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四月

鑒真東渡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日本國會演講,全文見Blog 24。他在演講開始時,提出唐代鑒真和尚 (Monk Jianzhen) 六次東渡日本的歷史事實;在演講結束之前,又再提及在中國揚州「鑒真紀念堂」和日本奈良「唐招提寺」(Toshodaiji,為紀念鑒真而興建) 內一對石燈籠的燈火至今仍在燃燒。講辭首尾呼應,都是為證明中日友好有源遠流長的歷史傳統,並點出對中日兩國人民世代友好抱有光明前景的期望。再者,中國中央電視台亦在同一期間播出一套《鑒真東渡》的十六集連續電視劇。

筆者對鑒真東渡的事跡稍作介紹。

鑒真和尚,俗姓淳于,其名已不可考,揚州江陽縣人。他的父親篤信佛教,常帶年幼的鑒真出入寺院。他十四歲出家到揚州大雲寺為僧,不斷勤學苦練,又得到名僧的指點和訓誨,年青時已成為佛門高徒,二十一歲時便登壇受了具足戒。他到洛陽、長安等地繼續深造,二十六歲開始在揚州大明寺講授戒律,曾先後舉辦戒律講座一百三十餘次,聽過他講經和由他授戒的僧人達四萬餘人。他還建造了很多寺院、佛像,救濟貧病無依,組織僧人抄寫經書三萬三千餘卷,是一位飽學虔誠、德高望重的高僧。四十餘歲時已譽滿大江南北,盛名且流傳至日本。

日本當代崇尚佛教,但其戒律不興、綱紀不正。日本朝廷仰慕鑒真,於742年特別派遣興福寺的榮叡和普照兩位學問僧渡唐,邀請鑒真和尚到日本傳授戒律。

第一次東渡–鑒真立即答應邀請,並有二十一名弟子願意跟隨師父赴日。由於當時唐朝禁止名僧外渡,鑒真和弟子們祇能低調地籌買糧食、藥品、佛經等。但在準備出發之際,卻因其他僧人向官府告密,祇好作罷。第一次東渡首先失敗。

第二次東渡–743年底,鑒真和隨行一百八十五名弟子和信徒,再次購買船隻糧食,從揚州啟航。怎料開航未遠,即遇狂風,船隻觸礁,鑒真險遭溺斃;許多佛經、佛像和佛具都漂流失掉,大量食物、藥品和香料亦沉入海底。第二次東渡失敗。

第三次東渡–744年春,鑒真和隨行改從陸路南下,到福州再乘船赴日。駛到舟山附近,船隻又遇風暴遭破壞,衆人被迫棄船登岸,飢渴三日,才獲救援。第三次東渡又告失敗。

第四次東渡–第三次東渡失敗後,當地僧侶要求地方官府逮補日本學問僧榮叡,企圖阻止鑒真再冒風險。鑒真東渡的決心並未因此而動搖,在榮叡獲釋放後,他又派弟子到福州購船買糧,準備再次出海。745年,鑒真和隨行在前往福州途中,又被地方官強制送回揚州。第四次東渡亦失敗。

第五次東渡–鑒真受盡四次東渡失敗的挫折,仍矢志不渝。748年,即唐玄宗天寶七年,鑒真和隨行又一次從揚州乘船出發,先沿運河南下,經杭州灣出海。剛駛離舟山群島而進入東海,卻遇到東北風,把船吹向西南,經過十四天驚濤駭浪的漂行,船上淡水用完,嘗盡艱辛,結果不僅沒有到達日本,反而漂流到海南島最南端的振州(今崖縣)。振州地方官派兵迎接鑒真和隨行到城中大雲寺,居住了一年。及後經萬寧、瓊山,過瓊州海峽,到達並滯留在桂林和廣州。由於經歷攀山渡水、長途跋涉、又有瘟疫煎熬,行程辛苦難當,全隊人病倒,日本學問僧榮叡和弟子祥彦更不幸相繼病逝於江西和端州。鑒真悲痛萬分,又因行程艱苦,受了瘴氣,積勞成疾,眼睛發炎而導致雙目失明。鑒真和隨行最後經九江、南京而回到揚州。第五次東渡亦以失敗去結束近三年歷盡艱辛曲折的行程。

第六次東渡–753年(天寶十二年)十月,日本第十一次遣唐使團歸國前夕,其遣唐大使藤原清河、副使吉備真備、大伴古麻呂和仕唐多年準備回國的阿倍仲麻呂一同到揚州拜會鑒真,並誠意邀請鑒真同行東渡。鑒真雖已屆六十六高齡,並雙目失明,又曾遭受五次失敗的打擊,但卻沒有動搖其東渡的堅強意志,他全無畏縮,欣然答應乘遣唐使船東渡。

753年11月6日,鑒真和隨行共二十三人隨四艘遣唐使船出海。結果阿倍仲麻呂與藤原大使乘坐的一號船被風颳走,而鑒真所乘的二號船在五天後首先漂流到沖繩島,於12月20日終於抵達日本九州薩摩國阿多郡秋妻屋浦(今鹿兒島縣)。鑒真和尚前後經歷十二年艱辛,最終踏上日本土地,宿願得償。他帶去了佛像八尊,舍利子、菩提子等佛具七種,華嚴經等佛經八十四部三百多卷,還有王羲之、王獻之真跡行書等字帖三種,現已被列為日本國寶。

754年2月4日,鑒真和隨行到達當時日本首都奈良,被迎進東大寺,受到日本各階層人士的歡迎,皇族、權貴、僧侶都來拜見。鑒真堅毅不拔的東渡決心和淵博的學識,震動日本朝野,赢得了日本人民無限的景仰。日本皇室對鑒真禮遇有嘉,尊稱他為「傳燈大法師」,在東大寺大佛殿前築起戒壇,又讓他先後為日本聖武上皇、光明皇后、孝謙天皇、皇子及四百餘位僧人授戒。鑒真精通醫道,透過口述藥方,以治療百疾。他的藥方彙集成書,取名《鑑上人秘方》,一直留傳至今。756年,孝謙天皇任命鑒真為「大僧都」,統理日本聖佛事務。兩年以後,鑒真卸任;他當時已屆七十一歲,被尊稱為「大和上」、「恭敬供養」。

759年,鑒真和衆弟子苦心經營,設計修建了「唐招提寺」,並繼續在該寺傳律授戒,成為日本律宗的始祖。763年,鑒真在唐招提寺圓寂,享年七十六歲。鑒真去世的噩耗由第十五次遣唐使帶回揚州,揚州各寺僧人服喪三日,並在龍興寺設大齋會舉行追悼。

鑒真帶給日本的影響,除了佛教的「傳律授戒」,更留下了醫學、藥物學、建築、雕刻、印刷術等龐大的文化遺產;奈良的「唐招提寺」和寺內的「鑒真和尚乾漆像」被日本政府定為國寶的建築和雕塑藝術傑作。日本著名作家井上靖,亦把鑒真和尚事跡寫成《天平之甍》小說,傳誦後世。

鑒真的偉大,在於他五次東渡失敗後,仍然堅毅不拔;雖則雙目失明,亦絲毫沒有動搖其東渡決心。他為中日文化交流,包括日本的佛教、漢學、醫藥、建築、雕塑、繪畫等方面,作出傑出的貢獻。

備註:本文資料參考包括《日本人物群像》,陳再明著,聯經出版。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四月 20th, 2007 12:02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