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六月

巴西的故事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快將開鑼,令人們想起南美洲出產了很多足球明星,巴西隊更是強中之強。讀者有否留意,南美洲國家都是以「西班牙語」為「第一語言」(first language),祇有巴西屬例外,卻是使用「葡萄牙語」,這個故事的背境,原來與哥倫布時代的航海家有關。誠然,巴西說甚麼語言與我們亳無關係,但在世界盃賽期間,知多一點背境資料,作為朋友間「吹水」的話題,也可增添樂趣。

話說哥倫布於1492年「發現」新大陸,翌年(1493)回到西班牙,除了向國王匯報之外,亦與當時出生於西班牙的「教宗亞歷山大六世」(Pope Alexander VI) 報告。教宗隨即頒下「詔令」(“Papal Decree" (Papal Bull)),在海圖上劃出一條南北走向的虛擬線,並以「佛得角群島」(Cape Verde Islands) 西隣100里格 (league;1里格約等於4.8公里) 的地方為界:界線以西的土地歸西班牙;界線以東的土地則歸葡萄牙。

葡萄牙對此詔令大為不滿,三方面再經討論後,將界線移至佛得角群島以西370里格(約1770公里;亦即約西經46°37’位置)。1494年6月7日,西葡兩國在西班牙「卡斯蒂利亞」(Castilla) 的「托爾德西里亞斯」小鎮 (Tordesillas) 簽訂一份《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Treaty of Tordesillas),旨在協議瓜分新世界。

太平洋兩岸隣近的土地霸權又如何分割?西葡兩國從1523年開始繼續談判,修訂勢力範圍,至1529年再簽訂《薩拉戈薩條約》(Treaty of Saragossa),更將此界線推展至地球的另一面(見附圖一),明確其在太平洋上的位置。按此協議,葡萄牙取得部份南美洲及大部份亞洲的發展權;西班牙則取得大部份美洲大陸的發展權。

南美洲由葡萄牙人控制的部份,發展為今日的巴西。其後,葡萄牙人稍有越界發展,西班牙也不太在意,因為實在太多土地等待開發。當時的定位技術也未能準確劃分「經線」,及至18世紀中葉,英國人成功製造「海上計時儀」(Maritime Chronometer),才可準確劃分「經線」(見網誌115),從附圖一所見,此線約在「佛得角群島」與「西印度群島」(West Indies islands) 中間的位置。

《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影響深遠,羅馬教廷把世界私下平分給西葡兩國,引起其他西北歐洲「航海後進國」的強烈不滿。1517年,日耳曼神學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 – 1546) 對羅馬教會發表「贖罪券」的反對意見,從而引起歐洲「宗教改革運動」(the Reformation)。許多西北歐國家的君王,都乘機脫離羅馬教會的陣營,以便名正言順的向西葡兩國搶奪殖民地,英皇「亨利八世」(Henry VIII;1491 – 1547) 便是在1533至1540年間,脫離羅馬教會而另創英國「聖公會」(Anglican Church);1600年間獨立的「荷蘭共和國」,亦是新教國家。1600年以後,英國不斷與西班牙爭奪北美洲的殖民地,荷蘭亦不斷與葡萄牙爭奪亞洲的殖民地。根據《大國崛起》一書載述,荷、英兩國繼葡、西之後,成為第三、四個崛起的國家,並分佔該書第三、四章。

海遠從《World History, an Illustrated Timeline》(Editor:Tony Allan;Publisher:Grange Books) 一書,轉載兩幅地圖(見附圖二、三),能清楚刻劃15及16世紀「葡、西、英」三國當代各主要航海家的探索路線,並兼附西葡兩國的土地霸權分界線,則更勝萬語千言的筆墨形容,提供讀者參考。

附註:附圖一是轉載自《維基百科 — 自由的百科全書》網頁;附圖二及三是轉載自《World History, an Illustrated Timeline》(Editor:Tony Allan;Publisher:Grange Books) 一書,特此鳴謝。

附圖一:西葡兩國的土地霸權分界線:紫色虛線是第一條於1493年由「教宗亞歷山大六世」所訂;紫色實線是第二條於1494年由《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所訂;綠色實線是第三條於1529年由《薩拉戈薩條約》所訂。

附圖二:十五世紀後期葡、西、英三國主要航海家的探索路線,兼附於1494年由《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所訂西葡兩國的第二條土地霸權分界線。

附圖三:十六世紀前期葡、西、英三國主要航海家的探索路線,兼附於1529年由《薩拉戈薩條約》所訂西葡兩國的第三條土地霸權分界線。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六月 7th, 2010 9:03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以前提及巴西,令人想起足球、咖啡、森巴嘉年華。近年巴西崛起,與俄羅斯、印度及中國合稱「金磚四國」(BRIC)。誠然,巴西分別名列世界第五最大面積及第五最多人口的國家,天然及人力資源豐富,發展潛質未可限量,不難於未來世界舞台佔一席位。

根據本年7月11日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文化雜誌》(Culture Magazine, Sunday Times) 報導,一名學者Oscar Guardiola-Rivera 在其最新出版著作《What if Latin America Ruled the World? 》中指出,巴西比較其他很多已發展及發展中國家,在許多方面更為優越。譬如:與中國之相異處,聚焦在巴西是一個民主國家,尊重人權;與俄羅斯之相異處,聚焦在巴西的經濟分散於製造業,並減少對武器及燃油出口的倚重;與印度之相異處,則聚焦在巴西放棄發展核武器,並沒有被難以控制的種族及宗教衝突所困擾。

南非2010世界杯足球賽剛剛落幕,總結成績,南美有五個國家包括:巴西、阿根廷、巴拉圭、烏拉圭及智利於小組出線,進入次圈十六強;前四隊再進佔半準決賽八強的四席,反映其民族鬥心旺盛,尤勝歐洲幾個鬥志低沉的文明古國和足球王國。下屆世界杯由巴西主辦,移師南美,集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南美國家可期望有更進一步表現。足球以外,南美國家憑藉這份鬥心,在其他方面於世界舞台的未來表現,亦不容忽視。

由此可見,或許人們需要全方位地增加認識巴西和其他南美國家了。

七月 12th, 2010 at 10:09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