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幾天,海遠在「香港歷史博物館」看完一輯「辛亥革命百周年展」,由「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中國湖北省博物館」聯合主辦。1911年10月10日,反清革命軍在湖北省省會「武漢市」(註:武昌、漢口、漢陽,合稱「武漢三鎮」)發出第一槍,史稱「武昌起義」,是當年成功推翻清朝的開始。因此,「湖北省博物館」館藏很多有關「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的文物。海遠看完展覽,對「辛亥革命」又增加了很多認識。

展覽的序言說,辛亥革命最重要的意義是「推翻帝制,走向共和」。因此,海遠花費一點時間,嘗試理解:何謂「帝制」?何謂「共和」?海遠幾經思考,發覺「帝制」(monarchy) 擁有以下三大特色:

(一) 權力極度集中,由上而下,沒有制衡;
(二) 任期終身;
(三) 家族承傳。

即使家族內承傳,也常出現血腥的宮廷鬥爭,有時可能因為接班人等得不耐煩,許多皇帝都死得不明不白;如果要改朝換代,往往更要經歷「大流血、大革命」。中國的帝制歷史悠久,自四千多年前,「夏禹」把帝位傳給兒子「啟」,便開始了「家天下」的「夏朝」。此後,統治者如要改換血緣,就要通過戰爭,例如「商湯革命」、「周武革命」‥‥等。然而,在夏朝之前的「堯舜時代」,中國卻是實行「選舉制度」(見網誌154〈農耕中國(一):大同小康〉)。

「共和」(republic) 是一個西方概念,與上述「帝制」的「三項特色」相反。「共和」的統治者,由民眾定期選出,並非「終生制」,又有「議會」的制衡。「共和」制度在西方歷史初見於「羅馬共和國」(the Republic Era of Roman History)(詳見網誌12〈共和國〉),維持了三百多年,最後被由軍事强人主導的「羅馬帝國」(the Roman Empire) 所取代 (詳見網誌14〈東征希臘〉及網誌 217〈再說東征希臘〉有關「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 及「布魯圖」(Brutus) 的故事)。

二千多年後,「共和」再現於「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詳見網誌138〈人權天賦?〉),《美國憲法》(the US Constitution) 說:「We the People‥‥」

回顧辛亥,中國在「推翻帝制」方面成功了,在「世界歷史」上亦屬非常前衛,是「亞洲第一位」;即使在世界大國的排名上,也僅次於「美國」和「法國」。辛亥革命時為1911年,歐洲許多大國仍是在「皇室」的統治下,例如:「俄國、德國、奧匈帝國」等;及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1917/1918年),這幾個大國的皇權才跟隨倒下。由此想像,在辛亥革命前後,可供中國革命志士參考的「共和體制」,並不多見,或許祇有「美國」和「法國」,僅此而已。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1918–1945),歐洲局勢非常混亂,在「俄羅斯」,有共產主義革命的成功;在「德意志」,有希特勒納粹主義的興起;在中國,則長期承受著「軍閥內戰」及「日本外來侵略」的消耗,政治和經濟都停滯不前。在這段期間,中國知識分子仍不斷努力學習西方的各種思想形態,包括:「科學」和「政治」,亦包括「共產主義」。「五四運動」的精神口號,被簡化稱為「賽先生、德先生」(science and democracy),亦源於此。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西歐各國在廢墟中重建,亦同時建構了一套頗實用的「民主共和」體制和理論。當時在「非洲」和「亞洲」,許多「前殖民地」都紛紛獨立。這些新興國家,表面上都採用「共和國」的名號,內裏其實都是走「軍人專政」的道路,貪污斂財,家族自肥,甚至部署「父傳子」,近月中東地區的「茉莉花革命」,其實是群眾反對這種「家族管治」的體現。

1949年,中國「共產主義」革命成功,新中國亦定名為「共和國」。然而,六十年來,中國與「共和國」的概念背道而馳,越走越遠。但海遠認為,中國應該要與「第一世界」已發展國家比較學習;而不是與「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同流合污。因此,在慶祝「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際,我們必須回顧;更要前瞻,成功「走向共和」的道路。

放眼西方,英國仍是一個「帝制」國家,實權卻掌握在「民選」議會的手裏,因此,英國人民對皇室並無敵意。2011年4月,英國「威廉王子」大婚,不單舉世矚目,亦受英國人民的愛戴。縱看歷史,環觀世界,可以看到一個有趣的比較:1911年,大清皇室在中國人民的唾罵聲中倒下;相反地,2011年,大英皇室在喝釆聲中接受舉世的祝賀。前後歷史相隔一百年,東西地理相隔一萬里,遭遇卻迥然有別,箇中道理的差異,讀者自可心神領會。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五月 18th, 2011 8:57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Mr K M Lam
 1 

作者是篇文章不但極具意義,亦能發人深省。值得深思。謝謝!

五月 21st, 2011 at 8:58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