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六月

集體回憶三十年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香港近年流行集體回憶,部份市民對特區政府由於配合社區發展,而需要拆卸一些殖民地統治時代遺留下來的古舊建築物,紛紛以破壞保育文物和市民的集體回憶為理由,提出異議;其中以反對拆卸充滿殖民地色采的中環天星鐘樓和皇后碼頭,尤為激烈。另一方面,政府卻以符合整體社會經濟發展效益和公衆利益為理由,並已廣泛諮詢的大前題下,堅决執行「拆舊建新」政策。

天星鐘樓擁有英式設計和報時鐘響,但如非經常在中環出入的市民,對鐘樓設計和鐘響的印象可能並不深刻;皇后碼頭是殖民地時代最後幾任總督登陸香港並從而步入大會堂宣誓就職的地方,如非曾經出席該儀式的嘉賓或使用此碼頭登船出海的市民,對碼頭的輪廓或覺模糊。當這兩個「硬體建築」一經拆卸,則曾經見證此兩建築的市民,對其集體回憶亦將隨時光流逝而淡忘,更遑論從未接觸過此兩建築的新生代和新移民。

不過,雅帆認為香港除了「硬體建築」外,還有從1967至1997這三十年殖民地時代在社會上所創造的許多「軟體文化」,卻能經得起歲月的考驗,遺留在大部份香港人的真正集體回憶中,無法摧毁;更期望可透過薪火代代相傳,永不磨滅。

在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初,內地許多文化工作者選擇移居香港,成為當時社會上一股文化動力來源;而殖民地政府經歷1967年左派反英暴動後,驚覺高壓統治的失效,取代以籠絡社會各階層的懷柔政策,並讓文化工作者可以在一個自由空間充分發揮。及後又有土生土長的新浪潮文化人在七十年代相繼出現;再加上香港處身中西文化匯集的樞紐位置,各方面的力量在此特殊時空適逢其會,為最後三十年殖民地時代的香港社會 (簡稱「殖民香港」(Hong Kong Colony)),創造不少可供集體回憶的文明烙印。

在雅帆「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中,曾經歷下列「香港文明」發展的足跡–

無線電視廣播

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簡稱無綫電視;TVB) 在1967年11月19日正式啟播,將電視帶入一個以無線模式免費廣播的新紀元;亦為社會帶來許多嶄新的「香港文明」發展。其長壽綜藝節目「歡樂今宵」在幾位主持人包括梁醒波、沈殿霞、陳齊頌、森森等領導下於翌日啟播,一首簡單、通俗並節奏明快的主題開場曲:「日頭猛做,到依家輕鬆吓;食過晚飯,要休息翻一陣;大家暢敘,無綫有好節目;歡歡樂樂,笑笑談談,我哋齊齊陪伴你。」可謂道盡當代普羅大衆的生活面貌,深入民心。每週五晚的節目內容包括歌唱、舞蹈及諷刺時弊趣劇等,確實曾為當時的普羅大衆於每日辛勞工作之餘帶來歡笑,播出達6613次後才於1994年10月5日正式結束;但相信已成為許多香港人心目中具代表性的「殖民香港」集體回憶。

無綫電視亦於同期製作了許多膾炙人口的電視劇集,包括時裝劇《家變》、《狂潮》、《網中人》……;民初劇有《上海灘》……;武俠劇又有《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陸小鳳》……等,劇集內容和劇中人角色均為市民所津津樂道;而配合電視劇推出的主題歌曲許多更成為獲獎金曲。

無綫電視又提供頻道予香港電台電視部的特備製作,例如《獅子山下》、《鏗鏘集》等,於黃金時段廣播。

這些電視劇集、電視劇主題曲和香港電台電視部的精彩製作,陪伴着香港人成長,都是「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部分。

粵劇方面

殿堂級粵劇大師唐滌生於四、五十年代創作多套不朽名作,包括有《帝女花》、《紫釵記》、《李後主》等,為粵劇大放異彩,傳誦於「殖民香港」。上一代大老倌有任劍輝、白雪仙、新馬師曾、芳豔芬、麥炳榮、鳳凰女、林家聲等;新生代紅伶亦有龍劍笙、梅雪詩等經常組班演出粵劇;較小規模的亦有八和會館和龍翔劇團等的社區表演。當時電台亦經常作現場直播,供市民免費欣賞。

流行音樂方面

當代粤語流行音樂人才輩出,作曲人、填詞人的表表者有顧家輝、黃霑、鄭國江、林振強 ……等;重量級歌星則有徐小鳳、葉麗儀、許冠傑、羅文、關正傑、譚詠麟、張國榮、陳百強、張德蘭、梅豔芳、張學友 ……等等,其中許多曾經在具香港特色的遊樂場、酒樓夜總會、餐廳酒廊獻唱謀生,經不斷艱苦奮鬥、磨練歌藝終至成功的例子。陪伴着香港人成長並流傳後世的粤語金曲更是如恆河沙數,不能盡錄。粤語流行音樂文化在殖民地時代的光輝發展,肯定佔有「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一個重要位置。

電影方面

電影製作有「邵氏出品;必屬佳片」的邵氏公司,黑白粵語片有光藝公司;隨後有嘉禾、德寶、新藝城等。著名導演有李翰祥、張徹、楚原、吳回、徐克、許鞍華、張婉婷、吳宇森 ……等。成功演員衆多,上一代包括有吳楚帆、張活游、張瑛、白燕、曹達華、林鳳、于素秋、李麗華、陳厚、林黛、凌波、樂蒂、謝賢、嘉玲、胡楓、呂奇、陳寶珠、蕭芳芳、狄龍、姜大衛、許冠文……等;新一代演員更多如天上繁星,能涉足荷里活的也有成龍、洪金寶、周潤發、張曼玉等;當然還有橫誇數十年的性格演員 — 石堅,和一羣甘草演員包括高魯泉、西瓜刨、陶三姑、谷峰、井淼、王萊 ……等。當代蓬勃的電影工業,生產過無數出色的國、粵語電影,必然容易勾起香港人對「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

小說方面

金庸、梁羽生、古龍的武俠小說,倪匡的科幻小說和亦舒的愛情小說等,吸引着不同世代的讀者,風行多年。

演藝方面

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香港話劇團、香港舞蹈團等演藝團體相繼成立,表演豐富節目,供不同階層人士欣賞。

哈日文化

日本在六、七十年代經濟騰飛,其文化藝術迅速發展;當代「殖民香港」亦深受影響,香港人在七十年代開始興起學習日文。當局與日本領事館又舉辦多屆日本電影節,安排放映出色的日本電影,例如《天國車站》、《曲終魂斷》、《幸福黃手絹》……等;無綫電視亦從日本引進多套配音電視劇集,包括《青春火花》、《綠水英雌》、《柔道龍虎榜》、《猛龍特警隊》……等,這些日本電影、電視,均為當代香港人所歡迎。

當時香港樂壇盛行將一些日本流行歌曲填上中文歌詞,由徐小鳳、譚詠麟、梅豔芳等歌星演繹,立即成為流行榜金曲。其中一首由Kohji Makaino作曲、近藤真彥演唱的日本流行歌曲《タ燒けの歌》,分別由香港填詞人林振強及陳少琪填上廣東歌詞、並由陳慧嫻及梅豔芳演繹的《千千闋歌》和《夕陽之歌》兩首粤語流行曲,大受香港樂迷歡迎;並在香港電台第十二屆 (1989) 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同時獲獎,傳為佳話。

七、八十年代日本文化的入侵,成為「殖民香港」特色文化部份。

雅帆從未參與滑浪風帆運動,但對長洲「風之后」李麗珊的刻苦奮鬥而獲取奧運佳績記憶猶新。她在香港土生土長和接受培訓,於1996年亞特蘭大世運會諦造零的突破,在滑浪風帆項目代表香港摘取有史以來第一面奧運金牌,為「殖民香港」的體育歷史加添光輝紀錄,亦是香港人美麗的集體回憶部份。

透過上述一些集體回憶,可以觸發雅帆去緬懷背後熟悉的「殖民香港」,其勤奮上進、刻苦堅毅、儉樸淳厚、和衷共濟的生活面貌和意識形態,體現於家庭手工業、熟食大牌檔……等獨特文化,是香港文明發展歷程的珍貴烙印。「硬體建築」可以輕易推倒;「軟體文化」卻難摧毁於夕旦。既然「硬體建築」如天星鐘樓和皇后碼頭,無法逃離拆卸摒棄的厄運,則何妨轉向「軟體文化」的香港文明,尋找昔日「殖民香港」的集體回憶!雅帆慶幸仍能捕捉到一些僅餘的集體回憶片段,當然會珍惜;未知各位讀者或有找到其他「軟體文化」的香港集體回憶,可和雅帆分享?

〔後記:請參閱網誌176〈集體回憶三十年(續篇)〉相關文章,2010年4月7日。〕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六月 19th, 2007 5:38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