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九月

言論自由 vs 種族歧視

作者 : 海遠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讀者K M Lam君和海遠的伙伴雅帆各寫了一篇對網誌141〈人權的國情與共識〉的回應,談及「言論自由」和「種族歧視」等問題,海遠也來湊熱鬧,說說自己的看法。

海遠認為「言論自由」的精要,是在現代文明社會中,保障「弱勢階層」的發言權。相對那些「高官政要、富商巨賈」的「強勢階層」,他們本身已擁有極大的政治決策和影響力,「現代文明社會」的準則,卻要求他們的公開言行更為小心謹慎,必須「政治正確」。反之,普通市民的唯一武器,祇是選舉期間的一張「選票」;在選舉期外,他們惟有用較激烈的自由言論來批評時政。

以下一個小笑話,可以表達「言論自由」的精要:

話說一個美國人和一個中國人在談論本國的言論自由。美國人說:「我們可以激烈地批評美國的政府和總統,所以我們認為美國人享有高度的言論自由。」中國人說:「我們也可以激烈地批評美國的政府和總統,所以我們的結論是中國人與美國人享有同樣高度的『言論自由』。」

關於「種族歧視」問題,海遠認為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一篇演說頗有意思。話說2009年2月15日,村上春樹在耶路撒冷獲頒表彰對人類自由、社會公平、政治民主具貢獻作家的文學獎;諷刺的是,當時以色列政府正空襲迦薩,備受國際和平團體批評。他於典禮上致辭,大意如此說:「在高牆與雞蛋之間的衝突,無論高牆有多正確;無論雞蛋有多荒謬;我都會站在雞蛋的一方。」(Between a high, solid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against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egg.)「高牆」是指以色列政府和裝甲車;「雞蛋」是指投擲石頭抗議的巴勒斯坦人。

回看七十年前的1940年代,「希特勒」曾有一段光輝歲月視「日耳曼民族」為高牆;視「猶太人」為雞蛋,橫掃歐洲的德國納粹軍團,把各地的猶太人送往集中營內處決。然而,劫後餘生的「雞蛋」,卻很快變身成為「高牆」,這是歷史的諷刺。

近幾年來,中國自詡為「大國崛起」,外匯儲備世界第一。中國遊客往世界闖,雖然態度粗魯,但花錢豪爽,令西方人「又愛又恨」,內心產生酸溜溜的感覺,西方人已逐漸把中國視為「高牆」之一,因此中國招來一些「掟雞蛋」式的言論,並不出奇。回想百多年前,晚清積弱的年代,招來的不是「雞蛋」,卻是「八國聯軍」!

英國歌手「莫里西」(S P Morrissey) 發表反華言論,由於他是以「平民」身分說話,因此可以享受「言論自由」的保障。畢竟,「批評他人」是相對較低層次的言論,較高層次的應是「批評本國」。如果「反華言論」是出自英國高官之口,那當然要受到嚴正批判,說不定是另一個「希特勒」,先是進行言文攻擊,繼而落實政治迫害,那便有損海外華人的利益了。

「莫里西」指中國人是「次人種」(subspecies),祇是低層次的空泛謾罵,海遠不必多費唇舌回應,但對他「怒批中國人對待動物的殘忍方式」之實質指控,海遠將在下篇文章「自我檢討」。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九月 13th, 2010 5:3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4 comments so far

Mr K M Lam
 1 

小弟感覺到是次文章課題極具趣味。閱後感如下:

(一) 難得中國人也學會了有西方式的高度幽默。(可見於美國人和中國人的對話中)。

(ニ) 同意文章作者對有關「種族歧視」的分折。同時亦列舉出"彼時"、"此時"的例子。尤以引用高牆和雞疍為例。

(三) 學會了言論有高低層次之分。還重要的是低層次的「批評他人」也有別於高層次的「批評本國」。

然而,在現今世界的整體政治氣候來說,小市民的言論未必是空談,可能是言之有物。反之,權威人士的言論可能是缺乏政治觸覺 (political acumen), 其言論會不堪一擊。(最近,在馬尼拉人質事件中,可見一斑)。

反觀香港,也許高官們過往已受盡教訓,處事心態續漸大有改變,把高高在上的形象放下,他們的言論常以「不能掉以輕心」、「以民為本」、「非常時期用非常措施」等語句掛在口邊,與此同時,亦提升了他們自己的政治智慧。人總會是進步的!

小弟的愚見,在自由的基礎上,言論除了可表達出個人的思維、修養、抱負、天才 ……外,也是一門藝術。其被接受程度,見仁見智吧!謝謝。

九月 16th, 2010 at 7:49 下午
雅帆
 2 

海遠引用「村上春樹」的「雞蛋撼高牆」故事,妙說言論自由與種族歧視,可圈可點,既貼合反映現實,亦是放諸四海皆準。雅帆同意「人身攻擊」式「批評他人」是較低層次言論,並非文明社會所為;「對事不對人」的「批評本國」是較高層次言論,可為整體社會帶來進步。

套用於香港,議會外的80後青年與議會內的激進議員,其激烈言行亦事出有因,都不過是在無可奈何之下,以「雞蛋撼高牆」式挑戰強權的實證。其實,80後青年與反建制議員亦不乏有識之士,為何不進行高層次言論,平心靜氣,雄辯滔滔,據理力爭;卻沈溺於低層次言論,口舌之爭,粗言穢語,詆譭他人?前者可以贏取更多市民大衆的支持;後者卻祇會更被政府官員和建制派議員利用,淪為拒絕對話回應和威脅缺席會議論壇的美化卸責藉口。

人們重復質問,充份展現香港言論自由的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為何身為公僕的政府官員可以經常迴避?貴為市民代表的建制派政黨祇表示「在有適當論題」才考慮派員出席?這些「高牆」的表現,距離文明國度,迷途漸遠。

雅帆寄語:言論自由,必須以開啟的民智為基石。

九月 21st, 2010 at 6:59 上午
海遠
 3 

「村上春樹」的「高牆雞蛋」論,其實是演繹自中國成語「以卵擊石」。在中國,「以卵擊石」帶有一絲的嘲諷:「愚蠢、不自量力」;但同樣的場景,經「村上」輕輕一改,卻將「一絲嘲諷」轉為「濃厚敬意」:「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悲壯無奈。這「輕輕一改」,正好表達了「村上」的浪漫情懷和文字技巧,對此,海遠受益良多。

再者,海遠在文中說過,世人已漸視中國為新興的「高牆」,內心酸溜溜的感覺,導致對中國作出「掟雞蛋」的行為。但世事禍福難料,中國亦是生產「豆腐渣牆」最多的地方,因此難保不會出現「雞蛋掟穿牆」的超級搞笑局面。如果真的出現了,海遠就可能要改寫「村上春樹」的名句如下:

「Between a high 『TOFU』 wall and an egg that breaks it, I will always stand on the side of the 『tofu』」。

九月 21st, 2010 at 8:34 下午
雅帆
 4 

雅帆遊台北,曾嚐淡水著名小食 — 「阿婆鐵蛋」。據聞此「鐵蛋」是用含醬油和五香配料的滷水,將雞蛋滷浸慢火煑數小時,然後吹風陰乾7天以上製成。若要更硬的鐵蛋,則必須重覆滷浸風乾數星期或更長時間。

此蛋名副其實,堅硬如鐵,可要冒咬崩牙之險。若以「鐵蛋撼豆腐渣高牆」,持之以恆,牆破局面,指日可待。雅帆語海遠,改寫「村上」名句,不遠矣!

九月 21st, 2010 at 10:12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