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二月

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危機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過去三個月,中東局勢,風起雲湧,由於國家貪腐情況嚴重,普羅大衆生活困苦,人民紛紛起義,導致推翻現政權的革命,首先有「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2010–2011 Tunisian revolution;去年12月17日開始,總統本.阿里於2011年1月14日下台,結束長達23年的執政);繼而有「2011年埃及革命」(Egyptian Revolution of 2011;2011年1月25日開始,總統穆巴拉克於2011年2月11日下台,結束長達30年的執政)。

根據報導,青年人的激情鼓動與網絡的迅速聯繫,是上述兩次革命成功的主要因素;再者,革命過程中充分展露示威者的團結、克制、堅毅,兼且較為和平,贏取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讚譽和羨慕。人們對政治革命的訴求,仿如骨牌效應,勢將席捲地中海及紅海沿岸的阿拉伯世界。

著名傳媒人Hala Jaber女士於本年2月6日《星期日泰晤士報》撰稿一份綜合報告,題為〈Tunisia has fallen, Egypt is on the brink….As a hunger for change engulfs the Arab world, Hala Jaber asks: who is next?〉,分析當前中東各國的政治革命危機,聚焦幾項重要因素,包括:統治者 (Ruler) 執政年期、民主排名 (Democracy Ranking)、伊斯蘭威脅 (Islamist Threat)、對西方的重要性 (Importance to West)、骨牌效應因數 (Domino Factor)、青年佔全國人口的百分比,言簡意精,形勢一目了然,頗具閱讀價值,現錄述如下,供讀者參考。

(一)「埃及」(Egypt)

統治者: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 (President Hosni Mubarak);出任年份 (acceded):1981

民主排名:138

伊斯蘭威脅:目前情況被誇大 (Exaggerated,at present)

對西方的重要性:高 (High);美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盟友

骨牌效應因數:9

人口:84.6m (54.3%)

(二)「也門共和國」(Republic of Yemen)

統治者:總統阿裏.阿卜杜拉.薩利赫 (President Ali Abdullah Saleh);出任年份:1978

民主排名:146

伊斯蘭威脅:高度;海灣區最貧窮國家,大部份人民未受教育及文盲,激烈伊斯蘭分子曾號召襲擊紐約金融機構

對西方的重要性:高

骨牌效應因數:5

人口:24.3m (65.4%)

(三)「敘利亞」(Syria)

統治者:總統巴沙爾.阿薩德 (President Bashar Assad);出任年份:2000

民主排名:153

伊斯蘭威脅:低度,反對派實力薄弱

對西方的重要性:波動不定 (Fluctuates)

骨牌效應因數:3

人口:22.5m (55.3%)

(四)「阿爾及利亞」(Algeria)

統治者:總統阿齊茲.布特弗利卡 (President Abdelaziz Bouteflika);出任年份:1999

民主排名:125

伊斯蘭威脅:高度

對西方的重要性:高,擁有大量石油及天燃氣資源,數以百萬計的阿爾及利亞人居住於歐洲國家

骨牌效應因數:3

人口:35.9m (47.5%)

(五)「摩洛哥」(Morocco)

統治者:國王穆罕默德六世 (King Mohammed VI);出任年份:1999

民主排名:116

伊斯蘭威脅:低度 (Low)

對西方的重要性:中等 (Moderate)

骨牌效應因數:1

人口:32.4m (47.7%)

(六) 「巴林」(Bahrain)

統治者:國王哈馬德.本.伊薩•阿勒哈利法 (King Hamad bin Isa al-Khalifa);出任年份:1999

民主排名:122

伊斯蘭威脅:中度 (Medium)

對西方的重要性:高,與美國關係密切,尤其協助對抗全球恐怖分子

骨牌效應因數:3

人口:1.2m (43.9%)

(七) 「利比亞」(Libya)

統治者:穆阿邁爾.卡達菲上校 (Colonel Muammar Gadaffi);出任年份:1969

民主排名:158

伊斯蘭威脅:低度

對西方的重要性:中等,大量石油及天燃氣資源吸引美國及歐洲國家投資

骨牌效應因數:2

人口:6.5m (47.4%)

(八)「科威特」(Kuwait)

統治者:埃米爾薩巴赫.艾哈邁德.賈比爾.薩巴赫親王 (Sheikh Sabah al-Ahmed al-Sabah);出任年份:2006

民主排名:114

伊斯蘭威脅:中度

對西方的重要性:主要角色 (Key player) ,西方尤其美國華盛頓的親密盟友

骨牌效應因數:1

人口:3.5m (37.7%)

(九)「約旦」(Jordan)

統治者:國王阿布杜拉二世 (King Abdullah II);出任年份:1999

民主排名:117

伊斯蘭威脅:低度

對西方的重要性:中等,協助美國反恐活動及以巴和平談判

骨牌效應因數:1

人口:6.4m (54.3%)

(十)「沙地阿拉伯」(Saudi Arabia)

統治者:國王阿卜杜拉 (King Abdullah);出任年份:2005

民主排名:160

伊斯蘭威脅:高,拉登及19名9/11恐怖分子的祖國

對西方的重要性:高,擁有世界最大石油蘊藏,協助美國對抗伊拉克及伊朗的主要盟友

骨牌效應因數:1

人口:27.1m (50.8%)

〔附註:
民主排名:全世界167個國家的比較排名,來自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骨牌效應因數:共有10分,由最低1分代表「穩定」(Standing),中間的5/6分代表「有危機」(At risk),最高10分代表「倒台」(Fallen),來自Econmist;

人口:括孤中數字代表25歲以下青年佔全國人口的百分比。〕

根據上述分析資料,多國25歲以下青年佔全國人口頗大比例,大多數的領導者統治年期很長,而多國的民主排名卻大幅落後世界,這些都是促使政治革命的有利條件。在上述報告刊出之後的第五天,被該報告評為政治革命危機最高的埃及(骨牌效應因數:9),經已革命成功;此外,尚有最少三個國家可能面臨相同的革命道路,依危機次序為:也門共和國、阿爾及利亞、巴林。

自由、民主、人權、公義,都是全世界人類追求的普世價值,亦是政治改革的目標。歷史洪流,勢銳難當,阿拉伯世界人民的未來命運如何,相信很快便可分曉。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譯述自Hala Jaber女士刋載於本年2月6日《星期日泰晤士報》的一份分析報告,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二月 17th, 2011 7:07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Hope there will be true democracy in Tunisia and Egypt after the revolution and that people’s standard of living will be lifted as a consequence.

五月 9th, 2011 at 9:08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