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七月

美國獨立戰爭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 / 國慶日」(Independence Day / National Day),這天的特殊意義,卻要追溯到1776年7月4日的美國「大陸議會」(Continental Congress) 上簽署了《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然而,美國的抗英鬥爭,自1773年12月16日的「波士頓茶葉集會」(Boston Tea Party) 開始,至1783年9月3日簽署的《巴黎 / 凡爾賽停戰協定》(Treaty of Paris and Treaties of Versailles) 結束,前後歷時十年,中間發生很多故事,而《獨立宣言》卻能成為「獨立」的「象徵」(icon of independence),確實事出有因。

波士頓茶葉集會原本的抗議焦點,是不滿英國徵收重稅,卻迅速地轉移到較高的哲學層次:「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跟著,再轉移到更高的哲學層次,即如《獨立宣言》所說:「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見網誌138)。讀者亦可在互聯網上《維基網頁》(Wikipedia) 翻查有關《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其資料詳盡,有助思考。

相反地,《獨立宣言》所述「人民直接歸屬於上帝,而不是歸屬於英王」,從英國的觀點來看,則是一份「叛國」(treason) 的宣言,聯署者可被判死刑。因此,《獨立宣言》從開始便置諸死地而後生,既是一條決裂的不歸路,亦是建設獨立「美國」的起點。《獨立宣言》確實也曾為美國的革命事業,提供一個重要的思想理據;亦對世界各地日後的革命事業,產生巨大的思潮影響。

翻看美國的「革命史」,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自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後,歐洲很多低下階層的人都願意冒險到新大陸碰試運氣;英國人出海往西行,自然到了北美,憑藉著武器的優勢,很容易擊敗原住民而在沿海岸建立殖民地,這些新殖民地被稱為「新英格蘭」(New England)。稍後,法國人亦來到美國,沿「聖勞倫斯河」(Saint Lawrence River) 定居,稱為「新法蘭西」(New France) 。從1756年至1763年經歷的「七年戰爭」(Seven Years’ War),英軍擊敗法軍,取得「新法蘭西」的控制權,並改稱之為「加拿大」(Canada)。

英國在北美取得勝利,但戰爭的費用卻落在「新英格蘭」人的肩膊上,英國在當地大幅加稅,引起「新英格蘭」人的強烈不滿,1773年12月16日,抗議行動的高潮在「波士頓」(Boston) 發生。當晚,激烈份子登上英國商船,把昂貴的茶葉倒入大海,史稱「波士頓茶葉集會」(Boston Tea Party)。英國政府大為震怒,對波士頓實施「軍事管治」,更加倍激發當地人濃烈的對抗意識。

「新英格蘭」是邊疆地帶,自早期移民便有「持槍自衛」的習慣,打獵是常見的消閒活動,城鄉中亦有「民兵」(militia or minuteman) 的自衛組織。在「英法七年戰爭」中,民兵是英軍的主力;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民兵卻變成了抗英的叛軍。

1774年9月,「新英格蘭」13個殖民區派出代表齊集在「賓夕凡尼亞州」的「費城」(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召開會議,以示團結,是為「第一次大陸議會」(First Continental Congress)。會議的立場相當溫和,祇決定派出代表向英國投訴抗議;但英國堅持強硬立場,又譴責大陸議會。

1775年4月19日,駐守波士頓的英軍進入內陸,試圖沒收民兵武器,與「麻省」(Massachusetts) 的民兵發生衝突,英軍退回城內,這次衝突被稱為「列星頓和康科德戰役」(Battles of Lexington and Concord),是美國「獨立戰爭」的開始。同年5月,「13殖民區」的代表再次齊集費城,召開「第二次大陸會議」,會議上決定作出兩手準備:一方面繼續派人向英倫申訴;一方面決定組織「大陸軍隊」(Continental Army),由各殖民區派出民兵參與,並任命「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 為總司令。

華盛頓出身於「維珍尼亞州」(Virginia) 的一個農莊家庭,在「英法七年戰爭」中,曾率領維珍尼亞民兵與英軍協同作戰,具備實戰經驗。當時駐守北美的英軍祇有不到二萬人,大部分都是佈防在新近攻取的「加拿大」地區。相對於這批英軍來說,「大陸軍隊」的裝備落後,訓練不足,但卻佔有「人多勢衆」及「本土地利」的作戰優勢。華盛頓要發揮其領軍才能,就是考驗他面對英軍如何避長攻短。

1776年3月,華盛頓第一次指揮新成立的「大陸軍隊」圍攻波士頓英軍,四千英軍寡不敵眾,乘船撤退到加拿大,華盛頓隨即把軍隊移駐紐約城。1776年7月,「大陸議會」在費城發表《獨立宣言》。1776年9月,三萬英軍乘坐三百多艘戰艦(佔大英帝國總兵力的一半),橫渡大西洋登陸紐約,以優勢的兵力和火力,一舉擊潰革命軍。華盛頓連夜率殘部逃入山區重整,以後的幾個月,大雪封山,戰事被迫停頓下來。

1777年初,英倫軍部訂下作戰計劃,命令駐加拿大的英軍南下,駐紐約的英軍則北上,兩軍於山區會合,意圖圍殲華盛頓的軍隊。然而,此計劃在橫越大西洋到達前線時,執行上卻出現了偏差,一萬名英軍按計劃自加拿大南下;但二萬名英軍自紐約出發卻去了攻打費城(費城是「大陸議會」的所在地,亦即革命軍的臨時首都)。城市的革命軍不敵英軍,「大陸議會」撤離費城轉入山區;然而,孤軍南下深入的加拿大英兵,卻在山區陷入革命軍的重重包圍。在「薩拉托加戰役」(Battle of Saratoga) 中,千多名英軍被殺,六千多人投降,少數逃回加拿大。此戰役是「美國獨立戰爭」的轉捩點,革命軍從崩潰的邊緣重振士氣,「法國」和「西班牙」等英國宿敵,亦在此際乘時正式加入革命軍的聯盟,藉以打擊英國。

法國和西班牙的參戰,拉闊了英軍的前線:法國和英國爭奪西印度群島;西班牙在歐洲攻擊「直布羅陀」(Gibraltar) 及在美洲攻擊「佛羅里達」(Florida)。英軍為了配合南部戰場的發展,攻佔了幾個南方海岸城市,例如:「維珍尼亞州」的「約克城」 (Yorktown, Virginia) ;「喬治亞州」的「薩凡納」(Savannah, Georgia);「南卡羅萊納州」的「查爾斯頓」(Charleston , South Carolina)。但在北方戰場,兩軍卻呈僵持狀態:英軍控制城市;革命軍則控制農村。

1781年8月,華盛頓採用「聲東擊西」戰略,一方面虛張聲勢,扮作準備攻打紐約,卻暗中率二萬軍隊南下,配合法國海軍的行動,圍攻七千英軍於「約克城」;10月,約克城的英軍投降。約克城受挫之後,英國民眾普遍厭戰,主戰的內閣下台,新內閣在法國的調停下,在巴黎與革命軍和談。1783年9月,簽下停戰協定,13殖民區贏得獨立,英軍撤出,但英國仍保留對加拿大的主權。

之後,華盛頓被選為第一任美國總統,連任一屆,前後八年,奠下美國的制度,然後在最高峰主動放下權力,退隱家園,這種高尚風範,創世界的先河。

美國是世界上最多市民合法擁有槍械的國家,這是一個來自「獨立戰爭」的社會傳統,亦成了美國人恆久的信念:縱使他們擁有最完善的選舉制度,但「市民擁有槍械」,仍是對抗政府暴政的最後、亦最有效的工具。因此,縱使美國歷史上有四名總統在任內被槍殺,「列根總統」(Ronald Reagan) 亦曾在任內被槍擊垂危,而美國社會上的「持槍犯罪率」亦相當高,但從來沒有一屆美國政府膽敢提出「禁槍令」。美國人特有這種「公民持槍權」的哲學,驟眼看來有點邪門,但多讀點美國歷史,再想深一層,卻又確實有其存在道理。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七月 16th, 2011 7:24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3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作者海遠精簡和深入淺出地介紹了美國的由來及其《獨立宣言》。小弟又上了寶貴的一課。

小弟亦嘗試以「比較歷史」的角度來揣摩中外歷史。(「比較歷史」的用詞是引用自作者雅帆於網誌:234《光緒三+一年》的廻響中)。小弟發覺美國自立國以來至今,中國所經歷的時代為清朝(1644-1911)、中華民國(1911-1949)、人民共和國(1949 – )。可是美國在短短的二百餘年便成為世界强國之一,其地位能舉足輕重。其因由足以令小弟慢慢來領悟。

反之,有數千年歷史的中國,還是固步自封。往者已矣,又且看現今中國能否借鑑歷史,在不足之處,加以改革 !

七月 17th, 2011 at 9:58 下午
雅帆
 2 

雅帆同意 KM Lam 君所言,海遠在本篇以精簡易明、活潑有趣的言辭,既敍述了美國「抗英獨立」的誕生歷史,亦訴說了加拿大「前法後英」的殖民淵源;又解釋了美國「市民合法藏槍」的前因後果,也隱喻了美國「公民持槍權」的治國理念;是通識教育的良好材料。「美國獨立戰爭」和華盛頓總統,是美國國內戰爭的上集;「美國南北戰爭」和林肯總統,卻是美國國內戰爭的下集,自此之後,美國本土再沒有遭受戰火的摧殘,得享一百五十年的繁華盛世,和平發展。期望海遠以其洞悉的美國近代史,再撰鴻文,介紹下集,為美國內戰劃上完美句號。

另外,雅帆也是追隨海遠學習「比較歷史」的新人,嘗試以更廣闊的範圍和胸襟,比較中外歷史的異同。KM Lam 君如有興趣,網誌20〈外國學者談中國現代史〉及網誌21〈比較歷史〉兩篇文章,可提供一點參考資料。

七月 19th, 2011 at 1:36 上午
Mr K M Lam
 3 

Accordingly I have studied both Articles No.20 and 21 of this Blog, as advised by 雅帆 in his feedback right above.

I begin to grasp more about the significance and value of “comparative history" which should also apply and carry much weight in the process of China’s “modernisation". Thanks.

八月 1st, 2011 at 8:03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