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二月

再說「東征希臘」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多謝讀者Jackson君對網誌14〈東征希臘〉的回應,海遠再為這段時空補充兩個故事。

故事(一):你往何處去 (Quo Vadis)?

海遠在網誌14提及,於羅馬 (Rome) 城外現在仍存有一條城南大道,名為「亞壁古道」(英文稱為The Appian Way;拉丁文稱為Via Appia;見附圖一)。始建於公元前312年,這是從羅馬城連接通往意大利東南部「阿普利亞海港布林迪西」 (Brindisi, Apulia in southeast Italy) 的一條古貿易大道。既然是一條歷史悠久、功用超卓的重要通道,自然流傳著很多傳頌古今的故事,最著名的要算是,公元前71年「斯巴達克斯」(Spartacus) 領導叛亂失敗後,有6000名奴隸兵在道路兩旁被釘十字架處死的慘酷歷史。

離開「羅馬古城南門」(St. Sebastian Gate;Porta San Sebastiano) 約800米處,即在「亞壁古道」與「亞迪亞提拿大道」(Via Ardeatina) 的分支點,路旁上有一座小教堂,名為「Church of Domine Quo Vadis」(文意為The Church of〝Lord, Where Are You Going?〞;又名The Church of St Mary in Palmis;見附圖二),這教堂與「聖彼得」(St Peter) 生死攸關。

這是個「基督教」的故事。話說「耶穌」死後,使徒「彼得」(Peter) 和「保祿」(Paul) 都從「耶路撒冷」(Jerusalem) 去了帝國的中心 — 羅馬城 — 傳教,逐漸取得許多中下階層人民的信奉,但卻引起統治者的疑慮。公元64年,羅馬城發生大火,燒毁了半數民居,為了平息民憤,「羅馬皇帝尼祿」(Emperor Nero) 便以基督徒為替罪羔羊,指控他們是縱火者,下令大舉搜捕基督徒,並以各種酷刑公開處死,以娛群眾。在這危急環境中,彼得離開羅馬城,向南逃亡。

在剛離城不遠處現存的「The Church of St Mary in Palmis」位置,彼得迎面遇上耶穌。彼得問:「主,你往何處去?」(Domine, quo vadis?英語版本:Lord, where are you going?) 耶穌回答:「我正在前往羅馬城再次受十字架之刑。」(Eo Romam iterum crucifigi;英語版本:I am going to Rome to be crucified again) 說完轉頭便消失在人群中。彼得驚魂稍定,突然想起:「耶穌不是已經死後復活並昇天了嗎?」他頓有所悟,於是轉頭回到羅馬城內,欣然接受被當局拘捕,與其他信徒一起受十字架刑處死。同一時期,使徒保祿亦被判死罪,但因有「羅馬公民」身份,卻可獲得「優惠的斬首」。

此段事蹟記載於《Acts of Peter Vercelli Acts XXXV》(彼得行傳),「羅馬教宗諾森三世」(Pope Innocent III;1161–1216) 亦宣稱此為真事。1637年,在彼得遇見耶穌之處建成了現存的教堂,內有傳說是耶穌腳印 (palmis) 的遺跡,因此教堂稱為「Church of St Mary in Palmis」,永誌記念這段事蹟。

故事(二):凱撒大帝與布魯圖

海遠在網誌14述說,「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 擊敗了另一個羅馬大將「龐培」(Pompey),進佔埃及,正式完成統一「環地中海」(Trans-Mediterranean Sea) 羅馬夢想中的版圖。他在羅馬極受群眾歡迎,在權力薰心之下,索性撕下「共和」(Republic) 的外衣,自封為「終生獨裁者」(Dictator for Life)。然而,一些元老院貴族卻不願見一人過份獨大,於是合謀把他殺死。「布魯圖」(Brutus;見附圖三) 是凱撒的好朋友,卻是暗殺團的主謀。

海遠對布魯圖的認識,主要來自「莎士比亞」(Shakespeare) 的戲劇《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此劇雖然名為《凱撒大帝》,但主角其實是布魯圖,而全劇最精華所在,就是聚焦布魯圖對行刺動機的解釋,引述如下:

「Julius Caesar: Act 3, Scene 2

Romans, countrymen, and lovers! hear me for my cause.

If there be any in this assembly, any dear friend of Caesar’s, to him I say,

that Brutus’ love to Caesar was no less than his.

If then that friend demand why Brutus rose against Caesar, this is my answer:

–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

Had you rather Caesar were living and die all slaves,

than that Caesar were dead, to live all free men?

As Caesar loved me, I weep for him; as he was fortunate, I rejoice at it;

as he was valiant, I honour him; but, as he was ambitious, I slew him.

There is tears for his love; joy for his fortune; honour for his valour;

and death for his ambition‥‥.」

然而,羅馬人並不諒解布魯圖的用心。布魯圖逃到希臘,召集他的部下頑抗;但另一幫羅馬軍隊則在「渥大維」(Octavian) 及「安東尼」(Mark Antony) 領導下,追擊到希臘,結果布魯圖兵敗自殺。此後,渥大維與安東尼再爭天下,安東尼亦是兵敗自殺。最後,渥大維大權獨攬,他比凱撒更進一步,自封「皇帝」,是為「奧古斯都皇帝」(Emperor Augustus)。從此,「羅馬共和國」(Roman Republic) 正式轉變為「羅馬帝國」(Roman Empire),詳見網誌12及15。

在「莎士比亞」筆下,布魯圖是一個真正的「悲劇英雄」;他做事蘊涵崇高理想,但卻以悲劇收場。雖然這「崇高理想」可能僅是彰顯文學家的創作,而事實上當代所有將軍都難免包藏個人的野心。無論如何,這可反映出「莎士比亞」身處的「伊麗莎白一世年代」(Years of Elizabeth I;約公元1600年;距今四百多年),英國知識分子已喜歡閱讀羅馬歷史,亦明白「共和」與「獨裁」的分別;而一句:「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我愛凱撒,我更愛羅馬),更成為英語世界的經典名句。

海遠曾於網誌11〈羅馬一日遊〉提及位處意大利羅馬「帕拉蒂尼山」(Palatine Hill;拉丁文:Collis Palatium;意大利文:Colle Palatino) 與「卡比托利歐山」(Capitoline Hill;拉丁文: Collis Capitolinus;義大利文:Campidoglio)之間的「古羅馬廣場」(Roman Forum;Forum Romanum;見附圖四),現已成廢墟,據說當年凱撒遇剌及布魯圖演說,就是在其中的某處發生。

備註:本文圖片轉載自《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羅馬近Quarto Miglio區的「亞壁古道」遺跡 (Remains of the Appian Way in Rome, near Quarto Miglio)

附圖二:The Church of St Mary in Palmis (Italian:Chiesa di Santa Maria delle Piante;Latin:Sanctae Maria in Palmis),現在的教堂始建於1637年

附圖三:羅馬國家博物館馬莫西宮內「布魯圖大理石半身像」(Marble bust of Brutus, at the Palazzo Massimo alle Terme in the National Museum of Rome)

附圖四:羅馬城中最古老的「古羅馬廣場」(Roman Forum;Forum Romanum) 遺跡,現已成廢墟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二月 14th, 2011 12:02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