,追求和挫敗交織,正是文章的動人深處。這是一篇優秀的駢體文,運用對偶、引典等寫作藝術技巧,在精美嚴謹的體裁形式限制下,仍能表現自然變化的真趣。景物描寫部分,文筆瑰麗,手法多樣,運用時遠時近、或俯或仰、或濃或淡、亦動亦靜、有聲有色的精美畫面,把滕王閣的秋日風光描繪得神采飛揚,大放異彩,令人擊節讚賞。尤其「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一對偶句,既貼切描繪大自然的動態與靜界,意境渾融,互相輝映;更成爲千古絕唱、傳誦後世的名句。

雅帆欣賞全文主要特色有二:就是佳句多;典故亦多。首先,全篇充滿佳句,而佳句中的絕佳句,許多都是耳熟能詳,包括如下:

「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其次,全篇多用典故。用典的好處是言簡意豐,以少勝多,並能較滿意地傳達出作者豐富、複雜的思想感情。王勃在本篇展現了「明用」、「暗用」、「化用」和「連用」四種不同用典風格,增添文章的說服力和感染力。全文主要引用二十二個典故,表列如下:

(1) 「徐孺下陳蕃之榻」—東漢名士「徐孺」的故事;

(2) 「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 西漢「梁孝王劉武」所建睢園及東晉「彭澤令陶淵明」飲酒的故事;

(3) 「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 三國時代魏國詩人「曹植」及南朝山水詩人「謝靈運」的故事;

(4) 「望長安於日下,目吳會于雲間」— 西晉文學家「陸雲」及「荀隱」的故事;

(5) 「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莊子•逍遙遊》及《山海經•神異經》的故事;

(6) 「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戰國時代楚國「屈原」及西漢「賈誼」的故事;

(7)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西漢「馮唐」及「李廣」的故事;

(8) 「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西漢「賈誼」的故事;

(9) 「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東漢「梁鴻」避居的故事;

(10) 「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 東晉「吳隱之」及戰國時代宋國「莊周」的故事;

(11) 「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成語「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故事;

(12) 「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東漢「孟嘗」的故事;

(13) 「阮籍倡狂,豈效窮途之哭」— 三國時代魏國「阮籍」的故事;

(14) 「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 西漢「終軍」的故事;

(15) 「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東漢「班超」及南朝「宗愨」的故事;

(16) 「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東晉「謝安、謝玄」及戰國時代「孟母三遷」的故事;

(17) 「他日趨庭,叨陪鯉對」— 出自《論語•季氏》的故事;

(18) 「今茲捧袂,喜托龍門」— 東漢「李膺」的故事;

(19) 「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 西漢「楊得意」及「司馬相如」的故事;

(20) 「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春秋時代楚國「鐘子期」及「伯牙」的故事;

(21) 「蘭亭已矣,梓澤丘墟」— 東晉「王羲之蘭亭」及西晉「石崇金谷園」的故事;

(22) 「請灑潘江,各傾陸海」— 西晉文學家「潘岳」及「陸機」的故事。

讀者若有興趣進一步瞭解上列各個典故,可到互聯網輕易搜尋資料。

綜合來說,古典建築的滕王閣,可包攬「遊名勝、聽傳奇、讀文章、學歷史」,一舉四得。現今身處世界各地的中華新生代,早已冷待中國文學和歷史;尤有甚者,則算香港特區政府的長官,就是中學會考中國歷史科不合格,亦絕無羞恥慚愧感覺,更有自鳴得意之嫌,怎不教人氣憤?豈能付託倡導港人學習中國文學與歷史的重責?中國文學的瑰寶多若恆沙,中國歷史的典籍浩如煙海;各中華兒女若要重拾中國文化與文明的真趣,或許可從細意欣賞《滕王閣序》開始。

雅帆特意將《滕王閣序》的原文和語譯臚列如下,供各讀者細閱。

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閣餞别序》(簡稱《滕王閣序》)

【原文】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音:診),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音:鎮)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音:起幾)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音:攙)帷暫駐。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音:參非)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音:服主),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音:踏),俯雕甍(音:蒙)。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音:淤)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音:葛)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音:竹)。虹銷雨霽(音:計),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音:離)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逸興遄(音:傳)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音:雖)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音:業)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并。窮睇眄(音:地免)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懷帝閽(音:昏)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音:喘)。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懽。北海雖賒(音:奢),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舍簪笏(音:護)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音:妹),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語譯】

這裡是南昌,從前稱為豫章的郡,現在是新設的洪州的府城;天上正值翼星、軫星分野,地面緊接衡山、廬山。三江好像它的衣襟,五湖好像它的衣帶;控制著南蠻、荊楚,引帶著東甌、百越。萬物的精華化為天上的寶氣,好像龍泉寶劍之光直射到牛、斗二星的區域;人物俊傑山川靈秀,太守陳蕃祇為高士徐稺特設臥榻。雄偉的州郡如雲霧彌漫大地般繁華,傑出的人物如流星飛馳。城池座落在華夏、蠻夷的交界,賓主都是東南一帶的優秀人物。都督閻公有著高雅的聲望,由儀仗引導從遠方趕來;新州刺史宇文公具有美好的風範,暫駐他的車駕在這裡。正逢十天一次的休假,好友聚集如雲;歡迎來自千里外的賓客,滿座都是高貴的朋友。座中有像文章大師孟學士的名流,文采有如蛟龍騰空、鳳凰起舞,有像王將軍的軍人領袖,滿腹韜略有如同寶劍紫電青霜。家父在交趾擔任縣令,我探親途經這勝地;我這個年輕人懂得什麼,竟然有幸參加這個盛會。

時值深秋的九月。地上積水已乾,寒冷的潭水份外清澈,黃昏的山籠罩煙霞,變成一片紫色。馭馬駕車在大路上奔馳,在高山大嶺間尋訪風景,來到滕王建閣的長洲上,見到滕王所住過的樓館。層層樓臺翠瓦像山巒,直聳雲間,檐角像流動的丹彩,離地飛騰。白鶴棲息的水邊平地、野鴨停留的小洲,大大小小島嶼的岸線曲折迴繞;用桂樹、木蘭修築的樓館,排列成岡巒起伏的體勢。

打開錦繡的門屏,俯視那些精雕細刻的屋脊。空曠的山嶺平原盡收眼底,河流湖澤令人看得不住驚歎。房舍遍地,都是富貴人家。船艦擠滿渡頭,首尾都是青雀、黃龍的彩繪。彩虹隱沒,雨過天晴,日光普照萬里天空。晚霞欲落,彷彿被孤單的野鴨一起帶動飛翔,秋水與長天相映成澄碧一色。傍晚時漁船響起歌聲,直飄到鄱陽湖畔;天空傳來雁群驚叫寒冷的聲音,直至衡山南面的水邊。

幽遠的情懷正好舒暢,超逸的意興迅速地飛揚。蕭管奏鳴引來陣陣清風,纖細的歌聲令白雲也停留細聽。我們彷彿在當年睢園綠竹叢中宴飲,豪氣勝過陶淵明;彷佛在鄴水蓮花池畔吟詠,文采媲美謝靈運。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件美事都具備,賢主、嘉賓兩種難得相遇的人都齊全。極目遠望長空,在假日盡情游樂。天的崇高,地的廣闊,使人領悟出宇宙無窮無盡;興致的盡頭帶來悲哀,令人明白到事物盈滿、虧損的變化都有規律。遠望太陽之下的長安,遙指在雲霧中間的吳郡、會稽。再往南行是大地的盡頭,南極最深的大海,西北的天柱高聳而北極星離我愈來愈遠。關山難以超越,誰會為迷路的人感到傷心。人生如同水上浮萍彼此偶遇,人人都是他鄉的客人。懷念著帝王宮殿的大門,卻不得朝見,何時才能在宣室得到皇帝重召?

唉﹗時機和命運不能配合,人生的經歷有很多不幸的事。馮唐蹉蹉跎跎很快就老去,李廣無論功勞多大卻難得封侯。賈誼屈居長沙,並非沒有聖明的君主;梁鴻避居海角,難道不是政治清明的時代?可以依賴的是,有修養的人安於貧賤,通達的人了解命運。年紀老邁,愈要情懷豪壯,豈能因為白髮而改變人的心願?境遇艱難,愈要堅毅奮鬥,決不墮失直上青雲的壯志。縱使飲了貪泉的水仍然神智清明,即使處於乾涸的車轍還是快樂。北海雖然遙遠,乘著風勢還是可以到達;陽光雖然已從東邊消浙,西邊還是可以看見落日的光景。東漢的孟嘗品德高潔,卻白白懷有為國出力的誠心;晉朝的阮籍放任不羈,怎能學他在無路可走時放聲痛哭?

我王勃,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讀書人。雖然年紀和西漢年輕的終軍一樣,卻沒有門路請求長纓,獻身報國;不過我仍有班超投筆從戎的懷抱,羡慕宗愨「乘長風破萬里浪」的雄心。如今我捨棄一生的富貴機會,到萬里以外侍奉父親。我雖然不像謝家子弟芝蘭玉樹般優秀,卻有幸像孟母替兒子找到好鄰居一樣,和賢俊之士在一起。不久我就要好好接受父親的教誨,今天我恭敬地謁見各位,很高興享受到有如一登龍門的光榮。雖然遇不到如楊得意那樣的人,祇能手撫著凌雲佳作而感到惋惜。慶幸碰見了如鐘子期一樣的知音,演奏一曲高山流水又有什麼不好意思呢?

唉﹗風景好的地方不能長存,盛大的宴會很難再遇;昔日蘭亭的聚會已成過去,金谷園林變為廢墟。離別之際,承蒙閻公的恩遇,要我寫一篇臨別贈言;希望各位在這風景名勝之地,各抒才華寫出優秀的詩篇。我冒昧地用盡心思,恭敬地寫出這篇短序,也依照每人一首的規定,寫好了四韻八句的詩。請各位施展出潘岳、陸機般才華吧。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朱簾暮捲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譯文載錄自《香港電台中華文化網上古文觀止網頁》,網址是–
http://www.rthk.org.hk/chiculture/chilit/dy04_0104.htm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或參考自《滕王閣官方網頁》、《中文百科在線網頁》、《香港電台中華文化網上古文觀止網頁》、《醒世恆言》及《影響中國散文100》,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24th, 2011 1:48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