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九月

中國人對待動物殘忍?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讀者K M Lam君在網誌141〈人權的國情與共識〉的回應,引述英國歌手「莫里西」(S P Morrissey) 有關「怒批中國人對待動物殘忍」的言論,海遠在這裡書寫自己的看法。

兩年前,海遠去了一趟北京自由行(詳見網誌113、116、117、174、175及177),其中一晚在「王府井大街」附近夜市閒逛,見到幾檔販賣「串燒食物」的檔攤,包括「串燒昆蟲」。檔主把活生生類似「蚱蜢、蠍子」等昆蟲,用竹籤貫穿成串,等待客人選購,再即場在顧客面前放置於碳爐燒烤(見附圖一)。為了證明貨色鮮活,檔主不時逗弄蟲兒,讓它「張牙舞爪」一番,老外們看到,都嘖嘖稱奇。對此,海遠卻大不以為然,心想:「吃便吃罷,何必讓牠們多受苦幾小時」。在香港食店「打邊爐」,也常見「竹串鮮蝦」,海遠也覺得「多此一舉」。

為了嚐到食物的「鮮活」,據說過去中國人有頗極端的烹調手法,例如:「活吃猴腦、活炙鵝掌、活烹魚尾」等諸如此類,祇是耳聞,未曾目睹,卻已令人「反胃」。

聽說「猶太教」和「伊斯蘭教」對飲食都有特別法規,兩教都是源自中東遊牧民族,對肉食並不陌生,同樣規定屠宰牲畜必須經由指定專業者操刀。屠宰之前,屠夫既要為牲畜誦經;又需保持屠刀鋒利及手法純熟,務必在最短時間結束其生命,減短痛苦期,更須儘量減少濫宰。這些看似「婆婆媽媽」的宗教規則,海遠卻認為它既隱含著高度「文明」的意義;亦試圖平衡人生哲學的兩個極端:「弱肉強食」與「憐憫萬物」。

反觀中國文化,卻過分強調「成王敗寇」、「弱肉強食」等殘酷現實的一面,較缺乏宗教的制衡;雖然中國的佛教也宣揚「眾生平等」的觀念,但始終未能深入民心和溶入日常生活中。今天的中國,名義上是共產主義,實際上是貧富懸殊,但這其實並不關乎任何「主義」的缺失,而是幾千年「成王敗寇」觀念累積的結果。

「基督教」主導著「西方文明」,而「基督教」卻是源自「猶太教」。西方文明的「基督教」雖然已廢除了許多「猶太教」的飲食規矩,但可能保存了猶太教「憐憫萬物」的精神。迪士尼的卡通漫畫把許多動物「擬人化」,亦是向兒童從小灌輸「眾生平等」的好方法,比較佛教經典更容易「吸收入腦」。無可諱言,中國人對待動物的態度,是較西方人為殘忍。

「成王敗寇」與「弱肉強食」是否錯誤?「憐憫萬物」與「眾生平等」是否正確?海遠並不知道,這是「世俗」與「宗教」長久以來爭論不休的題目。總括來說,中國文化較偏重於世俗功利,較缺少宗教情懷;佛教雖然早已流傳於中國,但國人的智慧似乎祇著重於鑽研「禪機佛偈」,而沒有落實於日常生活之中。中國人較「西方人」不文明的地方,不在於「吃貓食狗」,西方人亦有「煑兔烹鹿」,問題核心在於中國人普遍對生命的「不專重」態度。既然「現代文明」的準則是由西方人所釐定,為了與「現代文明」接軌,中國人也不得不接受西方價值的批判。

中國人對生命的不專重,不祇反映在對動物的殘忍,亦反映在對人權意識的普遍低落。直到清朝,中國仍保留非常殘酷的刑罰(例如:凌遲、誅九族等);今天的情況雖然有所改善,但社會上「強/弱勢階層」的鴻溝仍然遼闊;法治的精神尚嫌薄弱;「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思想繼續主導‥‥等等,這些都是強調「成王敗寇」、「弱肉強食」意識的遺留。誠然,這都是相對於「歐美文明」而不是「非洲文明」的比較,但是中國人今天應該有跳出「第三世界」的心理準備,並應用更宏觀的視野來看待中西文化的差異。

經歷百多年的殖民統治,一般香港人(包括海遠)都會更認同西方文明的價值觀,因此,面對中國的國情,亦常懷抱「恨鐵不成鋼」的批評。

備註:謹此澄清,海遠並非教徒。

附圖一:北京「串燒食物」的檔攤,販賣「串燒昆蟲」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九月 24th, 2010 12:39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7 comments so far

藕米
 1 

一口氣看完了你的這篇文章,深深贊同你的觀點,只是,上次去蘇州觀前街,全是烤蝎子蜈蚣之類的…我們的確缺乏那種對生命的敬畏,憐憫在很多時候只流於表面。

十月 1st, 2010 at 9:39 下午
muzzy
 2 

说得太对了!常常因为中国人对待动物的行为而对自己的国家感到失望,进而对中国文化本身感到失望。这对我来说,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却又不能阻止自己这样想。

十月 10th, 2010 at 12:36 上午
Mr K M Lam
 3 

昨晚,小弟偶爾觀看「南方衛視」具有諷刺時弊的一個節目。其中一環節是報導廣州當局將會在亞運舉行期間,禁止人們進食野味。在街頭被訪問的人士大多均表贊同。其中一人更指出食野味曾是引致發生「沙士」(SARS)的源頭。

有趣的是在節目近尾聲時,主持人正氣凜然地提出下列問題:
(一) 為何只在亞運期間禁止呢?
(二) 亞運完結後,怎辦呢?
(三) 為何不永久禁止呢?
(四) 又野味的定義是什麼呢?

十月 15th, 2010 at 1:33 下午
Snorri
 4 

读了这篇文章,深深觉得这种“尊重生命”的论调下隐藏着伪善的腐朽臭味。对于自认为“尊重生命”的人来说,生命的尊重仅仅在于让其无痛苦地死亡,然后心安理得地食用之。殊不知将这些生命以被食用的目的制造出来,然后死去,才是对生命的最大的不尊重。食用动物的出现已经将生命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类:自由的生命和被食用的生命。食用动物的一生都是没有目的没有希望的,没有任何意义可言,死后尸体更会被蒸煎煮炸,被无数张口咀嚼吞咽。比起这种残忍,这些动物的死法又算得了什么呢?“尊重生命”的人是否考虑到了这更深的一层,还是以种种借口自我催眠,掩饰自己行为的丑恶本质?最可怕的是,这种人吃掉动物尸体时,还认为自己是仁慈善良的,就好比宗教徒处决异端之后仍觉得自己更加荣耀,金融家在施舍穷人后觉得自己心安理得一样。这种扭曲变异的道德观一日不去除,还会有更多的人在正义善良之名下死去。

十一月 13th, 2012 at 10:53 下午
Snorri
 5 

讀了這篇文章,深深覺得這種「尊重生命」的論調下隱藏著偽善的腐朽臭味。對於自認為「尊重生命」的人來說,生命的尊重僅僅在於讓其無痛苦地死亡,然後心安理得地食用之。殊不知將這些生命以被食用的目的製造出來,然後死去,才是對生命的最大的不尊重。食用動物的出現已經將生命分成了截然不同的兩類:自由的生命和被食用的生命。食用動物的一生都是沒有目的沒有希望的,沒有任何意義可言,死後屍體更會被蒸煎煮炸,被無數張口咀嚼吞咽。比起這種殘忍,這些動物的死法又算得了什麼呢?「尊重生命」的人是否考慮到了這更深的一層,還是以種種借口自我催眠,掩飾自己行為的醜惡本質?最可怕的是,這種人吃掉動物屍體時,還認為自己是仁慈善良的,就好比宗教徒處決異端之後仍覺得自己更加榮耀,金融家在施捨窮人後覺得自己心安理得一樣。這種扭曲變異的道德觀一日不去除,還會有更多的人在正義善良之名下死去。

十一月 13th, 2012 at 10:59 下午
K M Lam
 6 

十分有趣的課題。小弟身為小市民參與討論是項題目純粹是基於日常所見所聞,並無什麽哲理與科學根據。例如:家長應陪同小朋友觀看有暴力、血腥、不雅、令人不安等的電視或電影情節;並加以解釋,又不要隨便進食未經政府批准銷售的食物(恐防帶有病菌)等都是為人所遵。

隨着社會進步,人類的不斷文明,無論國與國、人與人之間 互相尊重的大前題下相信什麽問題也可以解決。雖然談何容易,這也是一般小市民的心聲。謝謝!

十一月 15th, 2012 at 5:47 下午
雅帆
 7 

感謝 K M Lam 君長期的支持和鼓勵,並不時出作廻響。雅帆認為,小市民的直覺和感受,沒有任何包袱,往往更能反映社會大衆確切的心聲和想法。

《海遠網誌》的宗旨,就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憑事實,講道理,明辨是非。基於閱讀、觀察和思考,從比較歷史的角度,貫穿東西文明,嘗試為現今世界 — 尤其中華社會 — 的現代化和進步,提供一點意見和半滴貢獻。事實的對錯,可以容許辯論的空間;個人的喜好和立場,卻不必強求商榷的餘地,《海遠網誌》從來沒有討好讀者的計算。

最後再次感謝 K M Lam 君的愛護和不吝賜教。

十一月 29th, 2012 at 6:32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