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一月

再說「普世價值」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讀者K M Lam君在網誌208的回應說:

「剛巧地,小弟今天閱讀報刋時,也留意到劉夢熊登了全版文章題為『關鍵在於價值觀』。內容也是環繞『普世價值』及在某些情況下,應對其作出肯定。引述他的文章開始是『本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市場經濟等作為普世價值觀是人類共同文明成果,………』。

小弟才疏學淺,不甚懂得作者海遠和劉夢熊所寫的同樣是有關『普世價值』其各自奥妙之處。但小弟看來兩篇文章頗有異曲同工、殊途同歸之妙。」

海遠知悉,劉先生在2010年12月15日《明報》和《東方日報》刋登全版廣告發表一篇文章,論述「普世價值」,亦把同一篇文章上載其「博客」。《東方日報》刋登該文章的網址是–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1215/00184_008.html;

劉先生的個人博客網址是–
www.lewmonhung.com。

另外,《亞洲周刋》在2010年12月19日第24卷50期亦刋載一篇對劉先生的主題專訪文章,各讀者可到訪其網頁參考,網址是–
http://www.yzzk.com/cfm/main.cfm。

劉先生以〈關鍵在於價值觀〉為題的文章,現錄述如下:

〝本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市場經濟等作為普世價值觀,是人類共同文明的成果,不是西方和資本主義的「專利」。一九九二年鄧小平視察我國南方,批判了「改革開放要問姓社姓資」「左」的一套,提出了判斷是非的「三個有利於」標準,開啟了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歷史轉變,令中國經濟走上「快車道」,這實質上是擁抱普世價值的成果。

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倡導「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代表先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就包含了市場經濟;「代表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當然融合了自由、民主、法治的理念;「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自然包括了人權。可以說,「三個代表」是在全球經濟一體化背景下,與普世價值最為接近的治國理念。

中央領導人年前公開認同普世價值,但隨後遭到來自「左」的攻擊;最近中央領導人重申「人們對民主和自由的渴求是不可阻擋的」,「任何黨派、組織和個人都不得有超過憲法和法律的特權,必須以憲法為根本的活動準則」,這顯然是對普世價值的再次肯定。

若中國拒絕普世價值,勢必回到「輿論一律」、「在上層建築全面專政」乃至「階級鬥爭為綱」老路,經濟改革成果必將得而復失。不用說會對認同普世價值的香港「人心回歸」產生負面影響,還令認同普世價值的台灣當局和人民「敬鬼神而遠之」,兩岸和平統一益發艱難。當前有必要重溫鄧小平名言:「主要是防止左。」〞

回應K M Lam君的問題,劉先生所說的「普世價值」和海遠所說的並無不同,祇是彼此的立論出發點有些分別。

劉先生是從中國的「務實政治」出發,論據包括:鄧小平名言:「主要是防止左」;中央領導人年前公開認同普世價值;以及對台灣和香港「人心回歸」的影響。

海遠則是從「務虛理論」出發,試圖說明何以這些「價值」是「普世」,論據包括以下四點:

(一) 中國的「大同理想」(見網誌205);

(二) 美國的《獨立宣言》(見網誌138);

(三) 《Guns, Germs, and Steel》第十四章,認識到人類的早期社會比較「單純、自由」(見網誌205);

(四) 《Peopling of the World》,認識到這些「單純社會」其實成就非凡(見網誌148)。

從 (一) 和 (二) ,海遠認定這些「價值」的確是「普世」,因為在「中 / 西方」的哲學都出現類似的觀點,「中國」的「大同理想」更比「美國」的《獨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776) 及「馬克思–恩格斯」(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 的《共產主義宣言》(The Communist Manifesto;1848) 等「西方哲學」還早二千多年;「大同理想」確實是真材實料的本土出品,並非源自外國「精神污染」的「山寨」貨色。

從 (三) 和 (四) ,海遠認定這些「價值」的確曾經存在,雖然可能已是「史前時代」。

這四項事例之間的關連其實非常脆弱,海遠硬把它們拉在一起,確實勉強。在沒有其他辦法之餘,海遠採取「先下結論;再找証據」策略,深明並不符合「科學精神」,亦祇好如此自圓其說。K M Lam君謙稱自己「才疏學淺」,實情是海遠的思維跳躍過度,論據不足。嚴格來說,「普世價值」是一個「感性」而非「科學」的觀點,因此可以容許海遠盡量發揮「創意」。

〔附註:在此感謝Joan君對網誌143〈人獸之別(二)〉的回應,“The opposable thumb ”卻是明確有科學根據,與「普世價值」的論點不同。〕

容許海遠在此再用「跳躍思維」回答一個假設性問題:何以「普世價值」最先在美國而並不是在歐洲發出?海遠想到,當歐洲人初次踏足北美洲時,前面有無盡空間可供發展,就像《Peopling of the World》一樣,人類踏出非洲,前面有無窮天地。因此,北美洲的新移民發揮遠祖的本性:「愛自由,不願受管束,寧可冒險犯難闖新,也要追尋自已的幸福快樂。」當受到英國人壓榨時,他們就奮起反抗,並以簡單優美的文字,把這種精神寫入《獨立宣言》。

當然,事情總有兩面的看法。北美洲其實已有「原住民」,我們看到「新移民」擴張的喜悅,但看不見另一面就是「原住民」的萎縮滅亡。因為「新移民」擁有絕對優勢的武器,可以視「原住民」如「無物」,才有「無盡空間」的發展自由,歐洲人在歐洲當地則沒有這理想場境。因此,可以想像《獨立宣言》中所說的「All Man are created equal」,其中這個「Man」字的定義其實非常狹窄,可能僅指「在美國的白種歐洲男子」,「原住民」和「黑奴」不計在內,當時的白人婦女,也沒有投票權。

然而,我們不應因此便說美國人「虛偽」,卻要從當代的時空背境來思考。試想想,於1776年,世界上大部份人仍然是馴服生活在「絕對皇權」的壓迫底下,美國人的《獨立宣言》無異是「暮鼓晨鐘」,日後在世界各地喚醒很多「順民」起來爭取他們的權利,美國人自己也不斷反思,逐步改進「All Man」的定義。

中國歷史很早便知悉有「大同理想」,但亦很早便接受了「大道既隱」的現實,默默無言地在絕對皇權底下生活了幾千年。直至清朝末年,孫中山先生鼓吹革命,才再喚醒中國人對「普世價值」的追求;孫中山先生的座右銘是「天下為公」,也就是說,他是以「大同理想」作為改革中國的目標。他的遺言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今年(2011年)是「辛亥革命–1911年」的一百年祭,如果真要紀念「辛亥革命」,海遠認為,重新檢視《禮運大同篇》,應該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引述自劉夢熊先生上述文章,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一月 3rd, 2011 2:1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雅帆同意海遠所言,昔日中國推崇的「大同思想」,與今日世界的「普世價值」,不謀而合,乃治理國家的大道理,值得倡導。

現今臺灣政府在臺北市信義區「臺北市政府大樓」地下大堂 — 「沈葆楨堂」,牆上掛有《禮記.禮運大同篇》的書法鏡屏,就是要時刻提醒中華兒女當年國父孫中山先生以「天下為公」的座右銘及「大同理想」的治國目標。另外,臺北陽明山「國立故宮博物院」(National Palace Museum) 石壁上亦鐫刻國父手書的《禮記.禮運大同篇》,也是要向本地及海外旅客強調「大同理想」。

雅帆又想起老師曾講及有關《禮記.禮運大同篇》的一個國際故事。話說當年中華民國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之一,於1968年4月28日,南京政府將一塊藍色大理石碑,上面鐫刻國父孫中山先生手書的《禮運大同篇》,贈送給聯合國,被放置在大門口作為屏風。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改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得代表權而進入聯合國。於1974年9月1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中華民國贈與聯合國豎立在聯合國大廈前的《禮運大同篇》石碑撤除,改送成昆鐵路象牙雕刻取而代之。

1974年的撤碑事件,與當時中國大陸「批林批孔」的政治鬥爭有密切關係;而當年聯合國秘書處的泰勒博士及國際人士雖極力反對,卻未能守住石碑,祇有將石碑遷移至典藏室收藏。

時至今日,孔子及儒家學說在新中國已獲平反,倡議建設孔子大學,又在世界各國興辦孔子學院,極力推廣孔子學說,作為學習中華文化的代表。再者,香港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亦於去年初動議辯論「推廣儒家哲學思想」議案;中國的幾個城市政府,也在今年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爭先舉辦紀念活動。據此延申發展,未知香港立法會的休息前廳和新中國的人民大會堂,期望掛上國父孫中山先生手書的《禮運大同篇》鏡屏,是否指日可待?聯合國大廈門前重新竪立《禮運大同篇》石碑,又可否宿願得償?

為方便旅居外國的中華新生代更容易理解《禮記.禮運大同篇》的內容,現將原文及語譯同時列舉如下,以供參考:

原文–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事畢,出遊於觀之上,喟然而歎。仲尼之歎,蓋歎魯也。

言偃在側曰:「君子何歎?」孔子曰:「大道之行也,與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語譯–

從前孔子參加魯國的歲末大祭祀,並且擔任助祭。祭祀完畢,走出宮門外兩邊的望樓上參觀,非常感慨地歎息起來。孔子的歎息,大概是為了魯國而慨歎。

弟子言偃陪侍在旁,問孔子說:「先生為甚麼歎氣呢?」孔子說 :「大道得以施行的世代,和夏、商、周三代賢君當政的時代,我沒有趕上,但根據書上記載,可以知道大概的情況。

當大道得以施行的時候,天下是人們所共有的。社會上盡選賢能做事,講求信義,教人團結和睦。所以每個人不僅孝敬自己的父母,不單愛護自己的子女,還使社會上的老年人得以安享天年;壯年人能發揮所長,貢獻社會;幼年人能良好地成長。鰥夫、寡婦、孤兒、沒有子女的老人家、以至殘廢疾病的人,都能得到照顧。男子都有本身適當的工作,女子都有歸宿的家庭。人們不讓財貨資源白白浪費於地上,於是努力開發,然而不必據為己有;人人惟恐自己不出力工作,卻並不是為自己私底下的利益。既然這樣的話,社會上就再不會使用陰謀詭計,也不會有搶劫、偷竊和騷亂事件發生。因此,人們也不用關上門戶來彼此防範。這樣就叫做『大同』世界。」

一月 5th, 2011 at 5:55 下午
Mr K M Lam
 2 

小弟對是篇文章「再說普世價值」的閱後感:

(一) 很開心得悉作者海遠所論述的「普世價值」與劉夢熊所指的都是一樣;

(ニ)加深了小弟對「普世價值」及其演變的認識,尤以中、外思想而言;

(三)小弟認為作者海遠的論據是極為站得住腳。加上有雅帆的回應和語解《禮連大同篇》的內容,相得益彰。

再者,小弟亦上了寶貴的一課有關「務實」與「務虛」的哲理。謝謝!

一月 8th, 2011 at 4:4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