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八月

再說伽利略和牛頓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無可諱言,中國近幾百年來之積弱,是弱在科技;但較前期的中國,卻是科技強國,英國科技史專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1900–1995) 的著作《中國科技史》(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便有詳細論述。海遠認為,中國原有的科技知識不曾消失,祇是近幾百年間,西方科技突飛猛進,遠遠拋離中國,以至中國顯得相對落後,海遠為此撰寫了幾篇有關「西方科學家的故事」。

「伽利略」(Galileo Galilei) 被稱譽為「西方現代科學的第一人」,海遠在網誌92已簡略說過他的故事,但由於他在科學界地位顯赫,海遠認為有需要再補說一篇。

伽利略在科學上很多領域都有貢獻,最著名的是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說」(見網誌91),因而受到羅馬教會的責難。他對現代科技的貢獻,主要包括兩點:「鐘擺」(Pendulum) 和「加速度」(Acceleration)。

(一) 「鐘擺」:年青時,伽利略在教堂看見吊燈擺動而引起興趣;晚年時,他和學生們研製出可實際應用的機械鐘,能將時間分割到「秒」的階段。海遠認為,這是「現代科技」的起點。

相對於中國,時間的劃分止於「時」和「刻」,在較籠統的概念下,中國的「時辰」祇能發展出一套「玄學」,而非「科學」。

(二) 「加速度」:伽利略的「斜板滾球實驗」,海遠在網誌92已說過了。在這些實驗中,伽利略掌握了「速度」(velocity) 和「加速度」(acceleration) 的概念。

另一位西方現代科學家「牛頓」(Isaac Newton),則在這兩個概念之上,再加上「質量」(mass),寫下了著名的「牛頓力學三原則」(the Three Principles of Newtonian Mechanics)。而他提出的「重力」(gravity) 概念,亦將物件的「重量」(weight) 和「質量」(mass) 區分出來。「牛頓力學」是現今許多應用科學的基礎。

香港中學生如有修讀「物理科」,都知道「國際單位」(international unit) 所常用的「kilogram、meter、second」(公斤、米、秒),即是「質量、距離、時間」的單位,許多科學的數據都是衍生自這三個座標。如果我們將「質量」聯想到「牛頓」;將「時間」聯想到「伽利略」,則我們可以感受到這些科學偉人如何帶領西方文明大步向前,超越中國。

伽利略生於1564年,卒於1642年;而牛頓則接着生於1642年,卒於1727年。兩人的生卒年分連貫起來,相對於中國,就是「明末清初」的年代;其中的1644年,是一個重要年份:李自成陷北京,明崇禎帝自殺,明山海關守將吳三桂降清,清順治帝入關。若據此年代作中西比較:中國正值內憂外患、民不聊生的黑暗年代;而西方卻是孕育偉大科學家的光明年代,這亦清楚說明了中國科技開始落後,西方科技突飛猛進的原因。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八月 21st, 2010 6:22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Mr K M Lam
 1 

常言:「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雖然這兩語句非常簡單,但放諸四海學術研究、科技、以及管治上皆準。在文章中,作者指出中國明末清初期面對內憂外患,正是外國發明家的孕肓和發展期。相比下,中國自然便是相形見絀。

常言亦云:「知恥近乎勇」。知道不是後,及時加以糾正,重拾正軌,亦未為晚也。回顧過去數十年,有多位學術有成的華人,皆負笈海外,在當地極具盛名的學府及研究機構繼續其科研發展。載譽而歸的包括楊振寧、李政道兩位取得諾貝爾獎的華人科學家,以至最近取得同樣獎項的華人科學家高錕,後者成就之大惠及全球,更有「光纖之父」的美譽。

話說回來,值得小弟期盼的是中國本身亦能塑造良好條件,加上適合和先進的「硬件」和「軟件」為更多有潛能的科學家發亮發光。謝謝!

八月 29th, 2010 at 1:01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