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十月

排隊文化與現代文明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在中國與現代文明接軌的過程中,「排隊文化」是一個常見的話題,但與「人權」等議題不同(見網誌138〈人權天賦?〉),就是「排隊」不必用「宗教」來解釋;反之,卻絕對可以用世俗功利的《搏弈論》(Game Theory) 來論證,因此,「排隊文化」同樣適用於「無神論」的國度。

「排隊」的相反是「插隊」,亦即香港人說的「打尖」,絕對是一項「弱肉強食」的體現,「孔武有力」人士佔盡優勢;「普通身型」人士則是屢見吃虧。

試舉「乘搭公車」為例。假設公車每五分鐘一班,按正常排隊要二十分鐘才可上車,「孔武有力」人士「插隊」,肯定五分鐘內就可上車了;「普通身型」人士則說不定,今天可能祇用十分鐘,明天卻可能用上三十分鐘。為了避免上班「遲到炒魷」,他需要做足最壞打算,每天準備三十分鐘以上「等巴士」,因此「普通身型」人士是受害者,他們終其一生損失了許多時間。

「普通身型」人士佔據社會的大多數,而社會的整體生產力更是倚靠大多數的「普通身型」人士,於是少數人之得,抵償不了大多數人之失。「排隊文化」其實能減少社會的潛在內耗,提升整體生產力。同樣的推理,也可引用到社會的其他現象,例如《唐詩》就有此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感歎;又說皇帝有「後宮佳麗三千人」,亦即是說宮外可能有三千個「寡佬」。這種「勝者全取,敗者全失」的遊戲規則,卻是動亂的根源。

中國文化可能太過沉溺於「成王敗寇,勝者全取」的歷史教訓中,內耗嚴重,以至時常出現「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可悲現象。

反觀西方文明的「資本主義」,表面上亦是採取「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但骨子裡並不是絕對的「淘汰賽」,反而留有很多後路給失敗者(體育比賽除外)。舉例來說–

(一) 「金錢遊戲」的「淘汰賽」,亦不容許「勝者全取」,總留有許多「社會保障」的條款,讓「失敗者」也可以尊嚴地生活。

(二) 「政治遊戲」則講求平均,即無論「成功者」或「失敗者」,都得接受「一人一票」的選舉,失敗者可於下次再起,「政治穩定」是西方文明的一大優點。

因此,中國人的社會文化強調「拼搏」,「今日不知明日事,晴天盡砍雨天柴」;「盡風駛里,竭澤而漁」;「有權不用,逾期作廢」。短期衝刺尚可,長期的壓力,就容易出現「體能損耗,機械過熱」的病態,不利長遠發展。

反觀西方文明好像一切都是「懶洋洋」,但在「懶洋洋」的背後,卻是更具「視野廣闊、目標清晰、穩步前進」的好處,於「長途賽」佔盡優勢。

總括來說,西方文明的精粹,既有「宗教」的情懷(見網誌197);亦有「搏弈」的理性(見本篇),中國人切忌躁動的盲目否定,反而更值深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十月 10th, 2010 8:07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