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十月

何謂「野味」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讀者KM Lam君對網誌197〈中國人對待動物殘忍?〉的回應,提出一些有趣問題,引述如下:

「昨晚,小弟偶爾觀看「南方衛視」具有諷刺時弊的一個節目。其中一環節是報導廣州當局將會在亞運舉行期間,禁止人們進食野味。在街頭被訪問的人士大多均表贊同。其中一人更指出食野味曾是引致發生「沙士」(SARS) 的源頭。

有趣的是在節目近尾聲時,主持人正氣凜然地提出下列問題:

(一) 為何只在亞運期間禁止呢?
(二) 亞運完結後,怎辦呢?
(三) 為何不永久禁止呢?
(四) 又野味的定義是什麼呢?」

要回答這幾條問題,海遠推薦一本好書:《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於1997年由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生理學教授「賈德.戴蒙」(Jared.Diamond;現兼任同校地理系地理學教授) 編著,於1998年獲美國「普利玆獎」(Pulitzer Prize) 及英國「科普書獎」(The Aventis Prizes for Science Books)。中文譯本則由王道環、廖月娟譯,時報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其後,配上新副標題,再以〈Guns, Germs and Steel:A short history of everybody for the last 13,000 years〉為書名印刷新版本。

海遠曾在網誌160詳細介紹這本書,其內容主要是敘述「農牧技術」對世界各地民族歷史的影響。「農耕畜牧」其實就是將野生動植物「家殖化」(Domestication of plants and animals),其中有以下兩章:

Chapter 7:How to Make an Almond– The unconscious development of ancient crops (第7章:杏仁的前世今生–原始作物的發展:無心插柳的結果?);及

Chapter 9:Zebras, Unhappy Marriages, and the Anna Karenina Principle–Why were most big wild mammals species never domesticated ? (第9章:斑馬、不幸福的婚姻與安娜.卡列尼娜原則–為什麼有些大型野生哺乳動物就是不能變成家畜?)

在這兩章節中,作者描繪人類的祖先如何「無意識、不經意」地發展出「農牧業」;然而,現代的人類卻可以很「刻意」地用「基因改造」技術來培植出新的植物品種。

另一方面,幾千年來,也祇有十多種動物被成功馴服為「家飼禽畜」,並被大量豢養。這些家畜,有些是以「食用」為主,例如「豬、羊」;有些是用來協助工作,例如「馬、駱駝」等;介乎兩者之間的有「牛、狗」等。中國農民以牛耕作,感其勞苦,多不願食牛肉;中國人對狗隻卻不大尊敬,「鷹犬、走狗」都不是好的形容名詞,烹吃也沒有歉意。西方人則愛以「貓、狗」為寵物,不吃其肉,但西方人卻嗜食「牛排」,因為西方農業不用牛來耕作,這是中西文化的不同,日本人則有「馬肉刺身」為名菜。

中國人烹吃狗肉的歷史悠久,漢高祖「劉邦」也是著名的狗肉餮客,他的手下大將「樊噲」亦是屠夫出身。「韓信」助劉邦擊敗項羽,一統天下,建立漢朝,最後卻被劉邦殺害,韓信臨死前亦自喻為「功狗」,歎息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中國俗語亦有很多與狗相關,例如:「仗義每多屠狗輩」、「掛羊頭賣狗肉」等。後一句需要多點解釋。話說「牧羊」多在較乾旱的草原,中國南方的農村潮濕炎熱,不宜牧羊,但家家戶戶都有養狗,因此狗肉易得,羊肉難求,羊肉賣的價錢貴過狗肉很多,遂出現「掛羊頭賣狗肉」的一種欺騙行為。

廣義來說,凡是豢養以外的禽畜都是「野獸」,獵殺野獸的肉來吃就是「野味」。但無論是吃「家畜」或「野獸」,其實都是「殺生」,本質上並無分別;主要的分別是,這些物種是否已經「瀕臨滅種危機」?千百年來,人類在廣泛開拓農田和建設城市的過程中,已把許多種陸地上大型動物趕殺到幾乎絕種,許多種動物現今祇能在「動物園」內看到。歷史上,北美洲白人開發大草原時,便把「北美洲野牛」(bison) 滅絕了,這事已成為「現代文明」污點案例的經典。

西方科學家對世界上各種動植物的分類有濃厚興趣,「達爾文」(Charles Darwin) 寫成《物種原始》(The Origin of Species) 就是一例,他們亦明白保持「生物多樣性」(Biological Diversity) 的重要。人類文明的發展,已對「全球生態系統」(Global ecosystem) 造成極大破壞,但往事不可追,惟有在已知的基礎上,減低未來的損耗,禁止「象牙貿易」就是一例;禁吃野味是第二例;罷穿皮草是第三例‥‥等等。較特殊例子是澳大利亞的「袋鼠」(kangaroo),澳洲袋鼠天然繁殖力強,破壞農田,澳洲政府特許獵殺,而「袋鼠肉」亦是少數合法放上餐桌的「野味」之一。其他地區譬如「非洲」的旅遊點,亦見有「野味」供應,作為給遊客一種「試嚐」的經驗。一般來說,烹食豢養的禽畜,既沒有「瀕臨滅絕」的擔憂;亦嚴格檢查潛藏的病毒,可以吃得「安心」。

中國人對生物生態的價值觀一向低落,所有飛禽走獸都屬於「背脊朝天人所食」,不理會其絕種與否,更且越是「瀕危」、數量越少及賣價越高,則越顯得食者的身家富有,此乃「炫燿性消費」是也。亞運期間因為有外國傳媒採訪,關乎國人形象問題,於是暫時禁吃「野味」。亞運之後又如何?這可要看中國人對「生態文化」的認知和改變。

其實,這課題與雅帆在網誌187〈飲食與道德文明〉文章中所言理念一樣,祇是網誌187在述說某些魚類瀕臨滅絕的危險。但海洋的世界,較不為普通人所理解,亦難以規管某些國家落實執行,祇能發動國際輿論施壓。廣義來說,西方人喜穿皮草;日本人嗜食鯨魚和藍鰭吞拿 (blue fin tuna);中國人愛吃魚翅野味‥‥等項目,均屬「炫燿性消費」,與生存無關,卻於生態有損,理應予以譴責。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十月 23rd, 2010 7:02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謝謝文章作者詳盡介紹一本好書和分析有關的提問。

當晚電視節目主持人給予小弟的印象,是期望廣州的領導們能夠在亞運舉行期間,對禁食野味的行動,能訂有較長遠、正面、和在執行上有實際的措施。而不只是用作粉飾窗櫥(window dressing)。

從該主持人的表情來看,他心底裏極是有「恨鐵不成鋼」的味兒!

(註: 在此「恨鐵不成鋼」的形容是借用自網誌197的最後一段。)

十月 25th, 2010 at 10:19 下午
雅帆
 2 

雅帆完全同意KM Lam君的說法,「南方衛視」節目主持人在言論自由遭受打壓的中國,仍然正直敢言,確實是「恨鐵不成鋼」的愛國有心人。相反地,生活在充滿言論自由的香港人,大部分對違背公義事件,祇會採取「埋首沙堆」或「否應事實」的懦弱態度,譬如特首對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不予置評」回應,拒絕給香港人任何的一個說法,實在令人感到氣憤、羞愧。

誠然,KM Lam君多次就本網誌文章回應,包括引述「南方衛視」節目主持人的尖銳時事提問,已用行動證明他亦是「恨鐵不成鋼」的愛國有心人。再者,另外兩位讀者同樣就網誌197作出回應,也是「恨鐵不成鋼」的愛國有心人。其他文章的回應,還有‥‥等等,不贅。雅帆喜見海遠之外,還有不少「恨鐵不成鋼」的愛國有心人,可要慨嘆一句:「在爭取文明中國的艱辛道路上,我們並不孤寂!但願在不久的將來,世界上可以出現更多、再多「恨鐵不成鋼」的愛國有心人,人民幸甚!社禝幸甚!」

十月 27th, 2010 at 8:33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