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五月

王室與平民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本年(2011年)4月29日,英國王室的第二號繼承人威廉王子,與出身中等家庭的平民凱薩琳.密道頓小姐 (Catherine Middleton) 聯婚,震撼世界。長久以來,但凡英國王室要員的紅白二事和盛大慶典,王室和平民已經存在一項默契與習慣,就是例必安排融合全國上下「同喜同悲」的紀念活動,這次威廉王子大婚,亦不例外。

除了精心策劃的婚禮程序外,由「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 至「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 一段沿路佈置美輪美奐(見附圖一),充滿節日氣氛;「海德公園」(Hyde Park) 及「特拉法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 兩個戶外慶祝活動熱點,則安排大型電視螢幕直播;倫敦南部「克來芬公園」(Clapham Common) 大草坪亦安排公衆人士收費進場(每人£75),可舉行一連三天的露營慶祝活動;又鼓勵全國舉辦「街頭慶祝會」(street party),積極準備與民同樂。最後吸引了1百萬名市民及遊客跑到倫敦戶外慶祝,單是白金漢宮門外的「林蔭廣場大道」(The Mall) 已有50萬羣衆,海德公園則有30萬,全國不同類型的大小街頭慶祝會也有5千個,萬人空巷,舉國歡騰。

另外,多國傳媒機構、無數記者、電視及電台著名主播,全部雲集白金漢宮及西敏寺門外臨時搭建的訊息中心(見附圖二、三),爭相報導此項盛事。根據資料,全球180個國家約20億人經電視或互聯網現場直播收看婚禮的全部過程,包括英國本土就有2千5百萬(約百分之四十)市民觀看電視直播;而世界各地共有約4億網民觀看互聯網直播。

雅帆觀察婚禮過程的細節,探究背後隱藏着英國王室與平民互相融合的深層意義。首先,婚禮的男女主角,已是代表着王室與平民的完美結合。他們的戀愛生活,和一般英國大學生雷同,由於大學未能提供足夠宿位,二、三年級的大學生合伙租屋住宿,青年男女一同起居,朝夕相對,情愫漸生。他們的戀愛歷史,與坊間青年男女的愛情故事無異,經歷兩離兩合,備受考驗,精誠所致,金石為開。這段婚姻,經已跳出王子公主的王宮童話,飛入尋常百姓家。

其次,整套婚禮的過程,既保留了王室的:「宏大、莊重、典雅、禮儀、傳統」;亦滲透了平民的:「謙恭、普及、輕鬆、文明、現代」。婚禮地點選址西敏寺;儀式主持責承聖公會大主教;婚禮完畢晉封爵位的一對新人乘開篷馬車由騎兵護衛首度「宮廷式」踏進王宮,接受沿途市民第一次夾道祝賀;王宮露台現身親吻,感受王宮門外羣衆的愛戴歡呼;層層國禮,莊嚴穩重,都是獲得堅持的「優良王室傳統」。另一方面,高雅婚紗的設計和縫製;簡單首飾的配襯;清淡花球的配搭及禮成後於無名陣亡將士紀念碑的恭奉;綠色植物的教堂佈置;聖詩與聖樂的挑選;關愛及人婚約禱辭的撰寫;一對鴛侶乘開篷跑車初次「平民化」離開王宮,接受沿途市民第二次夾道祝賀;種種細節,親力親為,卻是彰顯創新的「現代平民精神」。

新人親自撰寫關愛及人的婚約禱辭,於個人喜樂之餘,仍不忘民間疾苦傷痛,尤為真摯感人,聖公會已立即表示,考慮將此闋創新禱文加入教會的常設選擇行列,供其他新人頌讀。其禱辭云:

「God, our Father, we thank you for our families, for the love that we share and for the joy of our marriage. In the busyness of each day, keep our eyes fixed on what is real and important in life and help us to be generous with our time and love and energy. Strengthened by our union, help us to serve and comfort those who suffer. We ask this in the Spirit of Jesus Christ. Amen.」

這次王室大婚,獲得平民的廣泛及正面支持。婚禮之前數天,羣衆已開始駐守在兩個熱門觀賞地點,包括白金漢宮門外林蔭廣場大道及西敏寺門外行人道。令人驚訝的是,這些英國王室超級擁護者當中,竟有來自遠涉重洋、從前「日不落國殖民地」及今天「大英聯邦成員國」的子民,包括加拿大、澳洲、紐西蘭、南非‥‥等,連同兄弟邦美國的人民也趕來凑熱鬧(見附圖四至六)。他們和英國本土居民混聚一起,扶老攜幼,聯羣結隊,帶備餐食美酒,集體露宿街頭數天,祇為近距離沾染王室大婚的喜悅,並送上一點心意。這份自發、摯誠的激情,表面上為霎眼間目睹新人一面,獻上恭賀和祝福;內心裏卻為長久間愛戴的王室,寄予支持和祈盼。

婚禮完成後,於下午12時15分,一對新人、雙方家長及王室主要成員離開西敏寺,分乘五輛古典馬車在騎兵簇擁下返回白金漢宮。但根據程序表,於下午1時25分,這批成員才步出白金漢宮露台與羣衆見面,何以安排相隔七十分鐘的冷場?雅帆大惑不解。及至下午12時45分,謎團終於打開,一列騎警首先踱出並橫跨於林蔭廣場大道上,緊隨其後就是三排男女警察,全部穿着整齊警察禮服,結上領帶或領巾,配戴黑色警帽和白色手套,卻解除所有裝備,形成一道《英國泰晤士報》稱之為「狹窄的藍色防守線」(the thin blue line)。

這道防守線配合着騎警的牽引,開始帶領佇候林蔭廣場大道兩旁的羣衆,從東北端的「海軍部拱門」(Admiralty Arch),慢步走向西南端的白金漢宮門前聚集。羣衆雖然來自五湖四海、境內國外、諸色人等,並且情緒高漲;然而,更令人讚歎的是,他們卻仍保持井然秩序,既沒有前呼後擁,亦沒有爭先恐後,在全世界電視鏡頭的焦點下,不單向世人展示不列顛文明典範;更為英國國家、王室、平民樹立良好楷模。七十分鐘的間場,正好提供充裕時間,讓五十萬羣衆用不徐不疾的輕鬆步伐,仿若水銀瀉地,填滿白金漢宮與海軍部拱門之間的整段林蔭廣場大道;從高空鳥瞰,卻又恰似逐塊堆砌一幅完整的美麗拼圖。

平民們懷抱着同樣心情、同一目的,祇為見證一對新人,在王室主要成員的陪同下,步出王宮露台深情親吻,接受人民愛戴的歡呼和祝願,將人民澎湃的情緒推向巔峰。此幕情景,積極參與其事的,又豈祇一對新人?卻是五十萬的坊衆,實實在在牽涉女王、王儲、王子、王妃、待從、近衛、警察、記者、百姓、工人、旅客、清道夫、有連係的、沒相關的、有認識的、不認識的‥‥,充分展示王室與平民、王宮與社會的大融合。

自從戴安娜王妃死後,十多年來,英國王室受盡屈辱與嘲諷,被狠批為國庫的蛀米蟲,更質疑王室的存在價值。輿論所趨,女王亦痛下決定,坐言起行,除王儲一脈仍歸王室主流,其他王子公主一律摒出主要成員之外,不再享受王室俸祿,必須自食其力。

綜合而言,這次威亷王子大婚,王室與平民都完滿地扮演了本身的劇本,不論本土和國際的評價,亦算正面。尤其重要的是,英國國民更清晰表達了對王室仍然愛戴、充滿祈盼和憧憬,繼續支持女王及其繼承人肩負全國精神領袖的角色,為人民和國家帶來希望 —快樂、團結、公平和繁榮的希望 (hope of happiness, unity, fairness and prosperity)。王室方面,以一對新人為首,亦彰顯了反璞歸真、平易親民、謙卑普及、現代文明的特質,實行王室與平民,榮辱與共、同喜同悲。

毋庸置疑,這次大婚,英國王室爭取了民心,中國古語有云:「得民心者得天下。」近幾年來,英國經濟低迷,百廢待舉,今屆聯合政府推行「大社會」(Big Society) 概念,期望每個個人都要作出貢獻,承擔部份社會貢任。這項策略能否成功,卻依賴整體社會的凝聚力,而這次人民慶祝王子大婚的反應,就是考驗社會凝聚力的試金石,王室的精神領袖功能,經已顯露無遺;大社會政策的發展,留待政府官員的努力了。

另外,有趣的是,這次英國平民的激情反應,全部自發,無須官方大力推動,也不必政府洗腦課程;既欠缺物質上禮金獎賞的誘因,亦不見精神上國情教育的激勵,究竟成功因素為何?雅帆認為,英國人在金錢以外,尚且追求心靈慰藉;珍視往昔,尊重歷史。

中國挾五千年深厚文化連繫,但香港回歸近十四年,為何還常言「人心尚未回歸」?皆因港人崇尚物質,紙醉金迷,官員廻避歷史,議員謊談歷史,人民賤視歷史,學生退修歷史。前宗主國珠玉在前,特區政府應自我檢討;香港人亦值得反思。

附圖一:白金漢宮與海軍部拱門之間的整段林蔭廣場大道,佈置美輪美奐

附圖二:白金漢宮門外廣場,臨時搭建的一座三層訊息中心

附圖三:西敏寺門外路旁,臨時搭建的一座兩層開放式訊息中心

附圖四:白金漢宮門外林蔭廣場大道路旁羣衆,扶老攜幼,露宿準備充足

附圖五:白金漢宮門外林蔭廣場大道路旁,駐有來自美國的一衆擁護者

附圖六:西敏寺門外路旁的熱情羣衆,駐紮最佳位置,通宵守候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1 1:47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Mr K M Lam
 1 

Yes, Prince William’s Wedding Ceremony held in Westminister Abbey was really grand and eye-catching worldwide.

In parallel, I also gathered that there was an equally marvellous and historical event held inside the Westminister Abbey lately. This was the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who had delivered a very eloquent and significant speech to members of the UK Parliament during his visit to UK inside the same Westminister Abbey on 25 May 2011. His remarkable speech, I think, should have received the attention of many nations.

The author(s) of this blog may wish to shed some light on the said speech made by President Obama as a separate topic, if considered so appropriate. Many thanks.

五月 30th, 2011 at 2:27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