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四月

萬世巨星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Andrew Lloyd Webber 所寫的音樂劇《Jesus Christ Superstar》,中譯《萬世巨星》; 主題曲中有一句:“ Jesus Christ, Who are You?What have You sacrificed?(耶穌基督,你是誰?你又為何犧牲?)”

就字面上解釋,他是在質疑一宗教問題;但於深層次內,他是在提出一文化問題。首先,何謂「萬世巨星」(superstar)? 耶穌並不是「明星」,他在生時的事蹟並不顯眼;他的死,更是受盡凌虐後被酷刑處死,但他的影響力卻在千年後仍與日俱增。引用《Da Vinci Code》〈chapter 55〉的話:“Jesus Christ was a historical figure of staggering influence, perhaps the most enigmatic and inspirational leader the world has ever seen. As the prophesised Messiah, Jesus toppled kings, inspired millions, and founded new philosophies.”

到今天,基督教的影響力已伸展至全世界。

舉例一:今年是「2007年」,這年份數字是基督教曆法的計算法,但已全球化通用。

舉例二:一夫一妻制 (monogamy)。這又是源自基督教的規範,到今天就是在許多非基督教的「文明社會」都已採用。對於男女的分配,歷史上大部份文明都採用「能者多得」的「森林定律」。皇帝固然可以「後宮佳麗三千人」;即使是普通的富户人家,亦可以有三妻四妾。但大自然的男女比例約是一對一,如果社會上有少數男人擁有衆多女人,也就是說有很多男人找不到女人了。嚴重的男女分配失衡,與粮食和財富一樣,都會引起極大的社會動盪。對於這些人生大慾,基督教主張「守貧、節慾、均富、和平、博愛」,整個教義歸納在耶穌的「山上聖訓」(Sermon on the Mount)裹;可以說,基督教的主張,是「森林定律」的反方向。

在各種規範中,基督教會對「一夫一妻制」最為堅持,連帝王也受約束。最著名的案例,是英國「亨利八世」(Henry VIII) 的故事,他為了子嗣問題,要求「離婚再娶」,但羅馬教庭不允准;亨利八世一怒之下,脫離羅馬教會,另創英國國教–聖公會 (Anglican Church)。當然,西方文明在權慾之間還有灰色地帶,那就是「情婦」(mistress);但西方男權對「情婦」的約束力,始終是遠低於東方男權對「妾、後宮」的絕對控制。

舉例三:普世人權 (human rights)。這是從基督教「在主之前;人人平等」及「愛人如已」等宗教觀念下融合而成。

舉例四:自由 (freedom)。這概念源自另一宗教論題:“上帝既是全知全能,那麽,人的善惡,上天堂下地獄,是否早已命定?”神學家與哲學家辯論多年,結論是:人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的選擇。其大意是:如果甲强迫乙犯惡,上帝的懲罸會算在甲身上,因為乙並沒有「自由選擇」;但如果乙是自由選擇犯惡,那懲罸會算在乙身上,因為上帝沒有命定乙犯惡。因此,西方的「自由」是付帶有「責任」的,與中國莊子的「逍遙自由」頗有不同。

舉例五:和平、博愛、節約、守貧 ……等。這是《新約聖經》最突出的教義,當然《新約聖經》也重視「信望」,但這卻祇是繼承了《舊約聖經》的教義。因此,《新約》是完全與「森林定律」對立的,便是要人完全放下「獸性」,這亦是最難做到的事情。

但自羅馬皇帝君士坦丁 (Constantine) 把基督教定為羅馬國教後,基督教會亦變得非常勇武好戰:對異教的鎮壓;宗教審判 ( Inquisition );十字軍東征;天主教與新教的戰爭 ……等。以基督之名進行殺戮,完全背離了《新約聖經》的精神。

西方歷史上,戰爭從未間斷。隨著科技的「現代化」,戰爭的破壞力亦愈來愈强;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其殺傷力更遠超以往。二戰之後,在哀鴻遍野、殘垣敗壁的土地上,歐洲人開始反思「現代」(Modernity) 的意義何在;於是,漸漸建構了一個「後現代」(Post-Modernity) 的政治體制—歐盟 (European Union)。在兩次大戰中,美國祇派兵參與「海外」的戰爭,本土並沒有受到戰火的波及。因此,其文化反省與歐洲稍有不同,可參考Blog 19「倫敦大爆炸與多元文化」一文中引述福山 (Fukuyama) 的觀點。

「後現代」的歐洲知識分子,不獨質疑了「國家」的定義;亦質疑了西方文明中「羅馬帝國」與「基督教」的兼容性。畢竟,基督教主張「和平、博愛」;而羅馬帝國則著重「征服、掠奪」,在歐洲歷史上,帝國的影響力更為明顯。因此,「萬世巨星」的主題曲提出疑問:「耶穌基督,你是誰?你又為何犧牲?」

與《達文西密碼》一樣,《萬世巨星》質疑的並不是一個宗教問題,而是一個文化問題。「後現代」的觀點,是希望提升基督的「博愛」,而減低帝國的「攻掠」。

「現代」和「後現代」哲學之間,還有一些微小的區別;例如「現代」較重視「科學、生產、消費、國家」等;「後現代」則較重視「靈性、環保、簡約、地球村」等。當然,「現代」的概念是經過五百多年的歷史鍛煉而成;「後現代」則祇有五十多年的歷史,其成敗前景還有待考驗。

基督教的許多觀點,已成為「現代文明」的重要概念和規範;故此,無論你的宗教信仰是甚麽,也必須接受基督教此等觀點。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四月 8th, 2007 11:17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