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英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London) 網頁資料,由100多位英國和巴拉圭的生物學家、植物學家、人類學家和環保科學家等組成的龐大考察隊,計劃於2010年11月啟程到南美洲巴拉圭北部「查科乾旱地區」(Dry Chaco Region of Paraguay) 的原始森林,進行50年來最大規模、為期一個月的「探索生物多樣性考察旅程」(Expedition to explore biodiversity),期望為研究和保護「生物多樣性」作出貢獻。

「Chaco」是瓜拉尼語 (Guaraní),意謂「狩獵場」。「查科地區」佔地65萬平方公里,橫跨巴拉圭、玻里維亞和阿根廷三國。在南美洲,除了亞馬遜熱帶雨林之外,該地區既是面積最大、生態最豐富的原始森林;亦是唯一現存與外界完全隔離、從未接觸其他人類的原始部落地區。

根據科學家估計,該地區大約存有3,400種動植物,其中可能有數百種至今仍未為人類所認知,是動植物的天堂。考察隊計劃全面勘察、測繪查科地區,第一次全面記錄所有物種的分佈和狀況,預期將這些資料交給巴拉圭政府和國際環保組織,以便更有效保護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和脆弱生態環境。讀者可參閱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有關網頁資料,網址是–
http://www.nhm.ac.uk/about-us/news/2010/november/expedition-to-explore-biodiversity-of-the-dry-chaco-region-in-paraguay87762.html

另一方面,該地區也是狩獵部落「愛約列人」(Ayoreo) 的最後一塊棲息地,直至20世紀50年代,仍有大約5,000多名愛約列人在查科地區生活。然而,隨著畜牧業對曠野土地的猛烈鯨吞、伐木農墾對原始森林的積極蠶食和現代文明對部落風俗的不斷滲透,絕大部分愛約列人陸續放棄了狩獵生活,走出原始森林,現在祇仍有大約150名自願拒絕與外部世界和現代文明有任何形式的接觸,他們分成約6、7個部落,隱居密林深山。類似的例子,早在超過一百四十年前日本明治天皇命令開拓北海道之時,也曾發生,結果將當地亦是以狩獵採集為生的原住民「阿伊努」(Ainu;日本人稱蝦夷) 族同化,其生活權利和傳統文化被剝奪,人口銳減,導致許多傳統文化失傳(見網誌107〈北海道開拓與明治維新(首篇)〉)。

面對愛約列人滅族的威脅,世界上多個保護原始部落的慈善和非政府組織,聯同已經走出原始森林的前愛約列族長老們,一起致函英國和巴拉圭政府,呼籲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放棄考察探險計劃。愛約列族長老們還特意前赴倫敦訴說,自從走出原始森林後,大多數愛約列族人被受病菌侵襲,特別是呼吸系統的容易感染,皆因長期與世隔絕,令其身體缺乏抵抗這類感染的自然免疫力,疾病纏身。故此,與外界文明社會的接觸,已使許多愛約列人喪命,如果考察隊進入他們在原始森林最後的棲息地,可能導致愛約列人的徹底滅絕。

南美洲印地安人的身體雖然壯健如牛,卻抵擋不住文明社會帶來病菌的侵襲,早有先例。海遠在網誌165〈卡哈馬卡的衝突(四):病菌〉一文中,曾引述「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 的著作《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解釋「農牧業」為人類帶來疾病和「病菌」在現代文明中所扮演的角色,並詳細闡析說:

「‥‥這時的印地安人剛剛進入農業文明,他們的「科技」遠遠落後於歐洲人,其身體的「免疫力」亦遠有不及。西班牙人帶著一身病原菌和整套武器來到美洲,在「槍炮」與「鋼鐵」尚未展現威力之前,「病菌」已經橫掃了印地安社會,印地安人不戰而亡。‥‥」

海遠的深入分析,正好印證了愛約列人的隱蔽原始部落與外界文明社會接觸,卻因病菌感染而喪命。同樣在南美洲,卡哈馬卡的往日歷史,查科地區的今天重演。多讀點世界歷史,對累積人類的睿智,改善人類的福祉,也就事半功倍。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 (BBC) 網頁報導,基於愛約列人上述的顧慮,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在出發前的最後一刻將考察隊叫停。讀者可參考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資料,網址是–
http://www.bbc.co.uk/news/world-latin-america-11762531

愛約列人的憂慮固然值得尊重,但其棲息地繼續遭受農牧業的破壞亦是鐵般事實,禁止考察隊與原始部落接觸,拒絕探索和研究當地的生物多樣性,是否就是維護愛約列人的最佳利益?另一方面,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成功例子每天都在全球進行,包括:日本兵庫縣豐岡市成功保育曾經滅絕的東方白鸛與人類共存事例;中日合作在中國陝西省西安市啟動保育瀕臨滅絕的朱鹮事例;其他分佈全世界的「里山倡議」保護生物多樣性事例‥‥等等(詳見網誌207),不勝枚舉。上述的疾病憂慮與成功事例,正是銅幣的兩面,堪值進一步商榷。

雅帆贊成保育愛約列部落的原始風貌,這是配合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最終目標;亦支持考察隊在查科地區進行「探索生物多樣性考察旅程」,認為現代醫療科技應該可以妥善照顧愛約列人的健康,在不損害愛約列人利益的前題下,探索、研究和保護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問題的關鍵是:一方面如何說服愛約列人增强對保護當地生物多樣性和恢復其棲息地原來風貌的信心?另一方面如何改善入侵者關注保護當地生物多樣性和適度開拓維持自然生態的重要?開啟民智,援引成功事例,或許就是促進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最佳方法。

備註1:請參閱網誌207〈生物多樣性與保育大自然(首篇)〉及網誌209〈生物多樣性與保育大自然(續篇)〉的相關資料。

備註2:本文部份資料,參考自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及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二月 28th, 2010 1:40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I believe articles on “Biodiversity" which cover “Ayoreo" and “Ainu" are few and far between. A good piece of writing with historical reference value.

二月 18th, 2011 at 5:58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