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五月

日本簡史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日本的歷史比較奇特,「天皇」(tenno) 並不掌握實權,實權是掌握在一些軍事强人的家族手中。這些能夠「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軍事强人,組成一代代的「將軍幕府」。日本的歷史雖然是以天皇年號來記事,但「改朝換代」其實是「幕府家族」的改動。

日本的歷史,簡述如下–

大和時代 (Yamato Period) (500AD–710AD)

公元500年,開始用「天皇」稱號;600年,改革官制律令;607年,第一次「遣隋使」;630年,第一次「遣唐使」。這時的都城,在「畿內」地區經常遷移,包括:飛鳥 (Asuka)、難波 (Namba)、近江 (Omi)、籐原 (Fujiwara) 等地。「漢字」被指定為「國用字體」,開始編寫日本歷史 —《古事記》和《日本書紀》,分別在712年和720年完成。

奈良時代 (Nara Period) (710AD–794AD)

定都「平城京」(奈良)(Nara),仿照唐都「長安」所建,是日本最積極吸收唐文化的年代。阿倍仲麻呂和鍳真,都是這一時代的人物。

平安時代 (Heian Period) (794AD-1190AD)

定都「平安京」(京都)(Kyoto),亦是仿「長安」而建。此後一千年,「京都」是天皇的住所。但「天皇」權力的含金量成疑,實際權力卻是落入「軍事豪族」手中。豪族之間不斷發生戰爭,因此當代的日本歷史經常出現「兩個權力中心」的現象。

鎌倉時代 (Kamakura Period) (1190AD-1333AD)

將軍源賴朝 (Minamoto no Yoritomo) 擊敗各地豪族,在鎌倉 (Kamakura) 開設「幕府」(Shogunate),以軍事力量操控朝政。其後,北條家族取代源氏家族作為幕府首領。這時代發生一件大事,就是蒙古(元朝)的忽必烈分別在1274年和1281年兩次派遣大軍征討日本,兩次都因為遇上颱風失敗而回。蒙古的鐵騎橫掃歐亞,所向無敵;但在海上卻被颱風所覆滅,日本人因此自覺有「神風」保護。

南北朝時代 (Nanboku-cho Period) (1335AD-1392AD)

擊敗蒙古軍隊後,日本各地的武裝力量重組,鎌倉幕府的統治權衰落,皇族亦起爭奪;在不同武力支援下,朝廷亦分裂為南北:北朝天皇仍據京都;南朝天皇則駐吉野 (Yoshino)。

室町時代 (Muromachi Period) (1392AD-1477AD)

將軍足利義滿 (Ashikaga Yoshimitsu) 擊敗各地軍事豪强,扶植北朝天皇為正統,再次建立「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幕府統治。他在「室町」(Muromachi) 營造據點,故被稱「室町幕府」(Muromachi Shogunate)。京都名勝「金閣寺」(Kinkakuji) 就是他的行宮,他的子孫又建造了「銀閣寺」(Ginkaku-ji)。

戰國時代 (Sengoku Period) (1477AD-1603AD)

足利義滿死後,幕府內部又起紛亂。1477年,京都被大火化為廢墟,幕府威信盡失;各地軍隊領袖(大名)紛紛擁兵自重,甚至争奪中央領導權。這時期著名的戰將很多,較成功的人物有:武田信玄 (Takeda Shingen)、織田信長 (Oda Nobunaga)、豐臣秀吉 (Toyotomi Hideyoshi)、德川家康 (Tokugawa Ieyasu) 等。

江户時代 (Edo Period) (1603AD-1867AD)

經過多年戰爭,德川家康擊敗群雄,在根據地「江户」— 即東京 (Tokyo) — 建立幕府,遙控京都的天皇。他又在京都的中心建築「二条城」(Nijojo Castle) 為住所,以便監視著天皇的住所「京都御苑」 (Kyoto Imperial Palace)。 德川幕府運用各種强硬手段,管治日本二百多年。

十八世紀後期,西方文明開展了「科學革命」、「工業革命」等「現代化」(modernisation) 歷程。西方列強挾著强大的軍事和經濟力量,從海路來到遠東,要求通商,但中日兩國都實行「鎖國政策」。西方軍隊在中國連續發動幾次戰爭,包括「鴉片戰爭」、「英法聯軍」等,顯示實力,逼使中國割地賠款。

日本方面,德川幕府保守腐敗,拖延開國;但日本西南諸藩,卻借助西方力量,聯合起兵討伐德川幕府。1867年,孝明天皇死,明治天皇在京都御苑登基。同年,最後一代將軍德川慶喜 (Tokugawa Yoshinobu) 在「討幕軍」的壓力下,於「二条城」宣佈「大政奉還」。江户(德川幕府)時代至此正式結束,政權全歸「天皇」。雖然「王政復古」,卻又帶領日本進入「現代化」,這真是歷史的吊詭。

現代日本 (Modern Japan) (1868AD- )

明治 (Meiji) 為徹底清除德川家族的勢力,在登基次年即把首都由京都遷至東京,東京即江户,是德川家族的根據地。這時的日本正進入一個權力真空期:舊勢力(幕府)被清除,新皇(明治)剛登位,西方文化全面輸進日本。「西學」的確比傳統的「儒學」更多元化,在「西學」影響之下,一個新「平民階層」興起;他們在各種新興的行業,如工業、商業、教育、軍事 …… 等,各展所長,滙集成一股强大的新力量,而傳統以土地為依據的貴族階層則逐漸沒落。明治天皇,也就順應潮流,「西化維新」。

明治除了引入西方的「工業、科技」等硬件外,在政治上又引用當代德國首相俾斯麥 (Otto von Bismarck) 的管治手法,「既立憲、又軍國」,對內提高一點民權;對外則以征戰勝利來鞏固皇權的地位。「明治維新」(Meiji Restoration) 結果成功,日本在「日清戰爭」、「日俄戰爭」兩次勝利,改變了日本人民的世界觀,也使日本「脫亞入歐」的願景得到西方國家的認可。德日兩國素來沒有歷史淵源,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卻簽署德日協定 (German-Japanese Agreement – 1936),繼而更聯合意大利同簽「軸心條約」 (Tripartite Pact or Axis Pact– 27 September 1940),因由在此。

總觀歷史,明治以前,日本士兵都是忙於內戰;明治以後,士兵的槍口卻能一致對外。同時,國民的生產力大增,在「產力增、內耗減」的有利條件下,剩餘的力量就可用於境外的侵略。朝鮮和中國在地理上最接近日本,亦是「古日本」文化來源地,立即成為「新日本」的攻略目標。日本「明治維新」與中國「洋務運動」都是回應同一個世界歷史文化的挑戰;後者其實比前者投入得更早及更多資源,然而兩者的效果成敗卻截然不同,可能確是各有其歷史因由。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五月 24th, 2007 5:19 下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近日,日本發生9級地震和特大海嘯。深為小弟感動的是日本市民皆能鎮靜面對,市面秩序井然。並未有呼天搶地,怨天尤人之鏡頭!更有無名英雄堅守「福島」核站 !

相反地,在香港有市民搶購食監、雞粉(代替監)、米等物資。慘被無良商人利用。小弟目不忍睹。

心血來潮之下,小弟特意登上 貴網誌參照有關日本之歷史在戰後如何教導其國民之德育。在此方面,不論中國大陸和香港人也應好好學習。

三月 17th, 2011 at 7:16 下午
Mr K M Lam
 2 

One typo in my response above. “監" should read as “鹽" above.
Sorry for any inconvenience caused.

三月 17th, 2011 at 9:0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