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一月

孫中山的負面形象

作者 : 雅帆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今年是「辛亥革命–1911」(The Chinese Revolution of 1911) 的一百周年紀念,在中、臺、港、澳兩岸四地的官方和民間團體將舉辦大型紀念活動。「辛亥革命」在中國近代史的重要地位,無論身處何方的每個中華兒女都一清二楚;若論「辛亥革命」的最關鍵人物,則非史稱「國父」的孫中山先生 (Sun Yat-sen) 莫屬。然而,對一套以孫先生在香港蒙難為主題之電影 —《十月圍城》— 的評論,最近卻引起香港文藝界的激烈爭論和筆戰。

話說筆戰的主角沈旭暉先生,在香港出生,1997年負笈美國耶魯大學攻讀政治系,師從美國外交國師「韋斯特菲爾德」(Bradford Westerfield) 及歷史學權威「史景遷」(Jonathan Spence) 等。在2000年獲得政治學、歷史學榮譽學士及政治學碩士學位,2006年獲英國牛津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博士。現職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香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碩士課程統籌及客席副教授,亦是香港國際關係研究學會主席,經常在香港報刋發表學術及時事評論文章。

沈先生在香港藝術中心出版刋物《藝訊》(ArtsLink) 2010年九月號發表文章,題為《〈十月圍城〉與1905年的「國父」》,讀者可到訪《藝訊》的相關網頁細閱全文,網址是–

http://www.hkac.org.hk/tc/artslink.php?aid=130

由於該文章內容涉及孫中山先生的負面形象,讀者高家裕先生去函《藝訊》,認為「沈旭暉先生污衊國父,須深切反思及公開道歉」,指出受眾多學校師生委託,表達不滿。根據《藝訊》資料,高先生是香港教師會名譽顧問、前會長;中國知識學會會長;國際筆會香港中文筆會會長;香港文化藝術工作者聯合會理事會主席;香港公民協會常委(前副主席、原秘書長)。

於是《藝訊》2011年一月號將高先生的來函和沈先生的回應同時刋登,並上載網頁,供讀者細閱,網址是–

http://www.hkac.org.hk/tc/artslink.php?aid=190

高先生認為沈先生文章破壞孫中山先生的國父形象,並綜合沈先生的說法如下:

「孫中山其實一點也不偉大,相反的,他只是清末民初的「黑大佬」一名,心狠手辣,弄虛作假,意圖犧牲同志的寶貴生命,使自己撈取「革命導師」的名聲。甚至國民黨秘書長的被暗殺,中山先生也是幕後黑手。他在中國革命事業上,其實沒有甚麼貢獻,武昌起義後,他匆匆自海外返國,所謂其參國事,其實只是『抽水』而已。」

高先生更指出不滿沈先生的言論,包括下列幾點:

(一) 與黑社會關係密切 —「既然孫中山江湖味特濃,他的好些作風也相當獨裁,曾長期在幫會生活,甚至有特定『職司』的他,也喜歡用黑幫手段,更與多宗涉及派系鬥爭的暗殺案有關。」

(二) 牽涉暗殺黨友而謀取私利 —「他的親信陳其美就是暗殺專家,甚至有近期史家提出,孫中山才是國民黨秘書長宋教仁遇刺的最大得益者,因為宋的崛起和他的政黨政治主張,影響了孫中山的領袖權威,並懷疑陳其美才是真正的兇手。」

(三) 欺詐「倫敦蒙難」 —「在辛亥革命前後,孫中山主要在海外活動籌款,和自導自演『倫敦蒙難記』,他不斷在大清駐倫敦使館前挑釁性的巡邏,以圖『蒙難』,等待老師拯救。」

(四) 利用同志欺世盗名 — 清末國父領導革命,前後共十次,只是「目的可以說是用來提高士氣,製造革命氣氛,是利用同志的生命,製造烈士,再宣傳革命正宗來自自己。」

沈先生在回應中旁徵博引歷史資料,就各點指責逐一闡釋,理據充分,並強調:「原文乃介紹史家對歷史人物之立體演繹,並無個人喜惡與定論。」

海遠語雅帆,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無瑕的人物」,歷史偉人也不例外;再者,若與「美國獨立戰爭」(American War of Independence;1775–1783) 比較,美國沒有將革命功蹟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故此沒有美國國父,卻祇有第一任美國總統,亦祇有參與革命、簽署《獨立宣言》及《美國憲法》的56位政治領袖和「開國元勛」(Founding Father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雅帆完全同意,人們研習歷史,必須全方位理解歷史事實,尋求全面歷史真相,立體演繹歷史人物,不能純粹以成敗論英雄,避免以偏概全,既不可隱惡揚善;亦不應以瑕掩瑜。

海遠和雅帆,祇是對歷史發生興趣的門外漢,《海遠網誌》的其中一項主旨,就是要對歷史事實提出新鮮論點,讓讀者進一步思考。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錄述自《藝訊》刋載沈旭暉先生兩篇文章及高家裕先生一封書函,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一月 13th, 2011 5:59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The article has indeed brought out a new dimension to the negative image of Dr. Sun. This, I believe, should not undermine all the contributions he made and his acclamation as the National Father.

三月 9th, 2011 at 6:26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