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六月

飲食與道德文明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中國一句俗語:「民以食為天」,準確講盡中國人的嗜食性格,亦嚴重影響中國人的道德規範和文明發展。本文講述幾個有關飲食與道德文明的故事。

第一個是有關禁售「藍鰭吞拿」(blue fin tuna;即金槍魚,俗稱黑鲔)的故事。話說本年(2010年)3月,《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the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的締約國在卡塔爾多哈 (Doha, Qatar) 舉行會議,其中由摩納哥 (Monaco) 於3月18日提出的「禁售地中海和大西洋藍鰭吞拿魚的國際貿易」提案,爭議最大,舉世觸目。

支持提案的一方包括摩納哥、美國和歐盟,擔心假若繼續捕殺,藍鰭吞拿魚可能在五年後絕種。反對提案的一方則包括日本、加拿大、中國和許多非洲國家,投訴任何形式的禁令會打擊捕漁業,並質疑藍鰭吞拿魚數目減少情況被誇大。提案最終在68票反對、20票贊成和30票棄權下被否決。

根據傳媒報導,日本代表於會議前夕邀請各締約國出席晚宴,進行最後遊說拉票,諷刺的是:晚宴食物包括藍鳍吞拿魚生及壽司。另外,雖然幾個團體包括「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The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預先準備充足資料,並打算向出席會議人士解釋提案的要義,但當會議剛開始,利比亞代表當場尖叫,痛駡支持國代表是說謊者,強烈要求立即投票。故此,在缺乏充分討論科學、技術和經濟等相關事務的情況下,匆匆表決提案。這次表決結果,既反映了大部份締約國關注國家經濟發展,多於自然生態保育;亦暴露了國際政治聯繫,凌駕議會理性討論。

回望香港,這個保育提案亦在社會上和政圈中泛起小漣漪。香港市民嗜吃日本魚生和壽司,藍鰭吞拿是當中的熱門選擇,近年更有壽司店商人到東京築地魚市場搜購,在新年後首個交易日參加競投,連續三年成功投得最重、稱為「日本一」藍鰭吞拿魚王的紀錄。面對上述禁售提案,社會上的意見分歧:一派支持停售禁食;另一派則模棱兩可、含糊其詞。然而,公開反對提案的比較少數。

另一方面,當提案於年初在國際間醞釀,香港立法會議員馮檢基亦於1月27日的立法會會議提出口頭質詢,查問政府對該提案及在香港倡導禁售活動的取態。根據傳媒報導,馮議員並於之前一星期對「世界自然基金會」《為弱勢魚群發聲》的聲明發起聯署,要求立法會各黨派議員支持保育大西洋藍鰭吞拿,既承諾身體力行日後禁食,亦呼籲食肆放棄鼓吹顧客嗜食;更考慮去信總理溫家寶,要求中國支持該保育提案,則香港可以執行公約新規定。

傳媒跟進報導,當馮議員接觸建制派最大政黨負責環保政策的新任立法會議員時,該議員稱可以代表黨內全部9名議員聯署,支持禁售大西洋藍鰭吞拿。豈料之後其政黨幾位建制派議員都否認支持,其中兩位資深建制派議員表示「他不代表我」,另外一名建制派新任女議員則以女兒愛吃藍鰭吞拿魚生為由,拒絕簽署聲明,恐防日後食無藍鰭吞拿魚生,而破壞母女關係。

資深建制派議員沒有為拒簽聲明解釋,令人懷疑是否追隨中國反對提案的取態,而該名建制派環保政策發言人未有摸清中國的政治脈搏,卻罔言支持聯簽。再者,建制派新任女議員的拒簽解釋,則清楚表明了其政治智慧局限:嗜食藍鰭吞拿魚生的個人利益,凌駕保育自然環境生態的公衆利益;支持禁食藍鰭吞拿魚生的破壞母女親情關係,掩蓋反對禁售藍鰭吞拿提案的損害國際合作關係;自私的小我,打倒無私的大我;香港立法會議員的質素、價值觀與思維方式,未免令人驚訝。可哀的是:這等立法會議員竟可獲高票當選,為議事堂帶來舉手機器的盲從,壓倒理性思維的討論,確實是對香港選民的莫大反諷。

第二個是有關香港魚翅商刋登宣傳廣告反擊罷吃行動的故事。話說國際保護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團體發起禁捕鯊魚,並且最近在電視螢光幕亦出現割去魚鰭後棄置鯊魚、任由自生自滅的殘忍畫面,觸發香港人強烈回應,呼籲保護海洋生態、禁食魚翅,包括喜筵晚宴餐單中亦捨棄此道菜式,令魚翅加工及魚翅入口商販感到生意遭受威脅,急謀對策。

魚翅行商會遂展開反擊戰,一連兩日於報章刊登廣告,內容指魚翅是「家傳戶曉的健康食品」,並引述《本草綱目拾遺》記載,魚翅可「補五臟,長腰力,益氣」,經常進食魚翅,可「補充膠原蛋白,令人膚色潤澤」;又稱魚翅的豐富軟骨素可「預防骨骼退化、軟骨磨損」;並強調魚翅貿易在社會經濟中有一定份量。

環保團體則反駁指魚翅並無獨有營養,市民可以有更多既環保、又廉宜的衆多代替選擇。過度捕殺鯊魚取得魚翅,是短視的營商手法,當鯊魚絕種,最終魚翅行業還要面對現實,自招惡果。

沒有人會懷疑魚翅的營養價值,問題是:市民大衆在可獲提供其他同等營養豐富代替食品的情況下,應否對鯊魚的瀕臨絕種仍無動於衷?漠視保護海洋生態?魚翅商販應否為保經濟私利,捨棄社會責任?

第三個是有關外地對食物入口限制與超級市場營商策略的故事。話說在全球化及運輸發達的影響下,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食材和配料,已入侵發達國家,可輕易在各國的大型超級市場貨架找到,造成本土與外地食物的銷售競爭激烈,營銷策略的層出不窮自然不在話下,政府部門對外國食物進口的諸多限制亦變成習以為常。

英國於2000年設立「食物標準處」(Food Standards Agency) 的一個政府機構,執行「食物標準法例」(Food Standards Act),旨在保障公衆健康,和消費者在食物方面的權益。基於東西方食物文化的差異,在外地食物禁止入口及食物安全標準方面,時常發生歧見和爭議。譬如「甜菊糖」(Stevioside;名為「蓎庄」的代糖) 是從菊科草本植物甜葉菊中提取的新型天然調味劑,被許多原產國(包括中國、日本、亞洲、南美洲)加進飲品、糖果等食物中,卻被英國食物標準處禁止含甜菊糖的食物入口,引起當地華裔商販的不滿。

在英國販賣東南亞食物的超級市場,一名來自香港的買辦曾氣憤不平地表示:「英國是一個沒有希望的貧窮國家,對外地食品的入口諸多限制,食物標準的執行非常嚴格,例如對任何食物含糖的審查嚴苛,獲准通過有困難。英國人完全不懂營商之道,缺乏中國商人積極進取、靈活彈性的生意頭腦。」其實香港和新加坡對含甜菊糖成份的食物亦有禁售,英國的食物含糖安全標準是否過嚴?這項狠批是否公平、公正?如何平衡市民健康與國家經濟?

西方文明國家對製造和售賣食物及配料的規定非常嚴格,既有抽象理念的道德價值;亦有客觀落實的審核標準。例如英國的大型超級市場,除了清楚列明食物成份和有效期限外,還可追查售賣食品的來源,包括在某些出售食物的櫃位,詳列生產農夫的資料和相片,嚴格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

上述三個故事,都在闡釋現代社會的飲食道德文明,包括對消費者、生產人、販商、政客等的規範和要求。總括來說,市民健康的公衆利益,凌駕販商營銷的個人利益;自然的生態保育,亦同樣掩蓋社會的經濟發展;這些原則,也就是建設西方社會飲食道德文明的基石。中國人可否從西方社會的經驗,獲得多少發展飲食道德文明的啟示?既可強調排除去鰭鯊魚、生劏貓狗等殘酷鏡頭的再現?亦能嚴厲制止大頭嬰兒、腎石寶寶等悲劇故事的重演?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六月 29th, 2010 6:1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Mr K M Lam
 1 

The author of the article provides me with an insight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food consumption’ and ‘nature conservation’ and their relative importance. Undoubtedly, there is still a long way to go in Hongkong/the Mainland China in order to catch up with those more civilised and advanced countries in terms of changing people’s food consumption habit. As pointed out by the author, many countries have adopted enactment of relevant acts or ordinances to exercise their control. Ideally, HK/China authorities may have to follow suit to strengthen the proctection of endangered species. After all, public education to members of the public is also of paramount importance in this regard. We’re glad to gather that in Hongkong many newly married couples currently tend to do away with ‘shark-fins soup’ as one of the Chinese cuisine courses for their wedding banquet.

六月 29th, 2010 at 5:00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