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十月

香港的生母養母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雅帆在網誌245中論說香港的「生母」、「養母」分別是「中國」和「英國」,並引起讀者 K M Lam 君的回應,海遠也想趁機會提出一些「另類觀點」。

香港的確是中英「鴉片戰爭」以及其後一連串「不平等條約」的產品。在「鴉片戰爭」之前,這地區是「中國廣東省寶安縣」的幾條小村落,我們所認識的香港,是英國政府從大清政府割讓的土地上按西方模式構建出來。因此,從一開始,香港作為一個城市,無論在「規劃、思想、管治」上,都與中國其他城市有很大的不同。香港的特色,在百多年間,亦吸引了無數對中國政權不滿的人士南下定居;這些政權,包括了「大清、軍閥、共產」等時期,從「城市發展史」的角度看,英國才是香港的「生母」。

時移勢易,英國窮了;中國富了。今天的香港,不單是在政治上回歸了中國,經濟上似乎亦是倚賴了中國的滋養,就字面上說,中國是香港的「養母」,也並不為過。

當然,從「血緣」上說,中國是大部分香港人的「生母」,但「少數族裔」又如何?

誰是香港的「生母養母」?這正是百多年來中西文化衝突下遺留的歷史問題。「血緣、經濟、政治、宗教」等都是帶有強烈個人感情的議題,最好能彼此抽離,才能夠作出較客觀的討論。

備註:以下是從互聯網上錄述自《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有關「寶安縣」的資料,供讀者參考–

寶安,又稱新安,舊縣名。屬廣東省,轄地包括現在香港及深圳。所以香港及深圳原居民的籍貫也會寫作「廣東寶安」。

寶安縣始置於東晉咸和六年(331年),晉成帝分南海郡地僑置東官郡,轄寶安縣。隋朝時改為南海郡轄。唐朝至德二年(757年),廢寶安縣,改為東莞縣轄,屬廣州。直至明朝萬曆元年(公元1573年),東莞縣的南部分拆出新安縣,直至民國三年(1914年),全國省市名稱統查後,為避免與河南省新安縣同名,改名「寶安縣」。抗日戰爭期間,縣治曾遷至東莞縣石馬鎮。1949年10月19日,寶安縣人民武裝力量進入南頭,寶安縣解放。1953年,縣人民政府考慮到深圳墟連接廣九鐵路,交通便利,便將寶安縣城從南頭搬到深圳墟。1978年改革開放後寳安縣易名為深圳市後,並將原本寶安縣西北面的一處改為寶安區。

附圖一:1866年(清同治七年)新安縣全圖,由意大利米蘭外方傳教會傳教士佛倫特里(或稱安西滿神父、和神父)繪製,中英對照。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月 18th, 2011 6:4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4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小弟很認同作者海遠對誰是香港的「生母、養母」要有客觀的討論;而亦欣賞他所述的「另類觀點」。

與此同時, 小弟依稀記得極多年前,一位作者 Richard Hughes 出了一本以 “Hong Kong: borrowed place, borrowed time" 為名的書。小弟視"borrowed place" 一詞來形容香港亦是很貼切,極具意義。

十一月 4th, 2011 at 1:14 上午
雅帆
 2 

讀者 K M Lam 君在上文的回應中,提及澳洲籍記者「李察曉士」(Richard Hughes;1906–1984) 於1968年出版的一本著作《Hong Kong: borrowed place, borrowed time》,觸發雅帆不少香港回憶和欷歔。

97回歸前的「殖民香港」(Hong Kong Colony),香港人身處「養母」的懷抱,接受港英政府的殖民統治,香港常被稱為「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borrowed place;borrowed time),港英政府推行的一切政策,以怡和、太古等英商的利益為首要考慮,甚至被批評英商才是統治香港的第一權力中心,港英政府亦祇能退居第二。「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之概念,也就發展出香港人「過客無根」、「政治冷漠」、「講求現實」、「迅速回報」的獨特心態。

及至「麥理浩」(Murray MacLehose;1917年10月16日–2000年5月27日) 蒞港履新,出任第25任香港總督,香港進入被譽為「麥理浩年代」(MacLehose Years),其任期由1971年11月19日至1982年5月8日,前後長達10年半,先後獲四度續任,是香港歷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港督,也可算是最能代表「殖民香港」的年代。

麥理浩到任後立即推動大刀闊斧的改革,首先就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十年建屋計劃,其他的政績,包括:設立廉政公署、九年免費教育、開放新市鎮、興建地下鐵路、推行地方行政‥‥等等。香港人亦開始談論對香港的「歸屬感」(sense of identity)。

「麥理浩年代」的香港社會,德政美事罄竹難書,雅帆和家人有幸置身其間,盡享幸福繁榮,安居樂業,雅帆由衷的感恩。相對於李察曉士「借來的空間、借來的時間」之概念,雅帆想不到更恰當的言辭去形容麥理浩治下的殖民香港,為對麥理浩的感恩和悼念,不若就永遠稱之為「麥理浩年代」!如雅帆一樣,曾經歷這段美好時光的香港人,定能心領神會。

97回歸後的「特區香港」,香港人重投「生母」的懷抱,在一國兩制之下自己當家作主,十四年來的特區管治,又可如何形容?可否媲美「麥理浩年代」?能等量齊觀否?

十一月 4th, 2011 at 7:50 下午
Mr K M Lam
 3 

小弟亦領略到作者雅帆的感受有關上文回應的尾段,所提及的十四年來如何形容香港的特區管治。

英國政府每半年便會向國會提交一份「香港半年報告書」。旨在監察香港的政制發展,和其他方面港英雙邊合作關係的事項(包括法律司法、經濟、教育等)。

小弟得悉就英國政府本年十月出的「香港半年報告書」中,其總結部分稱,「一國兩制」原則於報告期間在香港運作良好,而聯合聲明所承諾的權利及自由也得到尊重。(資料錄自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網頁。)

十一月 6th, 2011 at 6:43 下午
雅帆
 4 

感謝 K M Lam 君的提點和交流。雅帆到訪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網頁,參閱英國政府外交及英聯邦事務大臣向國會提交第二十九期《香港半年報告書》(Six-monthly Report on Hong Kong 1 January – 30 June 2011),內容涵蓋由2011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間香港的發展情況。雅帆留意報告中有關香港自治、人權和自由的某些重點,特別以粗體文字顯示,部份引述如下,供讀者細意玩味: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S

‥‥ “The UK continues to take a close interest in political and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s in Hong Kong. We have therefore been following with interest the debate about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s for changes to byelection arrangements for directly elected seats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his is clearly an issue on which there continues to be a wide range of views in Hong Kong. We hope the government will take this range of opinions fully into account before moving ahead with the proposed changes.”(有關補選機制的建議)

As we noted in our last report, the UK firmly believes that Hong Kong’s stability and prosperity are underpinned by its rights and freedoms and that the best way of guaranteeing these is by Hong Kong moving to a system of full universal suffrage in line with the promised timetable and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We welcome the milestones reached so far and look forward to further substantive progress towards full universal and equal suffrage for the election of the Chief Executive in 2017 and Legislative Council in 2020. 」

「POLITICAL PARTIES
‥‥As we noted in our last report, we welcome the continuing dynamism and pluralism in Hong Kong politics and their contribution to a lively and inclusive public and civil society agenda.」

「FREEDOM OF THE PRESS

Article 27 of Hong Kong’s Basic Law provides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and publication. Over the reporting period Hong Kong’s print, broadcast and digital media carried full and lively coverage of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ories in Hong Kong, mainland China and internationally. In general we assess freedom of press and publication was upheld. ‥‥」

「FREEDOM OF MOVEMENT

‥‥We hop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allow all legislators who wish to travel to do so. The continued inability of legislators to travel to the mainland remains a barrier to open dialogue and mutual understanding.‥‥」

毋庸置疑,英國是世界上一流的外交家,該份報告書言辭謹慎,除了向英國國會提交外,亦是同時向中國政府提交了。英國政府基於本身利益為首要考慮,並以此審視香港追求高度自治、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標準;香港人應該為自己的前途抱持甚麼標準?堪值深思。

十一月 7th, 2011 at 7:23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