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來,部份香港市民開始重視保護大自然與生態環境,組織有規模的保育行動。另一方面,唯利是圖的地產發展商卻將魔爪伸向郊野,進一步破壞美麗自然環境。兩方理念南轅北轍,在近期的一些發展項目中,劍拔弩張。譬如:西貢大浪西灣,數次榮登全港第一美景,是市民假日郊遊、洗滌塵心的人間樂土,已被商人購置十萬呎土地,建築私人別墅;西貢海下灣,列入海岸公園之一,也是潛水愛好者閒暇探索、舒展身心的海底世界,亦被發展商購下地皮,計劃興建海景豪華獨立屋。

上述兩個項目的興建,牽涉挖地截河、伐樹砍花,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剝奪市民享受大自然的機會,再加上政府後知後覺的補救行動,令保育團體嘩然。誠然,物質主義主流當道,保護大自然與生態環境的觀念在香港社會尚未普及,是構成這些損害環境事件的主要因素。雅帆將分兩篇文章提供有關「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亦即Biological Diversity的縮寫) 的背景資料,讓關注保護大自然與生態環境的讀者參考。

在踏入正題之前,雅帆首先要介紹一個日本城市成功保護「生物多樣性」的生活體驗故事。話說一種名為「東方白鸛」(Oriental White Stork;Ciconia Boyciana) 的候鳥,身長1米,兩翼伸展共長2米,重約4至5公斤,身披白色羽毛,翅膀為黑色,嘴長而直,形狀似鶴,棲息在江湖池沼,捕捉水中魚蝦等為食。主要原產地在俄羅斯西伯利亞東區黑龍江 (Amur River of eastern Siberia) 的濕地繁殖,於冬季飛往中國、台灣、韓國和日本過冬,估計全世界現存約有總數2,500至4,000隻,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列為「極危物種」 (critically endangered on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在日本,東方白鸛於1865年的江戶時代已被發現,但數目一直下降,「兵庫縣豐岡市」(Toyooka City, Hyogo Prefecture, West Japan) 被證實是該種候鳥在全日本的最後一個棲息地,最後一隻野生東方白鸛更於1971年死去。何以當年會在日本滅絕?首先,明治政府放寬使用槍械,導致其過份被射殺;其二,二次大戰之後過份砍伐樹木,破壞其築巢棲息環境;其三,戰後整體環境的破壞,全面損害其棲息地;其四,乾田農法的普及,做成其食物—水生動物—的減少;其五,殺蟲藥品與化學肥料的使用,不單減少其食物來源,更變成有毒物質(包括水銀)在其身體內積聚。

豐岡市位處兵庫縣東北,毗鄰京都府,佔地700平方公里,80%以上為森林,目前人口約9萬。當年其市民驚覺東方白鸛瀕臨滅絕的高危,於1955年開始推行保育運動,至1965年祇餘12隻,於是向一對實施「人工養殖」(artificial breeding) 的最後拯救行動,但歷年的孵化工作卻全部失敗,結果於1971年仍不能避過該種候鳥在日本全部滅絕的厄運。1985年,遠在「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Khabarovsk, Russia) 的原產地送出6隻幼小東方白鸛與豐岡市,在小心培育和「圈養餵食」(captive feeding) 之下,直至1989年終於在日本成功人工孵化第一隻東方白鸛,此後每年續有成功人工孵化,並於2007年5月成功野生孵化第一隻東方白鸛,目前全市已有超過150隻(包括47隻野外放生和超過100隻公園飼養)。

豐岡市民理解,若要創造一個適宜東方白鸛生活的地方,必須將目前的「里山」(一個日本語的合成名詞;英語稱satoyama:sato指鄉「里」;yama指「山」郊)、稻田、河流和水道,改變成為適宜多種生物持續居住的豐富「自然環境」。他們也明白以前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導致該種候鳥的滅絕,故此若要再造上述的自然環境,人們亦必須改變其生活方式,去創建一個與東方白鸛和諧共存的豐富「文化環境」。他們全面投入及支持計劃,再度創造和實踐對人類及候鳥同樣有利生活的豐富自然和文化環境。

豐岡市民瞭解若要保育計劃可持續發展,必須提高經濟效益。2005年,發展「環境經濟策略」(Environmental Economic Strategy),其三項宗旨包括:維持保護環境計劃的持續性;維持市民對豐岡市民身分的自豪感;及維持有效使用環境資源,令豐岡市經濟獨立。其發展五項主要政策則包括:推廣本市生產物品消費;推廣本市農業生產模式;推廣東方白鸛的主題旅遊;推廣私人企業以環境經濟為營運焦點;及推廣使用天然能源。

為了保育東方白鸛,農夫採用了「東方白鸛復育農法」(Oriental White Stork Oriented Farming),讓「推廣生產優質稻米」與「創造東方白鸛優良自然、文化生活環境」的兩項計劃合併並存,其中包括:

(1) 為了型造水中生物也能棲息的環境,而提早灌溉稻田、維持足夠水深、即使冬天也放水田中、並設置魚道,為東方白鸛製造食物;

(2) 用撒米糠取代化學肥料;

(3) 將農藥的使用降低到平常的25%以下; ‥‥等等。

於是稻田開始重現了吃食稻葉的蚜蟲,但在這個環境繁殖出來的蜘蛛會幫忙消滅牠,而蜘蛛會被青蛙吃掉,青蛙又會被蛇吃掉,最後,東方白鸛就會常常造訪這些稻田,尋找自己最愛吃的蛇或青蛙,一個完全的食物鏈 (food chain) 被重建,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亦在豐岡市獲得重整。

這種「復育農法」對農夫帶來重大影響,除草的時間變多,而且雜草增生導致稻米的收成量也會跟著降低。不過,採用「復育農法」生產的稻米被評核簽證後,便可使用「東方白鸛」為品牌作招徠,也因為稻米無用或少用農藥,所以能提高5成的價錢賣出。另外,稻米亦可釀製以「東方白鸛」為品牌的日本清酒。在2008年,利用「復育農法」每年生產經簽證的品牌稻米達520噸,其經簽證的稻田面積已超過200公頃。

除了農業的利益外,觀光旅客的數量也增加了,「豐岡市立東方白鸛文化館」每年的參觀人數超過40萬以上。另外,市區內的稻田也成為孩子們重要環境教育體驗場所,用歷史觀點來重新檢視生態系統的實地情形,並可擴大檢視全球的生態狀況。

2005年,豐岡市舉行盛大的野外放生典禮,讓成功培育的東方白鸛回歸大自然,無拘無束地在這個溫暖家鄉自由翱翔。時至今日,豐岡市以東方白鸛為城市標誌,成功型造日本自然市鎮風情,創造充滿「ふるさと」(Furusato;解作homeland) — 溫暖家鄉—的感覺。豐岡市民認為,這種感覺涵蓋三方面:

(一) 豐岡市能令居住其中的市民,雖經歷四季的轉變,仍感覺到一份輕鬆和暢快的深厚感情維繫;

(二) 豐岡市能令人們的心靈恬靜、和平,協助人們保育自然、歷史、傳統與文化等珍貴遺產;及

(三) 豐岡市能給予人們產生夢想和希望,並以熱忱工作與豐碩成果來實踐其人生目標。

讀者如有興趣參考詳細資料,可到訪豐岡市的相關網頁,網址是:
http://www.city.toyooka.lg.jp/

從豐岡市保育東方白鸛的事例,雅帆介紹其推行的「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話說長久以來,人類不斷尋找方法,在維持及發展其日常生活中使用和管理自然資源之時,考慮如何與大自然取得平衡。人類與大自然產生互動,型造了「遭受人類影響的自然環境」(human-influenced natural environments),然而這些自然環境卻又遭受都市化 (urbanization)、工業化 (industrialization) 與人口劇烈增加或減少所造成的威脅。

為了應付上述嚴峻問題,「日本環境省」(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Japan) 與「聯合國大學高等研究所」(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 (UNU-IAS)) 攜手主催「里山倡議」,推廣及支持多年來透過人類與大自然互動所型造的「社會生態生產景觀」(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特定種類的生物文化景觀,包括生存環境、棲息地和土地利用的動態景觀),其願景就是要實踐人類社會與大自然能和諧共存,並和諧地維持生物多樣性及發展人類福祉。(The Satoyama Initiative promotes and supports socio-ecological production landscapes, which have been shaped over the years by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people with nature. The Initiative aims to realise societies in harmony with nature where both biodiversity and human well-being are maintained harmoniously.)

「里山倡議」透過社會和科學的觀點,去檢討人類與大自然在社會生態生產景觀內的相互關係和應該如何活動,其建議涵蓋三個基本概念 (three-fold approach) 去維持和發展社會生態生產景觀:匯聚智慧去鞏固不同生態系統服務與價值;融合傳統知識與現代科學去促進革新;及探索新形式的聯合管理制度並能同時尊重傳統社區的土地使用權。基於這些概念,為實踐活動設立在生態及社會經濟層面的「五個主要發展方向」(five key perspectives):

(1) 在生態系統的承載能力和恢復能力的範圍內使用自然資源 (resource use within the carrying capacity and resilience of the environments);

(2) 循環利用自然資源 (cyclic use of natural resources);

(3) 承認當地傳統與文化的價值和重要性 (recognition of the value and importance of local traditions and cultures);

(4) 多元持份者在可持續及多功能管理自然資源與生態服務的參與和合作 (multi-stakeholder participation and collaboration in sustainable and multi-functional management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cosystem services);及

(5) 對當地可持續社會經濟的貢獻,包括滅貧、食物安全、可持續生計和當地社區營造 (contributions to sustainable socio-economies including poverty reduction, food security, sustainable livelihood and local community empowerment)。

讀者可到訪下列兩個網頁,參閱有關里山倡議的詳細資料:

(1) 里山倡議的英文網頁,網址是–
http://satoyama-initiative.org/en/;

(2) 日本環境省里山倡議的日文網頁,網址是–
http://www.env.go.jp/nature/satoyama/initiative.html

根據日本環境省里山倡議的日文網頁資料顯示,全世界目前共有82個推行里山倡議的個案,其中22個在日本;60個在世界其他地方。豐岡市保育東方白鸛的城市規劃(個案一),採納了上列第(1)及第(5)項發展方向,成為「里山倡議」的成功典範。另外較著名的4個日本個案包括:

(個案二) 島根縣隠岐郡諸島西ノ島町–Beef cattle farming inheriting traditional “makihata” in Nishinoshima Town, Oki Islands, Shimane Prefecture;

(個案三) 新潟縣佐渡市–Agriculture coexisting with crested ibises in East Kosado, Sado City, Niigata Prefecture;

(個案四) 石川縣輪島市町野町–Town revitalization through the utilization of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the community in Kanakura, Machino Town, Wajima City, Ishikawa Prefecture;

(個案五) 宮城縣及岩手縣大川流域–“Forests are Lover of the Sea” campaign in the basin of the Ohkawa River in Miyagi Prefecture and Iwate Prefecture;

里山倡議並非祇適宜於偏僻鄉野地方進行,在日本大城市的鄉郊,亦有兩個個案,包括:

(個案六) 東京都町田市– Reintroduction of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toward the conservation of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the historic and cultural environment in the Zushi-Onoji region, Machida City, Tokyo Metropolitan Prefecture, Japan Suburban Tokyo;及

(個案七) 京都府京丹後市– Regional circulation that combines biogas power generation with agriculture and livestock husbandry in Kyotango City, Kyoto Prefecture。

讀者如有興趣閱讀這些個案的資料,可到訪日本環境省有關里山倡議個案的英文網頁,網址是–
http://www.env.go.jp/nature/satoyama/syuhourei/practices_en.html

除了里山倡議外,分佈在世界許多地區的社會生態生產景觀還包括:菲律賓的「木咏」(muyong)、「烏瑪」(uma)、「大巴窰」(payoh);韓國的「毛爾」(mauel);西班牙的「德埃薩」(dehesa);法國及地中海國家的「特樂里斯」(terroirs);馬拉維和贊比亞的「其特美內」(chitemene) 等,確定為受保護的陸地或海洋景觀。

香港在本年中曾發行「國際生物多樣性年」的紀念郵票,傳遞大自然保育的重要信息,然而,究竟多少港人能明白生物多樣性意何所指?英國的經驗又是如何?中國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7,308萬的入場人數打破新高,當中又有幾人認識英國館 —「種子聖殿」與保護生物多樣性的關係?欲知這些問題的答案,且看續篇下回分解。

﹝後記:請參閱網誌207〈生物多樣性與保育大自然(續篇)〉的相關資料。2010年12月23日﹞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豐岡市網頁、日本環境省網頁及里山倡議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二月 7th, 2010 1:0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根據日本共同社新聞資料,於本年12月23日中國陝西省西安市,「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中國事務所」與「中國國家林業局」為促進國際保護鳥類「朱鹮」與農村社會和諧共存的日中合作項目,聯合舉行了啟動儀式。該所長中川聞夫表示,朱鹮與熊貓並列為日中友好的象徵,強調要推進合作關係。

基於這個項目,日本在今後5年內,為解決「增加朱鹮數量」與「促進農業生產提高農民收入」兩者的矛盾,向中國傳授一方面利用自然資源、另一方面進行環境保護的「共生術」。

在確保朱鹮進食地等努力下,中國的朱鹮數量已從1981年的7隻增長到現在的1400隻。這些朱鹮生活在陝西省洋縣的週邊,既有野生;又有人工飼養。為使大批朱鹮能順利回歸自然、降低感染禽流感的風險,今後的主要任務是分化棲息地。然而,若擴大保護區,限制化肥使用等將影響農民,令其收入減少,導致農民不滿。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將向西安市派遣以前環境省野生生物科長森康二郎為首的專家隊。該專家隊將進駐以西安市為基點包括洋縣在內的3處朱鹮棲息地,傳授參考了新潟縣佐渡市種植品牌大米的技術,並推進環保旅遊等以提高農民收入,並將進行環保教育,提高農民們的環保意識。

這個項目與上述文章描敍日本兵庫縣豐岡市保育東方白鸛的計劃,實屬異曲同工。

十二月 24th, 2010 at 7:36 上午
David Cheng
 2 

A versatile writer who has opened up my horizons on a brand new topic – Biodiversity. The timing for the article is perfect give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such a hot issue worldwide.

一月 18th, 2011 at 2:27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