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月

歌吟動地 哀難仙台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2011年3月11日日本時間下年2時46分,日本「仙台市」(Sendai) 以東「牡鹿半島」東南東約130公里(Km)附近,太平洋海底深約24公里發生9級大地震,隨而觸發大海嘯,高達11米的海水,沖毁日本東北沿岸尤其「宮城」(Miyagi)、「岩手」(Iwate)、「福島」(Fukushima) 三縣多個城鄉,首當其衝的是「大船渡市」(Ofunato),其次是「仙台市」,繼而是「宮古市」(Miyako),隨後還包括「大槌町」(Otsuchi)、「釜石市」(Kamaishi)、「陸前高田市」(Rikuzentakata)、「氣仙沼市」(Kesennuma)、「南三陸町」(Minamisanrik)、「石卷市」(Ishinomaki)、「多賀城市」(Taga-jo)、「名取市」(Natori)、「荒浜」(Arahama)、「相馬市」(Soma) 等。位處福島縣的核電反應爐,更因而發生多次輻射泄漏,為苦難的日本人雪上添霜。

上述城鄉擁有東北沿岸的特色,屬土壤肥沃的低地平原,面臨藍天碧海、一望無際的西太平洋,缺乏天然屏障,一旦發生巨大海嘯,滔天海水迅速掩蓋廣闊低地,摧毁房屋資源。巨災發生前的優美風景和豐富物產,令人難以忘懷。

在衆多遭受摧殘的市鎮中,仙台市最為港人熟悉,是近年旅遊日本東北的重要景點之一。雅帆回想1999年第一次踏足當時寂寂無聞的仙台,已被其自然景物、風土人情、城鄉混合面貌所吸引,印象深刻,今次遭逢浩劫,恐怕非三數年間的重建可以恢復原狀。

仙台市屬全日本的二級城市,難與東京、大阪等一級城市比較,卻是東北六縣的第一大都會,也是東北地方的政治和經濟中心,其重要性不容輕視。仙台市背山面海,西靠奧羽山脈環繞,東臨太平洋,蘊藏豐富海產,南北蟠崌日本著名糧倉。它是宮城縣的首府,既擁安居百萬人口,亦具優美自然景觀。市中心內,廣瀨川流水粼粼閃閃,蜿蜒環繞;櫸樹林蔭道鬱鬱蔥蔥,茂密參天;都會馬路上轔轔轆轆,縱橫交錯;廣廈商場內熙熙攘攘,勞碌奔波。大自然恬靜環境與現代化繁華都會互相協調,故有「杜の都」(即森林之都)的稱譽。

從東京至仙台,東北新幹線車程祇需約1小時40分,仙台空港又可提供國內及國際航班,對外交通便捷,故此近年甚受自由行旅客歡迎。仙台市擁有許多著名景點,包括青葉城跡、魯迅紀念碑、仙台市博物館、瑞鳳殿、大崎八幡宮、多賀城跡、秋保溫泉、作並溫泉、石卷、南三陸、登米、氣仙沼等,而「松島」(Matsushima) 更為旅遊必到精選。

「奧陸之松島」是散佈在宮城縣中部、松島灣沿岸及灣內260個大小島嶼組成的島嶼群總稱,被譽為「日本三景」之一,與其他二景的京都府「円後之天橋立」及廣島縣「安藝之嚴島」齊名。松島灣位於距離仙台約30公里處,風平浪靜的灣內浮起多個小島(見附圖一、二),黑松和紅松挺立在島上灰白色的岩石上。從宮户島中央的「大高森」、西側的「扇谷」、南側的「多聞山」、北側的「富山」四處高點眺望松島周圍景色,稱爲「松島四大觀」,包括:幽觀(扇谷)、麗觀(富山)、壯觀(大高森)、偉觀(多聞山),皆因站在此四處位置可以欣賞松島的各種不同神態而聞名,一年四季旅客絡繹不絕。

然而,四處山頭位置偏僻,來自海外的自由行旅客,並不適宜。雅帆推薦,可於「仙台車站」乘仙石線火車至「本塩釜站」下車,改乘觀光汽船從「塩釜港」出發,環遊衆島嶼,於「松島淺橋」登岸,再暢遊五大堂、觀瀾亭、瑞巖寺、福浦島等名勝。

松島原是著名的牡蠣養殖地,10月至3月是享食肥美牡蠣的最佳季節,可經不同烹調方式,如活吃、油炸、火煱等,製成牡蠣美食。其他美食還有:鐵板和牛、薄切鹽燒牛舌、竹葉魚糕(日文:笹蒲鉾;英文:Sasakamaboko)、各式海鮮魚生等。竹葉魚糕是仙台特產,用比目魚等白色魚肉搗碎後拈成竹葉形狀,鮮美魚肉經燒烤後,香氣撲鼻,引人垂涎。仙台車站內,禮盒裝附乾冰冷藏保鮮劑的竹葉魚糕在大漁旗魚板專賣店有售,是旅行手信的佳選。可哀的是,311大地震後,在大海嘯的摧毁與福島核電輻射泄漏的污染下,牡蠣美食此情不再,短期內暫難恢復。

除了風景與美食外,仙台亦宜歷史文化遊。雅帆最感興趣的是,探究兩名與仙台淵源深厚的歷史人物 — 「伊達政宗」(Date Masamune) 與「魯迅」(Lu Xun),他們之間相差三個世紀,一日一中;一武一文。

在室町幕府的官制中,日本東北「奧羽」之地,以「奥州探題伊達氏」和「羽州探題最上氏」兩者地位最高。十六世紀末葉,兩族作室町時代僅有的一次通婚,伊達家第十六代家督、出羽米澤城主「伊達輝宗」,娶最上家第十一代家督「最上義光」之妹「最上義姬」為妻,誕下長子「梵天丸」,也就是日後鼎鼎大名的「伊達政宗」。

據此優良父母血統和顯赫家族背景,伊達政宗(1567年9月5日–1636年6月27日)在出羽國米澤城(今山形縣米澤市)出生。由於年幼時患染天花病,導致右眼失明,後人因而稱他為「獨眼龍」。他受儒家禪思教育,十一歲元服、十三歲結婚、十五歲初上戰場,雖然一目失明,但絲毫無損他的戰鬥力。他亦數次將居城南遷,從米澤城而黑川城、至會津若松城,最後落户「千代」(即今同音的仙台),顯示他有窺伺關東的野心。

他胸懷大志,十八歲當上奧羽伊達氏第十七代家督,之後一直不斷對外擴充版圖,十九歲時父親離世,才二十出頭就不負嚴親期望,成為奧州第一大名。他既是「安土桃山時代」雄據奧羽地方的大名,先後歷經了「豐臣政權時代」及「德川江戶時代」,同時也順利成為仙台城藩主。他的英勇善戰,就是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都對他讚譽有加,亦有所猜忌。

伊達政宗將他的長女「五郎八姬」與「松平忠輝」(德川家康之六子)聯婚,成為德川家康的姻親。在關原之戰時支持家康的東軍,並且在長谷堂之戰時接受了舅父「最上義光」的求救,讓「直江兼續」未能攻下長谷堂城。由於在關原之戰曾協助德川家康,獲家康論功行賞,因此伊達政宗順利成為領有62萬石大名的仙台城城主。他自1603年開始在仙台築城,實行一套市街規劃和全新的開發計策,努力經營,讓仙台城繁榮富裕,成功將仙台一帶蛻變為東北的政治經濟重心。

1613年,伊達政宗為了爭取對外貿易和傳教士的派遣,派使節團乘坐仙台藩製造的洋式帆船「聖約翰洗禮號」出訪歐洲,並派家臣「支倉常長」出任使節團的副使,隨團出發。使節團橫渡太平洋,在墨西哥的「阿卡波可」(Acapulco) 登陸;之後又穿過大西洋,到達西班牙馬德里和義大利羅馬,實現了日本人首次橫渡大西洋的壯舉。使節團到達義大利後,謁見羅馬教皇。這是一次長途跋涉之旅,歷時長達七年,伊達政宗為仙台歷史創造一段驚世佳話。

伊達政宗另外一項重要功績,就是修築仙台城,今俗稱「青葉城遺址」,其後270餘年以來,成為伊達氏的居城。居城建造了本丸(主城堡)、二之丸和三之丸,本丸位處海拔115米的天然要塞,但為了減低德川家康的戒心,沒有設置天守閣,稍感可惜。由於戰火不斷,令古城消失了,但大型石牆和重建的角樓等,仍保留了當時的面貌。遺址一帶現在成為青葉山公園,從青葉山丘陵居高臨下,可以遠眺太平洋。天守台矗立著「伊達政宗騎馬像」(見附圖三),威風澟澟;本丸遺址上則建造了「宮城縣護國神社」,其中一項特色就是石碑處處,包括樹立了「滿洲事變軍馬戰歿之碑」(見附圖四),對中國遊客來說,難免鈎起「九.一八東北事變」傷害中日人民感情的慘痛回憶。

伊達政宗人生的大部分,一方面既要戰戰兢兢地應付秀吉和家康的猜疑,避禍邊陲,休養生息;一方面亦要思慮慎密地全盤佈局,圖謀霸業,一統天下。伊達政宗曾慨歎說,若讓他早出生二十年,就有辦法取得天下。然而,根據後世歷史學家的分析,伊達政宗終其一生及之前數十年的一百年間,日本英雄戰將輩出,前期有上杉謙信、今川義元、武田信玄、北條氏康;後期則有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都具上乘謀略和武功,伊達政宗不但全無優勢,且見下風。再者,他之所以未能全取天下,並非所生年代的早晚,便可更換強勁對手;最主要的原因,卻是由於據地所處位置偏僻,若要逐鹿關東,勞師以襲遠,兵家大忌,於當代落後交通的行軍情況下,尤具關鍵作用。

享年七十歲的奧州獨眼龍,大半人生都在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及其後代的掌心與手背翻騰覆轉,藏隙偷生。雖然如此,伊達政宗在人生舞台上的經歷,可算無愧自己和族人;他在德川政權中扮演重要角色,被美稱為「天下的副將軍」,亦獲後世 — 尤其仙台人 — 的景仰,千秋萬代。

另外一位仙台淵源人物,是來自中國的魯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原名周樟壽,後改名周樹人,浙江紹興人。1902年2月,當年22歲的魯迅到日本留學,入「東京弘文學院」學習日語,積極參加反清愛國活動。1904年8月,他入讀「仙台醫學專門學校」(東北大學醫學部的前身)習醫,是東北大學的第一位外國留學生,也是當時仙台唯一的中國留學生。兩年後,他自稱遭受一部日俄戰爭紀錄電影的情節,描述中國人圍觀日軍殺害中國人而「神情麻木、無動於衷」所刺激,認為「救國救民需先救思想」,於是棄醫從文,希望從改變國民精神入手,用文學改造中國人的「國民劣根性」,挽救民族危亡。

1906年3月,魯迅遵母命回國與朱安結婚,數日後重赴日本,在東京研究文藝,開始文學活動。他繙譯俄國、東歐和其他一些被壓迫民族的文學作品,並撰寫《人的歷史》、《科學史教篇》、《文化偏至論》等文章。1908年,魯迅從當時旅居日本東京的章太炎學《說文解字》,並加入其參與發起以皖浙志士為主的「光復會」。1909年8月,由日本回國,終止七年半旅居日本生涯。

魯迅的旅日經歷,對他的人生影響殊深,不言而喻。在日本,很多人都知道魯迅,而且能說出《阿Q正傳》等魯迅作品;在仙台,魯迅更是家傳户曉,被受尊重,已幻化為仙台向中國自我推介的名片;亦建構成仙台與中國友好的象徵。現在的日本東北大學片平校區,就是當年魯迅學醫的仙台醫學專門學校舊址,仍留下他當年求學日本的足跡,其仙台故居和聽課的階梯教室,已指定為永久保存的日本文化遺產。故居的右側矗立着「魯迅故居碑」,碑上寫着:「中國偉大的革命家、思想家、文學家魯迅,年輕時在仙台學習最初居住在這裡。」

東北大學片平校區主樓前一棵大松樹下安放著「魯迅銅像」(見附圖五),由著名雕塑家曹崇恩先生於1992年製作。堅挺的頭髮,濃密的鬍鬚,深邃的眼神,憑此從遠處就能認出魯迅的形象,偶爾有中國遊客或留學生前來瞻仰。在銅像的背後用日文刻有碑文,意謂:「中國文豪魯迅1904年秋至1906年春留學於此,後覺悟拯救民族精神更為迫切而棄醫從文,在此轉機之地特立雕像永遠紀念」。魯迅銅像右側,就是刻有「仙台醫學專門學校跡」的石碑。

另外,坐落青葉城遺址的仙台市博物館院子裏,矗立着「魯迅之碑」(見附圖六、七),1960年3月開始籌建,1960年12月4日建成。碑身用宮城縣石巻市出產純黑色堅硬耐久的玄昌石(稻井石)建築,高4.5米,闊1.7米,重10噸。由前東北大學工學部教授飯田須賀斯負責設計,模仿漢碑式樣,上端中尖,下置碑座,形狀如短劍指天。碑石上部有直徑1米的圓型魯迅浮雕,由日本著名雕刻家翁朝盛負責雕像,採用1936年10月魯迅逝世前11天的側面半身照,手指夾着紙煙,雙唇微啟,彷如從容笑談的模樣。

石碑中部由中國著名作家郭沫若手書從右排起「魯迅之碑」四個大字,石碑下部為東北大學名譽教授內田道夫撰寫的碑文,並由稻井著名工匠白銀茂雕字,如下:

「中国の文豪魯迅は一九〇四年秋から一九〇六年春まで仙台に留まり
東北大学医学部の前身である仙台医学専門学校に学んだ
しかし 故国の危機に心をいため 民族の魂を救うことが急務であるのを知り 文学を志すようになった
仙台は転機をもたらした土地である 中国の新しい文学の暁を告げる数多くの作品・評論を書いた魯迅の
若き日の留学を記念し 敬慕する人人の手で碑をたてて 偉大なるおもかげを永遠に伝える」

1961年4月5日,魯迅夫人許廣平女士專程蒞臨日本參加魯迅之碑揭幕儀式,並在碑前栽種一棵松樹,為隆重其事,亦在樹旁建立一座「許廣平女士揭幕紀念碑」。1998年11月29日,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及夫人訪問仙台,向魯迅之碑獻花,並在碑前裁種一棵紅梅,松梅傲雪,彰顯中國人不屈不撓的高尚品格。每年魯迅逝世的日子,仙台市日中友好團體都舉行紀念儀式,向魯迅之碑献花。

魯迅的一篇著名散文,題為《藤野先生》,多年來都是中學中國語文科教材。「藤野先生」是魯迅在仙台習醫時的解剖科老師,並負責管理學生的生活和學習。該散文則是魯迅在離別藤野先生二十餘年後的1926年10月12日所作,記敘他從1902年夏末至1906年初春在日本留學的生活片段,第一部分寫在東京的見聞及感受;第二部分寫在仙台與藤野先生相識、相處和離別,讚揚先生的崇高品格;第三部分則寫離開仙台後懷念藤野先生的感情,以及先生的崇高精神對魯迅的激勵與鼓舞。全文既顯示了藤野先生諄諄教誨,對魯迅人生的影響;亦表達了魯迅赤子情懷,對藤野先生的思念。

文章尤其記敍了魯迅棄醫從文的心路歷程,決心用文藝作為戰鬥武器,從而喚起國民的覺醒。魯迅作此文時,正當『三.一八』慘案發生之後,他積極支持愛國學生的正義行動,與反動軍閥及反動文人進行英勇鬥爭,用戰鬥文章來抨擊『正人君子』的迫害,抒發自己愛國主義的強烈情感,歌頌沒有民族偏見、正直、熱情的藤野先生所代表日本人民對中國人民之真摯友誼。

文章中的精彩片段,引述如下–

「‥‥我交出所抄的講義去,他收下了,第二三天便還我,並且說,此後每一星期要送給他看一回。我拿下來打開看時,很吃了一驚,同時也感到一種不安和感激。原來我的講義已經從頭到末,都用紅筆添改過了,不但增加了許多脫漏的地方,連文法的錯誤,也都一一訂正。這樣一直繼續到教完了他所擔任的功課:骨學、血管學、神經學。

可惜我那時太不用功,有時也很任性。還記得有一回藤野先生將我叫到他的研究室裡去,翻出我那講義上的一個圖來,是下臂的血管,指著,向我和藹的說道:——

『你看,你將這條血管移了一點位置了。——自然,這樣一移,的確比較的好看些,然而解剖圖不是美術,實物是那麼樣的,我們沒法改換它。現在我給你改好了,以後你要全照著黑板上那樣的畫。』

但是我還不服氣,口頭答應著,心裡卻想道:——

『圖還是我畫的不錯;至於實在的情形,我心裡自然記得的。』‥‥」

「‥‥一段落已完而還沒有到下課的時候,便影幾片時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戰勝俄國的情形。但偏有中國人夾在裡邊:給俄國人做偵探,被日本軍捕獲,要槍斃了,圍著看的也是一群中國人;在講堂裡的還有一個我。

“萬歲!”他們都拍掌歡呼起來。

這種歡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這一聲卻特别聽得刺耳。此後回到中國來,我看見那些閑看槍斃犯人的人們,他們也何嘗不酒醉似的喝采,──嗚呼,無法可想!但在那時那地,我的意見卻變化了。

到第二學年的終結,我便去尋藤野先生,告訴他我將不學醫學,並且離開這仙台。他的臉色彷彿有些悲哀,似乎想說話,但竟没有說。‥‥」

「‥‥將走的前幾天,他叫我到他家裏去,交給我一張照片,後面寫着兩個字道:“惜别”,還說希望將我的也送他。但我這時適值没有照片了;他便叮囑我將來照了寄給他,並且時時通信告訴他此後的狀況。

我離開仙台之後,就多年没有照過相,又因為狀況也無聊,說起來無非使他失望,便連信也怕敢寫了。經過的年月一多,話更無從說起,所以雖然有時想寫信,卻又難以下筆,這樣的一直到現在,竟没有寄過一封信和一張照片。從他那一面看起來,是一去之後,杳無消息了。

但不知怎地,我總還時時記起他,在我所認為我師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給我鼓勵的一個。有時我常常想:他的對於我的熱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誨,小而言之,是為中國,就是希望中國有新的醫學;大而言之,是為學術,就是希望新的醫學傳到中國去。他的性格,在我的眼裏和心裏是偉大的,雖然他的姓名並不為許多人所知道。‥‥」

「‥‥祇有他的照相至今還掛在我北京寓居的東牆上,書桌對面。每當夜間疲倦,正想偷懶時,仰面在燈光中瞥見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說出抑揚頓挫的話來,便使我忽又良心發現,而且增加勇氣了,於是點上一枝煙,再繼續寫些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惡痛疾的文字。」

《滕野先生》這篇文章所描述的師生情懷,雅帆亦為之動容。曾幾何時,由於這篇文章,魯迅被打壓為「媚日派」。然而,毋庸置疑,日本確實為現代中國培育了不少偉大思想家、文學家、知識人,先有梁啟超的《新民說》;繼有章太炎的《民報》、《國故論衡》;再有魯迅的《呐喊》、《彷徨》;更有其他的如秋瑾‥‥等。從這篇文章,魯迅用最簡樸直接的文字,除了道出棄醫從文、救國救民救思想的心路歷程之餘,更描繪了超越民族與文化的兩代師生情愫;亦寫盡了打破畛域與隔膜的兩國人民友誼,對促進中日文化交流和民間友情,產生正面、深遠的影響。

綜合來說,從中國人的角度看,仙台孕育了魯迅;魯迅孕育了中國新文學、新思想。今次日本東北311大地震,三重災難,震碎了包括仙台的多個城鎮,試問誰為仙台市民「彷徨」?誰替仙台歷史「吶喊」?雅帆想起魯迅的一首詩《無題》,詩云:

「萬家墨面沒蒿萊,敢有歌吟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

仙台的勝景和美食,暫時消失了,但仙台的歷史仍昂然屹立。雅帆不必為仙台彷徨,仙台人民定會奮然再起;卻要替仙台向中國人民吶喊:支持日本;重返仙台!

備註:本文刋載部份照片,由好朋友小源提供,謹此鳴謝。照片版權,仍歸原作者擁用。

附圖一:松島島嶼羣衆多同類型小島之一

附圖二:松島島嶼羣衆多同類型小島之二

附圖三:伊達政宗騎馬銅像

附圖四:滿洲事變軍馬戰歿之碑

附圖五:魯迅銅像,左後為日中不再戰の植樹紀念碑

附圖六:魯迅之碑

附圖七:魯迅之碑介紹資料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五月 1st, 2011 3:39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It has been two months since the earthquake and tsunami struck Japan. The cessation of aftershocks and containment of the radiation leakage at Fukushima will definitely provide a breathing space for recovery. Let’s pray there won’t be any more natural disasters that perish lives on earth!

五月 12th, 2011 at 12:20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