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十月

袁世凱與宋教仁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袁世凱」與「宋教仁」,是「1911辛亥革命」中最重要的人物。

海遠在網誌230及232曾說,「1911辛亥革命」是由留學日本的中國青年在東京成立之「同盟會」所領導;「同盟會」則主要是由孫中山領導的「興中會」、宋教仁領導的「華興會」及其他的革命團體匯合而成。孫中山主要負責向南洋和歐美各地的華僑籌款,經常奔走在外,日常會務則由宋教仁、黃興等負責。

台灣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孫善豪」曾經評論宋教仁對國民革命與中國近代史的貢獻,其大略如下:

宋教仁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目標在於鼓吹湖廣新軍的覺醒,間接促成了武昌起義。宋教仁曾提議革命的上中下三策:上策「京師起義」、中策「長江起義」、下策「邊疆起義」。但京師防備嚴密,無從下手,孫中山的十次革命,一般都屬於下策的「邊疆起義」。1911年4月「黃花岡之役」後,「邊疆起義」的精英力量幾乎喪失殆盡,同盟會人心渙散。孫中山亦要遠走美國,宋教仁與譚人鳳等毅然在上海另起爐灶,獨立執行中策,成立中國同盟會中部總會,以「共進會」與「文學社」為基礎,在兩湖新軍間鼓吹革命,於是乃有武昌起義之成功。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一個書香世家,1902年,他考入武昌普通中學堂,翌年入學。在校期間,他被吳祿貞等人組織之革命團體在武昌花園山的聚會所吸引,常與同學議論時政,並走上了反清革命的道路。同年8月,黃興到武昌,兩人相識並從此成為摯友。

光緒三十年(1904年)二月,宋教仁在長沙成立「華興會」,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為口號,黃興任會長,宋教仁任副會長。同年12月13日,宋教仁抵達日本,在東京與孫中山的「興中會」合拼成立「同盟會」,並擔任同盟會的主要領導人。1910年底,宋教仁從日本返抵上海,任《民立報》主筆,以「漁父」筆名撰寫大量宣傳革命的文章。1911年7月,「黃花岡之役」失敗後,他與譚人鳳、陳其美等在上海組建同盟會中部總會,邀請或派人來往於上海、長江中下游各地,促進革命勢力的發展。

1911年10月的「武昌起義」,正是由長江流域的革命軍發起。同年11月,袁世凱率「北洋軍」沿「京漢鐵路」南下,征討革命軍,戰爭持續幾星期,袁世凱攻佔「武漢三鎮」中位處長江北岸的「漢口、漢陽」兩市,其後按兵不動,革命軍則據守長江南岸的「武昌市」,兩軍成對峙局面。

既然有見「湖北革命軍」能堅守武昌,而袁世凱並無追擊之意,各地反清份子都意識到清朝的命運危在旦夕,紛紛起義,驅逐清兵。戰略上最重要的爭奪,是長江下游的「上海、南京」兩城市,皆因「長江三角洲」是中國最富庶的地區,歷來兵家必爭。「江浙革命軍」由「陳其美」領導,與清軍血戰多日,攻下南京。至此,長江以南脫離清庭,各省亦紛紛派代表到南京會議,籌組「國民政府」(這有點像「美國獨立革命」時在費城舉行的「大陸會議」(Continental Congress)),並邀請孫中山自美國回南京就任「臨時大總統」。

革命軍雖然佔據江南,但江北袁世凱之北洋軍仍擁有絕對的兵力優勢,革命軍無意與北洋軍決戰,免蹈「太平天國」的覆轍。革命軍遂與袁世凱談判,願意選他出任「總統」,條件是他要推翻清朝,並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為「共和」。袁世凱答應條件,回師北京,迫清室退位。

1912年,「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 成立,袁世凱為第一任大總統,他隨即遷都北京(他的軍事根據地),又用種種手法修改憲法,將總統變為「終身制」。但袁世凱的野心太大,1916年1月1日,更自封為「皇帝」,改國號為「中華帝國」。但「稱帝」一事遭全國反對,包括他部下的北洋軍將領。同年3月22日,袁世凱被迫退位,6月6日憂憤而死,時年56歲(1859–1916)。此後,中國亦進入「軍閥年代」。

話說回來,1911辛亥革命的革命軍大多是「同盟會」會員,如上所述,「同盟會」是在1905年在日本成立,並合拼了:孫中山的「興中會」;黃興、宋教仁的「華興會」;及其他革命團體。孫中山和黃興經常奔走在外搞革命,同盟會的日常事務則由宋教仁處理。宋教仁亦是「長江起義」的主催者,因此在「辛亥武昌」後的革命軍中,享有極高威望。宋教仁在日本留學時入讀「政法大學」,算是一個法律專才,因此,1912年南京政府的《臨時約法》,主要亦是由宋教仁起草。

袁世凱當上民國總統後,孫中山和宋教仁出現嚴重的意見分歧。當時孫中山對袁世凱極不信任,主張同盟會仍然為地下革命組織,隨時準備繼續革命。但宋教仁則主張留在體制內,以內閣制來架空袁世凱。因此宋教仁將同盟會公開化,以堂堂政黨之陣勢,藉選舉取得政權。宋教仁路線不僅獲得了同盟會多數的支持,並且繼續與其他小黨合併,終於改組成「國民黨」,而且在國會大選中取得了多數。這個「國民黨」,實乃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真正的政黨,不同於1924年孫中山主導「聯俄容共」之後的「中國國民黨」。

宋亦廣泛推廣憲政理念,其要旨是產生純粹的政黨政治,由國會多數黨領袖任內閣總理,負起政治責任,組成責任內閣,由此先制憲,再依法選舉總統。1912年,孫中山雖被選為國民黨的理事長,但他旋赴東京,另組「中華革命黨」。

1913年2月,依據《臨時約法》,舉行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國會選舉。國民黨所得議席最多,按約法精神應由該黨理事長宋教仁出任內閣總理。3月20日,宋教仁卻在上海遇刺身亡,全國譁然。革命元勛孫中山、黃興等均指責袁氏授意暗殺,袁世凱則予否認。

孫中山組織「中華革命黨」,發動二次革命,武力討伐袁世凱,但遭遇失敗。

10月6日,國會在軍警壓力下,被迫選出袁為第一任正式大總統。11月4日,袁世凱下令解散國民黨,並取消國民黨議員資格,收繳國民黨議員証書,國會因人數不足而無法開會。1914年1月,袁世凱下令解散國會,認為「人民濫用民主自由、人民政治認識尚在幼稚時代」,廢止《中華民國臨時約法》,於5月推出新的《中華民國約法》,改「內閣制」為「總統制」。之後,再修改《總統選舉法》,使總統可無限期連任,新任總統亦由在任總統指派,此刻中國雖名為「共和」,袁卻有世襲的權力。

袁世凱之《大總統選舉法》規定:

「有中華民國國籍之男子,完全享有公民權,年滿四十歲以上並居住國內滿二十年者,有被選為大總統資格。大總統任期十年,連任亦無限制。每屆應行選舉大總統之年,參政院認為政治上有必要時,得以三分之二以上參政同意,即可連任,無須改選。大總統繼任人由現任大總統推薦候選者三人,書於嘉禾金簡,鈐蓋國璽,密藏於大總統府內金匱石室。金匱鑰匙由大總統掌管,石室鑰匙由大總統、參政院院長及國務卿分別掌管,非奉大總統命令,不得開啟。選舉大總統之日,由現任大總統交選舉會選舉。選舉會由參政院參政和立法院議員各五十名組成,由大總統召集之。」

這實際上是滿清「正大光明」牌匾後的「傳位遺詔指定繼承人」(「大總統繼任人由現任大總統推薦候選者三人,書於嘉禾金簡,鈐蓋國璽,密藏於大總統府內金匱石室」),「連任總統不用選舉」(參政院參政均由大總統任命,並非民選)和「選舉會代議選舉新總統」的一個混合體。

根據這個選舉法,袁世凱若想成為終身總統,並且指定自己的三個兒子之一繼承大位,已無法律上的障礙。但後來袁世凱仍然廢除了這部「袁法」,悍然稱帝,並封自己的兒子為太子,世襲帝位。

「袁氏稱帝」之舉遭受大部份北洋軍人反對,包括袁氏心腹將領馮國璋、段祺瑞等,段祺瑞致電袁世凱:「恢復國會,退位自全」,令袁氏稱帝之舉無以為繼。

其後,將軍「蔡鍔」在藝妓「小鳳仙」協助下秘密逃出北京,聯同雲南軍人於其根據地雲南組織「護國軍」,起兵討袁。接著,各省接連宣佈獨立,隨著帝制遭到廣泛反對,袁氏盡失人心,迫於無奈祇得在1916年3月22日宣佈取消帝制帝號,稱帝僅83天。取消帝制帝號之餘,袁氏陷入眾叛親離的困境,欲續任大總統亦不可得,在重大打擊及膀胱結石交煎下,於6月6日還未及宣佈卸下大總統職務,卻羞憤病故。

何以北洋軍將領「忽然共和」?海遠想到兩條理由:

(1) 北洋軍將領願意接受袁世凱當終身總統,畢竟袁世凱年事已高,一旦歸天,較年輕的北洋將領仍有機會憑槍桿子出掌政權。但袁世凱稱帝後,權位傳子,北洋將領再永無出頭之日。

(2) 中國歷史上的開國皇帝,大多殺戮功臣戰將,為兒子接掌權位掃除障礙,最著名的是「漢高帝劉邦」和「明太祖朱元璋」(見網誌55〈中國式的悲劇(二)〉)。北洋將領雖是老粗,但身旁必有謀士獻策,莫不深明此理,因此袁世凱稱帝,北洋將領人人自危。

如果當時袁世凱能明察當代潮流,對「家天下」的帝制不抱期待,放手讓宋教仁組閣,則「中國華盛頓」或「民國國父」之名,無疑非袁氏莫屬,而整個中國近代史,或將就此改寫。不幸的是:宋教仁的內閣制主張,站在袁世凱的立場而言,是強人所難,直接牴觸了袁世凱「一人天下」的期待。於是宋教仁被刺,亦開啟了此後百年中國一連串政治、軍事的混亂。

是誰殺了宋教仁?這是中國近代史的一大疑案。其中一個說法,認為宋教仁之死,是國民黨內部鬥爭的結果,若從這觀點看,「孫中山、陳其美」都有嫌疑(見網誌213〈孫中山的負面形象〉),但如上分析,海遠仍認為袁世凱的動機和嫌疑最大。

綜觀歷史,孫中山在「武昌起義」的參與不多,他的業績,是被後來的政黨政治誇大了。他的政治權力含金量從來不高,在當代梟雄眼中,他從不被視為有份量的對手;宋教仁之死,對孫中山的江湖地位毫無幫助,因此,他殺人的動機並不明顯。

真正對「辛亥革命」有大貢獻者,應是宋教仁。他的貢獻有兩方面:

(1) 他是「長江起義」的主催者,帶領革命走出成功的第一步,推翻帝制。

(2) 他亦嘗試帶領中國,朝「走向共和」踏出第一步,嘗試建立「總統–國會–內閣」的憲政體制。可惜的是,他在這一步的先進政治理念完全敗給袁世凱「槍桿子出政權」的傳統思維,最後更以身殉於其政治理想。

宋教仁的革命戰友「于右任」為宋墓題寫銘詞,云:「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記?為直筆乎?直筆人戮。為曲筆乎?曲筆天誅。於乎!九泉之淚,天下之血。老友之筆,賊人之鐵。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銘諸心肝,質諸天地。」

回顧辛亥百年,中國政治幾乎原地踏步。百年以來,嘗試「走向共和」的人,莫不下場悲慘;即使嘗試寫《共和史》,也要承受極大壓力,充分驗證了:「直筆人戮;曲筆天誅。」

可幸的是,今天仍有「互聯網」自由訊息世界的存在,海遠這篇文章的內容,大部分都是從「網上文章」中搜集資料,編匯寫成。

附圖一:宋教仁肖像

附圖二:袁世凱肖像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3rd, 2011 6:03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