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末段提及究竟多少港人明白何謂生物多樣性?又多少遊客瞭解中國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英國館 — 「種子聖殿」與生物多樣性的關係?雅帆並不知道答案。根據傳言,目前世界上超過一半人以上從未聽聞「Biodiversity」或「生物多樣性」;慚愧的是,雅帆亦祇在本年初才第一次接觸「Biodiversity」這個英文名詞,也就透過互聯網等開始搜尋相關資料的學習旅程。

言歸正傳,從里山倡議的介紹,帶出其目標 — 保護生物多樣性。根據英國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London) 的定義,「生物多樣性」是一個名詞用來形容地球上全部的生命品種。它涵蓋三個層面,包括:首先,生物個體(包括從最低等的微生物到最高等的人類)的多樣性;其次,這些生物個體棲息地的多樣性;及其三,每個品種中生物個體遺傳的多樣性。(Biodiversity is the term used to describe the whole variety of life on Earth. It encompasses the diversity of all living things, from human beings to micro-organisms, the diversity of all the habitats in which they live and the genetic diversity of individuals within a species.)

簡單地說,「生物多樣性」就是指地球上全部生物品種和其生存環境,亦即這些所構成的一個「全球生態系統」。(Biodiversity is the Earth’s entire collection of living things and the environment in which they live – all of these are parts of the global ecosystem.)

「生物多樣性」是地球生命支援系統的基本組成部份,它支援人類的許多自然資源,包括:清潔用水、肥沃土壤、清新空氣等。它又協助花卉和植物傳播花粉、製造食物和清理廢料,若然缺乏「生物多樣性」,任何生物包括人類將無法生存。

「生物多樣性」強調生物之間及生物與其生存環境之間「相互依賴關係」(inter-dependence relationship) 的重要;闡明沒有一個生物個體可以獨立生存,地球上數以百萬計的生物個體,必須透過不同方式去彼此產生互動,從而為全球生態系統的平衡及萬物的生存作出貢獻。「生物多樣性」在監控許多自然程序,包括:植物的生長循環、動物的交配季節、氣候的調節系統等,都扮演着一個重要角色。另外,「生物多樣性」對人類生活從多方面作出貢獻,包括:提供食物、醫藥、工業物料、生態資源、康樂文藝活動(包括鄉郊旅遊、野外觀鳥、藝術創作)等。

然而,「生物多樣性」正面臨許多干擾、失衡和破壞的威脅,尤其來自人類的威脅,造成自然災難和物種單一化,最終引發快速及大規模的生物滅絕。這些威脅包括下列幾種:

(一) 棲息地的喪失和破碎 (Habitat loss and fragmentation) –為了發展農業、房屋、木材和工業,自然植物被清除;又為了興建水塘,濕地水源被分流和河谷被淹蓋;兩者皆導致許多生物棲息地的破壞和原本棲息其中生物的滅絕,一些殘留的棲息地亦變得支離破碎,不再適宜生物居住。保護生物學家認為,這是構成生物多樣性損失的最主要原因。

(二) 外來物種的侵擾 (Invasive alien species) –人類在有意或無心之下,將外來物種引進某一棲息地,加入爭奪食物和養份,擾亂生態平衡,造成其中某些物種的滅絕。

(三) 污染 (Pollution) –環境污染正不斷毒害陸上和水中的生物,並導致氣候改變。任何錯誤放置或錯誤濃度的化學品都可變成「污染物」(pollutant),而運輸、工業、建築、採礦、伐木業和生產能源,都會在空中、陸地和水裏排放污染物。這些化學品能直接影響生物多樣性,並可引致環境中的化學成份失去平衡,最終殺害人類、物種和毁滅其棲息地。

(四) 氣候改變 (Climate change) –溫室氣體的排放和燃料的燃燒,帶來氣候改變。過熱或過冷的氣溫,令不同生物難以舒適生存,可引致改變全球個別物種的繁殖和分佈;影響農作物生長;做成水平線上升;及製造沿海生態系統問題。再者,氣候變得難以準確預測,極端嚴重的天災經常發生,防不勝防。

(五) 過度使用 (Over exploitation) –人類的過度使用自然資源,對自然生態系統做成巨大破壞。生物多樣性的被過度使用,往往發生在食物、時裝、建築、工業產品、寵物貿易、傳統藥物等方面。若有選擇性地移走某一個別生物品種,會令生態系統失去平衡,並影響生活其中的其餘所有生物,或傷害其他生物品種。

(六) 人口膨脹 (Human populations) –全世界的人類數目正不斷上升,對生態環境的需索亦倍增,因而加劇製造上述威脅和影響生物多樣性的問題。

面對上述前所未有、廣泛嚴峻的重大生態系統危機問題,各國都明白「獨力難支大廈」,必須聯合世界性的合作行動,才可望有效保護生物多樣性。1992年,聯合國在里約熱內盧 (Rio de Janeiro) 召開「可持續發展地球峰會」(Earth Summit o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制定《生物多樣性公約》(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以下簡稱《公約》),直至2010年10月已共有193個國家簽署,包括中國,承諾下列宏觀行動–

(1) 保護生物多樣性;

(2) 持續利用生物多樣性的組成部分;及

(3) 公平合理分享由利用遺傳資源而產生的惠益。

2002年,在約翰內斯堡 (Johannesburg) 的地球峰會上,與會全體代表確定了更具體的目標:2010年以前阻止生物多樣性消失。之後,聯合國大會宣佈將2010年訂為「國際生物多樣性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Biodiversity),希望有助提高全世界認識生物多樣性的重要,其目標如下:

(1) 強化公衆對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性和生物多樣性潛在威脅的認識;

(2) 增進對政府和社會為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工作成就的瞭解;

(3) 鼓勵個人、組織和政府立即採取措施,防止生物多樣性喪失;

(4) 推動創新解決方案,減少生物多樣性面臨的威脅;

(5) 就2010年後應採取的措施,展開利益相關團體對話。

讀者可到訪《生物多樣性公約》網頁,參閱詳細資料,網址是–
http://www.cbd.int/

「《生物多樣性公約》簽署國第10次會議」(Tenth meeting of the Conference of Parties to 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簡稱COP10) 於本年10月18日至29日在日本愛知縣名古屋市 (Nagoya, Aichi Prefecture) 舉行,來自193個簽署國超過1萬名代表出席會議,旨在:確認並檢討為2010年所訂下目標未能完全達成的失敗原因和改善措施;為未來10年的保護和持續使用生物多樣性訂立新目標;及為2050年設立願景。

會議延長至10月30日凌晨終於通過歷史性的全球條約 —《名古屋議定書》(Nagoya Protocol;以下簡稱《議定書》),確認當今生物滅絕率是繼恐龍滅絕以來最嚴峻的,同意在10年內以「有效迫切」行動遏止破壞自然環境,為延續生物多樣性設立國際框架,並於2020年前完成《議定書》的20項「重要策略性目標」(key strategic goals),包括:保護森林、珊瑚礁;控制污染;控制或消滅外來物種入侵;維護受保育土地和用水資源;建立管理可持續發展漁業;擴展保育土地由現時的13%增至17%;擴展保育海洋由目前的1%激增至10%;使生態系統更富彈性並復原退化生態系統最少15%;把生物多樣性價值納入國家帳目及地方發展計劃;於2015年前採用「國家生物多樣性策略與行動計劃」‥‥等。

各國代表衝破了貧富國家之間爭持「公平地」分享「基因資源」(genetic resource) 利益與知識問題,使《議定書》在確立保育規模之餘,也讓仍保有最多天然環境的發展中國家,可利用當地資源創富。《議定書》要求把有助於醫藥研發的植物及微生物等「基因資源」利益,公平歸還給原產國(尤指發展中國家),防止發達國家企業及研究機構隨意掠奪動植物、使用分配所得的利益,並查處違法利用。它還對國家主權範圍之外的公海等地區資源,設立利益分配多邊新框架。

《議定書》在50個國家簽署通過後90天生效,雖然尚未解決資金、建立分配利益機制等問題,但相信對消弭貧富國家的歧異,及對聯合國推動環保問題具正面意義。

再者,日本和墨西哥在COP10會議共同推動為里山倡議建立國際伙伴關係,成立「國際里山倡議聯盟」(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the Satoyama Initiative, IPSI),獲得全球八國政府及51個團體組織簽署支持,希望憑藉這個正式的國際平台,將「里山」這項優質傳統加以發揚光大,提供人類未來理想生活型態的新思維。

在COP10會議中,「國際里山倡議聯盟」提出「推進社會生態生產景觀」(Advancing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的訴求,透過推廣日本「里山事例」,說明環境友善的永續型農業也能兼顧人類生活需求,希望能矯正發展中國家普遍認為「保護生態系統就是妨礙、限制開發」的錯誤思維。

在同一會議,里山倡議已獲得廣泛共識,被聯合國「下一個生物多樣性10年」決議案採用。此外,由世界銀行提供資金的非政府組織「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 (GEF)」(全球環境設施),亦已和日本環境省簽署備忘錄,將提供經費資助發展中國家的里山推廣活動。

從國際層面,回歸到個別國家,不少都有落實推行保護生物多樣性措施。在日本,於1995年制定「生物多樣性國家戰略」(National Biodiversity Strategy),負責推行《公約》中的承諾。1998年6月24日,環境省自然環境局在山梨縣富士吉田市「富士箱根伊豆國立公園」(Fuji-Hakone-Izu National Park, Fujiyoshida City, Yamanashi Prefecture) 設立的「日本生物多樣性中心」(Biodiversity Centre of Japan) 落成啟用,統籌國內及國際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工作,包括:進行自然環境保全基礎調査(緑の国勢調査;Green Census results);收集及保管文獻等資料及動植物標本;透過展覽及互聯網等向公衆宣傳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工作;設置「生物多樣性情報系統」(Japan Integrated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System;簡稱J-IBIS),收集、儲存及發放有關生物多樣性的資料。讀者可到訪「日本生物多樣性中心」的相關網頁,參閱詳細資料,網址是–
http://www.biodic.go.jp/index_e.html

在英國,位處倫敦的「自然歷史博物館」一直以來都肩負統籌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角色,搜尋及研究新生物品種,儲存自然界的一切訊息,積極舉辦多類型推廣保護生物多樣性的活動等。於本年(2010年)5月18日,座落博物館新翼「達爾文中心」(Darwin Centre) 的「The Angela Marmont Centre for UK Biodiversity」(馬爾蒙生物多樣性中心) 正式啟用,其服務包括:對任何人士遞交的生物樣本提供確認及意見;協助任何人士在中心進行研究;提供查閱有關大自然的調查、標本及歷史資料。讀者可到訪下列網頁,參閱詳細資料:

(1) 自然歷史博物館生物多樣性網頁,網址是–
http://www.nhm.ac.uk/nature-online/biodiversity/intro-to-biodiversity/index.html

(2) 馬爾蒙生物多樣性中心網頁,網址是–
http://www.nhm.ac.uk/visit-us/darwin-centre-visitors/marmont-centre/index.html

另外,皇家植物園 — 裘園 (Kew Garden;見網誌156) 的其中一項長遠目標,就是運用其培育植物的知識,協助恢復受損的生態系統;亦聚焦其使命對全球保護生物多樣性作出貢獻,透過科學方法進行植物保育,並與當地居民合作,恢復棲息地和發展可持續生計。人類往往由於對許多植物品種的無知,在發展土地用途同時將這些植物移除,導致某些植物品種的減少或滅絕,影響人類生活的質素。園內科學家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對新植物品種命名和分類,並探索、發現和紀錄植物之間的相互關係,藉此增加人類對植物品種的認知,促進保護植物。全球每年約有2,000個新植物品種被第一次命名,其中約10%是裘園科學家及其合作伙伴的工作成果。

裘園於2000年設立「千禧年種子銀行伙伴項目」(Millennium Seed Bank Partnership),來自37個機構超過250名工作人員,協助從世界各地收集不同植物品種的種子,進行清洗、風乾、分類和篩選,並保存在位於「西薩塞克斯郡威克赫斯特」(Wakehurst, West Sussex) 的地下冷藏庫,確保被保存的種子日後在有需要時能生根發芽、茁壯成長。科學家又將收集的種子每款選取部份進行萌芽培育,藉此增進對各種植物所需獨特生長環境的知識,並根據這些知識,協助世界上有關社區培育對其有價值的植物品種,從而進行保護生物多樣性工作。

除了極少數稀有或保存困難的種子外,種子銀行已將所有英國本土植物的一份種子完成儲存;同時,直至目前為止,全世界現存估計270,000個植物品種當中,約10%的種子已保存於種子銀行,預算在2020年可達到完成保存25%現存植物種子的目標。裘園又和有關團體包括學校、圖書館、志願機構等合作,經常舉辦展覽、講座、義務保育環境工作,積極將推廣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訊息,深入至地區各層面。

剛於「中國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Expo2010 Shanghai, China) 展覽完畢的英國館 —「種子聖殿」(The Seed Cathedral),亦稱「種子的創意」(Seed of Creativity),就是以宣傳保護生物多樣性為主題。這座六層高的立方結構,由約6萬根透明的「亞克力桿」(acrylic rods) 圍組而成,每根桿長7.5米,直徑22毫米,頂端包含一至數棵不同種類、形態各異的種子,全部總數共有217,000棵種子,由「雲南昆明植物研究所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Germplasm Bank of Wild Species, Kunming Institute of Botany) 和裘園種子銀行聯合供應。這些亞克力桿向外伸展,隨風搖曳,仿似一個「蒲公英時鐘」(dandelion clock);在白天,每根桿像光纖管傳導白光,同時照亮種子和整座建築物內部;在晚上,每根桿內包含一個發光二極管 (LED),其光源點亮整個結構。當觀衆在種子聖殿內部遊覽,既能清晰觀賞源自全球的植物種子;亦可自由追隨無限創意去沉思冥想。

本屆上海世界博覽會的主題是「城市,讓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聚焦城市發展對人類生活的優良影響;在同一場合,英國展館「種子聖殿」卻以「保護生物多樣性」為主題,強調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共存,兩者所表達的現代文明,層次有別。

這座「種子聖殿」的建築設計固然充滿想像力和現代感,亦獨特地彰顯了英國在全球自然資源保護擔任領導地位,也同時向公衆展示了生物多樣性在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譬如:新藥物研發、新材料開發、建築技術、通訊系統和可持續能源等,所能帶給人類的豐富創意和其蘊含的巨大潛力,人類可通過種子發掘和利用大自然的力量,更完善地保護人類的生活環境和美好將來。

回望香港,環境局與屬下漁農自然護理署已制訂新的自然保育政策,旨在顧及社會及經濟的考慮,以可持續的方式規管、保護和管理對維護本港生物多樣性至為重要的天然資源,使現在及將來的市民均可共享這些資源。當局召集了一個專家小組,根據議定的計分制,訂定必須加強保育12個地點的清單,依優先次序包括:拉姆薩爾濕地;沙羅洞;大蠔;鳳園;鹿頸沼澤;梅子林及茅坪;烏蛟騰;塱原及河上鄉;拉姆薩爾濕地以外之后海灣濕地;嶂上;榕樹澳;深涌。

當局又提出邀請外界參與下列兩項自然保育新措施–

(一) 「管理協議」:根據這項新措施,非政府機構(包括環保團體、教育院校及社區組織)可向政府申請資助,與土地擁有人簽訂「管理協議」,藉此加強保育已選定須優先加強保育的地點。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委員會同意撥款500萬元,為這項措施推行試驗計劃。

(二) 「公私營界別合作」:根據這項新措施,倡議者會獲准在已選定須優先加強保育地點中生態較不易受破壞的部分進行發展,但發展規模須經政府同意,而且須負責長期保育和管理該地點其餘生態較易受破壞的部分。由於這個方案十分複雜,而且變數甚多,政府會先進行幾項試驗計劃。

可惜的是,在「管理協議」計劃下,12個地點祇有兩個 — 鳳園及塱原 — 展開了試驗項目;而在「公私營界別合作」試驗計劃下,政府亦祇支持沙羅洞的一個計劃。

此外,當局繼續採取並加強現行的自然保育措施,包括指定郊野公園、特別地區、海岸公園、海岸保護區和自然保育地帶,以及為重要生境和物種推行保育計劃。漁護署亦會檢討那些具高生態價值地點現時所屬的土地用途地帶,研究可否藉收緊在規劃圖則上有關自然保育地帶的現行措施,加強保育這些地點。讀者可到訪漁護署的網頁查閱詳細資料,網頁是–
http://www.afcd.gov.hk/tc_chi/conservation/conservation.html

雅帆回憶70年代中期,曾到位處上水與元朗中間之新田米埔區的鄉村小學代課數月,課餘或縱目瀏覽,又駐足端詳,盡刻腦海的是鄉郊幸福光景:

藍天綠地,遠山近水;菜田魚塘,阡陌交通。
豬棚鴿舍,雞犬相聞;春生夏長,秋收冬藏。
皓月涼風,天階閒聊;團圓溫馨,爐邊共話。
慎終追遠,祠堂祭祖;誠心禮善,廟宇燒香。
朗朗讀書聲,縷縷炊灶煙;盤菜百多箸,村屋數十間。
桃符門上貼,爆竹遍地响;年年容易過,歲歲歡顏展。

既散發着田園的秀麗雅緻景色、鄉村的淳樸踏實生活;亦躍現出師生的濃厚真摯情懷、居民的傳統鄉土風俗;自然生態與鄉里社會,合創融洽棲息環境,共奏和諧天籟樂章,實在令人心弛神往,留下永不磨滅印象。

三十多年後,雅帆乘車經過原地,面目全非:昔日一望無際的鄉郊田園,已變成今天堆積如山的貨櫃車場;秀麗恬静的自然景色,卻換上污濁喧鬧的塵土飛揚;純潔樸實的鄉土風情,亦蛻變為爾愚我詐的商業鬥爭;這就是捨棄保育生態環境、追求物質繁榮所需要付出的沉重代價。

雅帆想起最近一名聽衆甲君致電香港電台一個「烽煙節目」,所敘述有關保護環境的個人經歷故事。話說甲君某天到港島半山一間豪宅進行家居清潔工作,女戶主乙君搬出十數枝不同用途的化學清潔用劑,供甲君全部使用。甲君在驚訝之餘,向乙君表示無需使用多種清潔液也可完成任務,且過多使用化學清潔液可污染及破壞環境。乙君強調祇關注個人家居清潔,家居以外的事情,包括會否破壞環境,不在個人考慮之列。經甲君再三保證清潔程度必定令乙君滿意,乙君才放棄堅持使用全部十多種不同用途的化學清潔用品。

在現今香港人當中,抱持類似乙君冷漠對待公共環境的心態,相信為數不少。從這個現實生活例子,可以證明在香港推行保護自然環境的工作,確實艱鉅,更遑論再高層次的保護生物多樣性了。故此,雖然環境局及漁護署現行的自然保育措施仍嫌稀少,但在港人改變態度之前,若祇求單方面增加保育措施,亦不過對牛彈琴,狂費心機。

總括言之,增強培育香港社會各階層人士保育大自然的基本常識,既是當務之急,亦是長遠對策;若要向大多數不同階層、目光短視、自私自利、賺錢至上的香港人推行保護生物多樣性,目前還是遙不可及!發展現代文明生活,豈能單憑豐厚物質,香港社會若要與現代文明接軌,全民仍需就培育精神文明加倍努力!

備註1:請參閱網誌207〈生物多樣性與保育大自然(首篇)〉的相關資料。

備註2: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網頁、《生物多樣性公約》網頁、日本生物多樣性中心網頁、英國馬爾蒙生物多樣性中心網頁、英國裘園網頁及季刋、香港漁農自然護理署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二月 20th, 2010 12:5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David Cheng
 1 

I have long admired the literary skills of the author and am amazed to note that he is also a poet! The descriptions of the countryside scenes through a poem in the latter part of the above article are vivid and superb.

二月 2nd, 2011 at 3:07 下午
雅帆
 2 

雅帆細閱今天(2011年6月2日)出版本期(第1108期)《壹週刋》刋載著名作家陶傑的專欄〈坐看雲起時〉,題為〈禽情〉的一篇文章,深受感動;亦回想起早前撰寫三篇有關保育環境的文章(見網誌207〈生物多樣性與保護大自然(首篇)〉;網誌209〈生物多樣性與保護大自然(續篇)〉;及網誌210〈生物多樣性與保護大自然(三篇)〉)。

近幾年來,「保育環境防礙發展」、「打破工人飯碗」、「阻礙港人發達」之言論,不絕於耳,盡顯「無知與貪婪」(ignorance and want) 的人性兩大缺點。最近政府環評官司敗訴,導致特首發表「港人濫用司法覆核程序」的歪理,官員議員的其他愚民事例,更多如恆河沙數,普羅市民卻仍選擇默不作聲、逆來順受。香港社會,淪喪如斯,能不令人頓足三歎。

陶先生的珠玉巨作,雅帆大膽沾光引為拙文的延伸補充,讓讀者進一步反思。其文章重點,輯錄如下:

「‥‥物慾之貪,貪到精絕。移山填海,搞到冰山消融,河水污染,自尋死路,世界末日之說囂塵流行,人類物質越豐足,精神越空虛恐慌。

可惜的是,你自己找死不要緊,毀滅好了,但人的作孽,卻要牽連無辜的小動物。樹砍掉了,田填滿了,禽鳥和青蛙即無棲身之所。豐沃的大地,上天是給人類生息,把土地列為「房地產項目」,光看噴迸而出的泡沫金錢,即是對生靈的犯罪,對上蒼的褻瀆。

大陸報導,浙江嘉興一處鷺鳥天堂,土地由於要「發展」,把一片香樟樹的樹林全部鋸掉,棲遲該地的幾千隻鷺鳥,本在枝椏上築巢,隨着斷枝紛紛墮地,任由工人踩死。

愚蠢的蟻民,把仍存活的幼鷺撿回家裡餵豬或燒烤作食物,共幹部門,兩手一攤,說「沒辦法管」。鷺鳥災劫,一場屠戮,一個民族自鑄惡業,如果以佛家觀之,是有果報的,若世代為獨裁專制之奴,永世與人權與自由無緣,又值得誰來同情?

所謂「科學發展觀」,看,嘉興的生靈慘劫,又「科學」在何處?各級時時要學習「落實」所謂「中央文件」,這些人士的「科學發展觀」又「落實」在哪裡?大自然天人的「和諧」,又「和諧」在何方?「中國人是要管的」,說得對。

鄰近地區的劫業,是鄰近地區的事,這些無辜的鷺鳥,但願可以投胎轉世,下世即使再為禽畜,都降生在日本、瑞典、加拿大、英國,在文明世界,到底尊重生物,白人國家有《國家地理雜誌》和BBC野生動物的紀錄片,氣勢磅礴,老莊的天人合一意境,在中國沒有了,只在西方文明國家的人文行為之中成為事實。

今年我家的喜鵲,春來有訊,我感謝上蒼,偶開天眼,令我窺得紅塵之外的天國音訊。一窩雛鵲的歌聲,如高山流水,如夢寐天音,幽谷有意,落花無痕。牠們捨萬千家戶,肯飛來我的寒舍,選擇了我的家落戶,是我的福報。因為牠們的光臨,令我捫心靜思生命的意義,浮生於世,有若寄塵,切不可恃一己所識而踞傲,亦萬不可仗身內的擁有而自滿。

一窩喜鵲,啁啾有機,像莫扎特第四十一號的朱比特交響曲。牠們是仁愛的天使,生命的圖騰,教會我在上帝大愛的慈光裡要謙卑。

一個下午,我怔怔地看着喜鵲的一家,驚動天意,敬畏滿懷。牠們恩庇了我,我也祝福牠們,我向喜鵲默禱:謝謝你們一家,讓我能成為你在大千宿緣裡的一位主人,雖然在生命的輪迴裡,我們都是平等的過客,願你們一路都平安,翅膀強勁有力。哈利路亞,自由自在,飛向藍光靈閃的蒼空海洋。」

備註:上文節錄自2011年6月2日出版第1108期《壹週刋》刋載著名作家陶傑的專欄〈坐看雲起時〉,題為〈禽情〉的一篇文章,謹此鳴謝。

六月 2nd, 2011 at 9:2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