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十月

生恩與養恩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香港電影《桃姐》,由許鞍華執導,李恩霖編劇,葉德嫻、劉德華主演。故事由真人真事改編,描述家庭女傭(廣東俗稱「媽姐」)原屬外人,卻貢獻一生,服待少主,從襁褓到成年,發展如同家人的親密主僕關係。電影早前揚威海外,影星葉德嫻獲第68屆(2011年度)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葉德嫻是一名出色的演員和歌星,數十年來鬱鬱不得志,今番終能吐氣揚眉。

雅帆想起葉德嫻主唱一首粵語流行曲《赤子》,羅大佑作曲,林夕填詞,描述父母與子女的隔閡,音樂悽愴幽怨,用字深刻獨到,感情細膩真緻,殊不簡單;加上葉德嫻感同身受的真情演繹,令人動容(見葉德嫻2002演唱會)。當父母子女關係頻臨破裂邊緣,聆聽數次葉德嫻演繹的《赤子》,回首前塵,雙方可會學懂珍惜眼前至親?其歌詞云:

「遠遠近近裡,城市高高低低間,沿路斷斷折折那有終站;
跌跌碰碰裡,投進聲聲色色間,誰伴你看長夜變藍;
笑笑喊喊裡,情緒仿彷彿佛間,誰願永永遠遠變得短暫;
冷冷暖暖裡,情意親親疏疏間,人大了要長聚更難。

一生人祇一個,血脈跳得那樣近,而相處如同陌生闊別卻又覺得親;
一生能有幾個,愛護你的也是人,正是為了深愛變遺憾。

你我似醉了,無法清清楚楚講,同屬你你我我愛的感受。
世界太冷了,誰會伸出一雙手,圍住你再營造暖流。

說說笑笑裡,曾覺得歡歡喜喜,誰料老了變了另有天地。
世界太闊了,由你出生當天起,童稚已每年漸遠離。」

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和感情微妙,既似簡單,還是複雜;充滿感性,也涵蓋理性。倘若牽涉「生母」與「養母」的兩種衝突角色,則屬複雜中的再複雜,現實生活的真確經歷,比較創作故事的虛構橋段,更形曲折離奇,匪夷所思。

這是本文講述第一個真實故事。雅帆認識一位朋友,其母親當年鄰居的一對年青夫婦,誕下一名兒子之後夫妻離異,將兒子交託朋友母親代管,自此去如黃鶴。及後,孩子的生父去世;生母經社會福利署聯絡後恨心表明放棄兒子。朋友母親不忍,自該孩子出生以來,就自願成為孩子的養母,二十多年無私的養育,噓寒問暖,供書教學,既不問任何回報,還要忍受養子的脾氣。其恩重如山,情深似海,義薄雲天,豈是筆墨所能形容?實令雅帆肅然起敬。中國古語有云:「生恩不及養恩。」(廣東俗語版本:「生娘不及養娘大。」)現今世界,可有甚麽情義之事,比養母的撫育更為崇高?

再者,老師近日教誨雅帆第二個真實故事。話說某天老師女兒的一名中年朋友探訪老師,閒談之間,老師談及中國人重視「飲水思源」的美德。朋友淡然回應說,「飲水思源」已經不合現代世界潮流。老師雖然高齡,卻並非落伍守舊,但憑古道餘暉,孜孜訓勉,聞言亦祇能搖頭慨歎人類道德的淪喪。

自1842至1997年,「港英政府」(英國政府加前香港殖民政府)管治香港這塊「前殖民地」共一百五十五年,於回歸中國前人口已達七百萬。市民主要是從中國自願移居香港,亦有他們的後數代在此土生土長,除了幸運地避過現代中國許多災難之外,更可在港英政府庇蔭下的香港自由發展。若以「養母」比喻「港英政府」,「養子」比喻其管治下的「香港居民」,「生母」比喻「中國政府」,是否恰當?又可否有助瞭解三者之間的關係和感情?

大多數香港人都是聰明絕頂,最重現實,在香港回歸中國後,迅速發展「親生母子」的密切關係,牢不可破;「生母」或許偶有行差踏錯,民主發展停滯,定必包容,協助開脫,並應給與長時間改善云云。至於「養母」的「前港英政府」,卻是命運悲慘,養子立即與其劃清界線,脫離關係,香港的一切成就祇歸功於養子的努力,一切缺失都諉過是養母的罪惡。

為表對「生母」的忠誠不二,恨不得將「養母」遺留下來殖民地的一切建築實物全部拆毁、一股精神風貌徹底抹掉、一段歷史痕跡永遠磨滅。少數香港人倘有半點對養母的感恩,也祇能選擇默不作聲,留在心裏緬懷。假若衝口而出感激養母半句,則可招來漢奸、賣國賊的罪名。飲水思源的概念,果真不合香港潮流,回歸後經已盪然無存?

雅帆再講述第三個真實故事。話說香港數月前告別位處中環昃臣道的「舊立法會大樓」,於2011年7月15日,官營電台早晨「峰煙節目」(Phone-in Programme) 主持人訪問前立法會主席「黃宏發」,邀請黃先生講述其主席任內在舊立法會大樓發生的難忘事。黃先生回憶曾經歷兩宗大事:其一,於96年7月完成繙譯《立法會議事常規》的中文真確版本,自96至97立法年度開始,主席可運用中文主持會議;其二,於97年1月至98年6月個人選擇參加「臨時立法會」,並非表達任何政治立場,祇為《立法會議事常規》及立法會祕書處能平穩順利過渡。

主持人接着追問,香港立法會的「議會制度」,不論故意或不自覺地已遠離「英國議會傳統」,越走越遠,然則香港可否施行完全屬於自己的一套?黃先生正義凜然地回應,大意謂:香港好比一名養子,97年7月回歸生父,歸宗認祖,固然可喜;但一百五十多年來從養父身上學懂一些美好東西,為何不能保留過渡?主持人的提問,正如上文所述,不就是急於向生母彰顯忠誠不二的表現?黃先生「養父、養子、生父」的比喻回答,不也就是雅帆上述「養母、養子、生母三角關係論」的相同版本?

現今世界,父母與子女的關係疏離,對待親生父母既然可以涼薄,更遑論養父母呢!曾為養子的各位香港讀者,面對富裕生母豐盛物質的照顧,你會選擇如何對待貧困養母逝者如斯的貢獻?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10th, 2011 12:38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5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很欣賞作者雅帆指出養父母們的偉大劬勞。相信很多人對類似個案也不乏所聞。各有因由。

就最近亞洲電視播放完畢的長篇韓劇「你是我的命運」其主題內容也是環繞着生母與養母間的不同偉大。故事話說一位年輕母親遺棄她年僅四歲的親生女兒在一沙灘上,然後獨自前往美國自私地找尋她的自由生活、理想、和事業。該名女孩亦隨即被一孤兒院收容。及後也能寄居於一家庭為養父母所照顧。輾轉十數年,該母親在美亦能達成她的夢想,成為一著名畫家。實際上,在此段時間,她發覺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思念她的親生女兒。於是,她決定回韓,找尋女兒,以補過失。幾經波折,不負有心人所望,她終於找到了。此時,女兒衹視養母為娘親,並不相認她的生母。為着得到女兒的諒解,該母親不惜在女兒的事業上、婚姻上於幕後靜靜地作出協助,務求使女兒得到幸福和原諒。直至最後因患絕症失救而去世。值得該母親欣慰的是,她臨去世前,最終得到女兒原諒她的過錯。女兒亦能深深體會親生母親內心所存有着的悔意。(大團圓結局)。

至於作者雅帆在文章中最後一段給讀者的的問題,小弟不其然的回應便是不要忘記報答養育之恩。

與此同時,小弟亦會嘗試從歴史另一角度看看,在甚麼情況下香港成為他人養子呢?是否基於什麼什麼不平等條約呢?將來又可否有大團圓結局呢?(Happy Ending?!) 恕怪小弟在此方面沒有立場和見地。謝謝!

十月 14th, 2011 at 12:13 上午
雅帆
 2 

感謝 K M Lam 君的回應,雅帆在此補充一點資料。

1840年6月,中英發生「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國清朝戰敗,1842年8月29日,中英簽署《南京條約》,中國名為《萬和條約》,當中條款包括割讓香港島。

1856年,中國與英法聯軍展開「第二次鴉片戰爭」,清朝再度戰敗,1860年10月13日,聯軍進入北京。10月18日,火燒圓明園(見網誌177〈北京之旅(六):圓明園之西洋樓〉),連燒三日三夜,巍峨瑰麗的建築,變成一片頹垣敗瓦,令人心酸。10月24日,中英簽署《北京條約》,條款包括割讓界限街以南的九龍半島。

1894年7月,中日發生「甲午戰爭」,清朝慘敗。1895年4月17日,李鴻章親赴日本下關,中日簽署《馬關條約》,詳見網誌106〈下關之旅〉。甲午戰後,列強進一步瓜分中國,1898年7月1日,英國強迫中國簽署《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條款包括租借深圳河以南至界限街以北的新界土地及附近二百多個島嶼,租期99年,直至1997年6月30日為止。

以上三條不平等條約,決定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的命運,從中國歷史的角度,確實是英國這個「養母」的不義之舉。然而,當年的香港這個「養子」,祇不過是一個荒蕪小漁港,怎料百多年後,竟然可以創造奇蹟,成為一顆東方明珠?根據估計,當年香港人口不超過一萬人,這些少數原居民和他們的後代,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成為港英政府的「養子」。相對地,其他六百九十多萬的大多數人口,他們都是從中國大陸透過不同途徑南下定居香港的新移民和他們的後代,亦是「完全自願選擇」成為港英政府的「養子」。在大陸同胞眼中,應否算是「認賊作母」?

這對養母和養子,合力將香港兌變成97回歸前的現代化大都市。當中的物質和精神成就,都是經過百多年來悉心的培育與經營,絕非大自然花開花落、自生自滅的必然成果。某些大陸同胞曾經憤慨指出,97回歸後理應從香港取回份屬他們的一杯羹!雅帆頓感迷惘,他們需索莫非是百多年前荒蕪小漁港下大自然花果成長的一杯羹?

割讓香港的不義過程,應否抹殺養母撫育和庇蔭養子的貢獻?還是留待每一位養子各自深思!

十月 14th, 2011 at 6:12 下午
Mr K M Lam
 3 

參照上文作者雅帆的回應最後一段。

小弟認為養子們(香港市民)整體上並未有離棄養母和否定其貢獻。回歸後,小弟欣然看見香港所有街道以港督命名的皆能保留下來。又香港其中兩大發鈔銀行(英資的)還能在港發展業務。又如其他著名英資集團轄下各種龐大業務(包括航運、地產、建築、酒店、零售、投資、保險等等)一樣留在香港繼續其經營,獲取利潤。

小弟愚見是如此三嬴局面(生母、養母、養子),夫復何求呢!謝謝!

十一月 10th, 2011 at 6:07 下午
雅帆
 4 

感謝 K M Lam 君的再次回應。誠然,當香港教育制度持續沉淪,身處香港的父母自會繼續遣送子女到英國升讀大中小學,則數以萬計香港人與英國的連繫仍然欲斷難斷。不過,維持接觸並不代表建立關係,正如留學海外亦非必然可以培育國際視野,結果如何仍決定於個人取態。雅帆關注的是,飲水思源的傳統觀念會否跟隨時光流逝,一去不復返?中華兒女的新生代會否不再懂得感恩?則他們的父母又情何以堪?

十一月 17th, 2011 at 5:10 下午
David Cheng
 5 

Another thought-provoking article from the author.

Undeniably, the British had tremendous contributions to HK in having laid down solid foundations for its robust development and achievement attained nowadays. But the love from this foster parent may not be unconditional. The ulterior motives behind in various perspectives such as political, economic, strategic, etc make it a foster parent of a unique category.

一月 17th, 2012 at 6:18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