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遠在這裡介紹一個頗受冷落的北京歷史古蹟 — 「文天祥祠」(見附圖一),地址是:北京東城區府學胡同63號。根據海遠的經驗,「的士司機」亦不清楚其正確位置,祇能在附近放下乘客,自行問路,步行尋找。再者,參觀時基本沒有其他遊客,門堪羅雀。

回想當年,文天祥的一首《正氣歌》,大義凜然,是香港中學中國語文的必選課程,其詩云: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

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陰房闐鬼火,春院閟天黑;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闢易。

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時至今日,全世界的華裔新生代,又有幾人唸過《正氣歌》?明白其中的史實哲理?海遠在這裏要介紹「文天祥」的故事。

文天祥(1236年6月6日–1283年1月9日)是南宋末年吉州盧陵(今江西省吉安縣)人,初名「雲孫」,字「天祥」。選中貢士後,換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宋理宗保佑四年(1256年),文天祥應考殿試,以「天地與道同一不息,鑑往知來」之義,申論如何「重視民生、革新政治、禦侮圖強」等政策。宋理宗批閱其試卷後,評為「此天之祥,乃宋之瑞也」,並欽賜狀元及第。他因而再改字「宋瑞」,後因住過文山,故亦號「文山」。

話說南宋末年,朝廷偏安江南,國勢積弱不振。1271年,北方蒙古族結束了內部爭奪皇位的自相殘殺局面,建立元朝,接著便把侵略矛頭,直指南宋。1273年,元丞相「伯顏」統領20萬大軍攻下「襄、樊」,並據此突破口,順江而下,未及兩年,便迫近南宋首都「臨安」(今浙江省杭州)近郊。蒙古軍經過之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農田荒廢,百業凋敝,民不聊生。這是一場野蠻、空前殘暴的侵略戰爭,南宋面臨亡國滅種的嚴峻威脅,在此危急局勢下,出現了文天祥這位抗擊侵略、不屈不撓的偉大民族英雄。

〔附註:金庸小說《神鵰俠侶》亦是以「襄樊之戰」做背境;而《倚天屠龍記》則是以元末明初朱元璋做背境。〕

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蒙古軍將「賈似道」率領的十三萬南宋大軍消滅,南宋朝廷再無可用之兵。當時宋恭帝在位,年僅四歲,太皇太后謝氏臨朝聽政,國勢日危,急忙發出《哀痛詔》,號召天下四方迅速舉兵「勤王」。文天祥當時正擔任「贛州知府」,他「捧詔涕泣」,並立即行動,在兩三月內便組織了第一支近萬人的「勤王」隊伍,幾經波折,趕赴臨安。然而在成千上萬大小地方官吏中,領兵勤王的竟祇不過「宋亡三傑—文天祥、陸秀夫、張世傑」,南宋末期政權的嚴重腐敗,可見一斑。

同年,元兵渡江,文天祥用盡家財,招募豪傑,起兵勤王,組織三萬義軍,全力抗元。然而卻因孤立無援,抗爭失敗,至最後僅餘六人;文天祥轉戰東南,仍未放棄,力圖恢復。1276年,元軍陷臨安,南宋朝廷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元大都(即今北京)。

此時,宋度宗兩名兒子(即恭帝的兩個兄弟)已逃往福州,文天祥立即上表勸進,與陸秀夫等擁立7歲的宋端宗在福州即位。文天祥奉詔入福州,任樞密使,同時都督諸路軍馬,派人赴各地募兵籌餉,繼續抗元戰爭。同年秋天,元軍攻入福建,端宗被擁乘船逃亡海上,在廣東一帶漂泊。香港遂發展「宋皇台」的歷史故事,新界圍村的「盤菜」,亦是當年村民呈獻給「落難皇帝」的最名貴食物。

1277年,元軍主力進攻文天祥興國大營,宋軍寡不敵眾,敗退到廬陵、河州(今福建長汀),損失慘重,文天祥的妻兒也被元軍擄走。

宋帝昺祥興元年(1278年)夏天,南宋行朝移駐「崖山」,文天祥率軍退守「潮陽縣」。同年冬天,元軍大舉來攻,文天祥再敗,率部向「海豐」撤退,途中遭遇張弘範的攻擊,文天祥兵敗,吞下隨身攜帶的冰片,企圖自殺未遂,卻昏迷過去,文天祥被俘。張弘範迫令文天祥修書招降張世傑,文天祥卻寫詩一首《過零丁洋》回應,傳誦古今,其詩云: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張弘範一笑置之,不久遣使護送文天祥至元大都,關押在元軍軍營(今北京府學胡同)。

宋帝昺祥興二年(1279年),張弘範圍攻宋軍於崖山,陸秀夫、張世傑等兵敗,陸秀夫背負宋帝昺蹈海殉國,南宋滅亡。

文天祥被元軍俘擄至大都,關進兵馬司土牢。元朝皇帝「忽必烈」對這樣一位頂天立地、高風亮節的志士,也心存敬佩愛惜,在四年囚禁歲月中,對他軟硬兼施,耐心勸降。文天祥曾在囚牢收到女兒柳娘的來信,知悉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在元朝宮中為奴僕,過著囚徒一樣的淒涼生活。文天祥深知元廷利用女兒的來信暗示:「祇要投降,家人即可團聚。」然而,文天祥儘管心如刀割,卻不願因妻子和女兒的私人感情而喪失氣節。

文天祥仍堅守志節,在給妹妹的信中說:「收柳女信,痛割腸胃。人誰無妻兒骨肉之情?但今日事到這裏,於義當死,乃是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環女做好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文天祥的《正氣歌》,就是在這段亡國階下囚的牢獄時期中寫成。

元世祖忽必烈愛才,先後派出平章政事「阿合馬」、丞相「孛羅」向文天祥招降,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八日(1283年1月8日),元世祖召見文天祥,親自勸降。文天祥堅貞不屈,答曰:「一死之外,無可為者。」元朝又派出當時已經降元的南宋大臣,繼續勸降,結果遭到文天祥的痛罵,敗興而回。元朝最後再請出已經被俘的宋恭帝親自勸降,文天祥亦置之不理。

次日,文天祥被押赴刑場 — 柴市/菜市口(今北京東城區交道口),他凜然面向南方跪拜,從容就義,享年47歲。忽必烈惋惜說:「好男子,不為吾用,殺之誠可惜也。」文天祥的妻子歐陽氏於收殮其遺體時,在衣帶中發現其絕筆,書云: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明洪武九年(1376年),北京府學胡同建「文天祥祠」。之後,宣德四年(1429年)、萬曆八年(1580年)、清嘉慶五年(1800年)、道光七年(1827年)、以至民國均有維持修葺。據說,土牢院中有兩棵古樹,一棵棗樹,一棵槐樹,都是文天祥親手栽種,現在該棗樹還健康生長在後院中(見附圖二)。

補篇(一):宋恭帝德佑二年(1276年)正月,元軍陷臨安,南宋朝廷奉表投降,恭帝被押往元大都。「王清惠」是宋度宗(1265–1774)時昭儀(宮中女官),於三月亦隨三宮三千人一同被俘往大都;其後,自請為女道士,號「衝華」。王清惠作俘北上時,途徑北宋都城「汴梁」的「夷山驛站」,勾起深切亡國之痛,在驛站牆壁上題詞一首《滿江紅.太液芙蓉》,以抒情懷,其詞云:

「太液芙蓉,渾不似、舊時顏色。曾記得、春風雨露,玉樓金闕。名播蘭簪妃後裡,暈潮蓮臉君王側。忽一聲、顰鼓揭天來,繁華歇。龍虎散,風雲滅。千古恨,憑誰說。對山河百二,淚盈襟血。客館夜驚塵土夢,宮車曉碾關山月。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

這是一首真實動人的好詞,前半段寫宮廷的快活,後半段寫落難的痛苦。「客館夜驚塵土夢」一句,道出作者每晚都擔心會被污辱殺害的惶恐;「問姮娥」三句,寫自己忍辱偷生,望他人諒解的鬱結。

文天祥對此寫了另一首好詞《滿江紅.代王夫人作》回應,其詞云: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黃一朵,移根仙闕。王母歡闌瓊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聽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彩雲散,香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齦血。回首昭陽辭落日,傷心銅雀迎秋月。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補篇(二):宋金元簡史,扼述如下–

1127年,金兵陷汴京,擄「徽宗、欽宗」二帝,是為「靖康恥」,高宗在臨安稱帝。

1142年,高宗以「十二度金牌」召岳飛回朝,殺岳飛,見網誌65。

1167–1227年,「鐵木真」(成吉思汗) 生卒年份,金庸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背境。

1226年,蒙古滅西夏。

1234年,蒙古滅金。

1237–1241年,蒙古軍西征至俄羅斯莫斯科。

1252年,蒙古開始攻宋。

1258–1260年,蒙古軍再西征至巴格達。

1276年,陷臨安。

1279年,滅宋於崖門,金庸武俠小說《神鵰俠侶》背境。

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攻陷北京,建都南京,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背境。

1402年,明成祖朱棣「靖難之變」,奪取帝位。

1403年,明朝遷都北京,正式成為中國首都,始建「紫禁城」,見網誌48。

1644年,李自成入北京,明崇禎帝自殺,吳三桂開山海關,引清順治帝入關,唐滌生粵劇《帝女花》背境。

補篇(三):「零丁洋」是香港和澳門之間珠江口的一片海域,文天祥兵敗廣東潮陽,被押解回北京時途經此處,乃倒轉北行之前南宋王朝最後敗退的途徑。

補篇(四):香港新界新田及大埔泰亨鄉「文氏」族人(香港原居民,新界五大氏族之一),源自江西吉安,其先祖「文天瑞」是文天祥之堂弟,於南宋末避元兵禍,移居東莞。故此文族子弟,分別在新田及泰亨鄉祠堂村內興建「文天祥紀念公園」及「文山公園」,並立文天祥像及《正氣歌》碑刻。

附圖一:北京文天祥祠外貌

附圖二:文天祥祠土牢院內由文天祥栽種的棗樹,已有七百多年樹齡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22nd, 2010 10:27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3 comments so far

雅帆
 1 

談論文天祥的忠義事蹟,不能不提當年與他對立的一個「反派」人物 — 張弘範,他就是於廣東海豐俘虜文天祥和於新會崖山滅南宋的元朝大將。

話說雅帆中學時期修讀此段南宋滅亡歷史,曾讀過「『宋』張弘範滅宋於此」的刻石記功可恥故事,並深信不疑。據聞張弘範當年祇刻有後面七字,之前一個『宋』字,乃後人廣東新會陳白沙所加,肆意嘲諷。另有一說,張弘範當年在石壁上刻了「鎮國大將軍張弘範滅宋於此」十二字,故應無法在前加上『宋』字。然而,由於石刻經已失傳,無法驗證。

張弘範 (1238 –1280),字仲疇,漢族河北定興人,是元朝名將。他曾參加襄樊之戰,後跟隨蒙古元帥伯顏南下征宋,屢立戰功,最後帶領元軍於厓山海戰中覆滅南宋。張弘範的文學修養頗佳,寫下不少詩詞散曲,著有《淮陽集》、《淮陽樂府》,其散曲內容主要是自矜其鐵騎征戰。張弘範於襄樊戰役之後,曾作一闋詞《鷓鴣天.圍襄陽》,彰表自己戰功,態度狂莽,輕視宋人,其詞云:

「鐵甲珊珊渡漢江,南蠻猶自不歸降,東西勢列千層厚,南北軍屯百萬長。弓扣月,劍磨霜。征鞍遙日下襄陽。鬼門今日功勞了,好去臨江醉一場。」

在滅南宋後的第二年(1280年),張弘範染上瘧疾,因病逝世,享年43歲。他死後被元朝追封爲「銀青榮祿大夫,平章政事」,謚號「武烈」。公元1311年,元朝又給他加贈「推忠效節翊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齊國公」,改謚「忠武」。公元1319年,元朝再加賜他爲「保大功臣」,封「淮陽王」,再改謚「獻武」。

成王敗寇,失敗者被俘斬首,勝利者死後獲朝廷追封;然而,仁義之師始終經得起時間考驗,文天祥的氣節萬世流芳,張弘範的戰功卻惹來千古揶揄。

其實,張弘範並非南宋人,亦未曾事宋。他的父親張柔是河北定興人,農民出身,當時的河北地方已歸金國統治。蒙古軍南侵金國時,張柔以地方豪傑的身分,聚集鄉鄰親族數千餘家結寨自保,出任定興令,曾官至中都留守兼知大興事。公元1218年,張柔在狼牙嶺被蒙古軍打敗,投降蒙古。張弘範於1238年出生的時候,其父輩已經投靠蒙古人20年。若以現今世界的國籍法,張弘範生於蒙古,應屬蒙古國籍。元宋交戰,張弘範自當投身報蒙古國,全力以赴,若然對宋軍放軟手腳,他就可能被算上是「蒙奸」了。

河北地區,自宋朝建立後,從未被完全統一,先附遼國,後歸金國,始終處於戰亂狀態。該地的漢人,確實命運悲慘,祖國無力恢復國土,把這些當年失散在外的漢族兒女收歸懷抱。故此,他們縱使心向中土,奈何在異族統治之下,適逢亂世,既為生存,亦為功名,投身異族,法理之內,人情之常,本屬無可厚非,但卻要助元滅宋,祇可嘆句天意弄人,背負「漢奸」的罪名。

左呼「蒙奸」,右稱「漢奸」,張弘範「奸上加奸」的奸人身分,似乎已是與生俱來,難以逃避,究竟責在張弘範一批生長於異族統治下的漢族兒女?抑或在腐敗無能、無力收復漢土的祖國政權?今日中國,漢滿蒙回藏一家,張弘範應歸類蒙奸還是漢奸?

推而廣之,現今選擇旅居外國的華僑和在外國土生土長的華裔新生代,於高唱外國國歌、宣誓效忠外國之餘,又應如何解讀其身分?豈不罪大惡極?

中國人特別喜歡亂扣同胞漢奸的帽子,一名華裔前祖國女子排球員,受聘擔任美國女子排球隊領隊,出戰中國國家隊,亦被呼漢奸。然而,中國機構是否從不招聘外籍人士出任高職?果真如此,中國如何進行現代化和發展文明?

海遠說得對,多讀一點歷史,刺激理性思考,開拓廣闊視野,對從事任何類型工作,也有幫助。

三月 25th, 2010 at 7:19 下午
海遠
 2 

雅帆寫了一篇回應評說張弘範,使海遠想起一個現代人物,就是二次大戰歐洲戰場盟軍統帥「艾森豪威爾將軍」(General Dwight David Eisenhower)。從他的「姓氏」,就知道他的祖籍是「德國」;然而美國政府卻授以他統率百萬大軍攻打德國的重任,他盡力做到了。他個人沒有猶疑接受任命,其他人亦沒有半句質疑他是「德奸」,他後來更當上美國總統。

從「現代文明」的角度看,「國家、民族、效忠」等定義,都需要再思考。

三月 26th, 2010 at 12:23 上午
Mr K M Lam
 3 

小弟在參閱「攸美新邨」的回應後,有兩得着。其一是明白了攸芋、攸寧、誠、古道等的解釋和出處。其ニ是有機會細讀「文天祥」與「張弘範」的故事。

兩位文章作者(海遠、雅帆)皆把故事敍述得淋漓盡致、歷歷在目。在欣賞歷史故事之餘,小弟亦領悟到兩位作者的期望是人們能明白史實的哲理和作出有關方面的理性思考。謝謝。

八月 26th, 2010 at 9:25 下午

One Trackback/Ping

  1. 攸美新邨    八月 22 2010 / 11上午:

    […] a) 攸芋,出自《詩經·小雅》裏來的:「鳥鼠攸去,君子攸芋。」意思是鳥鼠都進不來,君子就住得舒服。b) 攸寧,出自《詩經·小雅》「殖殖其庭,有覺其楹。噲噲其正,噦噦其冥。君子攸寧。」意思是「庭院寬闊平而正,屋柱筆直高又挺,白天光線多明亮,夜晚昏暗真幽靜,君子住著心安定。」c) 誠,相信具「此誠」之意,有適逢正值的意思  d) 古道,出自文天祥正氣歌中最後一句:「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意思是當時文天祥在牢獄風中裏的簷廊下,翻閱這些富有美好德行的前人事迹,古人的氣節在照耀著。另外,新田正值是文天祥後人的居住地方,未知道是否有所關係。 […]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