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六月

日本的唐宋情懷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海遠在本文介紹又是一幅在日本岐阜縣 (Gifu-ken) 高山市 (Takayama-shi) 「高山陣屋」 (Takayama Jinnya) 拍攝的照片(見附圖),是一書法家的作品,書寫內容是 –

右聯:「忠 上事於君 下交於友 內外一誠 終能長久」;
左聯:「孝 敬父如天 敬母如地 汝之子孫 亦復如是」。

最有趣的是,在「忠」聯的右下寫著「宋丞相文天祥書」。

這幅「書法」,是與另一幅書寫李白詩〈哭晁卿衡〉的書法放在同一展館,見前文Blog 25「阿倍仲麻呂」。

海遠覺得奇怪,文天祥又與日本有何關係?

海遠經長時間思考,最後明白文天祥與日本毫無關係,這兩幅書法在「高山陣屋」並列,祇為表達日本敬愛中國「唐宋文化」的情懷;同時亦展示了「草書」和「楷書」兩款中國書法藝術。

「唐」固然是中國對外聲威最顯赫的時代;而「宋」則是中國對外商貿最繁榮的時代。宋朝富庶,其對外陸路交通雖被北方蠻族所阻塞,卻建立了「海上絲綢之路」。日本雖然沒有派出「遣宋使」,但兩地交易暢通,故此仍然深受「大宋文明」影響。

蒙古忽必烈滅宋,再派兵攻打日本,日本開始對「中土」起戒心。「元」之後的明、清兩朝,都採取「鎖國政策」,與日本的交往極少。日本的文化特色,於是凝固在濃厚的「唐宋風情」之中。在中國本土,宋以後卻經歷「元」、「清」兩朝的外族統治,由少數民族統治文化較高的多數民族,必然採取高壓手法,例如滿清的「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命令,就是一種「歷史文化心理大清洗」的手段,中土民風,被破壞無遺。

海遠遊日本的京都、奈良,總感覺到那種「古樸淳厚」風味,更接近「唐詩宋詞」的優雅意境。日本人亦承認,他們的傳統文化藝術,例如「花道、茶道、書法」等,都是源自「唐風」。因此,一次日本關西的京都奈良遊,就像走過一次時光隧道,可體驗到一種在中國早已失傳的「唐宋風情」。

備註:讀者如有興趣可到訪「高山陣屋」網頁,包括有英文簡單版本,網址是:http://www.pref.gifu.lg.jp/pref/s27212/。

附圖

mtcpic01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六月 10th, 2007 7:50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安平
 1 

我很贊同海遠「關西之旅體會唐宋情懷」的說法,關西旅程給我的感覺確實如此。今天的京都奈良,空氣中依然飄蕩着唐風餘韻;當地的的景物常令人聯想到唐詩詩句。寺院處處的京都,是杜牧〈江南春〉詩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所描繪的景象;而看到漫天櫻花時,我會想起韓翃〈寒食〉詩句「春城無處不飛花」。這裡的寺院庭園、亭台樓閣意境古雅,取名充滿着古代中國的典雅詩情,例如詩仙堂、涉成園、渡月橋、嵯峨野 ……。

同時我又很享受遊覽這些歷史都市時那種「穿過時光隧道回到古代」的感覺,因為這是一趟心靈的洗禮:人心追求安穩。相對於愈趨紛亂的現世、無常的人生,這些凝留千年往昔的歷史都市像超越時空,永恆不變;加上襌門的清寂,所給予的安寧感能撫平燥惑不安的心。而穿梭古今、撫今追昔的歷史旅行或許會使我們對歷史、對人生、對世界有所體會。我在京都的市街上見過一幅京都觀光宣傳海報,內容大致是–

「日本有京都真是幸福了。
這裡幾乎沒有改變過。
世事瞬息萬變,但時間在這裡停止;
你可以從這個千年古都體會到一些不變的事物,其珍貴之處在於令人心安。
人總有歸處,這歸處就是『平安』之都。」

這海報完全說出了我對遊歷古都的感受。

為了種種現實利益而摒棄古蹟文物的人們,可曾有思考過它們的精神價值?

安平

六月 17th, 2007 at 4:13 上午
K M Lam
 2 

作者海遠在文章中所介紹的「忠」「孝」對聯,其內容和意義值得重温。謝謝!

八月 30th, 2012 at 10:35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