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六月

光緒三十一年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這篇題目模仿自黃仁宇先生的著作《萬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本文亦可作如是觀:《光緒三十一年–1905, A Year of Some Significance》。

何以有此想法?這是因為海遠最近參觀了一次由「香港科學館」(Hong Kong Science Museum) 及「瑞士伯爾尼歷史博物館」(Historical Museum Berrn) 聯合籌劃、「香港康樂文化事務署」(Hong Kong Leisure and Cultural Services Department) 及「瑞士駐港總領事館」(Swiss Consulate General in Hong Kong) 聯合主辦「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的專題展覽。展覽中說到,「1905年」是「愛因斯坦的奇蹟年」(Einstein’s annus mirabilis or “miracle year"),在這年,他發表了三項主要論文:

(1) 《the photoelectric effect》(光電效應);

(2) 《the Brownian motion》(布朗運動);及

(3) 《the theory of special relativity, and the equivalence of matter and energy》(狹義相對論)及《E=MCC方程式》。

1921年,「愛因斯坦」因《光電效應》獲頒「諾貝爾物理學獎」(Nobel Prize in Physics)。但三篇論文中,當然以《狹義相對論》及《E=MCC方程式》最為驚世,這篇論文為日後的「核子能」(nuclear energy) 寫下最基本的理論。幾年之後,「愛因斯坦」在「狹義相對論」的基礎上,再發展出「廣義相對論」(general theory of relativity),這卻涉及「重力」(gravity) 和其他的宇宙現象如「黑洞」(black holes) 等。

海遠從「愛因斯坦專題展覽」中,選擇了1905年作為主題,然後回顧在1905年的中國,可有甚麼事情發生了?搜羅所得如下:

(1) 清政府知道傳統的中國讀書人,不能應付西方文明的攻勢,在1905年,萬不得已廢除「科舉八股文」的考試制度。此後,「十年寒窗」的課本不再是《四書五經》,而是更多西洋學科;新科目的老師缺乏,課本亦不足夠;傳統的教育體系崩潰,「舊讀書人」失去出路,「新讀書人」又帶來了西學的「自由、民權」等思想,衝擊著中國傳統的「絕對皇權」,是一場真正的「文化大革命」。

(2) 清政府派出大臣到歐美各國考察「君主立憲制度」(constitutional monarchy)。

(3) 1904年爆發「日俄戰爭」,於1905年以日本的勝利而結束;日本的一個東方小國,擊敗俄羅斯的一個西方大國,日本成為中國人的新偶像。日本「明治維新」(Meiji Restoration) 後,又確實能運用「漢字」翻譯很多西學著作,到「東洋」留學的費用,亦遠較到「西洋」為便宜。因此,自1905年後,許多中國青年到日本求學,見網誌43。

(4) 中國「同盟會」在東京成立,成為中國革命思想的溫床。

簡而言之,「光緒三十一年」,亦即公元「1905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代」(A Year of Some Significance):「八股文」在中國消亡;「相對論」卻在西方誕生。如果海遠是一個文學家,這點子可以是一個很特異的小說題材。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六月 27th, 2011 1:20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海遠是一名業餘的歷史愛好者,亦是雅帆的良師益友,在上文從「比較歷史」的角度去閱讀、審視、分析、評論中外歷史,既示範了探索和鑽研歷史的趣味,亦反證了早前有香港中學生表示退修中國歷史皆因其乏味的說法。誠然,香港功利讀書主義和研習歷史不得其法,才是真正原因。當面對中國總理溫家寶在探訪莎士比亞故居時所發表有關研習歷史的一席話(見網誌235),未知香港的中學生、家長和整個教育界可會徹底反省?

七月 4th, 2011 at 9:3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